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51、困境(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军中的帐篷里,现实愣了愣脑海中有片刻的茫然,然后便是无数的记忆涌了上来,楚凌猛然从床上坐起身来。云行月端着一碗药从外面进来,看到坐在床上的人道:“你醒了?”

    楚凌摸了一下额边的汗珠,微微点头道:“我睡了多久?”云行月轻哼了一声道:“放心,不过几个时辰,现在才傍晚。”

    将手中的药碗递给楚凌,示意她赶紧喝了。云行月站在旁边皱着眉头道:“你受了内伤自己不知道么?之前在外面直接吐了口血,就晕过去了。”想起看到楚凌一口血吐出来直接倒下去的时候自己所受到的惊吓,云行月就很想扑过去抓住眼前的女人使劲摇晃。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好不好?要是她出了什么事,君无欢还不捏死他啊。

    楚凌一口将药给喝了下去,豪爽的模样倒是让原本还满心吐槽的云行月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真没见过几个喝药这么豪爽的女人。

    随手将药碗放到旁边的柜子上,楚凌问道:“谢老将军……”云行月道:“谢老将军的事情我和萧艨只跟刘副将讲了,具体要怎么办还要你来决定。”

    楚凌抬眼看向云行月问道:“谢老将军真的已经……”云行月苦笑一声道:“你不会以为是谢老将军和百里轻鸿演戏的吧?谢老将军诈死?你觉得百里轻鸿有那么尊师重道么?为了老师连命都不要了?我当时就在场……亲眼看到……”

    说到这个,云行月也很无力。他就在场,但是却无能为力。云行月当时甚至有些懊恼自己当年没有跟肖嫣儿一样专修毒术,虽然也未必能够扭转局势却总比当时那样什么都做不了要好得多。

    楚凌神色有些黯然,轻叹了口气道:“知道了,我去见他们。”

    云行月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皱眉道:“你的内伤不算轻,还是要好好休养一下才行。”

    楚凌无奈道:“现在哪来的时间休养?我们倒是不着急,但是拓跋胤也不着急么?”云行月无言以对,在楚凌昏睡的时候萧艨和刘副将已经带着人将拓跋胤的一轮进攻挡回去了,但是这显然不是长久之计,沧云城附近兵马严重不足,一旦北晋的援兵再来,他们只怕是就会撑不住了。

    楚凌站起身来道:“谢老将军说,他答应君无欢守住沧云城一个月,现在还差十天。这一天……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提他守完啊。”说罢,楚凌漫步走了出去。

    云行月跟在他身后,默默将君无欢骂了个狗血淋头。

    “公主。”另一边的大帐里,萧艨等人正坐在大帐中议事。看到楚凌和云行月一前一后进来连忙起身见礼。楚凌摆摆手示意他们不必多礼,走到一边坐了下来问道:“刘副将,现在局势怎么样?”刘副将拱手道:“启禀夫人,昨天一战两军都伤亡不小,前线拓跋胤试探着进攻了一次被我们给挡了回去,这两天拓跋胤应该不会在有什么动作了。”

    楚凌点点头,看向萧艨,“百里轻鸿还在拓跋胤军中么?”

    萧艨摇头道:“百里轻鸿今晨天刚亮就已经起身离开往上京去了。”楚凌点点头,沉吟了片刻方才沉声道:“传我的命令,就以神佑公主之名传令悬赏天下,杀百里轻鸿则,赏黄金万两。”

    闻言,众人都是一怔,“公主?”

    楚凌冷声道:“眼下我们确实都抽不出空闲去找百里轻鸿的麻烦,但是他杀了谢老将军的事情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刘副将倒是精神一震,道:“夫人说的是!谢老将军的死沧云城自然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虽然谢廷泽还不完全算是沧云城的人,但是毕竟在替沧云城镇守一方好几年也从未出过什么差错。跟沧云城这些将领更是交情不错,如今人在沧云城被杀了,若是每个表示他们沧云城的面子往哪儿搁?

    萧艨点头应道:“是,公主。”

    楚凌看了看三人思索,思索了一下道:“如今沧云城防御空虚,各处都要千万小心。另外,我会传信让韩天宁尽快回来了的。”刘副将问道:“夫人,城主那里……”楚凌垂眸,思索着道:“也传给信吧,不过应该也不用我们传信,想必他也会很快收到消息的。”

    “是,夫人。”

    刘副将和萧艨都起身出去办事了,云行月方才若有所思地问道:“你让人悬赏天下,万一真有人杀了百里轻鸿……”某种程度上说,百里轻鸿跟君无欢也是有合作的,如果百里轻鸿这个时候死了……

    楚凌淡淡道:“死了就死了,他也不冤枉。如果没死,他不就更容易得到拓跋梁的信任了么?”

    “……”这个…公主殿下好像真的生气了。

    “你这个时候让韩天宁回来,润州怎么办?”云行月道。楚凌思索着道:“润州那边一时半刻出不了什么事儿。而且,临江城那边的兵马应该也休整地差不多了。虽然战力可能比不上朱雀营,但是应付一时半刻应当也不成问题。我倒是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云行月问道,楚凌皱着眉摇了摇头道:“罢了,有余泛舟和赵伯安在,一个润州应当没什么问题。”其实她也不见得就比余泛舟和赵伯安高明,只是突然离开了,难免有些不放心罢了。

    君无欢收到百里轻鸿到了沧云城的消息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谢廷泽死了的时候了。边关战事并不轻松,大军行踪不定收到消息也比平常略慢了一些。不过就算不慢,他收到消息的时候也来不及了。毕竟隔着好几百里路,君无欢也如今也没有办法轻易脱身。

    秦殊看着君无欢剑眉微皱的模样,有些不解地挑了挑眉道:“晏城主,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君无欢抬眼,将信函递给了秦殊道:“百里轻鸿到了沧云城附近。”

    秦殊也有些惊讶,“百里轻鸿?拓跋梁让他去做什么的?助拓跋胤一臂之力还是跟拓跋胤夺权?”如果是后者的话倒是还好,如果是前者……那沧云城的情况只怕就不太妙了。君无欢道:“不,拓跋梁不可能那么快信任百里轻鸿,特别是在刚发生西秦大皇子炸死的事情之后。所以,他是来杀谢廷泽的。”

    秦殊微微眯眼,”谢廷泽?是了…谢廷泽是百里轻鸿的老师,而且到沧云城杀谢廷泽也远比到平京杀永嘉帝或者别的什么人要方便得多。拓跋梁还是打算用百里轻鸿了。”君无欢轻哼一声道:“现在素和明光也在上京,而且拓跋梁想要用塞外的兵马。手里却没有足以与素和明光抗衡的人,自然只能启用百里轻鸿了。”

    秦殊摇摇头,“拓跋梁的敌人还真是有些……”南宫御月,拓跋胤,君无欢,无一不是一等一的绝顶高手。如今一个新的合作伙伴素和明光也是实力非凡,也就难怪拓跋梁如此有压力甚至不惜启用百里轻鸿了。秦殊问道:“谢老将军那里,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君无欢道:“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我安排了人手保护谢老将军。而且…阿凌在润州,肯定比我们先得到消息。如果她得到消息也必会赶回沧云城相助,谢廷泽的安危应当没有问题才是。不过……我们这里还是尽快速战速决吧。”

    秦殊点点头,挑眉道:“拓跋胤这么着急就是为了想给被困在西秦的北晋兵马解围,如果让他知道就是因为他们在沧云城逼得太急了才让晏城主更急着对北晋兵马下手……”

    君无欢却没有理会他这些话,微皱的眉头依然还没有展开。盯着桌上的地图沉声道:“只要明日一战一切顺利,贵国境内就差不多算是太平了。西秦摄政王……莫要忘了信守承诺。”秦殊笑道:“这是自然,晏城主若是不相信我,又怎么会与我合作?”君无欢道:“我只知道人心多变。”

    “晏城主是说百里轻鸿?”秦殊挑眉道。

    君无欢不答,秦殊道:“其实百里轻鸿…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他。不过他现在这样,晏城主还敢与他合作倒是让人佩服。”君无欢看着他,淡淡道:“西秦摄政王是在说你自己么?你能从上京顺利脱身,又是许给了百里轻鸿什么好处?”秦殊有些无奈地一笑,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听君无欢道:“你若是觉得不知道该如何评价百里轻鸿,不妨想想如果十年之后令弟还活着,会是什么样子。”

    秦殊脸色微变,一直到出门都再也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送走了秦殊,君无欢看着桌上的信函脸色渐渐地沉了下来。

    “来人!”片刻后一个灰衣男子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公子。”

    君无欢冷声道:“为什么百里轻鸿都已经到了沧云城,我才收到消息!让人去问问明镜,他在干什么?”

    “是,公子。”灰衣男子拱手应是,又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君无欢皱着眉头,一只手摩挲着腰间的玉佩一边思索着什么,“阿凌…”

    拓跋胤果然如楚凌等人预料的安静了两日,沧云军也趁机休整了一番。只是上一次确实折损了不少兵马,如今整个沧云军中的兵马也不过才两万出头能随时出战的兵马。剩下的一应伤员全部都被送回了后方几十里外的沧云城。只是,拓跋胤显然并不会给她们太多的时间,就连拓跋胤自己也没有多少时间。两天后,楚凌等人再次收到消息,有一路南军正在朝着沧云城的方向而来。

    经过了前两天的大战,沧云军将士现在最讨厌的大概就是南军了。用云行月的话来说,死了一拨又来一拨,就像是怎么死也死不完一般。这对于沧云军来说是个让人烦躁的坏消息,但是对于那些南军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哀?就像是取之不竭的消耗品,毫不珍惜,无论死了多少很快又会有人补上,直到某一天他们再也找不到能够充当南军的天启人为止。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面面相觑。好一会儿刘副将方才问道:“夫人,这咱们要怎么办?这些南军……就算耗也能将咱们给耗死啊。”沧云军就算是在英勇善战,这样总是源源不绝的涌上来的南军他们也同样吃不消啊。

    楚凌坐在椅子里,同样也在低头思索着这个问题。抬头看到刘副将担心的神色,方才安抚道:“不用担心,韩天宁接到消息立刻就会往回赶,晏翎那里应该也是一样的。不过……边关距离沧云城略远一些,只怕要慢一点。咱们只要能守住几天,等到韩天宁带兵回来应该也就差不多了。

    刘副将点点头,看到楚凌镇定从容过的模样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至于南军那里,或许可以想想办法。”楚凌把玩着手中的流月刀一边道。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楚凌,楚凌抬头含笑看向他们道:“十万南军,一战击溃,你说那些再被派来沧云城的南军怕不怕?”

    云行月眼睛一转,道:“你想要阻止他们来沧云城?只怕不太容易吧。在北晋延误军令的惩罚很可怕的。没有那个将领或者是士兵敢冒这个风险。”楚凌道:“如果连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在北晋,逃兵的惩罚也很可怕,但是你说哪天溃逃的南军貊族人能全部找回来么?他们会乖乖的自己回去么?”

    当然不会,战败,同样也是死!

    萧艨望着楚凌问道:“公主想要怎么做?”

    楚凌思索了片刻道:“我想去会会那个南军首领,至于这边,就有劳萧将军和刘将军了。”

    云行月立刻垮下了脸来,“又是我跟你一起去?”

    楚凌笑眯眯地看着他道:“云公子不想去的话也可以留下帮刘将军他们的忙啊。”

    云行月无语,“我去!”

    既然决定了的事情那就事不宜迟,更何况如今的情形也不允许他们慢慢来了。前来支援的南军是从西北方向的边城调来的,数量并不算多不过也有将近五万人。楚凌算了算,如今沧云城附近至少三四百里内的南军差不多都被拓跋胤搬空了。

    若是再想要调动兵马就只能从更远的地方调或者调动不属于拓跋胤麾下的各地镇守兵马了。这些兵马一来距离也不近,二来没有拓跋梁的允许,拓跋胤也未必能够调得动。所以,仔细算来的话,拓跋胤目前的处境其实不太妙。

    虽然眼下看来仿佛拓跋胤的兵力还略占优势,但这是因为沧云城本身没有兵马留守。一旦出去的兵马回来了,拓跋胤别说是驰援西秦的兵马了,自己想要脱身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其实,拓跋梁就是想要坑死拓跋胤吧?

    驻扎在西北边陲一代的这一支南军的统领名唤马鸿,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不过他并不是武将出身,原本只是西北一代的一个马匪头子而已,十几年前投靠了貊族人因为熟悉西北的地形水土,倒是混得十分不错。原本西北气候虽然恶劣,但在这个世道他带着自己手下的兵马在这种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也算是自在快活。谁知道突然就收到沈王的传令,要求他带着手下兵马前往沧云城增援?

    平心而论,马鸿并不想要去。沧云城是什么地方,马鸿自然知道。他们与沧云城勉强也算是隔着几百里的近邻了。但是马鸿却一直都很识趣,从来不去招惹这个邻居。但是现在他却不敢不去,因为违抗军令的代价不是他能够承受得起的。他甚至都不敢慢慢磨蹭着去,因为沈王的传信的内容写得清清楚楚,限他三日内必须带着大军赶到。

    于是一接到命令马鸿就只能点齐了兵马一路不敢停歇地朝着沧云城的方向赶去。他们可不是骑兵,除了少数地将领以外,都只能靠着两条腿跑着去,三天时间可实在是不算宽裕。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扎营休息,马鸿独自坐在帐篷里忍不住低声骂娘。

    “什么沈王?什么貊族名将,连谢廷泽那个老头子都打不赢!损兵折将了还要拿老子当炮灰!去她的娘地!”

    话音刚落,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轻笑。

    马鸿只觉得背后一凉,猛然转身就到了身后的大帐门口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一个身着黑衣,身形纤细窈窕,容貌也是前所未见的绝色美人儿。

    只听那美人儿嫣然一笑道:“没想到,马将军竟然对北晋沈王殿下有如此多的怨言么?”

    马鸿一惊,也顾不得欣赏美色了。警惕地盯着楚凌道:“你…你是什么人?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楚凌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男子,笑道:“若是不知道,我就不来了。那马将军你可知道我是谁?”

    马鸿也不傻,微微眯眼道:“你是沧云城的人?你想要做什么?”

    楚凌点头道:“我的确算是沧云城的人,我来……是想要找马将军谈一笔生意。”

    马鸿道:“你若是想要我倒戈,就别想了。”

    楚凌有些诧异,“没想到马将军竟然还是如此忠心耿耿之人啊?就是不知道,比起马将军的命,这忠心又到底值多少钱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