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42、塔克勤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解决掉了那些南军,楚凌并没有立刻启程回临江城,而是留下萧艨善后自己带着云行月赵季麟等人直接去了谷梁县。一行人赶到的时候葛丹枫等人正驻扎在谷梁县外不远的地方与貊族兵马对峙。因为先前余泛舟和韩天宁及时赶到,打了塔克勤一个措手不及倒是让他们小赢了一场。

    塔克勤虽然是貊族人,却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领兵并不浮躁。一战失利之后并没有气急败坏,反倒是固守谷梁县城,一时间倒是让他们也拿他无可奈何。

    “公主!”看到楚凌,葛丹枫三人都很是欢喜。葛丹枫原本并不知道楚凌想要做什么,等从余泛舟口中得到消息之后沉默了半晌没说出话来。虽然他们一直觉得小将军很厉害,但是这次却依然还是让他吓了一跳。如今看到楚凌出现在这里,很显然是临江城的局势已经安定下来了。

    楚凌摆摆手道:“不必多礼,辛苦三位了。”韩天宁年纪最小,见楚凌的次数也是最少的。倒是一点儿也不怕生,笑道:“公主言重了,都是咱们分内的事情。”楚凌有些好奇地打量了他一番,笑道:“韩将军,又见面了。”

    韩天宁眼睛一亮,“公主还记得我?”韩天宁自然是见过楚凌的,不过那时候他身份还不高并没有什么机会到楚凌跟前说话。之后他接掌了朱雀营,楚凌也去过沧云城几次,但每次都是来去匆匆韩天宁又别军中的事情弄得晕头转向,倒是真没有什么机会说话。

    楚凌笑道:“朱雀营主将,年少有为怎会不记得?”

    韩天宁顿时兴奋起来,也顾不得葛丹枫和余泛舟还在场,就说起君无欢吩咐他来帮忙的事情。还不忘替自家城主多多的美言几句,毕竟城主和夫人长时间地聚少离多,对夫妻感情终究是不那么好的。他们这些做属下的自然是要为城主分忧的。

    楚凌也觉得这个年轻很有趣,君无欢敢将朱雀营交给这么一个跳脱的年轻人,可见韩天宁也确实是有些本事的。

    众人入了大帐各自坐定,楚凌方才问起了目前谷梁县的形势。葛丹枫蹙眉道:“塔克勤想必也知道,眼下两军实力相当…我军说不定还要略强一些,他固守谷梁县不出,只怕是在等待援军。”

    楚凌点点头,看向余泛舟问道:“泛舟,你怎么看?”余泛舟微微蹙眉,道:“若说实力…眼下我军确实略强于北晋人。不过公主也知道,我们……”他们兵马不少,而且沧云军的战力也未必输给貊族人,但是弱点也不小。

    楚凌点点头道:“我知道。”他们的兵马太混杂了,靖北军,神佑军,沧云军,如果是各自为政还好,现在都聚在一起只怕听谁指挥都是个问题。这并不是三个主将协商好了就可以顺利交接,下面的人听不听指挥谁也说不好。这也是余泛舟三人明知道塔克勤在等待援兵也没有急着进宫的原因。

    撑着下巴思索了再三,楚凌问道:“三位有什么想法?”

    韩天宁一向只关心打仗,对着上面的东西没什么兴趣。只是道:“公主说怎么办我们朱雀营就怎么办!”城主说了,听夫人的!

    余泛舟瞥了他一眼道:“沧云军公主不用理会,主要还是靖北军和神佑军以及…禁军。”

    沧云军本来就是来帮忙的,这事儿过了还要回去,用不着他们费心思整合。葛丹枫看了一眼余泛舟道:“说到底…还是因为公主和小将军的身份不为人所知。只要公主将身份昭告天下,靖北军自然便会臣服于公主。至于两军私底下的事情…就只能慢慢磨合了。”

    余泛舟蹙眉道:“现在公布身份的话…公主,天启那边准备好了么?”

    楚凌托着下巴道:“都这么多天,北晋人应该也差不多要知道消息了吧?就算要瞒着也瞒不了多久了…”余泛舟微微挑眉,“那咱们……”

    楚凌摇摇头道:“先干掉塔克勤!”看了一眼在座的三人,楚凌道:“要是连塔克勤都干不掉,天启那些被貊族人吓破了胆子的老顽固怎么会支持我?”余泛舟与葛丹枫对视了一眼,双双点头,“公主说的是!”韩天宁道:“公主,那咱们打?”目光望向谷梁县城的方向,貊族人守城,他们攻城也还是很有趣的,就让他来看看貊族名将守城的本事到底有厉害吧。

    塔克勤是一个身形健硕的中年男子。早年他曾经追随拓跋兴业征战天下,也算得上是战功赫赫。后来转而投入了拓跋梁麾下,也颇得重用。拓跋梁登基之后将他派来驻守润州,塔克勤自然知道润州的重要性以及危险性。

    比起北晋别的地方,夹在沧云城和靖北军之间,一条江对岸还隔着天启的润州简直就是处在被人三面包抄的境地。不过塔克勤并不在意,这几年驻守润州与沧云军虽然算不上相安无事倒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大冲突。塔克勤设想过,有朝一日他会带兵攻打沧云城与晏凤霄一战,也设想过他自己率兵攻破信州的情形。跟沧云城比起来,靖北军那一群只能算是乌合之众,若不是有沧云军牵制只怕早就已经烟消云散了。

    但是,塔克勤却没有想到,最先动手的竟然会是一支不被他看在眼里的靖北军。

    看着各处源源不断而来的战报,塔克勤的眉头也不由深锁起来。数日之前,靖北军将领狄钧已经带人攻破了昌顺,正在一路往西南直奔润州府城而去。这并不足以让塔克勤担心,无论是狄钧的兵力年纪还是过往地战绩都不足为虑,他已经布置了足够的兵力拦截他的去路。

    但是谷梁县葛丹枫这一支兵马却着实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原本预计最多三五日他就可以灭掉葛丹枫部的,谁知道…半路上突然又杀出两支兵马,甚至还让自己吃了个不晓得亏。只一交锋塔克勤就感觉到了,这两支兵马的战力明显跟靖北军不可同日而语。其中有一支正是跟他打过不少交道的沧云军!

    沧云城果然是个祸害!无论在哪儿都能看到他们插一手!现在沧云城自己都被朝廷大军攻击,竟然还有功夫分出兵马来支援靖北军?!

    而更让塔克勤揪心不已地是,临江城被人攻破了!

    塔克勤绝不相信攻破临江城的会是靖北军,靖北军根本就抽不出那么多人手来。那么……不是沧云军就只能是对岸了!

    看了一眼桌上的地图,塔克勤眼中弥漫着浓浓的杀意。

    如今润州的局势对他们来说非常的不妙,不知不觉间润州地界上竟然已经进驻了那么多的兵马。而南军……若不是临江城的南军临时避战而逃,临江城的驻军或许还不会惨败,札木合将军也不是战死!那些南人果然是不能信任地,只希望,陛下能够尽快派人来支援才好,不然……

    “将军。”一个将领快步走了进来沉声道。

    塔克勤睁开眼睛,问道:“怎么了?”

    “启禀将军,城外的靖北军开始向西南,东北两个方向移动。”

    塔克勤微微眯眼,道:“哦?想要兵分两路攻城?”谷梁县城的城楼比寻常县城要高一些,但是也远远比不上润州这样的府城。但是,靖北军也并没有什么大型的攻城器械,所以这些天两军方才如此对峙。现在看来,那些南人是按耐不住了?

    “让人警惕一些。”

    将领有些不解,“将军,咱们不迎战么?”貊族人普遍不喜欢防守,他们更习惯的是进攻。

    塔克勤沉声道:“那里面至少有两万沧云军,我们有多少人?南人不可信,札木合将军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想起之前传来的消息在临江城战死的札木合,那将领也跟着点了点头道:“末将明白了。”塔克勤点头道:“去吧,援兵很快就到,到时候再收拾那些南人!”

    “是,将军!”

    目送那人出去,塔克勤盯着眼前的地图眉头却皱地更紧了几分。兵分两路…谷梁县城依山而建虽然有四个城门但是真正能摆开兵马的也只有正东门而已。这些南人将兵马分送到西南和东北…是想要做什么?难道他们已经有了攻城的器械?

    这不可能!靖北军本身就没有那些大型的攻城器械,之后来支援的沧云军全部都是轻骑兵,总不可能是临时做的吧?前方的探子一直都在盯着那些南人,并没有发现他们有大肆修造的痕迹。

    那么,他们是想要干什么呢?

    塔克勤的目光突然落到了地图上的一个点上,能让站起身来,“不好!来人!”

    塔克勤盯着地图,眉宇间怒意勃发。

    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想要攻城,而是想要…绕开谷梁奔袭润州!

    不过片刻间,就有人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将军!”

    塔克勤厉声道:“传令众将,立刻来见!”

    看着传令兵出去,塔克勤皱着眉看着地图心中又稍安了几分。润州城的兵马虽然不多,但也不算少。而且有副将留守,一时半刻…那些南人想必也做不了什么。不过,即便是如此,谷梁县也不能久留了。若真的是想要奔袭润州,那么现在谷梁县外面还留有多少兵马?这些南人…未免太过狂妄了!

    平京皇宫里,永嘉帝看着刚刚送上来的折子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大殿中的内侍宫女见状都暗暗松了口气。陛下都已经闷闷不乐好些日子了,自从前些日子不知道怎么的越发的烦躁不安,如今看来果然是想念公主殿下了。这么?公主刚刚派人送了信回来,陛下就高兴起来了。

    “陛下,襄国公求见。”门外,侍卫恭声禀告道。

    永嘉帝心情大好,连忙道:“快,快让他进来。”

    襄国公走进大殿就看到满面喜色的永嘉帝,不由一笑道:“看来陛下已经得到消息了。”

    永嘉帝微微扬眉道:“你竟然也收到消息了么?”襄国公道:“现在只怕公主和赵伯安的折子都已经到了枢密院了。”军中的消息自然还是要走官方渠道的,皇帝陛下手里这个只是公主殿下写给父亲地私信。永嘉帝满心欢喜地道:“还是卿儿有能耐,你瞧瞧这一出手就拿下了临江城!”

    襄国公也要有些感慨,点头道:“陛下说的是。”这次拿下临江城公主可没有用别的外援,完全是靠禁军神佑军和天启水军。可以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天启还是第一次答应了北晋人,怎么能不让人心情振奋?

    永嘉帝站起身来道:“朕要下旨嘉奖三军!还有卿儿!你快帮朕想想,朕要如何嘉奖卿儿才合适?”

    襄国公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陛下,嘉奖的事情稍后再说。”

    永嘉帝微微皱眉,“这是为何?”

    襄国公道:“陛下忘了么,这事儿…可未必就真的人人都会高兴。”

    永嘉帝并不是忘了,只是太过高兴一时间没想起来而已。当下也微微沉下了脸,咬牙道:“这次好不容易…好不容易、不管怎么样,朕也不能让卿儿的心血白费了!”

    襄国公点头道:“陛下英明。”

    正说话间,外面就传来了侍卫的禀告,上官成义等一干大臣求见。这会儿早朝结束还不到一个时辰,这些人一个两个也就罢了,成群结队的入宫是为了什么不言而喻。永嘉帝冷哼一声,道:“宣!”

    片刻后,七八个文官走了进来,后面甚至还跟着两个武将。众人齐声参拜,“臣等叩见陛下!”

    永嘉帝微微挑眉,扫了众人一眼方才道:“起。众位爱卿这个时候进宫,所为何事?”

    站在最前面的上官成义和朱大人垂眸,眼观鼻子鼻观心,显然没有回答的意思。略靠后一些的几个人对视了一眼,方才有一人站出来拱手道:“启禀陛下,臣等是为了神佑公主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