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44、杀了谢廷泽!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距离润州千里之外的上京,刚刚收到从润州传来的消息拓跋梁直接砸了御书房桌面上一个他平时最喜欢的砚台。御书房里的众人顿时吓了一跳却谁也不敢出声,生怕一出生就让陛下将新中怒火倾泻到了自己的身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拓跋梁咬牙厉声道:“立刻让…众臣入宫议事!”思索了一下,拓跋梁还是道:“让百里轻鸿也一起来。”

    “是,陛下!”内侍匆匆起身出门传旨去了,书房里拓跋梁神色阴沉地盯着放在跟前桌面上地信函咬牙切齿,“永嘉帝、沧云城、靖北军!”

    另一边后宫中,祝摇红和素和金莲正悠然的坐在金禾金莲宫中的小花园里晒太阳。看着素和金莲懒洋洋地蜷缩在秋千里仿佛一只慵懒的猫咪的模样,祝摇红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即便是相处了这么久,祝摇红觉得她依然不够了解这位塞外来的金莲公主。

    她平时看起来似乎脾气不太好,甚至在拓跋梁跟前都不太客气的模样,导致拓跋梁平时除了必要的敷衍连看都不想看到她。她也并不在意,甚至十分的悠然自得。但是在她前面,素和金莲又表现的十分随意,并没有传说中那样的恶形恶状,似乎也笃定了她不会拆穿她一般。两人各怀心思,这几个月下来竟然相处地不错。

    似乎发现了她在打量着自己,素和金莲睁开眼睛慵懒的打了个呵欠道:“摇摇,干嘛这样看着人家啊?”

    祝摇红抽了抽嘴角,好奇地看着素和金莲道:“公主好像一点儿也不担心?”素和金莲眨了眨眼睛,“担心什么?”祝摇红道:“公主不担心自己在后宫的处境么?大皇后那里,对公主可是早就颇有微词了。”素和金莲无辜地道:“我担心这个干吗?你这个宠妃不都还好好的么?更何况,我有哥哥啊。”

    提起素和明光,素和金莲十分得意。祝摇红无语,有个了不起的哥哥确实是相当大的本钱。至少…只要呼阑部存在一天,素和明光还是塞外狼主,素和金莲就永远不用担心自己在后宫里的地位。即便是她什么都不做脾气也不好,拓跋梁也不能太过冷落了她。

    祝摇红耸耸肩,行吧,这原本也不关她的是,素和金莲也不是真的傻子。

    “听说狼主要回来了?”祝摇红挑眉问道,“狼主可真是疼爱公主,这才多久看来还是不放心公主啊。”之前素和明光回了一趟塞外,原本以为他身为塞外狼主日理万机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了,没想到这才没多长时间就听说素和明光又要回来了。

    素和金莲轻哼一声,给了她一个“你太天真了”的眼神。祝摇红但笑不语,她当然知道素和明光是为什么离开又是为了什么回来的。

    “公主。”殿外,一个侍女匆匆走了进来,走到素和金莲身边想要说什么却在看到祝摇红的时候迟疑了一下。

    祝摇红很识趣地准备站起身来,笑道:“公主有事儿,我先回去了。”

    素和金莲摆摆手道:“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说罢。”侍女想了想,还是道:“方才陛下在御书房发了脾气,这会儿好像已经将朝中的重臣和宗亲都召进宫了。”

    素和金莲饶有兴致,“知道出什么事儿么?”

    素和金莲的侍女还是十分靠谱地,点头道:“听说是润州那边出了什么事,好像…又有人起兵了。”北晋这几年都不太平,不说盘踞在信州和的靖北军和从来就没有消停过的沧云军,各地小股的叛军也时不时的起来闹事。

    素和金莲有些扫兴地摆摆手道:“这不关咱们的事儿,别管了。”

    “是,公主。”侍女恭敬地退了出去,素和金莲看向祝摇红笑道:“看来最近又要不太平了,摇摇,你猜皇帝会派谁去平乱?”

    祝摇红对金莲公主的称呼已经无语了,难得纠正淡定地笑道:“这个么…谁知道呢,北晋名将如云还怕找不到几个平乱地?再不济…也还有国师大人这样的绝世高手啊。”

    素和金莲不以为意,“国师武功是厉害,不过也未必就能打得过我哥吧?”祝摇红有些好奇,“难道素和狼主有意前往润州?”其实祝摇红更好奇的素和金莲和南宫御月的关系。拓跋梁政务缠身,又被素和金莲的表现所遮蔽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有些事情却瞒不过祝摇红和她在皇宫内外无孔不入的眼线。虽然说拿公子的实力窥探这些事情有些大材小用,但是南宫御月毕竟也是公子吩咐要密切关注的人,她多关注一些也不为过吧。

    祝摇红是不知道素和金莲为什么会跟南宫御月搅和到一起,也没什么兴趣知道。只是看这两人的模样也不像是对对方有情的模样。难道真的只是单纯的勾搭在一起?

    素和金莲道:“没有啊,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难道你觉得南宫御月比我大哥厉害?”

    祝摇红撑着下巴思索了片刻,道:“这个还真是不太好说。”

    从素和金莲宫中出来,祝摇红并没有急着回自己的宫中,只是带着侍女漫步在宫中的御花园里。跟在她身边的侍女都是跟随她多年的心腹,自然明白祝摇红在想些什么。

    一个侍女上前一步低声道:“听说陛下也招了百里驸马入宫,公主可是在担心昭国公主?”

    祝摇红微微侧首道:“昭国公主最近怎么样了?”

    拓跋明珠如今也的身孕也已经有将近五六个月了,不过只从之前拓跋梁下旨让她好好在家养着之后拓跋明珠就鲜少在出来走动了。虽然如此,祝摇红却并没有放松对拓跋明珠的注意。自然知道拓跋明珠这几个月的状态越发的不好了。

    女子怀孕本就艰难,更不用说拓跋明珠年纪已经不小了。加上朝堂上不顺被拓跋梁打压,对拓跋明珠的身心都照成了很大的打击。听说一个月至少有半个月都是躺在床上的不说,拓跋明珠的脾气也越发的暴躁起来。就连前些日子偶尔进宫来,连大皇后都有些受不了这个女儿的脾气,将她赶了出去。

    祝摇红若有所思地道:“陛下召见百里轻鸿,是不是打算让他领兵?”

    “陛下只怕不能放心百里驸马吧?”身边的侍女低声道,“而且,昭国公主也不肯放人。”

    先前陛下就有意让百里轻鸿跟拓跋胤一起出征西秦,却被昭国公主强行拦了下来。当时陛下就很不高兴,百里轻鸿自然也高兴不大哪里去。只是百里轻鸿身份尴尬,陛下也没有强求到底还是让昭国公主如愿了。

    “昭国公主…似乎越来越奇怪了。”按理说,陛下肯用驸马昭国公主应该高兴才是。早些年昭国公主替驸马求差事丢求不来,如今却像是恨不得时时刻刻将驸马绑在身边一样。

    祝摇红轻笑了一声道:“说不定…她已经后悔了呢。”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让人传个消息给国师,就说……”祝摇红沉吟了片刻,笑道:“就说…我觉得、时机应该差不多了。请国师早做准备。”

    “是,娘娘。”

    祝摇红抬头仰望了一下天空,真想快点打破这讨厌地宫墙啊。

    临江城被攻占带给拓跋梁更多的是愤怒而不是惊恐。虽然临江城是江防要塞但是拓跋梁并不认为天启人有胆子现在从润州大举进攻。更多的是被触犯了尊严的恼怒和烦躁。

    润州有塔克勤坐镇,晏翎有拓跋胤牵制,拓跋梁并不觉得靖北军那些乌合之众能够在短时间攻占整个润州。另外,江边沿岸驻扎的水军……如果说天启人完全没有插手,拓跋梁也绝不会相信的。

    “这事,你们怎么看?”御书房里,南宫御月,焉陀拓跋罗邑以及一干文官武将都在。原本安静宽敞的御书房倒是一下子显得有些拥挤了。

    焉陀邑皱眉道:“陛下,如果天启人真的插手了的话,咱们只怕要尽快派润州附近的兵马增援塔克勤将军。塔克勤将军虽然战功赫赫,但若是被数倍于他的大军包围,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另一个武将大声道,“天启人竟敢挑起事端,我们一定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末将求情率兵征讨天启!”

    这纯粹是废话,天启和北晋之间隔着灵苍江,真想要出兵天启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若是原本天下太平的时候还好说,如今西南正打成一团呢,北晋哪里来的经历去专门教训天启?

    拓跋胤率兵出征西秦的效果并不太好,这当然不是因为拓跋胤无能,而是因为这次挡在拓跋胤面前地依然是沧云城和沧云城主。

    这些年,北晋与沧云城多次交手,各有胜负但是基本上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如今沧云城简直挡在西秦人的前面,一时间自然也奈何不了他们。

    旁边的文官道:“以下官之间,陛下应当即刻修国书,派使者前往天启于天启人交涉。令他们立刻撤回兵马停止插手北晋的事情,另外…还要让他们赔偿我们这次的损失!”拓跋梁微微挑眉,道:“貊族人会答应么?”文官道:“陛下只需要令灵苍江沿岸各地兵马想灵苍江方向移动,陈兵于北岸做出要攻击的模样。天启那些人胆小如鼠,到时候自然会哭着求着向我北晋求和。”

    拓跋梁微微眯眼,思索了片刻看向众人问道:“就这么办吧,先让人去警告永嘉帝!别以为如今北晋是多事之秋,他就可以趁火打劫!”

    “是,陛下。”

    拓跋梁道:“传朕的旨意,令梁州、楝州两地,各派一万骑兵与三万南军支援塔克勤!”

    “是,陛下。”

    拓跋梁挥退了众人,却留下了百里轻鸿。

    百里轻鸿素来沉默惯了,拓跋梁不说话他便也在那里站着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拓跋梁问道:“明珠最近可还好?”百里轻鸿抬眼,声音平淡地道:“回陛下,公主身体有些不太好。”

    拓跋梁微微蹙眉,问道:“朕若是派你去润州接替塔克勤,你多长时间能肃清润州?”百里轻鸿淡淡道:“如果依然有四万骑兵,十万南军的话,最多两个月。”

    “哦?”

    百里轻鸿道:“靖北军总规模不过数万有余,战力略胜于南军却逊色于貊族骑兵。且靖北军中并没有拿得出手的大将,这次能够如此迅速的夺下临江城,自然是另有高人相助。所以,陛下如果是想要扫平靖北军的话,一月足以。但…我怀疑润州境内还有其他势力。”

    “所以需要两个月?”拓跋梁道。

    百里轻鸿点了点头,拓跋梁问道:“如果晏翎也在润州呢?”

    百里轻鸿沉默了半晌道:“如果只是晏翎,胜负难料。如果沧云军倾巢而出,他胜我败。”十分的坦然,似乎半点也不避讳自己赢不了沧云军这个事实。

    当然,沧云军倾巢而出的情况,基本上也是不太可能发生的。毕竟拓跋胤也不是泥人,晏翎想要对付拓跋胤就已经足够费神了不可能带着整个沧云城跑到润州去。

    拓跋梁点点头道:“润州那边塔克勤眼下应当还能应付,朕要你做另外一件事。”

    “请陛下吩咐。”百里轻鸿沉声道。

    拓跋胤盯着她,道:“六年前…让你去追捕谢廷泽,结果……他跑了。”

    百里轻鸿沉默不语,拓跋梁道:“现在,他在沧云城。你去助沈王一臂之力,杀了谢廷泽将他的人头带回来给我。”

    御书房里沉默了良久,拓跋梁地目光始终盯着百里轻鸿,就在他以为百里轻鸿要推辞的时候,才听到他沉声道:“是,陛下。”

    拓跋梁微微一怔,“记住,我只要谢廷泽的……人头。”也就是说,百里轻鸿去了沧云城可以不帮拓跋胤做任何事情,只需要出手杀掉谢廷泽并将他的人头带回来。

    “是。”百里轻鸿沉声道。

    拓跋梁摆摆手道:“你去吧,回去跟明珠说一声就可以出发了。她若是胡闹,你不必理她!”

    “是,百里轻鸿告退。”百里轻鸿毫不犹豫,拱手,转身,漫步走了出去。拓跋梁微微蹙眉,望着百里轻鸿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