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47、失败!(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百里轻鸿走进大帐,看着坐在主位上的拓跋胤没有说话。拓跋胤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蹙眉也没有说话,一时间大帐里的气氛倒是有些凝重起来。两个人似乎都不知道有什么话要说,但若是一直这样僵持下去只会让气氛变得更加尴尬。就连引百里轻鸿进来的侍卫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种尴尬,看了看两人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其实百里轻鸿和拓跋梁的恩怨算起来在上京皇城里也算是人尽皆知了。虽然当事的两个人这些年似乎勉强还算平和。

    当年天启灵犀公主和百里轻鸿本是未婚夫妻,后来百里轻鸿却娶了昭国公主而灵犀公主却入了沈王府。两人的身份关系本来就尴尬,灵犀公主死了之后上京曾经有传言说百里轻鸿对灵犀公主余情未了,而沈王对灵犀公主地情谊更是……于是,如今这局面就真的是尴尬得很了。

    “坐。”还是拓跋胤先一步开口,淡淡道。仿佛百里轻鸿只是一个寻常人,跟他并没有什么恩怨一般。

    百里轻鸿也不客气,走到一边坐了下来。

    侍卫连忙抓住机会道:“属下告退。”匆匆退了出去。

    大帐里片刻间就剩下两人了,气氛不由得又是一滞。

    “陛下应该不是让驸马来帮本王的吧?”大约是拓跋胤终于觉得跟百里轻鸿这样坐在这里对视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决定速战速决再一次先一步开口问道。百里轻鸿微微点头,拓跋胤侧首思索了片刻,了然道:“谢廷泽。”同时,看向百里轻鸿的目光也有了些微地改变,但是百里轻鸿却说不出来这眼神到底是好是坏。

    拓跋胤虽然不喜朝堂上勾心斗角的事情,却也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他只是不喜欢而已。所以,他当然明白拓跋梁派百里轻鸿来杀谢廷泽是为了什么,而百里轻鸿既然接下了这个任务,对他自己以及往后北晋的局势又意味着什么。

    拓跋胤轻哼一声,淡淡道:“那就预祝驸马马到功成,不过…就方才的情况看来,驸马似乎并不顺利。容本王提醒你,西秦大皇子的事情……可是不能在发生了。”

    虽然之前在上京秦殊的死并不是拓跋梁安排的,但是既然百里轻鸿答应了拓跋明珠要杀秦殊而秦殊最后却活着回到了西秦,百里轻鸿就不可能不被怀疑。不仅是别人怀疑百里轻鸿,只怕就连拓跋明珠都怀疑过的。更不用说因此拓跋明珠被拓跋梁迁怒了。虽然不知道百里轻鸿到底是怎么解释地,但是拓跋梁多半没有全信。不过如果百里轻鸿真的能带着谢廷泽的人头回到上京,那么之前的一切自然可以一笔勾销了。哪怕百里轻鸿原本真的还怀有二心,等他杀了谢廷泽北晋也只能是他唯一的选择了。

    “多谢。”百里轻鸿终于说出了走进打仗之后的第一句话,虽然只有两个字。

    拓跋胤却似乎并不想再跟他说话了,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唤来了守在外面的侍卫给百里轻鸿安排住处,便低下了头继续看手中的卷宗了。百里轻鸿也没有再说什么,跟着进来的人沉默的走了出去。

    好一会儿,拓跋胤方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大帐里,突然嗤笑一声,“天启皇帝的眼光,可真不怎么样。”

    百里轻鸿地到来仿佛并没有改变什么,又似乎有什么悄然改变了。拓跋胤依然如先前一般毫无间断的进宫沧云军,但是谢廷泽亲自出现在大军前的次数却变少了。显然,谢廷泽并不是为了面子而硬撑着的人。他心里明白百里轻鸿想要做什么,更明白自己年事已高根本不是百里轻鸿的对手,所以他就干脆不给百里轻鸿这个机会。

    “陛下是让驸马来监军的么?”两军阵前,拓跋胤看了一眼同样坐在马背上的百里轻鸿淡然问道。距离百里轻鸿到来已经过去两天了,除了刚到的时候百里轻鸿突然出手偷袭谢廷泽未果,拓跋胤几乎没有看到他做任何事情。无论是军中的事情还是刺杀谢廷泽的事情。身为将领,拓跋胤不屑于用这样的手段对付一个老将,但是身为北晋的沈王,拓跋胤也不介意用任何手段尽管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对峙。

    百里轻鸿侧首,淡然道:“陛下吩咐我做的事情我自然会做,但是怎么做……好像跟沈王没有关系吧。”

    拓跋胤道:“六年前,陛下令驸马追捕谢廷泽,谢廷泽失踪。三年前,驸马南下刺杀永嘉帝,百里公子擅自改变目标永嘉帝安然无恙,长离公子重伤。半年前,刺杀西秦大皇子,西秦大皇子死而复生……”百里轻鸿眼神微变,冷声道:“沈王这是什么意思?”拓跋胤道:“本王只是在提醒驸马,你没有再失手一次的本钱了,最好也不要自作聪明的改变目标。本王不在乎谢廷泽死不死,但是……陛下可未必不在乎。”

    “不必沈王提醒。”百里轻鸿冷声道:“沈王有功夫管我的闲事,还不如关心关心拓跋罗。”说罢,百里轻鸿不再理会拓跋胤,一提缰绳转身离开了阵前。跟在一边听着他们言语交锋的副将皱了皱眉,忍不住问道:“王爷,那百里轻鸿不会真的……”

    拓跋胤望向百里轻鸿离开的地方,微微眯眼道:“走到这种地步,就算是假的也只能变成真的了。用不着担心,杀不了谢廷泽…他也不用回去了。”

    副将有些不安,“陛下真要用这个人?”不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当然了百里轻鸿也算不上什么君子。而是…一个人能做到百里驸马这个地步,委实是有些吓人。这样的人,陛下也敢用,就不怕百里轻鸿反噬么?拓跋胤自然明白属下在想什么,淡淡道:“陛下麾下缺少一个如拓跋大将军那样的绝顶高手坐镇。除了百里轻鸿他别无选择。”

    其实,如果是正常情况的话,拓跋胤是最适合接替拓跋兴业位置的人,如果再给他几年时间,他的武功声望也未必输给拓跋兴业。但是现在,拓跋梁最不可能用的就是拓跋胤。拓跋胤越强,拓跋梁就越需要旗鼓相当地高手来制衡他。

    副将皱眉道:“不是听说…那位金莲皇后的兄长也是个厉害人物么?”

    拓跋胤道:“塞外狼主岂是甘居于人下的人物?一个没有子嗣的皇后的兄长,又怎么比得上自己亲外孙的生身父亲来的放心?”

    副将点了点头,“说的也是。”

    岂是,如果副将多读一段中原的史籍的话就会知道,别说是亲外甥的生身父亲了,就算是自己的亲爹也不一定就能靠得住。

    谢廷泽军中大帐里,谢廷泽坐在帐中闭目养神。他眉宇间有些掩不去的疲惫,苍老的面容此时在烛火下看起来比白天憔悴了许多,就像是一个寻常年过古稀垂垂老矣的老人。一声轻响从帐外传来,谢廷泽警惕地张开了眼睛,眼中凌厉的光芒射向门口。大帐门口一边寂静,安静地还能听见不远处巡逻的士兵的脚步声。

    谢廷泽却并没有就此松懈下来,他飞快地转身看向身后的屏风,屏风后面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一个人影。

    百里轻鸿穿着一身黑衣沉默地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看到是他谢廷泽却并不觉得意外,只是定定地打量了他许久方才道:“我倒是不知道…当年教你的本事,竟然是让你来做这种事情的?”

    百里轻鸿不仅兵法是谢廷泽教的,武功同样也是。不过百里轻鸿也确实是天资不凡,当年谢廷泽就曾经说过百里轻鸿不过及冠就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后来果然应了此言。但是的谢廷泽自然是万分欣喜的,只因为后继有人而老怀大慰。如果能想到,十几年后武功已经跻身绝顶高手的百里轻鸿并没有如他所期望的用这一身本事护国安民,反倒是用来行刺自己的老师。

    “抱歉,老师。”百里轻鸿声音有些平淡,垂眸道。

    谢廷泽抬手打断了他,道:“不必如此,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无论是你还是我也都该喜欢了。如今也不过是,各为其主而已。动手吧。”

    百里轻鸿的眼神有片刻的黯淡,谢廷泽的眼神却坚定而锋利,就仿佛一把刀一般割得百里轻鸿隐隐作痛。

    百里轻鸿沉默地抬手,一把匕首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谢廷泽站起身来,盯着百里轻鸿冷声道:“你现在连剑都不敢出了么?”

    “……”

    对于现在的谢廷泽来说,百里轻鸿用匕首还是用剑其实都没什么差别。无论用什么,百里轻鸿都有把握在一招之内杀掉谢廷泽不发出任何的声响。如果再年轻十年,谢廷泽或许还有与百里轻鸿一战之力,现在谢廷泽确实是已经老了。谢廷泽盯着百里轻鸿沉声道:“拔剑,动手吧。”

    百里轻鸿闭了下眼睛,下一刻匕首消失在他手中。一道银光掠起,他已经抽剑出鞘长剑直指谢廷泽而来。谢廷泽没有动,他站在桌案和椅子之间原本就不是什么适合动手的位置。而且以他现在体力和反应也已经躲不开百里轻鸿这一剑了。所以他不闪不避只是定定地望着百里轻鸿。

    铛地一声,一道身影如闪电一般掠入帐中挡在了谢廷泽的跟前。

    刀剑相撞,火星四溅。

    百里轻鸿飞快地后退了一步,眼神淡漠地看着突然出现挡在了谢廷泽跟前的人道:“半年不见,公主又精进了。”明明是他先出剑的,哪怕并没有用尽全力,但是来人却能抢在他的剑前面挡在谢廷泽跟前。后发而先至,这份功力就已经不容小觑了。

    来人自然是楚凌,楚凌此时也是一副风尘仆仆地模样显然是匆忙赶来的。刚刚为谢廷泽挡了那一剑,虽然没有落下方,但是内力激荡冲撞之下,楚凌脸色还是有些苍白。

    楚凌回头看了一眼谢廷泽对他笑了笑,方才回过头来看向百里轻鸿笑道:“百里驸马,夜闯沧云城大营,不合适吧?”

    百里轻鸿道:“是么?堂堂神佑公主这个时候出现在沧云城大营,难道就合适么?”

    楚凌笑道:“驸马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么?”

    百里轻鸿盯着楚凌,好一会儿才道:“公主,你知道的太多,也管的太多了。让开。”

    楚凌道:“驸马,我如果是你的话就头也不回的立刻走人。你觉得有我在此,你今晚还有机会么?”就算她真的不是百里轻鸿的对手,只要他们打起来立刻就会惊动营中的将士,百里轻鸿哪里还有机会?更何况,她可不觉得她一定就打不过百里轻鸿了。百里轻鸿沉默不语,楚凌面带微笑却寸步不让的挡在了谢廷泽跟前。

    不知过了多久,百里轻鸿突然一言不发地转身出了大帐消失在了两人跟前。

    看着百里轻鸿的身影消失在外面,楚凌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方才松了口气,“可算是走了。”

    “公、公主?”谢廷泽有些惊讶地看着楚凌,楚凌走到一边直接歪进了椅子里。满是疲惫地对谢廷泽笑道:“谢老将军,失礼了。”

    谢廷泽道:“多谢公主救命之恩,只是…公主你这是……”看着楚凌无精打采一副快要累瘫了的模样,谢廷泽有些不解地道。楚凌有些无奈地苦笑,她们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楚凌也顾不得等萧艨汇合就快马即便地赶来地赶来了。甚至在靠沧云城的时候听说百里轻鸿已经到了,楚凌更是半点不敢耽搁半路上连云行月都被她给甩在了后面。也幸好她一路拼命地赶路正好还赶上了,不然说不定等他们到了这里,谢廷泽早就已经凉了。

    只是,刚才百里轻鸿要是真的不顾一切的跟她拼了的话,这种疲劳状态地她还真不一定能拦得住百里轻鸿的绝命一击。

    谢廷泽这才知道神佑公主竟然是专程赶来相助自己的,心中也很是感慨。他效忠天启大半生,几年前却着实是被天启朝廷弄得有些心寒了。但是这位公主殿下却日夜兼程的赶来相助于他,甚至还真的救了他的命。不得不说,世事难料啊。

    谢廷泽郑重地对着楚凌一拜,“多谢公主救命之恩。”

    楚凌吓了一跳,连忙扶住谢廷泽道:“老将军不必如此多礼,这不都是应该做的么?君无欢远在边境,就算我不是天启公主,就在附近能救而不救也说不过去啊。”这么一个为了天启鞠躬尽瘁了大半身的老人家拜她,楚凌还真的有些怕折寿。只看楚凌的状态,谢廷泽也知道她累得不轻,有再多的话这个时候也不好多说只得走出去换来了营中的士兵,让人为楚凌准备住处。所幸大军之中,多一两个帐子还是有的,不一会儿就有人来禀告住处已经打点好了。

    楚凌点播了负责谢廷泽安全的几个人一番,方才一脸困顿的去休息了。

    这么多人保护谢廷泽,还被人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帐中,这些人也确实是该练练了。

    “你又失败了。”

    百里轻鸿刚踏入自己站住的地方,才刚跨进了一只脚就停了下来,眼神凌厉地看向帐子里坐着的人——拓跋胤!

    拓跋胤端坐在书案后面,打量着门口正冷眼看着他地百里轻鸿。百里轻鸿厉声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我的住处!”

    拓跋胤道:“这是本王的军中。”

    百里轻鸿冷哼一声,一只手已经按上了腰间的剑柄。拓跋胤自然看在眼里,却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淡淡地扫了过去道:“陛下派人送来了信函。”

    闻言,百里轻鸿微微蹙眉。他才刚到没几天拓跋梁的信就来了?难道是让拓跋胤盯着他的?若是如此,拓跋胤为什么要告诉他?

    拓跋胤伸手将一封信递了过去,百里轻鸿垂眸思索了片刻,还是伸手接过了信函。

    打开一看,果然是拓跋梁的笔迹。信函的内容也并不出乎百里轻鸿的意料之外,不过是吩咐拓跋胤无比让百里轻鸿杀掉谢廷泽。拓跋梁当然不会写让拓跋胤监视百里轻鸿这类无聊的话,只是再三叮嘱要拓跋胤不惜一切代价协助百里轻鸿完成这个任务。别的倒是什么都没说,显然拓跋梁绝对相信拓跋胤能够自己领会他的意思。如果拓跋胤不能领会,那么他也做不了沈王了。

    拓跋胤看着眼前正低头看信函的百里轻鸿,心中将那不惜一切代价几个字回味了一遍,不由在心中冷笑。

    拓跋胤以为他在干什么?不惜一切代价…为了百里轻鸿这颗棋子,他倒是舍得下血本。

    百里轻鸿抬起头来看着拓跋胤,沉声道:“你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个?里间么?”

    “里间?”拓跋胤的声音有些古怪,打量着百里轻鸿的眼神也有些怪异。好一会儿方才淡淡问道:“你需要本王离间么?”

    百里轻鸿皱眉,“那是为了什么?”

    拓跋胤道:“自然是执行陛下的命令,陛下想要谢廷泽的人头,本王想要越过这个拦路虎增援边境。或许驸马拖得起,但是本王和北晋将士却拖不起。所以…本王希望,能够按照陛下的嘱咐,速战、速决。”说这话地时候,拓跋胤的目光同样紧紧地盯着百里轻鸿。百里轻鸿面上却没有什么变化,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微微皱眉道:“楚卿衣来了。”

    拓跋胤微微一怔,百里轻鸿看着重复了一遍,“楚卿衣已经到了谢廷泽军中,所以我才失手了。沈王若是想要做什么的话,最好是连楚卿衣也一起算上。”

    拓跋胤抬手揉了揉眉心,“楚卿衣…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百里轻鸿不答,拓跋胤思索了片刻方才叹了口气道:“不管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既然来了也就只能当她是我们的敌人了。计划要改一改,百里驸马有兴趣听一听么?”

    百里轻鸿道:“洗耳恭听。”

    拓跋胤伸手展开放在一边的地图铺在桌上,道:“驸马请看。”

    大帐里,两个原本互相看不顺眼的男人因为同一个敌人第一次真正站在了一起心平气和的商议起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