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38、出事了!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人群中一阵耸动,站在不远处观望的人们也纷纷低声议论起来。公主啊,即便是他们并不知道神佑公主是哪个公主,但是单单只是公主这个名号就足够让寻常小民百姓惊恐不已了。

    站在楚凌跟前的几个管事的人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没什么章法的朝着楚凌磕头,“公…公主!”见他们如此,其他人也连忙跟着稀稀拉拉地跪了一地。

    楚凌俯身扶住了那个五十来岁的老者,如果是在权贵之间五十来岁其实还算不得多老,但是对寻常百姓来说这个年纪真的已经足够老了。或许他实际年纪并没有那么大,只是外表太过沧桑所以看起来比真实年纪更大而已。楚凌看了看老者道:“老先生念过书?”

    这几个管事一眼看过去似乎没什么差别,但是这老者跪下的时候显然是要更加的规范一些应当是学过一些规矩礼仪的,显然不是寻常的乡野村夫。

    老者发现扶着自己的人竟然是那位号称公主的人,早就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能回答问题?只是有些慌乱地想要后退。楚凌也不在意,轻轻放开了手又将问题问了一遍,“老先生念过书?”

    或许是楚凌和跟在她身边的人都并不凶恶,老者总算定了定神冷静了下来。颤巍巍地对楚凌拱手道:“草…草民读过几天书,曾经、侥幸中过个秀才。”

    楚凌算了一下时间,这位老先生至少也应该是三十出头甚至更早就考中秀才的。这个成绩自然算不得优秀,但是在非文风鼎盛的偏僻地方的话,也算是相当不错了。

    点了点头,楚凌道:“原来如此,既然老先生也是这里的管事之一。我有些事情想要与各位谈谈,可否方便?”众人哪里敢说不方便?更何况这几天下来他们其实更想要知道自己往后的路要怎么走。一直这么拖下去许多人都快要受不了。

    “这是自然,公主…公主请。”老者连忙道。楚凌点点头,侧首对身边地人道:“桓毓,晚风,允儒,你们跟我进去。”

    “是,公主。”

    一行人走进了营中一处还算干净宽大的营房坐下,几个管事的人却不敢坐。前两天他们都被人带出去问过话,但是带去的人和回来的人数量却不太一样,显然是有几个人不知道去了哪儿还是出了什么事了。互相一问,却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因此即便是这个公主此事看起来十分平易近人好说话的模样,也没有人敢掉以轻心。

    楚凌也不在意,含笑道:“几位坐下说话吧。”众人纷纷谢过,才走到最末位的位置坐了下来。

    桓毓偏着头有些好奇地打量了这些人一番,又将目光扭向了楚凌。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忍不住站起身来,道:“公主…不知、公主想要怎么处置我们这些人?”

    楚凌淡笑不语,目光落到了上官允儒身上。上官允儒笑道:“处置?这位…说得太言重了。公主率兵北伐是为了收复中原,还天启百姓一个安稳太平的日子。只要诸位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要各位还承认自己是天启人,公主怎么会对自己的子民下手呢?”

    上官公子出身相府,即便早年性子有那么些不好,但是该打的官腔也是十分精通的。这两年在军中性子被扳回了不少之后,偶尔说话反倒是更加有趣了。

    闻言,几个管事都有些震惊狂喜。公主如此宽宏大量,对他们来说简直是意外之喜。倒是那老者听明白了上官允儒的话,连忙道:“请公主放心,我等…都是本分人,更有许多都是被貊族人抓来做苦役的。绝不敢做那伤天害理的事情。”

    至于公主率军北伐这个事情…读过不少书的老者虽然心里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儿,此时却也顾不得许多了。在貊族人的爪牙下苟活了十几年,他连自己是个读书人的事情都快要忘了,自然也就不会再去考虑什么女戒女则了。最多就是觉得,一个姑娘家领兵有些不靠谱罢了。至于一个公主到底能不能成功北伐,这种事情也不是他这样的小人物有资格管的。

    上官允儒笑吟吟地看着众人道:“这个,我们自然是知道地。今天公主亲自过来也不是为了追究诸位的罪过。”众人看着眼前年轻人脸上和煦的笑意,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几个没回来的管事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凉意。

    “请…请公主吩咐。”

    楚凌淡淡笑道:“如今润州战乱,诸位一时半刻只怕也回不了家。大军正在整顿之中,后备处尚缺不少职位,不知道各位可愿意再辛苦一段时间?”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对视了一眼立刻有人道:“愿为公主效劳!”那老者犹豫了片刻,也附和道:“愿为公主效劳。”

    楚凌满意地点点头道:“很好。晚风、允儒,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晚风和上官允儒站起身来,拱手道:“属下遵命!”

    楚凌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桓毓,正准备起身跟他一起离开,外面就传来一阵仓促凌乱的脚步声。下一刻,黄靖轩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

    踏入房间的一瞬间黄靖轩脚步顿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就抛开了犹豫走到楚凌跟前,低声道:“公主,出事了。”楚凌微微蹙眉,黄靖轩不是不懂规矩的人,这样未经通报就直接闯进来的事情还从未发生过。显然这个出事了还不是一般的小事。

    “怎么了?”

    黄靖轩走近了楚凌,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闻言楚凌的脸色也瞬间变得阴沉起来。

    黄靖轩的声音极低,整个房间里也只有桓毓听到了他的话,微微皱眉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楚凌站起身来,看向晚风和上官允儒道:“这里交给你们了。”

    两人也都是一愣,连忙恭声应是就看到楚凌快步朝着外面走去。

    “出什么事了?”上官允儒蹙眉,有些奇怪地道。他还没有见过公主脸色这么难看的,肯定是出了大事了。晚风也有些好奇,不过她倒也十分沉得住气,“就算有事也有公主和玉公子处置,咱们还是先办好公主吩咐的事情吧。”

    上官允儒看了晚风一眼,点了点头。他跟晚风并不熟悉,不过也隐约知道这位姑娘的身份。倒是半点也没有看不起晚风的心思,毕竟…这位可是连桓毓公子都不敢得罪的人物啊。如今他们就在灵苍江边上,好歹也算是在别人的地盘上。

    楚凌带着人出了营地,方才沉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靖轩低声道:“我们刚刚得到消息,先前逃走了两万多的南军。屠了距离临江城一百多里外的一处小镇和附近的两个村子。”听到这个消息,黄靖轩也吓得不轻所以才顾不得许多赶紧来禀告公主。谁都没有想到,那些南军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情来。楚凌神色冰冷,脸色铁青,问道:“死了多少人?”

    黄靖轩道:“一个小镇加上两个村子,总归有两三千人吧。具体的数字还不得而知。”

    楚凌闭了闭眼睛,沉声道:“这次是我们失策了,根本就不应该放那些人离开。”溃逃的乱军祸乱百姓自古以来都不是稀罕事,更不用说是那些助纣为虐的南军了。驻守灵苍江的南军跟寻常驻地的南军还不一样,他们都是从最早被貊族人攻占的地方而来地,有一些早年甚至跟着貊族兵马一起与天启禁军交过手。

    如今临江城失守那些人必然不敢回去见拓跋梁,只能沦为草莽或者干脆反了北晋。但是…楚凌确实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直接屠了整个镇子。

    桓毓也早就收起了往日的嬉笑变得凝重了起来,沉声道:“这也怪不得你,咱们先前根本没有能力拦下那些南军。若是真让他们狗急跳墙拼个鱼死网破,只怕是……”

    黄靖轩小心翼翼地看了楚凌一眼,低声问道:“公主,咱们现在怎么办?”

    楚凌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传令,赵将军留守临江城。萧艨点齐五千神佑军骑兵,准备出发!”

    黄靖轩道:“公主是想要……”

    楚凌冷声道:“难道任由他们到处乱窜?你说他们为什么屠杀百姓?”

    “粮食?”桓毓微微蹙眉道,两万兵马所需要的粮食不在少数。区区一个镇的粮食并不足以支撑几天,如果那些人依然还是那样的作风的话只怕很快又会有惨剧发生了。

    “还有。”楚凌沉声道,“如果等到他们投靠了什么人或者干脆自己打出反抗北晋的旗号来,再动手就麻烦了。”

    黄靖轩和桓毓都了然,若是那些人真的打出了反抗北晋的旗号,他们再对他们动手的话只怕会招来全天下人的非议。那些人不会知道那些畜生做了什么,只会看到神佑公主打压背的反抗貊族的力量。到时候舆论可就对他们大大地不利了。

    “是,公主。我这就去!”黄靖轩拱手,飞快地转身朝着神佑军驻扎地地方跑去。

    楚凌侧首看向桓毓,道:“桓毓公子,临江城就劳烦你先看着一些了。”

    桓毓微微挑眉道:“不用我跟公主一起去么?”

    楚凌微微摇头道:“不用,桓毓公子还是坐镇临江城吧。”

    桓毓有些不放心,“赵伯安虽然是武将,但也是书香世家出身,官场上那些东西他都懂,就算平京派人来了他也能应付过去。你只带五千骑兵,速度倒是够快了,但人数上只怕不占上风。”

    楚凌道:“若是只拼人数,当年天启何以会一败涂地?如今临江城兵马太过混杂,南军,水军,禁军,神佑军,一旦出了什么问题赵伯安一个人未必应付得了。你和上官允儒晚风三人留下看着他们一些。”

    桓毓无奈,只得叹了口气道:“一切小心。”

    楚凌淡淡一笑道:“放心。”

    神佑军早已经习惯了楚凌素来雷厉风行的作风,等到楚凌回到住处的时候萧艨已经点齐了兵马等在城门外了。楚凌跟赵伯安交代了几句,就带着人离开了临江城。

    萧艨点的五千神佑军都是骑兵,行军速度自然很快。跟着楚凌一起出发的除了萧艨还有黄靖轩和赵季麟。看着楚凌有些冷漠的神色,众人都知道公主心情不好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一路风驰电掣第二天下午就到了一个被屠了的村子附近。

    “公主,前面就是第一个被屠了的村子。”跟在楚凌身边的黄靖轩低声道。

    楚凌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村子,此时正是傍晚十分,一天劳作的百姓应该回家了,家家户户炊烟袅袅一派安宁和煦的景象才是正常的村子应有的模样。但是此时,他们却只能看到一座座破败的房屋,没有炊烟更没有人影。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黄靖轩甚至觉得自己能够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按理说…这村子里死的人绝不会有那日战场上死的人的多,更何况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了。

    但是那日在战场上黄靖轩都没有觉得这么难受过。

    楚凌沉默了片刻,淡淡道:“所有兵马原地休整,我们过去看看。”

    “是,公主!”

    萧艨往身后挥了挥手,马背上的士兵齐齐下马各自找地方喂马休息。楚凌和黄靖轩等人则继续策马往那沉寂在暮色中的小村子走去。

    一靠近村口,就看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几句尸体。地上,墙上,台阶上,到处都是溅开的血迹。如今这个世道,即便是发生了这样的惨剧也很少会有官府的人来管的,因此即便是已经过了两三天了这些尸体依然躺在地上没有人理会。

    若是放在十几年前,这样悄无声息消失的村镇甚至是城池都有不少,但是这几年却已经渐渐地少见了。

    “公主。”看到楚凌站在村子中央出神,赵季麟走了过去有些担心地低声唤道。

    楚凌眨了一下眼睛,似乎回过了神来道:“让人进来,将这些人遗体都收殓了吧。”

    赵季麟看了看楚凌,见她确实没什么问题方才躬身应道:“是,公主。”

    “去吧,不用管我,我没事。”楚凌对赵季麟摆摆手道。

    “属下告退。”赵季麟躬身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