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46、回沧云(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当塔克勤发现靖北军除了留下断后的兵马意外竟然真的绕开了谷梁时还以为他们真的打算全力进攻润州,甚至还有心情暗地里嗤笑了一番领兵的人。润州城池坚固,岂是这区区几万人就可以轻易攻破的?

    若是等到这些人开始于润州府城驻军对峙上的时候他再从后面杀上去,岂不是将这些人前后夹击了?要知道,现在除了临江城驻扎了一些兵马,靖北军可抽调不出来兵力了。至于临江城那些兵马,他完全可以调动各地零散的兵马去拦截。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身为一个老将的直觉却还是让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一时间却又想不明白到底哪里不对。等到收到斥候的消息说靖北军根本没有往润州去,离开谷梁不远之后就转了个方向直扑南边而去的时候,塔克勤方才幸武古来到底有什么不对劲!靖北军根本没打算强攻润州城,而是想要先占据润州以南到灵苍江的所有地方。

    “卑鄙!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追上去!”听到这个消息,塔克勤麾下地将领也一个个怒意勃发。塔克勤思索了片刻,方才摇头道:“不…我们依然按照原计划,等待援军!”

    “但是……”将领有些迟疑地看着塔克勤,对方兵马并不比他们多多少,他们却放任对方占据大片的地方而不管,一味等待着援军。别说对陛下和朝廷不好交代,就是面子上也说不过去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润州驻军怕了那些靖北军呢。

    塔克勤垂眸道:“我们连对方领兵的人到底是谁都没有搞清楚,不必贸然出兵。更何况…对方分散兵力进攻各地城镇,我们若是想要对付他们就只能也跟着分兵。分兵与我军不利。”坐在一边的将领道:“我们何必跟着他们走?直接带着大军一路推过去就是了,他们分兵正好,也免得我们多费力气。”

    塔克勤淡淡道:“你们可知道他们分出去的各路兵马到底是要做什么?如果我们围攻他们一路兵马,他们却又集合其他几路兵马甚至临江城的驻军转回谷梁县呢?”

    “难道我们就什么都不做?”

    “以不变应万变。”塔克勤道。

    “……”这算哪门子的以不变应万变?就是什么都不做啊。眼睁睁地看着天启人嚣张,他们又不是打不过。

    楚凌等人自然不会去管塔克勤在想什么。楚凌与余泛舟韩天宁葛丹枫一道,兵分四路一路横扫过去。几乎没有花费多少功夫就占据了大片的地方,最近的地方距离润州府城也不过百余里的距离。如此一来,两句便以润州府城和谷梁县为界,各自占据了润州的半壁江山。

    “公主,塔克勤为什么不动?”大军暂住的小县城里,韩天宁有些好奇地问道。

    楚凌看向坐在一边的余泛舟,余泛舟摸着下巴道:“应该是担心天启和靖北军会插手吧?塔克勤肯定知道沧云军插手了。但是公主能那么快拿下临江水军,没有水军相助是不可能的。所以,他肯定也知道天启也插手了。如果他现在跟我们硬碰硬,一旦天启增兵,就算是他也受不了吧?”天启和润州可就隔着一个灵苍江而已,想要运送兵马过来简直再容易不过了,比沧云城还快。

    天启兵马战力是不高,但是号称百万之众也还是很吓人的。

    韩天宁挑眉道:“所有…他在拖延时间?”

    楚凌点点头道:“对啊,不然呢,真的把这么多地方送给我们?其实在他看来我们夺下来的地方本身就没有多少驻军,也没有什么驻军的价值。等到北晋的援军到了,随时可以夺回来。自然不会跟我们抢了。”韩天宁忍不住磨牙,“难道我们就让他这么拖着时间?”

    楚凌笑眯眯地看着他道:“天宁将军,偶尔也自己动动脑子吧。我们打不过他啊,能打得过会不打吗?”

    “谁说我们打不过他?”韩天宁不悦道,他两万沧云军会打不过塔克勤?”

    楚凌道:“打个两败俱伤,援军怎么办?”

    “等援军来了,我们不是更打不过了?”韩天宁没好气地道。

    楚凌托着下巴道:“这个可不好说,活动范围大一点,打不过还可以跑嘛。”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跟着城主夫人没什么前途。

    云行月从外面匆匆进来,手中握着一封信函。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信函递给了楚凌。楚凌有些疑惑地看了云行月一眼,拆开信来扫了一眼不由微微蹙眉。余泛舟见状问道:“公主,可是出什么事了?”楚凌皱眉道:“北晋皇拍了百里轻鸿去沧云城相助拓跋胤。”

    “百里轻鸿?!”闻言,众人也都是一惊神色也不由得有几分复杂。

    对于余泛舟韩天宁等人来说,百里轻鸿的名声够大,但若说有多怕他却不至于。毕竟这十多年百里轻鸿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战绩,之前跟沧云城交手也没占到什么便宜。更多的还是听说当年天启少年名将的传说。而对于葛丹枫赵季麟等人来说却又更不一样一些。百里轻鸿是天启的叛徒,百里世家的耻辱。幸好云翼跟着狄钧去了,否则只怕要闹出不小的事情来。

    楚凌点了点头,看了众人一眼没有说话。葛丹枫皱了皱眉道:“拓跋梁是因为不放心拓跋胤才派百里轻鸿来的么?”

    余泛舟笑吟吟地道:“只怕…在拓跋梁的心里拓跋胤和百里轻鸿哪一个更值得相信都还不好说。”楚凌蹙眉道:“拓跋胤在凉城附近被谢老将军拦住了去路,百里轻鸿是谢老将军的弟子,六年前也是他亲自出手抓住谢老将军的。这次……”

    葛丹枫神色微变,突然道:“公主,百里轻鸿只怕不是来帮拓跋胤的,而是…来杀谢老将军的。”

    楚凌微微一怔,众人也齐刷刷地看向葛丹枫,“怎么说?”

    葛丹枫沉声道:“这些年,无论是北晋先皇还是拓跋梁都没有用过百里轻鸿。现在拓跋兴业虽然走了,但是拓跋胤却正当盛年。拓跋梁虽然厉害,麾下却几乎找不出来真正能与拓跋胤争锋的人。只有一个百里轻鸿…百里轻鸿是他女婿,北晋驸马。但他是天启人,虽然已经十几年了就算拓跋梁信百里轻鸿,北晋的朝臣未必会信,南宫御月还有拓跋罗也未必会给他这个机会。”

    楚凌淡淡道:“而且…拓跋梁也未必就信。之前秦殊的死而复生虽然不知道百里轻鸿是怎么圆过去的,但是拓跋梁肯定会心生怀疑的。谢廷泽是百里轻鸿的老师,如果百里轻鸿亲手杀了他,那么…百里轻鸿就真的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天地君亲师,天启人最是尊师重道。百里轻鸿若是亲手杀了自己的老师,跟亲手杀了自己的爹娘也没什么差别了。无论是为了什么原因,都没有人会原谅他的。

    韩天宁挑眉道:“公主难道觉得他还能回头?百里家可是被他害得好惨啊。而且他跟那个什么公主都有三个、马上就要有四个孩子了。”要回头十几年前就回头了哪里能拖到现在,百里轻鸿摆明了就是要一条道走到黑。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我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

    “公主,咱们怎么办?要不要去帮谢将军的忙?”旁边黄靖轩有些担心地问道。一个拓跋胤再加一个百里轻鸿,只怕谢老将军吃不消啊。余泛舟微微蹙眉,道:“城主去了西秦边境,现在沧云城只有白醒一个人。”白醒也只是寻常武将,武功并不算十分高明。

    楚凌沉吟了好一会儿,皱眉道:“让萧艨…不,我和萧艨一起去!”

    葛丹枫微微挑眉,余泛舟也有些担心道:“不如公主留下,末将跟萧将军去?”

    楚凌摇头道:“论打仗,还是你比我在行一些。”她也就是出一些大方向上的主意,真要领兵上阵还是要余泛舟这样的将领才行。更何况,论武功的话,余泛舟只怕还不是她的对手。如果遇上百里轻鸿和拓跋胤,她应该也比余泛舟更能抗一些。

    众人互相看看,一直在旁边坐着没说话的云行月倒是开口道:“我也觉得还是公主去比较合适,反正现在塔克勤也不知道公主的身份,公主暗地里离开也没什么影响,说不定还能快去快回。”

    余泛舟想说塔克勤现在应该只弄清楚了葛丹枫和韩天宁的身份,他也没什么影响。不过公主坚持要去,想来是有一些他做不了是事情要处理,只得点了点头道:“如此,神佑军请公主放心。”

    楚凌点头道:“我派人传信给萧艨,他会赶来与我汇合。润州的事情就先交给三位将军了。”楚凌目光扫过葛丹枫韩天宁和余泛舟三人。三人神色一振,齐声道:“请公主放心!”

    即便是北晋援军到了,如果整合整个靖北军神佑军还有沧云军的兵力的话也未必输给北晋人多少。如果他们三个还搞不定塔克勤一个,他们也没有资格再领兵打仗了。

    楚凌点点头,“辛苦了,我和云公子今晚便出发。”

    “公主请小心。”众人道。

    沧云军与北晋大军对峙的战场上,又是一日金戈铁马兵荒马乱的情景。谢廷泽身披战袍坐在马背上,原本花白的须发更是几乎已经完全白了。但是他的精神却显得十分好,坐在马背上背脊也挺得笔直,眼睛里仿佛有火焰在跳动。谢廷泽正远远地眺望着前方的兵马交锋,时而微微蹙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旁边的副将有些担心地看着他道:“老将军,这北晋沈王是什么意思?这样打下去……”

    他们已经被连续不断的进攻了三天了。北晋人仿佛是拍好了班一般,一刻也不停歇的轮番上阵,这倒是跟他们先前的计划有些类似。只不过他们是撩了就跑,而北晋人却是真的死咬着打。而且派在前面冲锋的还都是南军,虽然这些年他们已经渐渐地能不将南军当成是天启人了,但真正的现实还是无论他们多么拼命杀了多少南军,对貊族人也没什么损失。

    谢廷泽叹了口气,道:“拓跋胤这是在针对我这个老头子啊。”拓跋胤知道他年事已高精力不济,才故意用这种车轮战术,让他疲于应付。人一旦累极了,就容易做出错误的判断和决定。而他这样的老头子,甚至有可能直接就一命归西了。

    副将自然也明白谢廷泽的意思,“还请老将军保重身体才是。”

    谢廷泽皱眉道:“无论如何,也得替晏城主拦住沈王,直到……西秦境内的貊族人全部消灭掉才行啊。”

    “咱们何不请白醒将军相助?”副将想起来,如今青龙营的白醒将军还驻守在城中呢。如今润州也有战事,根本没有人会进犯沧云城,白醒将军在城里不也没什么事么?

    谢廷泽摆摆手道:“还用不着,老夫还能撑几天。白醒将军有守城重任岂能轻易劳动?”

    副将有些迟疑地看了看谢廷泽到底没有再多说什么,心中只道谢老将军这个年纪了还不服老。

    正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另一侧的人群中一个穿着沧云城士兵服饰的人突然从人群中暴起,朝着谢廷泽扑了过去。

    谢廷泽虽然年纪大了,战场上的警惕性却丝毫没有降低。毫不犹豫地提起手中的长剑往前一挡,那人手中是最普通的沧云城士兵佩刀自然敌不过谢廷泽的剑,当下手中的刀断为了两截。那人却半点也不慌乱,手中半截刀朝着谢廷泽的脖子上划去,谢廷泽反手格挡的同时身体往后一仰避开了这一刀。

    “百里轻鸿!”谢廷泽厉声叫道。方才交手的一瞬间谢廷泽也看清楚了来人的模样,其实只有半张脸和一双眼睛,但是对谢廷泽来说却已经足够了。

    “百里轻鸿?!保护谢将军!”旁边的将领也已经反应过来,毫不犹豫地提起兵器朝着百里轻鸿挥了过去。同时,后面的人群中闪出一个身影朝着百里轻鸿围攻过去。谢廷泽已经策马退入了大军之中。

    百里轻鸿一瞬间被人围了起来,围攻他的那些人虽然武功远不及他却也能看得出来远比寻常士兵要厉害得多。显然沧云城对谢廷泽的安危也是十分重视的,还特意安排了护卫混入了寻常士兵中以便保护谢廷泽的安全。副将警惕地盯着百里轻鸿,靠近谢廷泽沉声道:“将军,你先回营?”

    谢廷泽目光死死地盯着百里轻鸿,良久方才点了点头道:“好。”

    见谢廷泽离开,副将方才松了口气。若是谢老将军出了什么事,他才是难辞其咎。看了一眼依然还被围攻的百里轻鸿,副将精神一振,“拿下百里轻鸿,重重有赏!”

    “是,将军!”

    战场的对面,虽然隔着一整个混乱的战场但是对方中军中那片刻的混乱还是引起了拓跋胤的注意。拓跋胤微微眯眼,道:“沧云军出了什么事?”跟在拓跋胤身边的人也跟着望了过去,只能隐约看到似乎有影在晃动,迟疑了一下道:“应该是…有人在动手吧?难道是有人行刺谢廷泽?”

    他们也不是没想过行刺谢廷泽,不过这也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谢廷泽身边的护卫并不少,明里暗里都有。沈王殿下或许可以试试,但若是沈王殿下因此受伤,即便是杀了谢廷泽,对他们来说也是得不偿失的。

    拓跋胤微微凝眉,思索了片刻道:“让人去查。”

    “是,王爷。”

    拓跋胤再看了一眼那边,沉声道:“谢廷泽走了,回吧。”

    “送王爷。”

    拓跋胤刚刚回到大帐中,外面的人就匆匆来禀告,“王爷,百里轻鸿来了。”

    拓跋胤扬眉,立刻就明白过来,“刚才那边的动静,是百里轻鸿?他想要干什么?”

    侍卫迟疑了一下道:“似乎……是想要刺杀谢廷泽,百里轻鸿看起来受了点皮外伤,应该没成功。”

    拓跋胤轻哼一声,“他倒是长能耐了,真把自己当刺客不成?”

    “那,王爷您见不见?”侍卫问道,“毕竟是陛下派来的……”

    拓跋胤道:“让他进来吧。”

    “是,王爷。”



    ------题外话------

    啦啦啦,二更可能会比较晚一些哈,我尽量早,亲们可以明天再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