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52、忽悠!(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忠心?别搞笑了。这偌大的北方,上百万南军到底有没有人是真的忠心于北晋的?肯定是有的。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会有的。这世道,什么样的奇葩不会有?

    但是马鸿肯定不是个奇葩,他只是一个投机取巧没什么底线让自己在乱世活的更好的普通人而已。在马鸿心中,他自然是无比讨厌貊族人的,但是他却也没有什么想要反抗貊族人的想法。貊族人确实对南军不怎么样,但是对于他这样级别的将领来说,除了偶尔受几个貊族高官将军的气,剩下的日子也还是土皇帝的日子,甚至比他当年做马匪的日子还要逍遥自在得多。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去反抗貊族人吃力不讨好?

    不过……看着眼前正笑吟吟地望着自己的黑衣女子,马鸿敏锐的察觉到这个态度肯定不能让对方满意。小心地看了一眼对方手中的匕首,马鸿笑道:“这位姑娘……有话有话好好说。有什么事情,咱们也好商量,好商量。”

    楚凌坐在马鸿跟前的桌子上,匕首就压在马鸿的脖子上。轻轻用力,马鸿也不敢违逆她只得重新坐回了椅子里。楚凌叹气道:“也不是我不想跟你好好说,实在是……马将军外面的那些兵马,实在是让我有些紧张啊。”

    马鸿哭丧着脸,道:“那怎么办?我也不能这会儿下令让他们撤走啊?几万人突然撤走……姑娘你说是吧?”楚凌点点头道:“你说得对。”马鸿赔笑道:“姑娘尽管放心,我是个很惜命的人。你想要做什么咱们慢慢谈,我绝对不会叫人。咱们就别动刀子了成不?”

    楚凌道:“我也不想做什么,就是问一下……你这五万兵马能不能换个方向走?”

    马鸿心中一跳,不过他对楚凌的来意原本心中就有了几分猜测,倒也不算特别震惊。只是苦着脸道:“姑娘,你这不是为难我么?贻误军机,是要满门抄斩的。”

    “你又没有满门,担心什么?”楚凌毫不客气地道:“孤儿出身,早年落草为寇。无情无辜,无妻无子。”不得不说,这样的出身能够混到这个地步,这个马鸿也算是有几分本事了。

    马鸿不动声色地道:“我没有,但是军中的这些兄弟们有啊。姑娘,你既然是沧云城来的,我也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也是替人家做牛做马的。别说是走错方向,就算是迟到了半天这南军上下几万兄弟也要吃不了兜着走啊。”

    楚凌半点也不能领会他的难处,漫不经心地道:“容易啊,不如你干脆带着人起兵算了。要不要考虑一下,据我所知……这附近已经没什么兵马了,你们若是现在起兵,想要占个一个块儿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要你们不祸害百姓,等这阵子过了要么自己自立为王,要么找一个势大的投靠过去,害怕貊族人干什么?”

    马鸿干笑了两声道:“姑娘,你也别忽悠我,这几年北方闹着要起兵的人确实不少,可惜都撑不了什么气候。别说是貊族人,就是南军他们都不是对手。真正有点能耐的也就是沧云城和靖北军了。但是吧…我觉得,比起北晋人,他们的胜算还是不大。更何况我是马匪出身,跟沧云城那些……不是一路人。”

    楚凌叹气道:“你这样让我很为难。”马鸿挑了挑眉,似乎认定了楚凌不会杀他。楚凌对他笑了笑道:“那就不好意思了。”马鸿一愣,有些不明白楚凌这话是什么意思。才要开口问,就见楚凌另一只手往他后颈用力一砍,马鸿眼前一黑立刻倒了下去。

    云行月一闪身从外面进来,没好气地道:“你跟他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楚凌道:“他要是肯配合,不是方便多了么?谁知道是个冥顽不灵?”云行月嗤笑一声道:“我要是他我也不会选你们。”楚凌翻了个白眼,“很可惜啊,你就是跟我们站在一边儿的,没得选。”

    云行月摆摆手道:“别废话,现在怎么办?他这个长相…想要易容有点难度啊。”

    楚凌有些无语,打量了云行月半晌方才道:“你是不是傻?”易容成这个马鸿的模样?谁?这位身高只比她高一寸,身形却至少是她的三个大。虽然因为她身形纤细苗条也不態说特别胖,却也是个又矮又壮的中年男子。他们俩谁易容都不合适啊。

    云行月没好气地道:“那你说怎么办?”楚凌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道:“先把军中的几个副将解决掉再说。群龙无首,五万大军哪儿也去不了。若是能再稍加引导换个方向的话就最好了。”

    军中的几个将领接到主将的派人传去的通知,让他们到大帐议事。虽然这个时候找人议事有些奇怪,但是主将召见谁也不能多说什么,只当有紧急军情便匆匆赶过去了。

    “将军,末将求见。”站在大帐外面,副将看了一眼守在大帐门口两个有些眼生的侍卫微微蹙眉。

    “进来吧。”有些低哑的男声响起。副将也没有多想,抬脚便走了进去。

    大帐里十分安静,副将觉得有些奇怪,难道将军只叫了他一个……还没想完,一抬头就看到不远处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的几个人。再一看,主位上坐着的正是他们的主将马鸿将军。只是马鸿虽然坐在主位上,确实被人用绳子绑着地,而且嘴里还塞着东西,看向他的眼神也充满了惊恐。

    不好!

    “来……”一个来自才刚刚出口,只听身后风声响动,一抹凉意从他脖子上划过。下一刻副将便直挺挺地扑倒在了地上。楚凌随手甩了手中匕首上的血迹,又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这才将目光看向马鸿笑道:“马将军…现在,可以谈了么?”

    马鸿只觉得面色如土心如死灰,自己麾下几个得用地将领全部被这两个人暗算了!他还能怎么样?

    有些僵硬地点了点头,云行月这才伸手将塞在他口中地东西扯掉,有些不满地道:“点一下穴道多方便啊,你不觉得这样做有些掉价么?”

    楚凌并不觉得,淡定地道:“我偶尔还是觉得,最原始的方法才是最保险的。万一他是个隐藏的内功高手呢?”

    “……”您是不是太高看他了?而且如果他真的是个隐藏的高手,你这一根绳子也绑不住他啊。

    楚凌随便拉了一把椅子在马鸿跟前坐下,道:“马将军,我的要求也不高。带着你这五万人往南转一圈再回来,没问题吧?当然了,不回来也没事儿,你愿意怎么样都可以。”

    马鸿不说话,楚凌微微眯眼道:“不过,有个前提…你麾下的这些人最好是不要让我听说你们祸害寻常百姓。前些日子…有一伙南军从临江城逃走之后,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马将军这次的事情若是能过的话,不妨去打听打听,他们的下场怎么样了。”

    临江城那伙南军的事情眼下还没有传出来,但是想必也过不了多久。楚凌并没有打算将这件事按下来,不仅不打算而且已经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情她也不会手下留情。有一点谢廷泽说的没错,这些南军对貊族人言听计从就是因为怕他们。所以,想要让这些人不随意祸害寻常百姓,就得让他们怕。让他们知道,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真的会有报应的。

    马鸿吞了口口水,有些艰难地道:“姑娘,我不想为难你,但是你也要给我们这些人留一条活路啊。我实话跟你说,我不算什么好人,早年打家劫舍的事情也没少做。但是…要说我们这些人,真没有几个做过什么丧心病狂该天诛地灭的事情。别的不说…你说我们驻扎的这地儿…百姓还没驻军多,大头的都被貊族人哪去了,我们也就是跟着喝口汤。而且…不少士兵本就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谁也不想真干那让相亲父老戳脊梁骨的事情啊。这次的事情要是出了纰漏,这几万人都得死。貊族人可不会跟我们客气。”

    楚凌仔细打量着马鸿,马鸿以为她不信连忙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楚凌对他笑了笑,马鸿被这个笑容晃得有些头晕。只听楚凌道:“既然这样,你干脆直接反了,跟我们前后夹击干掉沈王。从此以后,西北这大片地方就都归我们了,你们自然也不用怕了,怎么样?”

    “姑娘…姑娘说笑了。”马鸿干笑道,“在下,在下没这个福气跟着姑娘,姑娘是做大事的人……”

    楚凌拍拍手道:“行吧,强扭的瓜不甜。两条路,第一,带着你的人一路往西南行,进入西秦境内。第二,一路往西北,怕死就先别回来,貊族人一时半刻不料理清楚了中原的事情应该也顾不上你们。你可以在西北远远地祈祷,貊族人永远也搞不定沧云城,这样你至少可以混个寿终正寝。”

    “去…去西秦?”这是什么操作?马鸿有些不解。

    楚凌道:“我建议你去西秦之后可以去找找西秦摄政王,他刚刚上任缺人却兵马。虽然你们不是西秦人,但是对他来说却未必不能用。你们帮他做事,他出钱不是正好?你放心,秦殊不缺钱。”对远离故国十几年的秦殊来说,外来人说不定比西秦本国的人还要好用一点,就当是雇佣关系好了。

    马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竟然还真的听进去了这女人的胡说八道,忍不住问道:“西、西北……”楚凌道:“西北靠近西域,虽然如今也算是北晋的地方,但是那里土地贫瘠,民风彪悍。又靠近西域诸国时常受外族骚扰。貊族人对那里的管束实质是非常薄弱。现在北晋正是用兵之际,不仅不能再往那边派兵,如果实在是没办法说不定还会将驻扎在那边本就不多的兵马都调回来。咦…这么说的话……”

    楚凌回头看了一眼云行月,“我们是不是应该派人去那边看看?”云行月翻了个白眼,“派谁啊?你?我?”他们压根没人好吗?现在连沧云城都快要没人收了,公主殿下还有心思想这些。

    马鸿眼珠子转的飞快,他虽然大半辈子都在肃州凉州这一带混,但是再往北一些的事情他也不是没有听过。原本没想到也就罢了,现在听了这黑衣女子的话,倒是觉得她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别的不说,他们这么多人过去,总不至于还受人欺负吧?不比在这里给貊族人当牛做马当炮灰肉盾要强多了?

    好一会儿,马鸿终于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楚凌闻言,满意地展颜一笑道:“很好,那就有劳马将军了。”

    马鸿看了一眼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以及门口那早就已经没气儿了的副将。楚凌了然,笑道:“你放心,我都帮你查过了。你的心腹以及人品还行的那几个都还活着呢。至于死了的,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回头再提拔几个就行了么。”

    马鸿心里明白,对方这是在提醒自己她不仅查过自己的背景,就连自己麾下的将领都调查过。死掉的那几个都是一些平时劣迹斑斑的人。活下来的那几个,虽然也算不上什么好人,但想必之下至少勉强还算过得去。

    楚凌朝云行月伸出手,云行月会意的将一个瓷瓶递给她。楚凌单手打开瓶塞,一只手捏开马鸿的下巴就将药直接倒了进去。一股苦涩的药味瞬间在马鸿的口中蔓延,那药水直接被他吞了下去。

    “你…你给我喝了什么?”马鸿脸色难看地道。

    楚凌撑着下巴,有些懒洋洋地道:“毒啊。”

    马鸿咬牙,“我已经答应你了!”

    楚凌道:“我知道,但是口说无凭无怎么知道你不会骗我?”马鸿有些心虚地撇开了一下眼睛,但是很快又重新与楚凌对视了,咬牙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楚凌道:“带着你的人走,十天后…我派人送解药给你。”

    “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过河拆桥?”马鸿道。

    楚凌想了想道:“我骗你做什么?你要是实在不放心,可以把这件事告诉你的心腹。如果你死了…就让人全天下传播我言而无信的消息好了。你放心,我是个爱面子的人,不会让人随便骂我的。”

    马鸿对她的话嗤之以鼻,“你是谁啊?沧云城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你这么一号人物。替人办事的吧?你的名声算个什么?难道还有我的命值钱?”

    旁边,云行月忍不住轻咳了一声。诚恳地道:“这个…她的名声,可能大概确实是比你的命值钱。”

    神佑公主,靖北军小将军,沧云城主夫人,还有北京武安郡主,能不值钱么?

    楚凌站起身来道:“我叫楚卿衣,天启神佑公主。”

    “……”

    等到楚凌和云行月出了南军大营的时候,天色刚刚微凉。云行月回头望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军营皱眉道:“你真的相信这个人?”楚凌道:“干嘛不信?”

    云行月道:“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老实人。”

    楚凌道:“跟他老不老实没关系,身为天启人,做到南军统领这个位置他这辈子也到头了。就算真立下战功,也不可能再有什么晋升了。更何况。之前十万南军被沧云军击溃,你以为他真的不怕死?现在我给他提供了一条安全又自由的路,他的命又捏在我手里,他干嘛不走?就算他去拓跋胤那里出卖我,又能换到什么好处?该当炮灰一样得上战场当炮灰,身份地位也并不会因此就提高,下一次见到哪个貊族将领官员,不管是不是身份比他高,他一样的卑躬屈膝的行礼。还记得我们进去之前,他在干什么吗?”

    云行月摸着下巴道:“他在骂拓跋胤。”

    楚凌道:“他不是想给貊族人卖命,只是想要安稳以及活命罢了。如果跟着貊族人既不安稳又不能活命,他干嘛还跟着?带着五万兵马,他哪儿不能去?”

    云行月皱眉道:“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觉得你在忽悠他。有什么地方被我漏掉了么?”

    楚凌轻笑一声,道:“那倒没有,我只是…突然想到,白醒可能去哪儿了。”

    云行月一愣,有些迟疑地道:“你说白醒带兵去了西北?他现在去西北干什么?”北方如今还是天启的地盘,百姓带着几万兵马去西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别的不说,那么多兵马带着兵器要怎么通过貊族人驻守的地方就是个大问题。楚凌偏着头道:“我只是随便想想,具体还要问君无欢。可能是我猜错了呢。如果不幸被我猜中了,那就只能算马鸿倒霉了。”

    云行月看了她一眼道:“遇到你,我也觉得他挺倒霉的。”

    楚凌和云行月回到沧云城的时候,沧云城外刚刚结束了一场战事。谢廷泽驻守了数年地地方到底还是失守了。刘副将和萧艨带着人将兵马和附近的百姓都撤回了沧云城。这也是楚凌临走时吩咐的,如果实在是守不住了就撤。

    就拓跋胤如今麾下的兵马,楚凌觉得就算真的到了西秦边境也没什么大用了。不过,拓跋胤却并没有立刻率兵前往边境,而是继续朝沧云城进攻。所幸他兵马也不多,而且沧云城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才暂时挡住了拓跋胤的进攻。

    其实现在双方都在等待援军,楚凌明白拓跋胤肯定已经向上京请求援兵了。而拓跋胤也明白,楚凌也在苦撑着等待君无欢或者别的什么人带兵回来救援,如今只看谁的援兵先到了。

    “公主,你回来了!”

    “夫人!”城主府里,听到楚凌回来众人连忙都迎了上来。

    楚凌朝众人点了点头,目光落到了萧艨身上微微蹙眉,道:“萧艨,你伤势如何?”

    比起离开的时候,萧艨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楚凌不认为他是生病了,那就只能是受了内伤。

    萧艨摇摇头道:“小伤,多谢公主关心。”

    楚凌道:“一会儿请云公子看看。”

    众人回到大厅落座,楚凌方才看着萧艨问道:“是拓跋胤伤得?”

    萧艨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云行月有些诧异,“萧艨,你去找拓跋胤那家伙打架了?”众人无语,刘副将轻咳了一声道:“云公子,萧将军和拓跋胤是在战场上碰到的。”当然也不排除萧艨有想要趁机斩杀拓跋胤的打算。

    楚凌问道:“怎么样?”

    萧艨有些无奈地苦笑道:“输了。”

    云行月皱眉,看向楚凌,“拓跋胤有这么厉害?”

    楚凌思索了一下道:“应该跟萧将军在伯仲之间,谁胜谁负都不意外。不过…先前拓跋胤受过伤,所以…是出了什么意外吗?”

    萧艨有些遗憾地道:“拓跋胤身边的人捣乱,他身边高手也不少,公主以后千万小心。”楚凌倒是不觉得意外,笑道:“拓跋胤现在也算是拓跋罗一系唯一的支柱了,肯定会十分小心谨慎。不说防备我们,拓跋梁也是他要防备地对象。身边有高手不算意外,萧将军也不必放心心上。”

    萧艨也没有放在心上,对付拓跋胤这种高手若是能一击必杀那才真的是运气。只是觉得有些遗憾罢了,毕竟拓跋胤带着伤上战场的机会也不多,等他伤好了想要再杀他就更难了。

    “公主,南军那里……”刘副将倒是记得楚凌这一趟出去的目的。

    楚凌笑道:“应该差不多了,拓跋胤大概很快就会知道他等的援军来不了了。”但是他也没办法。拓跋胤总不能放着沧云城和边境的北晋大军不管去追叛逃的南军吧?想必沧云城也能有几日喘息的机会了,这一趟没有白费。楚凌心满意足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