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49、你死我活(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多谢沈王夸奖,可惜……还是不如沈王啊。”楚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看向拓跋胤问道:“沈王真的想要跟我拼个你死我活吗?我记得……当年沈王也是因为跟晏凤霄相斗,身受重伤才最后才被迫收兵的吧?”所以……有时候武功还是有点用处的,比如说打倒敌军主帅。可惜她眼下还是打不过拓跋胤。

    拓跋胤提剑指着她道:“本王先前一直低估你了。你…才是北晋最大的祸患。”

    楚凌抿唇笑道:“沈王,你这样说我会难过的。”可惜拓跋胤丝毫不为所动,他已经在考虑到底是现在不顾一切杀掉眼前的女子还是先顾及战事以后再想办法。但是直觉告诉他,如果这次放过这个机会,以后再想要杀她就没那么容易了。不说机会难寻,就是楚凌自己的实力进步之快也让拓跋胤不得不防。

    拓跋胤毕竟是北晋沈王,他确实很爱楚拂衣。所以也会对楚拂衣关心疼爱的小妹妹心软,甚至会关照几分。但是…这不代表他会因此就放任楚凌危害北晋的安危,也不代表他会移情到楚凌的身上。

    在拓跋胤眼中,如果除去楚拂衣这一层关系,楚凌只是他的一个敌人而已,最多是一个比较欣赏的敌人而这个敌人恰巧是个女子,他当然不会对敌人手软。

    楚凌自然感觉到了拓跋胤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凌冽杀气,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小步,“沈王不会真的想杀我吧?”

    拓跋胤冷眼看着她,楚凌轻抚着自己手中的流月刀笑道:“沈王现在…确实是有可能杀掉我,不过你觉得杀了我你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困在西秦的北晋大军不用救了吗?还是说沈王殿下当真有信心能够杀了我而自己毫发无损?”拓跋胤沉默不语,身上的杀气却渐渐地散去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道:“你是为了百里轻鸿来的?为什么还有空与本王在这里废话?”

    楚凌笑道:“难道沈王觉得我是一个人来的?百里轻鸿想要杀谢廷泽,没那么容易。当年我好歹也算是冒了生命危险帮着谢老将军从沈王手里脱身,若是最后还是让他死在了两位手里,岂不是白忙一场?”

    既然确定这一次杀不了楚凌,拓跋胤反倒是干脆利落的收起了手中的剑。

    楚凌见状,做了一个松了口气的表情,也收回了流月刀。

    不远处的战场依然还在继续,但方才还打的天翻地覆地两个人,此时却已经平静了下来。

    楚凌有些好奇地打量着拓跋胤,其实她也弄不明白拓跋胤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拓跋胤不走她自然也不能转身走了。现在她可不敢保证,如果她转身就走的话,拓跋胤会不会直接从背后给她来一剑。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拓跋胤沉声道:“我如果现在说让你回天启去不要再来北晋了,是不是有点可笑?”楚凌偏着头打量了他一会儿方才笑了笑道:“你觉得呢?我还以为,这件事我们在上京的时候已经有了结论了。”拓跋胤有些不解地看着她,仿佛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跟她做过这样的约定。楚凌道:“你死了,我带走拂衣姐姐带她回家。我若死了,没有人知道她在哪里,也就只好劳烦沈王照顾啦。”

    拓跋胤沉默了片刻,点头道:“你说得对,我提这样的要求确实可笑。”国仇家恨,没有人会忘记的。拓跋梁甚至不觉得楚凌隐姓埋名拜拓跋兴业为师有什么问题,两族之间有着这样的血海深仇是怎么样也洗不净的,所以无论用什么手段其实都是可以理解的。况且,楚凌对拓跋兴业这个师父当真不算坏了。

    拓跋胤抬眼看向楚凌,沉声道:“神佑公主,以后看到本王小心一些。本王会…尽力活着的。”

    楚凌了然,拓跋胤要活着,自然就只能她死了。

    “彼此彼此。”楚凌笑道。

    拓跋胤不再多说什么,看了楚凌一眼转身飘然而去。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楚凌终于松了口气忍不住长叹了一声。

    “你胆子倒是不小,真不怕拓跋胤一件杀了你?”云行月地声音从不远处响起,片刻后云行月一身白衣飘然而至。打量了楚凌一番忍不住摇了摇头道:“你不要命了?”看看那脖子上的血痕,若是再深一些,说不定就真的要没命了。

    楚凌不在意地笑了笑道:“小伤。”她受过地比这样多少倍的伤也什么事儿,这算什么?况且……“拓跋胤不会在这里跟我拼个你死我活的,他只是性格稍微耿直一点,又不是真傻。他现在跟我拼个两败俱伤,对他有什么好处?”沧云军主将是谢廷泽,再不济还有萧艨,甚至拓跋胤并不知道白醒已经不在沧云城中了。她一个天启公主,就算真死了一时半刻也改变不了眼前的局势。但是如果拓跋胤自己重伤的话,不仅对北晋大军,对拓跋罗一脉的势力影响都非常巨大。

    云行月忍不住再次对她翻了个白眼,掏出一个小瓷瓶抛了过去,“反正我是管不了你的,现在你知道君无欢为什么让我跟着你了吧?”至少万一真的不幸把自己弄得只剩下半条命了,他在身边还能给她拉回来。

    楚凌接住了药瓶晃了晃,笑道:“那就多谢云公子了。”

    拓跋胤回到军中的时候百里轻鸿难得的竟然在大帐中等着他了,这几天百里轻鸿一直行踪飘忽拓跋胤也没有去理会他,反正百里轻鸿也不是来帮忙打仗的,他要的只有谢廷泽的命,只要不碍事就行了。百里轻鸿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向门口,毫不意外地道:“你跟楚卿衣交手了?”

    “那又如何?”拓跋胤问道。

    百里轻鸿若有所思,“你没杀她,看来她的武功进步很快。”

    拓跋胤微微蹙眉道:“你怎么知道我一定要杀她?”百里轻鸿神色淡漠,“她出现在这里,你若是还不想杀她……怎么,沈王真的想叛国不成?”楚凌既然已经出现在了沧云军阵前,再加上之前临江城和靖北军的事情,很多东西其实只要仔细一想就隐藏不住了。眼下还没有多少人猜出来不过是因为消息还不够周全,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神佑公主身为女子做出这些事情难免让人觉得难以置信所以下意识地根本不会多想罢了。但是如拓跋胤这样的人,这么多线索败在他跟前如果还想不明白,那他也活不到现在了。

    拓跋胤盯着百里轻鸿沉声道:“你知道些什么?”

    百里轻鸿垂眸,淡淡道:“比如…靖北军的小将军,又或者…沧云城的城主夫人之类的吧。”

    “看来百里驸马的消息确实比我本王要灵通的多。不知道……陛下知不知道这些消息?”拓跋胤冷声道。

    百里轻鸿道:“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很快应该就知道了。沈王方才没有杀了她,是因为没有把握?”

    拓跋胤沉默了片刻,方才道:“不错,她进步确实相当得快,难怪拓跋大将军能看上她。如果是本王的话…就算杀了她只怕是无法全身而退。昨晚,百里驸马应该感受过的才是。”而且,到底最后谁生谁死还未可知,拓跋胤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楚卿衣比她表现出来的更加可怕。他分明能看得出来她并没有保留实力,而论实力地话楚卿衣确实是还略逊他一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却始终都没有散去。

    百里轻鸿默然,昨晚他并没有真正跟楚凌交手,但是只是那片刻的功夫也足够他察觉到对手的实力了。那个当年从上京浣衣苑逃出去的少女确实已经变成了一个极其棘手的强者了。

    “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我查到了。”百里轻鸿突然开口道。

    拓跋胤微微挑眉,“哦?”

    百里轻鸿道:“白醒不在沧云城,沧云城附近现在只有谢廷泽…和楚卿衣。”

    “白醒去哪儿了。”让拓跋胤微微皱眉道。

    百里轻鸿摇头,“这个还在查,暂时还不知道。”

    拓跋胤低头眉头微皱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所以,谢廷泽拦在我们前面不仅仅是为了拦住我们去西秦的路,同时也是为了防止有人趁着沧云城内力虚空乘虚而入?”百里轻鸿不答,这不关他的事。

    拓跋胤并没有征询他意见的意思,看着跟前桌上的地图若有所思,“那么…如果有人绕道攻击沧云城,谢廷泽救还是不救?”

    百里轻鸿抬眼,淡然道:“再送你一个消息。”

    拓跋胤看着他,百里轻鸿道:“沧云城前朱雀营主将余泛舟,知道么?”

    拓跋胤微微蹙眉,“他不是失踪了么?”

    百里轻鸿道:“不久前,进攻临江城的兵马中有一个将领的名字也叫余泛舟。他现在,就在润州。”所以,润州只怕是没有兵力去攻打沧云城的。

    拓跋胤剑眉微皱,神色变冷。沉声道:“既然都不行,那就…强杀谢廷泽!”

    百里轻鸿神色微变,垂眸道:“所以,沈王这次是打算帮我么?”

    拓跋胤冷笑一声道:“昨晚不是已经说好了么?楚卿衣来了计划也不会变。我要从这里过去,百里驸马要谢廷泽的命!各取所需罢了。”

    “……你说得对。”

    真正的大战是什么样的?楚凌见过。腥风血雨,血流成河。

    但是,楚凌并没有见过眼前这样的战事。

    数不清的南军黑压压的一片,在背后的兵马驱赶下扑向了沧云军。这些人并不厉害,楚凌在大军之后都能看的清清楚楚,沧云军的将士一照面轻易地都能以一敌二甚至是敌三敌四。这样的兵马在沧云军面前自然是没有什么胜算的,但是如果对方的兵力本身就是沧云军的三倍四倍甚至是五倍呢?

    蚁多咬死象。

    更何况,在这些南军的后面,还有真正蓄势待发的猛兽。

    “混账!”一边的副将见状,有些气急败坏地道。这样下去,就算沧云军战胜了这些南军有有什么用处?难道再用之后的疲惫之师来与后面虎视眈眈的貊族骑兵血战?

    “拓跋胤好不要脸!亏他还号称一代名将!”旁观看热闹的云行月也忍不住骂道。楚凌道:“貊族人早几年一直都是这么打仗的,他们可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他们是怎么驱使那些南军的。”

    旁边众人不解地看向楚凌,楚凌只想对面道:“南军的数量远超过貊族人数倍,这分明就是让他们上战场送死,他们为什么还会乖乖地往前?”

    云行月愣了愣,道:“咦,对啊。明知道是肉盾为什么还要往前扑,横竖都是死,我要是这些南军的话就转身去杀那些貊族人了。”

    “因为在他们眼里,貊族人比沧云军更可怕。”旁边,谢廷泽沉声道,“早年我也见过这样的南军,最开始的时候心中也十分不解。明知道是死依然还要上前,如果连死都不怕了,为什么还不敢反抗那些貊族人?后来我才知道,这些人有一些早就被貊族人吓破了胆子,更年轻一些的早早的就被貊族人抓去了,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天启中原。在他们心里,这样的生活是理所当然的,就是他们的命。貊族人若是发怒,他们会惶恐,稍微给他们一些恩惠,他们就会感激涕零。若是再过个十几年,说不定…即便还是过着这样充当貊族人肉盾和奴隶的日子,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将天启人当成自己的敌人。即便是敌人一等的奴隶,他们也会认为自己是貊族人的奴隶而不是天启人了。”

    众人不由沉默了下来,这样的人生听起来太可悲了,但谢廷泽说的却是现实。

    老一代的南军被貊族人的残暴吓破了胆子,只能给貊族人当牛做马。年少一代的南军,从小被洗脑貊族人高人一等,他们天生就该是努力。若是再过个几十年…或许有很多人依然会牢牢记着自己是天启人,但必然有一些人会忘记自己的出生和来历。但这似乎也不能全怪他们。

    “所以,我们要尽快将北方抢回来啊。”楚凌轻声道。

    谢廷泽一怔,望着楚凌好一会儿方才点头,正色道:“公主说的是。”

    楚凌侧首问道:“谢将军,沧云城还有多少兵马?”

    谢廷泽思索了一下,低声道:“不足三万。”

    楚凌想了想从袖中抽出一个令牌递给了旁边的云行月道:“去把那三万兵马调出来。”

    云行月有些手忙脚乱地接住令牌,“这…你确定?我……”楚凌道:“你要是不知道路,就让这位、刘副将陪你一起去吧。”

    旁边的副将闻言,道:“夫人,不如直接请白醒将军率兵前来相助?只要派个人回去报个信就行了?”

    楚凌垂眸道:“不,白醒…在沧云城有事要处理,你们直接带着我的令牌去军中调兵就行了。我的令牌可以直接调兵,找…青龙营副将即可。”刘副将虽然觉得这个命令有些奇怪,不过现在情况紧急也顾不得许多了,连忙应了声是拉着还磨磨蹭蹭想说什么的云行月走了。

    谢廷泽道:“公主,将兵马全部调出来……”

    “拓跋胤现在没空攻打沧云城,除非他不要西秦那几万兵马了。他只是想要过路,我们想要拖住他。到底谁输谁赢,尽力即可,老将军不必太过放在心上。”

    谢廷泽默然,眼下的局势很明显。拓跋胤来这一招,虽然是杀敌一千自损一万,但是这一万却不是貊族真正的自己人,别说是一万,就是损十万拓跋胤也不用心疼。但是他们这点人马却觉得撑不住的,沧云军无论是单独应付十几万南军或者对面的貊族兵马,都不会逊色。但却绝不可能在打崩掉十几万南军之后还能回过头来继续对付那些养精蓄锐的貊族骑兵。

    所以,除了从沧云城调兵他们也没有别的法子可想。

    楚凌安慰道:“老将军不必担心,润州方向短时间内没有兵马能过来。”

    谢廷泽点点头有些无奈地笑道:“老夫老了,沧云城只怕还要有劳公主。”

    楚凌微微蹙眉,道:“老将军说笑了,若不是老将军这些日子拖住拓跋胤,哪里有我什么事儿?”

    果然不出众人所料,谢廷泽麾下兵马终于将十几万南军打得再也撑不住溃散开来的时候,一直等在后面的貊族骑兵立刻就冲了上来。数万铁骑将整个大地都震得隆隆作响。谢廷泽冷笑一声,示意旁边的传令兵打出旗语的同事,鸣金收兵地号声也传遍了整个战场。沧云军将士立刻从左右两翼如潮水一般的退出了战场。另一边,同样是一支身着黑衣的骑兵冲入了战场,很快便和对面冲上来地貊族骑兵打成了一片。同时战场上战鼓声再次响起,鼓声震天。

    貊族大军后面,拓跋胤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却并不觉得惊讶。反倒是微微挑眉道:“看来沧云城果然只有这些兵马了。”

    身边的副将忍不住道:“王爷,你的意思是……沧云城现在……”

    拓跋胤道:“沧云城现在是做空城,如果现在有人领兵攻打沧云城的话……”可惜,现在没有。不得不说,这么多年以来这次是沧云城露出最大的破绽的时候。只可惜,当沧云城露出自己最虚弱的破绽时,他们却没有办法去攻击。副将也有些惊喜,“王爷和不传令,让附近的兵马……”

    拓跋胤道:“谁会听本王的命令?更何况,就算肯听…现在谁还能抽出兵马?”他们临时抽调出来十万南军,就几乎将附近的大部分兵力都调走了。而且这些南军方才就已经被沧云军击溃了。就算是再想要调兵…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就算南军的命再不值钱,十万南军也不是随便就能让人挥霍掉地。

    副将闻言也很是遗憾,“难道就这么慢算了?多好的机会……”沧云城都快要成为所有貊族将士的一块心病了。这么多年,多少将领多少兵马攻打过沧云城,却始终没有人真正那拿下过沧云城。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机会从跟前溜过吗?

    拓跋胤道:“那也是没有办法,不过…沧云城总要付出一点代价才行啊。”

    副将一怔,道:“王爷说的是,谢廷泽?”

    拓跋胤微微眯眼道:“还有楚卿衣!”楚卿衣若是死了,晏翎会怎么样?永嘉帝会怎么样?

    战场上,两军依然厮杀地难解难分。正在观战的楚凌突然心中一跳不由得生出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旁边萧艨以为她不舒服,低声问道:“公主,怎么了?”

    楚凌摇摇头,问道:“你有没有看到百里轻鸿?”

    萧艨朝着对面忘了一眼,摇头道:“没有,百里轻鸿今天应该没有出现在战场上。”貊族大军的主帅是拓跋胤,对百里轻鸿的主意自然就要少得多。

    “不好!”谢廷泽突然厉声道。

    众人齐齐望向谢廷泽,谢廷泽抬手一指西北方向正是方才扯下去的沧云军其中一支撤离的方向道:“那边…如果貊族人在那边设伏……”

    云行月道:“拓跋胤没有那么多兵马吧?”

    刘副将脸色也要有些难看,道:“云公子,前面有一段地方地形十分险要。如果提前设伏…就算是南军也……”云行月突然想起来了在信州的时候听说楚凌带着还是一群乌合之众的靖北军打败了貊族兵马甚至还弄死了拓跋梁一个儿子的事情。谢廷泽沉声道:“这里有劳公主,老夫带人去增援。”

    楚凌道:“不行,还是我去吧。”如果真的有埋伏,那里的人肯定是百里轻鸿。百里轻鸿想要什么?

    自然是谢廷泽的命。

    谢廷泽摇了摇头道:“公主,这附近地形复杂,你去也没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