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50、了断!(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最后楚凌还是没能说过谢廷泽,因为谢廷泽所说的都是绝对可观存在的事实。让一个对地形都不熟的人带着兵马紧急地去救援一群可能落入敌人埋伏圈的兵马。到底是去救人还是带人去送死实在是不好说。

    而楚凌所认为地原因却并不足以说服谢廷泽本人以及副将们。百里轻鸿要杀谢廷泽?谢廷泽去可能会有危险?战场上哪里不危险?而且如果只是因为知道有危险就看着那么多将士深入险地而不救,或者眼睁睁看着楚凌因为不熟悉地形带着另一群将士继续去冒险,谢廷泽也绝对做不出来这种事。

    看着谢廷泽坚决的神色和旁边副将不解的模样,楚凌不由得从心中升起了几分无力之感。

    谢廷泽望着楚凌道:“公主,末将明白公主是担心我的安危。但是…老夫已经活到了这把年纪,无论怎么说也算是活够了。总不能为了自己能够多苟延残喘几天,就连自己本该做的事情都抛弃了吧?若是如此,老夫又哪来的面目苟活于世?”

    楚凌深吸了一口起,沉声道:“萧艨,你陪谢老将军一起去。老将军,还请千万小心。”

    谢廷泽道:“公主放心便是,这里就有劳公主了。”

    萧艨郑重地点了点头,让楚凌放心只要自己在谢廷泽绝不会有事的。但是看着谢廷泽带着人离去的背影,不知怎么的楚凌心中依然难以平静。

    刘副将也觉得楚凌的情绪有些不对,不解道:“公主是担心百里轻鸿再次对老将军出手?有萧将军在,应该不用担心吧?”萧艨的实力刘副将是见识过的,更何况城主越安排了人在谢老将军身边随身保护,刘副将觉得夫人的担心有些太多余了。

    楚凌摇摇头,沉声道:“先结束眼前的战事再说!”

    两军对峙了这些日子,今天这一战可以说是大的最酣畅淋漓的一次了。双方都没有像之前一般留着力,一场打仗几乎从白天一直打到了夜里才渐渐平息下来几乎是两败俱伤的结果。等到收兵的时候,双方兵马都已经折损了近半,基本上就算想要再打最近几天也都打不起来了。

    只是楚凌却不知道这一战到底是谁赢了。若说是沧云城赢了,她们却已经暴露了正坐沧云城甚至是附近都防御空虚的事实,如今能守卫沧云城的兵马一共加起来都不足三万还有不少是伤兵。如果说拓跋胤赢了,拓跋胤牺牲掉了十万南军,自己麾下的骑兵也折损了大半,却依然没有冲过眼前的关卡前往西秦边境。这样的伤亡对比,只怕拓跋胤也没有脸面认为自己赢了。

    甚至,哪怕楚凌将眼前的路让出来给他,他带着剩下的兵马想要去支援只怕也有些困难。若是再等北晋援兵到来,说不定被困在西秦的北晋兵马早就已经凉了。

    真正的两败俱伤。

    楚凌此时却没有功夫管这些,只交代了副将要谨防貊族人再回头偷袭,便匆匆与云行月带着人朝先前谢廷泽萧艨离开的方向而去了。

    深夜有些崎岖地山道上,一个人影站在了山路的尽头仿佛是在那里等着什么人一般。楚凌勒住了缰绳,抬手示意身后的人也跟着停下了前进地步伐。抬眼望过去,一眼便看清楚了来人的模样。

    “拓跋胤。”楚凌沉声道。

    拓跋胤独自一人站在小路的尽头道:“神佑公主,又见面了。”

    楚凌冷笑道:“是啊,离上次见面还不到半个时辰呢。”两人都是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的,甚至连衣服都还没有来得及换。拓跋胤出现在这里,楚凌心中的不安越发的厉害起来。当下也没有心思再与拓跋胤废话,沉声道:“沈王,让开!”

    拓跋胤不答,只是伸手拔出了腰间的剑慢慢抬起,直指对面的楚凌。

    云行月在楚凌身边,低声道:“你先走,我们拦住他。”

    楚凌微微点头,“小心。”当下从马背上一跃而起,朝着另一个方向掠去。同时,云行月与身边的几个人齐齐朝着拓跋胤扑去。拓跋胤却并不理会他们,直接就向着楚凌的方向追了过去。不过片刻的功夫,拓跋胤便拦在了楚凌的前面。原本跟在楚凌身边的人,除了一个云行月都没有跟上来。

    如果拓跋胤跟他们打起来说不定还真能拖延一阵子。但是拓跋胤根本就不理会这些人,只是死死盯着楚凌,以他的实力自然跟得上楚凌的轻功但那些护卫却未必都能跟得上。

    楚凌道:“看来不打一架是过不去了?”

    拓跋胤道:“你现在去也晚了,明知道结果何必再挣扎?”

    一道银光闪过,楚凌已经提着流月刀扑了过来。拓跋胤也不闪不避,手中长剑毫不留情地刺向了楚凌。云行月看着已经打起来的两人,想要插手却发现自己根本插不进去。他的武功比起真正的高手来说还是有些不够看。

    只听打斗中的楚凌道:“云行月,带人先走!”云行月犹豫了一下,楚凌沉声道:“快走!”

    “你自己小心!”云行月也知道自己现在忙不上什么忙,更知道楚凌担心的是什么。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这一场打得远比之前那一次还要激烈得多,再也没有任何的语言交流,楚凌一言不发地攻击着拓跋胤每一个显露出来的破绽。拓跋胤也毫不客气地还以颜色,很快两人身上都多了一些大大小小的伤痕。但是却谁也没有停下的意思,仿佛他们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一般。而事实上,他们也确实算得上是有深仇大恨了。

    这世上,还有什么样的仇恨比得上国仇家恨更深更重?

    云行月带着人一路快马即便找到萧艨等人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白天先后离开的两支兵马并没有出什么大事倒是让云行月松了口气。只是看到萧艨却没有见到谢廷泽的瞬间云行月又有些笑不出来了。沉默了一下,云行月方才问道:“谢老将军呢?”

    萧艨深深地望了云行月一眼,抬手指了指跟前的一座小山道:“那里。”

    “什么意思?”云行月有些不解。

    萧艨道:“谢老将军和百里轻鸿约了在那里…了断师徒关系。”

    “什么?!”云行月大惊,一把拽起萧艨道:“这不是胡闹么?快走!”百里轻鸿本来就是要杀谢廷泽的,以谢廷泽现在的状态十个只怕也打不过百里轻鸿一个。还了断什么师徒关系?是直接被百里轻鸿了断了性命吧?萧艨却没有跟着云行月往前,而是抓住了想要赶过去的云行月沉声道:“云公子,不必过去了。”

    “你说什么鬼话?谢老将军糊涂了,难道你也糊涂了?”云行月没好气地道,他们刚从战场上下来一口气都来不及喘的赶过来,神佑公主跟拓跋胤缠斗现在还不知道结果,难道只是为了看着谢廷泽去送死的不成?

    萧艨叹了口气道:“这是谢老将军的意思。”

    “什么?”云行月觉得,自己今晚说得最多的好像就是这两个字了,但是除了这两个字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萧艨望着那山头的方向,沉声道高:“百里轻鸿确实带了人埋伏了沧云军,我和谢将军带着人虽然冲进去却无法安然地将所有人都带着冲出来。百里轻鸿并不是真的想要这些人兵马,他想要的只是……谢老将军的命。百里轻鸿和谢老将军约定,两军同时撤出来,他跟百里轻鸿单独了断。”

    云行月怔住了,好一会儿方才道:“谢老将军就答应了?”云行月想说,沧云军岂是靠别人的性命牺牲而苟活的人?但是…这样的选择真的不对么?前后两支兵马也有数千人,数千人的命和谢廷泽的命……似乎怎么选都不对。然而,这次做选择的人是谢廷泽,谢廷泽选择的是牺牲他自己,没有人能说他做的不对。

    萧艨从袖中抽出一封信递给云行月,信封是密封的上书:神佑公主敬启,臣谢廷泽上。谢廷泽自然不可能上阵杀敌还随身带着文房四宝,信封火漆之类的东西。这封信显然是提前就准备好地,也就是说谢廷泽可能早就预料到了会有今天?怎么会呢?他不相信神佑公主和他们能够保护他?

    云行月用力地吸气吐气了两次,方才转身朝着那山头的方向而去。

    “你做什么?”萧艨沉声道。

    云行月没好气地道:“我去送行收尸成不成!”

    “……”

    楚凌赶到的时候天色已经是三更天了,一轮圆月挂在天边,夜凉如水。楚凌的额边却因为急匆匆地赶路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夜色中虽然看不到身上的伤痕,萧艨却能闻到一股淡淡地血腥味。显然是楚凌受了伤而且伤口尚未包扎。

    “公主。”萧艨面带愧色,低声道。楚凌心中一沉,闻到:“谢老将军在哪儿?”

    萧艨抬手正要指向前方却突然愣住了。楚凌也朝着他看的方向望去,不远处白衣人正从山上漫步走下来。楚凌自然认得出那是百里轻鸿。此时百里轻鸿手里提着一把剑,另一只手却提着一个仿佛包袱一样的东西,远远地正漫步从山坡上走下来。

    楚凌有些痛苦地闭了一下眼睛,她跟谢廷泽的交情其实并不深厚。无论是六年前还是这几年,几乎都没有见过见过谢廷泽几面。但是…只要一想到那个老人满头的白发,总是挺直的背脊还有那双苍老的眼眸中闪动的火光,楚凌就觉得心中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

    她信誓旦旦说要保护的人,不过才短短一两天的功夫就死在了她的面前。

    那样一个本该颐养天年的老人,用了大半生几乎都在为天启而拼搏,最后却死在了自己的弟子的剑下。

    百里轻鸿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山脚下已经有几个黑衣人迎了上去,楚凌自然认得那是冥狱的人。

    “公主。”萧艨有些担心地看着她,楚凌知道他是怕自己冲动。那山脚下不仅有冥狱的人,不远处还驻扎不少南军。更何况她自己现在都受伤不轻,想要杀掉百里轻鸿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百里轻鸿似乎察觉到了楚凌地目光,慢慢侧首朝着这边望了过来。两人隔空对视了片刻,百里轻鸿才收回了视线,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拎着的还在滴血的包袱转身走向迎上来的黑衣人。

    一刻钟后,楚凌已经站在了百里轻鸿先前战力的山坡上。百里轻鸿一行人已经渐渐远去显然他们目标明确谢廷泽死了之后他们也并不想带着一群南军招惹这些沧云军。楚凌低头看着地上一滩褐色的血迹,一阵冷风拂过只觉得身心冰凉。

    云行月从山上一步一步走了下来,神色凝重得不像是那个万事都不上心的云公子。看到楚凌站在那里,云行月愣了愣方才道:“你怎么来了?”楚凌看了他一眼道:“我总要亲自来看看……谢老将军。”云行月道:“没什么好看的,我已经安置好谢老将军的遗体了。”

    楚凌微微蹙眉,盯着云行月道:“安置好了?”

    云行月点头道:“直接埋在了后山,也算是…山灵水秀的地方。这是谢老将军自己的意思,毕竟…没什么好看的。”楚凌知道百里轻鸿带走的是什么,被砍了头的尸体确实不好看。但是…“你说这是谢老将军自己的意思?你跟他说过话?”

    云行月苦笑道:“你该不会以为我这点武功,不会被百里轻鸿发现吧?谢老将军让我转告你…不必将这件事放在心中,这本就是他早该有的结局。只是要麻烦你,他答应了君无欢守住沧云城一个月,还有十天才满一个月。”

    楚凌咬牙道:“什么叫早该有的结局?”

    云行月摇了摇头,从袖中抽出之前萧艨给他的信道:“这是谢老将军交给萧艨的信。”

    楚凌接过来看了一眼信封,云行月能看出来的事情她自然也能看得出来。显然,谢廷泽早就在为这一天做准备了,他根本没想过她们能保护他周全。或许,从百里轻鸿来到沧云城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预见了这一刻?楚凌收起信函,转身朝着山上走去。云行月连忙跟上来,“你要做什么?”

    楚凌道:“总要去看一眼吧,谢老将军的遗体…你做的对,眼下安置在这里确实是个好地方。至于以后……再说吧。”

    拓跋胤坐在自己的大帐中,旁观的医官正在为他处理伤口。这一次楚凌伤的不轻,拓跋胤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虽然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伤,但是一条从左边肩膀刀胳膊地伤痕却也不浅。医官已经清洗了伤口并上药,正拿着赶紧的布巾小心翼翼的为他裹伤,“幸好现在已经是秋末了,伤口也能好得快一些。不过沈王最近几天最好还是不要用这条胳膊比较好。”医官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叮嘱道。

    拓跋胤点点头道:“本王知道了,多谢。”

    医官看了看拓跋胤道:“王爷身上别的伤……小的留下一些药,王爷自行处理吧。”拓跋胤身上自然不会只有这一处伤痕,不过是这一次最严重罢了,别的显然他都不看在眼里,并不让医官为自己处理。

    拓跋胤点点头,看着医官退出去方才问道:“百里轻鸿回来了没有?”

    旁边的护卫道:“回王爷,还没有。”

    拓跋胤点点头道:“到了这个地步,如果他还是杀不掉谢廷泽……就照陛下的旨意办吧。”

    护卫点头道:“王爷请放心,属下已经安排好了。不过…如果他、会不会就不回来了?”

    拓跋胤微微蹙眉,道:“不必担心,我倒是觉得…陛下的担心有些多余。”护卫不解,“王爷相信百里轻鸿?”拓跋胤冷笑一声道:“相信他?不如说相信他的野心,拓跋梁自己要引狼入室,有朝一日若是被反咬一口也怨不得别人。百里轻鸿若是要反,早就反了。这么多年,劳心劳力,苦心孤诣,他舍得就这么放手么?”

    “但…谢廷泽毕竟是他老师。”貊族人虽然不像天启人那么讲究尊师重道,但是对老师也还是同样尊敬的。

    拓跋胤道:“他连百里家都抛弃了,老师算什么?”

    正说话间,有人匆匆进来禀告道,“启禀王爷,百里驸马回来了!”

    拓跋胤并不惊讶,只是问道:“怎么样了?”

    “百里驸马带着一个血糊糊地包裹回来,好像是…一颗人头。”

    拓跋胤抬眼,与跟前的护卫对视了一眼,淡淡道:“看来,陛下应该满意了。给我送一封信函回京给大哥。”

    “是,王爷。”护卫答道,一边问道:“王爷,那百里轻鸿那里……”

    拓跋胤道:“不必理会,他很快就会走。我们现在的敌人是沧云军以及……神佑公主!”

    “是,属下明白了。”护卫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