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45、拖字诀!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却不说百里轻鸿接下了杀死谢廷泽的命令需要离开上京这件事让拓跋明珠知道之后又是这样一番闹腾,此时远在千里的之外的拓跋胤本身也不轻松。秦殊的死而复生然后以所有人都反应不及的速度躲过了西秦的大权然后迅速与北晋翻脸的行为,可以说是在这些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貊族人脸上甩了几个响亮地打耳光。

    虽然不少人暗地里嘲笑着拓跋梁,但其实面对秦殊和西秦,北晋朝堂上下也都是心中憋着一股儿怒火的。毕竟,皇帝都丢脸了,他们这些做臣子的难道脸上还能有光不成?

    只是,想要攻打西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沧云城兵马横空杀出拦在了貊族大军通往西秦的必经之路上,硬生生地将拓跋胤带领地兵马与原本驻守在西秦境内和边境的北晋兵马直接一分为二。谢廷泽虽然是年事已高,这几年在沧云城过的却十分不错,看起来倒像是比几年前还更精神了几分。他独自一人就能能在天启整个南迁的情况下坚守一方城池好些年,论调兵遣将的能力绝不属于这天下任何一个名将。

    有他拦在跟前,拓跋胤段时间内自然也难以冲破他的封锁去与西秦境内的貊族兵马汇合。而谢廷泽很显然也明白自己的弱点,从不与拓跋胤正面交锋,更不会亲自带兵冲锋陷阵,倒是当真一派运筹帷幄的老将风采了。

    谢廷泽不急,拓跋胤却不能不及。他能跟谢廷泽拖着慢慢打,拓跋胤有信心早晚能赢地。但是被困在西秦境内的貊族兵马却拖不起,晏凤霄至今没有露面,只怕是带着人去料理那些人去了。他这里拖得越就,被困在西秦边境的北晋大军就损失越惨重。

    刚刚结束了一场战事,北晋众将领跟着拓跋胤回到大帐中。因为连续好些日子的战事胶着,所有人的心情都不太好,大帐里的气氛也显得有些凝重。

    一个脾气暴躁地将领忍不住道:“王爷,难道咱们就这样跟那个老头子耗下去?他分明就是故意的!”故意耗着他们,要打也不怎么认真打。就是那种每次无论小输还是小胜都立刻鸣金收兵,过后又卷土重来的打法。这样打下去,伤亡倒是都不大,就是恶心人。对于他们这些喜欢在战场上快意厮杀的将领来说,就更烦了。偏偏这头儿似乎很有一套,每次撤退都做的滴水不漏他们根本不可能追着对方打。

    拓跋胤微微蹙眉,道:“稍安勿躁。”

    另一个将领脸色也有些难看,“王爷,我们跟那姓谢的耗得起,但是…在西秦的人可耗不起啊。斥候已经探明了,沧云城的人前天就拔营往西秦去了!”

    拓跋胤点头道:“我知道。”

    那暴脾气的将领迟疑了一下,问道:“王爷,要不咱们先别跟和老头子缠了,咱们换一条路吧。”

    即便是狂傲如他,也没有说出咱们尽快干掉那老头子这样的话来。这个谢廷泽在北晋的将领中也算是一个相当有名气的人了。早些年北方还能坚持反抗北晋的就只有沧云城和谢廷泽,不同的是沧云城自己干自己的,只效忠于沧云城主。而谢廷泽是打明了旗帜效忠天启的。两相比较,北晋自然选择选灭掉谢廷泽了。

    原本这几年谢廷泽下落不明渐渐也没有什么人注意了,却没有想到这次竟然又冒出来了。而且还成为了他们前进路上的拦路虎,当初没能杀掉他实在是太可惜了。

    这样一个人,他若是要跟你硬拼,或许还能有机会将他给灭了。但他若是铁了心用拖字诀,那也只能拖着了,想要速战速决着实是不太可能。

    另一人不赞同,“现在虽然离入冬还有一段时间,但是如果从西北绕路的话……再过一段时间,西北是个什么天气,你们不知道么?”

    “咱们貊族人什么时候怕过天气?再冷还能冷过塞外?”有人不以为然。

    “话不是这么说……”

    抬眼着大帐里就要吵成菜市场了,拓跋胤冷哼一声。见众人安静下来方才道:“不绕道。”

    众人齐齐看向他,“王爷可是有什么打算了?”

    拓跋胤盯着桌上的地图好一会儿,方才淡淡道:“将西岐的十万南军调过来。”

    几个将领面面相觑,有人道:“王爷,南军能顶什么用啊?”在他们这些人看来,南军全都是废物,沧云城可都是精兵,自然要由他们这些貊族骑兵来对付才行。

    拓跋胤道:“不用管,十万南军过来汇合之后各位将军各带兵马分为三路,轮流进攻谢廷泽大军。”

    “王爷,这有用么?”

    拓跋胤淡淡道:“谢廷泽已经年过古稀了,即便是不亲自上战场,连番不断的作战也足够消耗他的经历。他撑不了多久。”众人默然,这个法子诚然不够光明磊落,但也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

    有人有些怀疑,“王爷,沧云城的将领可不是只有谢廷泽一个。”沧云四营中任何一个主将都足以独当一面,这也让他们有些不太明白晏凤霄为什么一定要让谢廷泽出战。拓跋胤摇摇头道:“朱雀营韩天宁去了润州,白虎营江济时去了西秦,现在被堵在了西秦短时间出不来,玄武营沈淮跟着晏凤霄去了边境。”

    “还有白醒。”有人提醒道。

    拓跋胤撑着额头道:“先不说白醒需要坐镇沧云城,就说我们目前…首先要拿下的就是谢廷泽。每个将领的打法都不一样,谢廷泽是现在已知的将领中最擅长守城守关的,有他拦在前面我们无论如何都走不了。但如果换成白醒……沧云四营主将中,除了下落不明的前朱雀营余泛舟是攻守兼备,其余人包括新任的主将韩天宁,都不擅长守城。”

    晏凤霄的野心显然不只是沧云城,手下的将领都更善于攻城掠地冲锋陷阵的。只是这些年沧云城大多处于防守状态,倒是没给他们多少发挥的空间。

    众人各自交换了一番意见,最后还是选择了同意拓跋胤的提议。

    “是,王爷!”

    众将领退了出去,片刻后一个黑衣男子快步走了进来,将一封信函放倒了拓跋胤的跟前。拓跋胤打来一看,神色也微微一沉。

    “王爷?”黑衣男子有些忐忑地看着拓跋胤,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拓跋胤沉声道:“盯着韩天宁部的人发回消息了,韩天宁带着人去了谷梁方向。”目光落到地图的角落上一个不起眼的地方,黑衣男子有些担心地道:“这么说…润州的情况只怕也不乐观了。”

    “何止。”拓跋胤道:“临江城被偷袭,镇守将军札木合战事,临江水军覆灭。靖北军一路兵马已经夺下昌顺正在往润州方向移动,一路兵马正在谷梁与塔克勤对峙,一旦与韩天宁以及临江城的兵马汇合……”

    闻言,黑衣男子也不由得一惊,“那…那塔克勤将军……王爷,咱们是不是要……”

    拓跋胤摇摇头,修长的手指点了点低头,正是他们目前的位置以及西秦边境的位置,“我们要尽快支援被困在西秦的兵马。否则一旦沧云城消灭了他们回过头来,麻烦的就是我们了。润州…一时半刻塔克勤倒不了,陛下定会就近调兵增援的。”

    黑衣男子这才稍稍放心,只是看了看拓跋胤放在桌上的纸笺却也还是忍不住在心中叹了一声:如今北晋当真也是多事之秋啊。

    此时正在谷梁的韩天宁自然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人盯着,计算知道了也不会理会。毕竟几万骑兵不是什么小猫小狗可以随便藏着,沧云城附近貊族的探子多如牛毛,想要悄无声息不经过任何人的将兵马带出来根本就不可能。能延缓一些时候,让拓跋胤晚一些收到自己的确切消息就已经很不错了。

    韩天宁站在楚凌身边,饶有兴致地看着远处城门紧闭的谷梁县城道:“公主,怎么办呀,塔克勤那老家伙根本不上当呀。”

    他们之前作出要佯攻润州的模样,但是塔克勤却十分稳得住,根本不搭理他们。倒是让韩天宁觉得十分的没面子,忍不住看了看楚凌,发现她神色淡定如常没有丝毫计划落空的懊恼之色。

    不愧是夫人,就是稳得住!

    楚凌道:“他不是不上当,而是想到了应对办法不着急。”

    “哦?”

    楚凌道:“咱们若是再加两万兵马,说不定就成了。他应该是觉得镇守润州的人还能够应付一些时日,所以打算等待援军。”

    “这是什么想法?”韩天宁皱眉道,“难道不应该先放弃谷梁,等到援兵到了在反攻吗?他困守谷梁这样的小城,就不怕自己落到咱们手里?”

    楚凌瞥了他一眼,无奈地道:“想什么呢,就算真的正面交锋他也不一定输啊。”

    “……”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那现在怎么办?”韩天宁问道,“总不能真的就这样僵持在这里吧?要是貊族人的援兵真的来了,就麻烦了。”

    楚凌道:“自然不行,今晚拔营!他不出来咱们就走,谷梁留给他好了。”

    韩天宁兴致勃勃地道:“咱们真的攻打润州?”比起谷梁这样的小地方,润州那样的大城自然跟更能提起人的兴趣。

    楚凌回头对他一笑,道:“不,咱们先拿下润州府城以南的所有地方。”

    “……”不太懂。

    楚凌叹了口气道:“你都说了貊族的援兵要来了,不先多占一点地儿到时候咱们怎么打?”韩天宁道:“你不是说派了人拦截援军么?还有…那个叫什么,狄钧的?不是说也带了兵马在北边吗?援军就算要来,先遇上地也是他啊?公主,咱们打润州好不好?”

    楚凌笑道:“我跟郑洛和狄钧没仇,还真让他们死拦着援军啊?”当然是拦不住了就赶紧撤啊,真让这两位跟貊族人硬刚,会死人的好吧?忍不住侧首打量着韩天宁,有些奇怪地道:“这么容易热血上头,你是怎么当上朱雀营主的?难不成你跟你们城主是亲戚?”

    韩天宁有些不好意思,楚凌挑眉,“不会是真的吧?”她怎么不知道?

    韩天宁道:“这个…我舅舅的堂叔的表妹的丈夫的堂妹是城主家的远方亲戚算不算?”

    “……”这很有趣么?

    见楚凌面无表情地盯着他,韩天宁连忙道:“这不是有公主在么?有公主在我还想那么多做什么?我这辈子最大的理想就是横刀立马纵横沙场所向披靡!调兵遣将勾心斗角什么的,最好是有个军师帮忙就好了。”虽然长相算是清隽那一挂的,但是韩将军此生的梦想是做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猛将,百万军中取敌首级,一步十人锋芒势不可挡的那种。

    “公主,我先前看到葛将军麾下有一个小将军…好像很聪明的样子。能不能把他给我啊,我让他当朱雀营的军师怎么样?”韩天宁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连忙追上要走了的楚凌问道。

    楚凌微微挑眉,面无表情地呵呵两声道:“不怎么样。”

    “小气。”韩天宁郁闷。

    楚凌轻哼一声,懒得理他转身走了。

    挖墙角挖到本公主面前来了,活腻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