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53、英雄(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不管外面怎么样,沧云城里却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又平静。热闹的是整个沧云城的大街小巷来来往往地百姓们,平静的是他们的心和脸上的神色。似乎不管外面打得多厉害,他们都相信沧云城自己一方会胜利的。因为沧云城十几年来一直就是这么过的,而沧云军上下也从未让他们失望过。

    真正会担心的,大约也只有那些家中有兄弟子侄在军中的人了吧。毕竟这几天,战场上确实是死了不少人。不过这些年过去,人们或许对这件事也习惯了。所以城里的人们也看不出来如何的焦急惧怕或者担忧。

    早上,太阳刚刚升起来楚凌就从城主府走了出去,穿过了长长的街道一路往城门的方向走去。城中的普通百姓并不知道这位美丽的姑娘的到底是谁,看到她走过去便忍不住纷纷侧目观望。

    登上城楼,往日里总是敞开的城门现在却已经紧紧地闭起,远处来隐约能够看到北晋兵马的大营。见到她上来,负责巡视城楼的将领连忙走了过来,“夫人。”楚凌微微点头问道:“怎么样了?”将领恭声道:“貊族人试探过几次,不过看起来还没有强攻的打算。只是…探子禀告,看到北晋大营附近渐渐有南军在集结,十分零散。拓跋胤似乎是在收拢前几日溃散的南军。”

    楚凌道:“收拢溃兵?看来拓跋胤也想到最近的援兵未必能够靠得住。”

    将领有些担心地道:“夫人,咱们要不要早做准备。若是等拓跋胤收拢了溃兵再来攻城,咱们……”

    楚凌点了点头道:“无妨,南军军心涣散,就算拓跋胤收回来一些也不堪大用。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小心防守着不要让人有了可乘之机便是。辛苦了。”

    “夫人言重了,这是末将分内之事。”将领拱手道。

    楚凌点点头示意他去忙自己的事情,将领这才拱手告退。

    楚凌独自一人站在城楼上远眺,目光悠远。距离第一次来到沧云城一转眼已经四年多了,距离她当初在上京浣衣苑醒来,更是已经……有七年了。时间真是在不知不觉的间仿佛就渐渐消失了一般。七年前,她定然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站在这沧云城的城楼上向外面远眺,更不会想过自己会亲自带着兵马与貊族人交战。

    抬手从颈边扯出一条有些陈旧的红线,红线上面挂着两个小巧的玉坠。楚凌不由的伸手握住了两只玉坠,玉坠淡淡的暖意传来,让秋末清晨微亮的指尖也染上了几分暖意。这几年越来越忙,她其实已经很少想起曾经的事情了。这几年过去,她也已经渐渐的明了,除非青狐身在什么海外蛮荒之地,音信断绝,否则她不可能找不到她。就算她找不到,青狐那性子也不可能真的就能耐得住寂寞找个地方混吃混喝等死了,早该跑出来兴风作浪了才是。

    或许…白狐本来就是骗她的。只是希望她怀着几分希望远离那个危险的地方罢了?话说回来,她当初到底是怎么被白狐说服了,相信她人真的可以穿梭于时空之间的?该不会是被人打坏了脑子吧?虽然她现在证明了好像白狐的理论确实可行,但是…有些头疼的摇了摇头,楚凌把玩着手中的玉坠半晌方才道:“算了,我还是勉强相信你吧。”

    来都来了,不相信还能回去不成?话说回来,如果她哪天醒过来发现这几年地经历其实都只是一场梦的话,她一定要狠狠地揍白狐一顿,揍得她生活不能自理再也不能装神棍骗人!

    现在可不是莫名其妙伤春悲秋的时候。

    也不知道,君无欢在西秦边境到底顺不顺利。若是不能及时赶回来,他的大本营可就要被人给占了啊。

    上京皇城

    拓跋梁坐在御书房里,听到侍卫禀告百里轻鸿回来了的时候稍稍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方才道:“这么快就回来了?”百里轻鸿回来的速度确实是超乎他预料的快。原本以为百里轻鸿这一趟来去十天的话,办事至少也需要个十天半个月,一个月能回来就算是十分满意的结果了。现在算来,连半个月都还不到拓跋梁就已经回来了?

    “驸马好像没有回府直接就进宫来了,只是模样看着……不太好。”侍卫禀告道。

    坐在一边的素和明光微微挑眉道:“听说陛下派昭国驸马去办一件大事去了?”

    拓跋梁道:“狼主不是知道么?何必明知故问。”

    素和明光笑道:“不,在下只是有些好奇,百里驸马到底会怎么做而已。现在看来,昭国驸马也没有让陛下失望,事情是办成了啊。恭喜陛下。”拓跋梁道:“恭不恭喜的只怕还要等他来了才能说。”

    素和明光笑道:“昭国驸马是聪明人,若是不能让陛下满意他又怎么会回来?”

    拓跋梁不置可否思索了片刻,还是吩咐道:“请驸马进来。”

    不一会儿,百里轻鸿就跟着侍卫走了进来。如果说离开京城的时候百里轻鸿还是一个衣冠楚楚神色冷肃的美男子的话,现在的百里轻鸿看起来就显得格外狼狈了。他身上还穿着一身染血的衣服,看起来十分的狼狈。这样的模样入宫见驾,若是在天启已经够的上御前失仪的罪名了。

    他一只手里提着自己的佩剑,另一只手里却提着一个布包着的四方的包袱。整个人都仿佛散发着一股令人忍不住蹙眉的血腥和腥臭味。这大概是一个出身名门的世家子弟最狼狈不堪的模样了。事实上,这么多年拓跋梁也只见过百里轻鸿两次这么不顾仪表的模样。

    一次是当年守城被俘,被明王府麾下严刑拷打的时候,自然是顾不得什么仪态了。而第二次就是现在,现在的百里轻鸿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从战场上爬出来的,而且是那种连续打了十天半个月没有停歇过的战场。他身上还有不少伤,脸色已经看不太出来了,眼神却淡漠黯然。让人觉得他可能下一刻就会直接倒下去了一般。

    拓跋梁的目光落到了百里轻鸿手中提着的包袱上,同时素和明光的目光同样也落在了包裹上,只不过他只停留了片刻,就转到了百里轻鸿的脸上。似乎觉得百里轻鸿此时这张满是血污几乎看不清本来面目的模样比原本俊美干净的模样更有趣更吸引人一般。

    “陛下。”百里轻鸿垂眸,淡淡道。

    拓跋梁也不计较他的礼数,知道道:“看来,驸马没有让朕失望?”

    百里轻鸿抬手,将手中的包袱递了出去。很快就有人上前来接了过来。侍卫将包袱接过来,回头去看拓跋梁。不是他不想立刻送到陛下跟前,而是这包袱上满是血迹实在是有些太过污秽,不好直接送过去。拓跋梁毕竟也是武将出身,倒是不在乎这个。直接道:“打开。”

    侍卫称是,抬手打开了包袱,里面是果然是一个四方形的木盒。小心翼翼地将木盒送到拓跋梁跟前,确定了里面并没有暗器之类的东西,方才慢慢打开了盒子。

    饶是皇宫中的侍卫本该艺高人胆大,拿着盒盖的手也还是忍不住抖了一下。盒子里放着一颗人头,那颗头一看就是一个年纪很大的老人,满头白发已经被血水染得有些纠结起来。脸上却似乎被人擦拭干净了,但是那双闭着的双眼下却留着两行已经干涸的血迹,就仿佛是血泪一般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拓跋梁也是眼皮一跳,却并没有避开,而是定定地盯着盒子里的人头。好一会儿方才道:“谢廷泽。”短短三个字,却是肯定的与其。拓跋梁是见过谢廷泽的,早年貊族还没有入主中原的时候就见过了。后来貊族入侵,战场上也没有少打过交道。即便是好些年过去,拓跋梁却依然还是能认出眼前的人的身份。

    “果然是谢廷泽。”拓跋梁道。

    挥挥手,旁边的侍卫立刻上前将盒子盖上。

    拓跋梁看向百里轻鸿,眼神仿佛温和了几分,关心地问道:“朕看驸马像是受了重伤?难不成是被沧云城的人所伤?”百里轻鸿抬眼,摇了摇头道:“天启神佑公主悬赏黄金万两,要取我性命。”

    “咦?”坐在旁边看戏地素和明光突然出声。上京毕竟距离沧云城路途遥远,百里轻鸿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回来,传递消息的人也未必有他的速度,上京自然还没有人知道这个消息。拓跋梁温声道:“这一趟辛苦驸马了,驸马为我北晋铲除了如此大敌,朕也当好好嘉奖一番,先回去好好休息让人看看伤。等伤好了,朕还有事情要驸马去办。”

    百里轻鸿仿佛并不在意拓跋梁说得嘉奖到底是实质上的奖励还是只是口头说说而已,只是拱了下手便告退走了出去。

    御书房里一时间也没有人说话,素和明光盯着百里轻鸿的背影微微蹙眉,眼眸深邃。

    拓跋梁盯着跟前桌上的盒子,似乎也在思索着什么。按理说,谢廷泽这样的强敌死了拓跋梁应该会十分高兴才是。但是即便是方才在百里轻鸿面前拓跋梁也没有表现出过太多的喜悦之色。六七年过去,谢廷泽的名声已经不及当年响亮了,甚至很多人真的以为谢廷泽已经死了。现在人真的死了对北晋自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也不足以让拓跋梁喜形于色。

    “陛下,这个…该如何处置?”侍卫以为陛下不想看到这个盒子,低声请示道。

    拓跋梁微微皱眉,道:“一个老头子罢了,既然已经死了……”正想要说随便扔了便是,却听素和明光轻咳一声道:“陛下。”

    “狼主有什么要说的?”拓跋梁问道。

    素和明光笑道:“这个,不如交给我来处置?”

    “这是为何?”拓跋梁不解,“狼主与这谢廷泽有旧?”素和明光笑道:“那倒是没有,不过…我呼阑部敬重英雄,这位老将军也算是一代名将了。遇人不淑死都死了,陛下何必折辱他身后的遗体?”拓跋梁有些怀疑地看着他道:“狼主该不会是打算那他与那神佑公主做人情吧?”难不成素和明光都还没有死心?

    拓跋梁这两天的心情着实算不上好,无论是润州的事情还是沧云城的事情都十分的不顺。更不用说冥狱先百里轻鸿一步传回来地消息称神佑公主出现在了沧云城。拓跋梁不得不开始考虑靖北军,天启人和沧云城之间的关系,否则这未免也太巧了,只说是巧合只怕是不怎么可能。如果这个时候,素和明光还跟那神佑公主牵扯不清……

    素和明光有些懒洋洋地靠着椅背道:“陛下有功夫担心我,还不如去关心关心南宫国师。毕竟…谁不知道那位国师大人才是对神佑公主一片痴情呢?至于本王…神佑公主是神佑公主,这件事是这件事,这是两回事。本王只是不希望…一个征战沙场一辈子的老将军最后连尸骨都不全罢了。有昭国驸马这样的弟子,已经够可怜了。陛下,貊族才入关不到二十年,不该折辱英雄。”

    拓跋梁轻哼了一声道:“既然狼主这么说,朕自然也不能不给狼主面子。谢廷泽的人头就交给狼主处置便是。”至于英雄?失败者怎么配被称之为英雄?

    素和明光没什么诚意的谢过,让人过去捧起了装着谢廷泽的盒子便起身往外面走去。出了皇宫,素和明光方才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高耸的宫门,道:“锦衣玉食果真是腐蚀人心啊,拓跋梁当年也算是一方枭雄,还不到二十年就变成这样了么?”

    跟在他身边的侍从忍不住问道:“狼主,属下也不解。您既然不是为了神佑公主,又何必…何必非要管谢廷泽身后如何?”

    素和明光抬手轻抚了一下侍从手中捧着的盒子,只是最普通的木盒,上面还沾染着点点血迹。素和明光缠着一身锦衣却半点也不嫌弃,低声笑道:“拓跋梁完全看不明白,他……确实是,真正的英雄。”从袖中抽出一张之间放在木盒上,道:“送到这里去。”

    侍从看了一眼,连忙伸手将纸条收了起来恭声道:“是,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