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39、子民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人?!”身后不远处黄靖轩突然神色一变厉声道。站在不远处的萧艨闻言身形一闪就朝着黄靖轩看的地方扑了过去,片刻后才听到他咦了一声却没有动作。楚凌回头看向两人问道:“怎么了?”她并不担心这个地方会藏着什么刺客之类的人,即便是有也没什么用处。只见萧艨俯身,从草丛里将拎出来一个小小的身影。

    “啊啊啊!”被萧艨拎在手里的是一个身形矮小消瘦的孩子。蓬头垢面浑身褴褛甚至都看不出来是男是女。只是萧艨显然是惊吓到了他,他在萧艨手中奋力的挣扎着,嘴里不停地发出宛如野兽一般的哀嚎声。

    黄靖轩有些震惊,“是个孩子?”

    楚凌快步走了过去,对萧艨道:“萧将军,放下他。”萧艨点点头,将那孩子放到了地上。只是手才刚放开就立刻有抓了回去,因为那孩子在他放开的一瞬间立刻就往外面冲去,速度竟然还相当的快。刚刚才得到自由一下子又被抓住了,那孩子立刻如被困的小兽再次叫了起来同时对着萧艨又踢又打还想要张嘴咬人。萧艨眼疾手快,另一只手捏住了他的下颚,才让他咬不了人了。

    楚凌走到他们身边低头去看,这孩子脸上也是脏兮兮地几乎看不出来本来面目。但是一双眼睛却十分明亮凶狠,恶狠狠地瞪着楚凌仿佛是在警告她不要靠近。

    楚凌对他淡淡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道:“别怕,我们不是坏人。”那孩子并没有因此领情,甚至趁着萧艨松开她下颚的机会低头就要去咬楚凌。楚凌有些惊讶,伸手捏住他的小脸不让他动弹,迎接她的自然是那孩子一双喷火的眼睛。

    “好凶悍的小鬼。”旁边的黄靖轩也抽了过来忍不住道。楚凌看了看四周道:“不会有别的孩子跑到这种地方来,他应该是这村子里的孩子。”而且惨剧已经发生了好几天了,这孩子竟然还在这里没有离开。闻言,黄靖轩也立刻闭了嘴看向那孩子的目光满是同情和怜悯。楚凌拍拍孩子的脑袋,轻声道:“不怕,不会伤害你的。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小孩显然还是听明白了楚凌的话,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只是看着她的目光依然充满了警惕。楚凌站起身来对两人道:“我们先出去,另外让人看看,这村子里还有……”黄靖轩不等她说话,就重重的点了点头转身走了。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总还是要看看的。

    楚凌带着小孩出了村子,一离开村口那孩子就开始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楚凌按着他清洗了一番之后才发现,这孩子竟然是个小姑娘。而且还是个只有六七岁的小姑娘。看着眼前穿着从村子里的人家中找出来的布衣正一边狼吞虎咽地吃东西一边警惕地望着自己的孩子,楚凌忍不住在心中暗叹了口气。

    黄靖轩等人再也没有找到别的幸存者了,这个原本还有七八十口人的村子里现在就只剩下了这么一个小姑娘了。楚凌简直不敢相信,这么一个小孩子是怎么独自一人在这个遍地尸体和血腥的地方待了好几天的。

    等到小姑娘吃地差不多了,楚凌才挥挥手让人将她跟前的东西撤了下去。小姑娘恶狠狠地瞪着撤走了她的吃食的人,到底没有敢真的扑过去。她虽然还小,却也已经明白了她打不过这些人。就连那个看起来最和善的人她都打不过。

    楚凌和善地朝她招招手,小姑娘并没有动只是缩在角落里盯着她。楚凌轻叹了口气,走过去轻轻将她抱起来。六七岁的孩子按说已经有些分量了,但是这孩子却轻地容楚凌皱眉。这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这几天饿着了,如今北地的天启人鲜少有胖的,小孩子大多也是瘦骨嶙峋。只是怀中这个孩子显得更小更瘦,让人忍不住心生爱怜。

    “你叫什么名字?”楚凌轻声问道。

    “……”小姑娘沉默不语,只是一双黑黝黝地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楚凌。因为太过消瘦,显得那双眼睛格外的大,也格外的黝黑。让这孩子看上去并不那么好看,面无表情的模样甚至有些吓人。

    楚凌搂着她,轻声道:“别怕,没事了。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好不好?”小姑娘依然不语,楚凌道:“你放心,那些害死你爹娘的坏蛋,我会帮你报仇地。”

    楚凌并不指望一个孩子明白什么是报仇,只是她也不知道该跟着孩子说些什么,“我让人送你去一个安全地地方好不好?那里会有人照顾你,保护你,也不会饿肚子。你好好地长大,以后……”

    楚凌说了很多,但是那孩子从始至终都没有开过头。直到楚凌低头发现她已经在自己的怀中睡着了。低头看看怀中的孩子沉睡的容颜,楚凌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这孩子这几天只怕不仅没得吃也没有睡好,能撑得这会儿已经着实不容易了。

    抱着小姑娘起身走到一边的床榻边将她放下,楚凌拉好了被子正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衣角被那孩子拽在了手中。不由愣了愣,楚凌轻叹了口气心中有些五味杂陈。

    “公主。”帐子外面传来赵季麟的声音,楚凌轻声道:“进来。”

    赵季麟走了进来,看到躺在床上的孩子不由楞了一下。楚凌问道:“怎么样了?”赵季麟道:“先前被屠的两个村子离得不远,已经派人去处理了。另外…前面探路的人已经查到了那些南军的下落。”

    “哦?”楚凌眼底闪过一丝冷芒,声音却依然轻柔,问道:“在哪里?”

    赵季麟道:“据此五十里外,有一座寨子。不是土匪寨是一些山民住的民寨,位置有些偏,而且易守难攻。可能是因为这个被那伙人看中了的。”楚凌冷声道:“一个寨子最多也不过数百人,两万人进去怎么安置?”

    赵季麟道:“我们派去的人潜入进去探查过,那寨子虽然不大但是里面地方大,那些人想要在那里安营扎寨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不过他们的粮食不够,恐怕很快就……”

    楚凌打断了赵季麟的话,“哪里寨子里的人怎么样了?”赵季麟一顿,没有说话。楚凌抬起头来,道:“直说。”

    赵季麟闭了下眼睛轻叹了口气低声道:“山民素来彪悍,不比平地上的百姓。那些人闯入寨子遇到了反抗。那些人也都…死了。”

    楚凌沉默半晌不语,赵季麟看着楚凌有些担心地道:“公主……”

    “传令下去,让所有人好生休整,明早拔营。”楚凌道。

    赵季麟躬身应是,又看了一眼床上的孩子忍不住问道:“公主,我们行军的话这孩子只怕是受不住。公主打算如何处置?”楚凌微微蹙眉,她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她肯定不可能将这个孩子带在身边。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必然都会四处征战,别说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就算是一些大人也未必受得住。不过…到底是送回平京,沧云城还是就近送到信州楚凌却有些犹豫。沉吟了片刻,楚凌道:“派人送去沧云城吧。”

    赵季麟其实觉得还是送回平京更好一些,毕竟一江之隔短时间内至少绝不用担心战乱。而且有公主府照看也没有人敢欺负这孩子。不过显然比起平京公主还是更放心沧云城一些,赵季麟倒也不好多说什么。

    楚凌倒是难得地解释道:“我若是让人送她回公主府,只怕难免要被朝堂上那些老头子盯着,对她没什么好处。”

    “公主说的是。”赵季麟点头道。

    第二天,楚凌醒来的时候正好对上了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眨了下眼睛,楚凌对她露出了一个笑容,伸手捏捏小姑娘的小脸道:“醒了?饿不饿?”小姑娘并不说话,楚凌也不在意从床上坐了起来道:“起来洗个脸,咱们去吃早膳好么?”

    小姑娘也跟着坐了起来,望着楚凌好一会儿方才道:“盼儿。”

    楚凌楞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笑道:“你叫盼儿么?真是个好名字。我叫阿凌,叫阿凌姐姐哦。”

    小姑娘眨了眨眼睛,道:“阿凌。”

    楚凌点头摸摸她的小脑袋道:“真聪明。盼儿,来!咱们去洗脸吃早饭。”

    似乎因为睡了一晚上,小姑娘终于肯开口说话了。楚凌渐渐地从她口中问出了一些话来。这孩子叫朱盼儿,因为这个村子就叫朱家村,村子里的人大半都是姓朱的。至于为什么叫盼儿,因为她娘已经连着生了两个女儿了,想要一个儿子。只可惜,她还没有弟弟就已经失去了全部的家人。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楚凌没有问她。去问一个才六岁的孩子这样的问题,楚凌着实是做不出来。

    等到他们用过了早膳之后,神佑军的士兵已经将村子里所有的遗体都收殓入葬了。没有人知道这些人生前的姓名,即便是问盼儿她也说不清楚。最后便将所有人都合葬在了村后面一块靠山的空地上,立下了一块简陋的石碑上书——朱家村村民之墓。楚凌带着盼儿亲自到坟前上了香,赵季麟黄靖轩等几个神佑军的将领也跟着楚凌一起上了香。

    楚凌沉默地看着眼前的墓碑,目光淡淡地扫过了站在墓前的众人。

    好一会儿淡淡地声音方才在坟前响起,“看到这座坟了么?在北晋…还有千千万万跟他们一样,甚至连个坟都没有的百姓。他们…都是当年被我们抛下的人。”

    人群中一阵哗然,几个年轻人猛然抬起头来看向楚凌。

    楚凌不为所动,仿佛没有发现他们的目光一般。一手牵着盼儿的小手,回头看着墓碑道:“我知道这次来北地各位是怎么想的,扬鞭策马,挥斥方遒,醉卧沙场男儿当如是。但是…我不是这么想的。六七年前,我第一次离开上京南下的路上,也遇到过一次跟这次差不多的情况。不过那一次死的人并不算多,因为…在那之前那个村子里的人就被糟践的差不多了。之后一路南下,也遇到过许许多多个没落了的荒野村落。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

    楚凌对着众人笑了笑道:“当然了,当时我并没有想过头一天我会带着兵马回到这个地方来。当时我只是在想…抛弃自己的百姓,让他们过的如此凄惨。这个国家…真的有必要存在么?这些将领士兵,他们真的还算将领还算是士兵么?天启……天启真的还存在有骨气的男人么??

    “公主!”旁边的萧艨忍不住低声提醒道,这话有些过了,若是让人传了出去即便是身为公主也是大不敬的罪名。

    楚凌摆摆手示意他不必担心,目光落在低下了头的众人身上。

    “看看这个孩子,她现在是孤儿了。这次的事情,不仅仅是那些南军穷凶极恶。同样也是因为我的无能,如果我能够在临江城拦下所有的南军,那么……这次的事情也不会发生。”楚凌道。

    黄靖轩眼睛有些红,他朗声道:“公主,这不是你的错!是…是我们无能!”他们的兵力并不输给北晋人多少,但是他们的战力却远不如貊族人。

    楚凌道:“我没有追究谁对谁错的意思,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既然无法弥补就要做到自己能做到的事情。还请各位看着眼前这座坟,仔细想一想要怎么给他们一个交代?以及…还要不要让那些人继续肆意横行,制造出更多地惨剧。我希望各位记得,即便所有人都认为如今北地属于北晋,但是……当你们的脚踩上这一块土地的时候,它就重新属于天启了。而站在你们身后的百姓,都是天启的子民。”

    “是,公主!谨记公主教诲!”众人有志一同齐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