当前位置:

454、左右为难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百里轻鸿回到府中,还来不及洗漱休息一下,迎面而来迎接他的就是怒气腾腾的拓跋明珠。其实百里轻鸿离开京城的时间并不长,来去加起来也不到半个月。但是对于拓跋明珠来说却像是过了很久很久一般,甚至让她忍不住怀疑百里轻鸿是不是抛下她和几个孩子一走了之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样说,也并不是拓跋明珠有多么的想念百里轻鸿,只是单纯的不信任和愤怒罢了。以往那种为了他忍耐付出的甜蜜心思似乎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悄然远去了。现在每每想起百里轻鸿,拓跋明珠心中总是愤怒不甘和怨愤占了上方的时候多一些。

    “百里轻鸿!”拓跋明珠扶着侍女的手从外面走出来,脸色十分的憔悴却满是怒火。已经将近六个月的身孕,因为身形太过消瘦拓跋明珠的肚子比寻常这个月份的妇人要大得多。但是京城里的名医都再三诊断公主肚子里确实只有一个孩子,公主太过消瘦,而肚子里的胎儿又确实略大了一些。虽然公主并不是头一胎,却也要小心养着才行。但是一切的一切,各种不顺心的是事情纷至沓来让拓跋明珠的心情非常糟糕,又哪里还有心情去好好休养?

    可以说,百里轻鸿离开这小半个月拓跋明珠就没有消停过一天。如果楚凌和肖嫣儿在这里的话,几乎都要认不出来眼前的拓跋明珠和几个月刚刚怀孕的时候是同一个人了。

    正跟百里轻鸿说话的百里渊见母亲怒气匆匆地过来,脸色也是微微一变,连忙迎了上去,“母亲。”

    此时拓跋明珠眼中却只有百里轻鸿,根本没有注意到百里渊随手就将挡在自己跟前的人退开了,“让开!”

    百里渊原本是要伸手去扶母亲,哪里想到拓跋明珠竟然会出手推他?原本百里渊虽然才不过十二岁但自幼习武也不至于被拓跋明珠一推就倒,只是他若是与拓跋明珠抗力的话,说不定往后倒的就是拓跋明珠了。

    只得顺着拓跋明珠的力道往后退了一步。拓跋明珠怒火攻心根本就没有看清楚眼前的人,直接就从了过去又撞了百里渊一下。百里渊这次没能站稳,直接朝着旁边的柱子歪了过去额头碰上了旁边石雕的灯台顿时一抹血红顺着他的额边滑落了下来。

    “你做什么?!”百里轻鸿见状脸色也是一沉,一闪身到了百里渊跟前将他拉了起来。

    拓跋明珠被百里轻鸿吼得愣了愣,这才看清楚被自己撞倒的儿子。不由得愣住了,一时间有些无措,“我…渊儿……”百里渊一只手捂着额边的伤口,一边道:“娘,我没事。我下去让人包扎一下就好了。你…父亲刚回来,有什么话等他休息一会儿再说吧。”

    “走。”百里轻鸿扫了拓跋明珠一眼,一把拉起百里渊就往院外走去。

    “父亲,母亲……”

    “百里轻鸿!”身后,拓跋明珠终于忍无可忍,厉声尖叫道。也顾不得自己还怀着身孕,要把推开扶着自己的侍女就追了上去一把抓住百里轻鸿的衣袖尖叫道:“百里轻鸿,你什么意思!招呼都不大就出门,回来了连句话都不肯跟我说了?你别忘了,我是公主,你是驸马!没有我拓跋明珠,你算什么东……”拓跋明珠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仿佛所有的一切都离自己远去。眼中只有百里轻鸿那张冷冰冰的没有丝毫感情的脸。

    “母亲!”捂着伤口的百里渊高声道,只是已经来不及了。百里渊脸色苍白地看了看身边的父母,有些痛苦地皱了皱眉。

    拓跋明珠这句话其实也是一时气昏了头,话冲口而出她立刻就后悔了。原本有些慌乱的脑海倒是难得的清醒了几分,她看了看百里轻鸿道歉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百里轻鸿并没有动怒,只是拉回了自己的衣袖转身拉着百里渊走了。拓跋明珠道:“你去哪儿!”百里轻鸿回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你儿子受伤了。”

    “……”看着百里渊几乎被血染红了的半边脸,拓跋明珠哑口无言。

    等到大夫将百里渊的伤处理完了,百里轻鸿也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只是一身的风霜却依然没有洗净。大夫见百里轻鸿出来,拱手道:“驸马不必担心,小公子的伤只是看着血流的多,不算严重。虽然日后…免不了要留个伤痕,不过这个位置倒也不显眼,若是有祛除疤痕的灵药,也可以用一用。”

    百里渊的伤说巧不巧正好撞到了灯台的棱角上,伤口不浅不留疤是不可能的。但是也不得不说运气还不坏,毕竟没有真的伤到要害。若是再重伤几分,当场没命都不好说。

    百里轻鸿点点头道:“多谢大夫。”

    大夫忙道不敢,又开了一副药嘱咐百里渊若是觉得头晕想吐之类的就服上几次这才起身告辞。

    书房里只剩下父子俩人,一时间有些冷清。

    “父亲。”百里渊有些担忧地望着百里轻鸿。他才十二岁,但是比起更小一些的弟妹,百里渊从小就承受得更多一些。不仅是因为他的姓氏,也是因为他的相貌和出生的时间。按理说他是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的第一个孩子,应该受尽宠爱才是。但是恰恰相反,百里渊出生的时候其实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的关系还远不如后来和睦。

    他之所以姓百里也是拓跋明珠的意思,说到底就是想用这个孩子绑住百里轻鸿。但是百里轻鸿显然并没有让她如愿,一个本身就怀着目的而诞生的孩子却没有达到该有的目的,拓跋明珠不可能不失望。反倒是后来,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的关系渐渐地平稳了下来,对于一双弟妹的出生拓跋明珠才是真正怀着母亲的心态的。

    倒不是说拓跋明珠对百里渊不够好,只是人的心思往往会在不经意间流露。人们可以认为母亲更改更小一些的孩子是天经地义的,又或者双胞胎的出生蕴意非凡,或者单纯的只是因为他们姓拓跋而已。但百里渊从小就是个机敏细腻的性子,很多事情他都看在眼里也藏在了心里。他知道父母的关系不好,而且会越来越不好。但是他没有办法解决,他毕竟才只有十二岁而已。

    百里轻鸿眼神平静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方才道:“这段时间不要随便出门。”

    百里渊楞了一下,眨了眨眼睛问道:“父亲,出什么事了吗?”

    百里轻鸿没有回答,只是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回去休息,小心伤口。”

    百里渊还想说什么,外面却传来了母亲高声怒骂的声音。百里渊不由抬头看向父亲,心中又是一沉。父亲不喜欢母亲这样,但是…其实,父亲从来没有喜欢过母亲,无论是现在这样整天怒骂尖叫歇斯底里,还是从前那样骄傲矜贵的模样。

    他也不喜欢母亲这样,但是……那是他的生身母亲啊。

    “父亲,母亲她……”

    百里轻鸿道:“回去,休息。”

    百里渊有些有些失望地转身往外走去,走到门口时突然转身问道:“父亲,我们可以离开上京么?”百里轻鸿一怔,似乎没有想到儿子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微微挑眉问道:“离开上京?去哪儿?”

    百里渊道:“去塞外,或者…西域。带上阿承,若雅还有母亲。”

    百里轻鸿道:“别胡思乱想了,回去吧。”

    “……”百里渊只得转身走了,还没走出院子就再一次听到书房里传来母亲单方面的尖叫和怒骂。他忍不住抬手摸了一下额边的伤,好疼啊!

    百里轻鸿回京的消息自然也传到了白塔,南宫御月正优雅而慵懒的靠在软榻里喝酒,听到属下的禀告挑了挑眉却没有说什么,挥挥手让人退下了。

    坐在一边皱着眉看着他的焉陀邑却忍不住道:“陛下到底是怎么想的?真的要重用百里轻鸿?他可是个天启人!”在焉陀邑看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就算再过一百年,他也不会信任百里轻鸿的。

    南宫御月笑道:“大哥,你一直都搞错了一件事。危险的不是百里轻鸿是什么人,而是……百里轻鸿这个人本身。”

    焉陀邑一怔,道:“怎么说?”

    南宫御月偏着头笑看着焉陀邑,好一会儿方才道:“如果…你怀疑身边最信任的人会背叛你,然后他为了证明自己忠心于你,将自己的爹娘给杀了。这样的人,你大哥你认为怎么样?”焉陀邑抽了抽嘴角道:“胡扯什么?杀了自己的爹娘跟忠于与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因为这个…等等,你是说……”

    南宫御月翻了个白眼道:“这不明摆着么?不然拓跋梁千里迢迢让百里轻鸿去杀谢廷泽干什么?天启人讲究天地君亲师,百里轻鸿的爹娘早死了,跟兄弟也早就决裂了而且还未必找得到。谢廷泽不就是最好的靶子么?可以说,百里轻鸿杀了谢廷泽之后,他是不是天启人就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天启人是绝对不会接受一个弑师的人的。”

    弟弟难得肯这么耐心的解释,焉陀邑有些受宠若惊,“若是如此,百里轻鸿岂不是可信了?”

    南宫御月道:“百里轻鸿不跟天启人一路,不代表他就会向着貊族人啊。”

    焉陀邑摩挲着下巴思索着南宫御月的话,道:“如果…百里轻鸿明知道陛下要他杀谢廷泽是为了什么,那这个人…确实是有点可怕的。陛下当真放心用他?”南宫御月道:“陛下大概认为…百里轻鸿跟昭国公主还有三个孩子吧。如今既然斩断了百里轻鸿所有的亲缘关系,那么……就算百里轻鸿对昭国公主无意,那三个孩子也已经是百里轻鸿仅剩的亲人了。”

    “这么说陛下也不算糊涂啊。”焉陀邑道。

    南宫御月瞥了他一眼道:“你真的想听我的想法?”

    焉陀邑坐正了身体,虽然觉得南宫御月嘴里不会有什么好话,但是难得气氛这么好,让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听听自家弟弟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说说看。”

    南宫御月冷笑一声,“虽然中原人说虎毒不食子,但是…在天启,杀了儿子的罪名可没有杀了老师的罪名重。”百里轻鸿连自己的老师都能杀了,还能有多在乎儿子么?别说什么血缘,又不是真要百里轻鸿去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

    在南宫御月看来,拓跋梁父女俩简直就是在作死。活生生把一个名门公子逼成大魔头,大概是很有趣吧。

    焉陀邑叹了口气道:“罢了,百里轻鸿怎么样咱们也管不着。现在最要紧地还是素和明光了,呼阑部的兵马已经到了边关,随时可以入关。若是陛下铁了心要先安内,咱们只怕是不好办啊。”

    南宫御月啧了一声,问道:“拓跋罗那边怎么说?”焉陀邑道:“拓跋罗如今毕竟身体不便,还要操心沈王那边的事情。朝堂上那些人你也知道,见风使舵的本事不必天启朝堂上那些人差。偏偏…拓跋赞也是个不省心的…当初拓跋赞背离,也让拓跋罗一系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南宫御月冷笑一声,道:“拓跋赞?如今拓跋兴业不在了,他也蹦跶不起来了。真以为手里握着先帝的人马就能为所欲为了?跟拓跋梁玩心眼,没死算他命大。”

    “话是这么说……”焉陀邑叹了口气,南宫御月斜了他一眼道:“大哥,我劝你别打拓跋赞手里人马的主意。”

    焉陀邑无奈,“我打他的主意做什么?焉陀家…我只盼着能安稳就好了。”只是,这世间很多事情就是如此,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他不想让陛下再忌惮焉陀家了,但是如果真向陛下让步的话,焉陀家也要完了。

    看着他愁眉苦脸的模样,南宫御月轻哼了一声道:“不用那么担心,事情也没那么糟糕。”

    焉陀邑看着弟弟,“弥月有什么想法?”

    “没有。”南宫御月拒绝的干脆利落,道:“看着吧,不仅外面热闹这上京皇城也会越来越热闹的。说不定到时候,你担心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能说说么?”

    “天机不可泄露。”

    “……”你只是挂个国师的名头而已,还真以为自己是神棍了?

    没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焉陀邑悻悻地走了。等他走了南宫御月方才将酒壶扔到了一边,“来人!”

    “公子。”

    宛如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地道。

    南宫御月起身,一边往外面走去一边问道:“百里轻鸿…沧云城有消息传来么?”

    宛如低声道:“启禀公子,刚刚传来的消息,谢廷泽被杀,神佑公主悬赏黄金万两要百里轻鸿的人头。”南宫御月眨了眨眼睛,挑眉道:“嗯?黄金万两?笙笙这也太抠门了一点。她可是掌握着凌霄商行啊,就是神佑公主自己……指缝里随便漏一点也不只万两吧?”宛如有些无奈,心中暗道黄金万两买一条人命可不算低了。消息放出去,自然多的是人肯干的。

    “另外,凌霄商行、沧云城、靖北军还有天启皇室也各自追加了一万两。所以,现在是五万两黄金了。”宛如补充道。

    南宫御月摸着下巴,饶有兴致地道:“这倒是不错,你说本座要不要去凑个热闹?现在这上京皇城里最有机会取得这五万两黄金的,应该就是本座和素和明光了吧?本座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免得被素和明光给抢了先?”

    “……”素和狼主会去抢这个先么?

    宛如面色平静,并不回答南宫御月的问题,因为她知道南宫御月并不想听她的回答,他只是单纯的在自说自话罢了。

    等到南宫御月觉得这个话题无趣主动放弃了,宛如才又继续道:“公子,方才素和明光将谢廷泽的人头从宫中带了出来。”

    “哦?”南宫御月微微挑眉,似乎是有些不解,“他带到哪里去了?”

    “熟悉不知。”宛如道,一个人头并不大,无论想要怎么处置都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掩人耳目的。更不用说以素和明光如今在上京的身份地位,敢查他的人也着实不多。

    南宫御月思索了一会儿,眼眸微沉轻哼了一声道:“他倒是会见缝插针。”随手捞过挂在一边的外衣随手披上,南宫御月便转身往外面走去。宛如连忙想要跟上去,却听到南宫御月道:“不必跟着。”

    宛如脚下一顿,沉默了片刻方才低声道:“是,公子。”

    白衣身影一闪,南宫御月已经消失在了大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