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37、援军汇合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谷梁县外不远处的山坡上,葛丹枫正皱着眉眺望着远处的县城。站在他身后的副将有些担心地问道:“将军,小将军说得援兵到底什么时候能到啊?咱们这样一直躲在这里也不是法子啊。”

    葛丹枫点点头道:“确实不是法子。”却没有回到副将的问题,因为他也不知道小将军派人来说的援军到底什么时候能到。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想明白,到底哪儿来的援军。但是…葛丹枫皱眉道:“躲在这里只会让士兵士气低迷,不如试试正面迎战。”

    副将忍不住想说,那可是貊族骑兵啊,他们能打得过么?

    话未出口,目光对上葛丹枫淡漠地眼神副将不由得将话咽了回去。只听葛丹枫道:“整个润州,除了驻守灵苍江的兵马一共也不过两万精锐骑兵,塔克勤不可能将所有的兵马都派来阻挡我们,我们也是两万人,有什么可怕的?”

    “……”这个事情能这么算么?副将年纪不算大,对貊族骑兵的战斗力其实也没有多么深刻的认识。只记得少年时的兵荒马乱是何等的可怕。也正因为如此,反倒是对貊族兵马越发的畏惧了。人们总是会更加畏惧一些未知的东西,只要一想到当年百万天启兵马也没能拦得住貊族人入主中原,副将就觉得别说是两万就是二十万兵马他们也未必就赢得了貊族人。

    葛丹枫扫了显得有些神思不属的副将一眼,淡淡道:“没事少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貊族人也是人,一刀砍到了脖子也一样会没命。”

    副将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问道:“将军有什么打算?我们要如何正面迎战?”问题是,要真的能砍得上去才行啊。

    葛丹枫盯着谷梁县城沉思了良久,“平地交手我们确实很难在他们手里讨到便宜。那就将他们诱进山里来吧。”

    “他们要是不上当呢?”副将忍不住问道。

    葛丹枫表示他很想换一个副将,心累。

    “我们本来就要等待援军,他们不来不是正好?我们就等着呗。”

    “……”

    虽然余泛舟率领神佑军一登岸就马不停蹄地朝着谷梁县赶去了。但是两地之间的距离却还是让余泛舟花费了不少时间,他总不能不顾一切的一路狂奔过去,到时候别说是打仗了到了地儿还有多少士兵能站着都不好说了。所以余泛舟一路控制着节奏在士兵能接受的范围尽量的赶路,正好遇到了匆匆突袭干掉了拦路的北晋兵马准备前往临江城的韩天宁带着的沧云军。

    两军汇合,余泛舟将楚凌的意思转达给了韩天宁,韩天宁虽然也有些不放心思索了片刻还是跟余泛舟一起往谷梁而去了。城主吩咐了一切听夫人的指示。而且余泛舟也算是他曾经的上司,更是朱雀营的前任主将,他的话韩天宁还是相信地。

    韩天宁并没有带着整个朱雀营出来,只带了其中最精锐速度最快的两万骑兵,余泛舟带着一万神佑军,两军汇合正好三万人。如此一来,余泛舟心里倒是有底气了许多。沧云城常年跟北晋兵马摩擦恩怨不断,所以沧云军的将领绝大多数都没有天启将领畏惧貊族人的毛病。

    如今兵马人数方面不占劣势,余泛舟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塔克勤也算得上是貊族一员猛将了,能跟他交手无论是余泛舟还是韩天宁都有几分跃跃欲试之意。

    “余将军!”一行人刚到谷梁附近,就有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余泛舟跟神佑军很熟,自然认出了这些人的身份。神佑军中有一群极为特殊的人,都是神佑公主精挑细选费尽心思培养出来的。就连余泛舟自己,都曾经被楚凌弄去给他们教授过一些本事。对这些人,余泛舟即便是叫不出名字也有几分脸熟。

    坐在马背上,余泛舟问道:“葛丹枫怎么样了?”微微眯眼看了一眼远处,余泛舟挑眉道:“好像交上手了?”

    黑衣男子点了点头道:“昨天晚上塔克勤亲自到了谷梁县,天还没亮就领兵强攻葛将军所领兵马。葛将军将人引进了山里。”

    韩天宁看了看远处一眼望过去尽是苍茫的大山,道:“这个葛丹枫有点聪明啊。”正面在平地上打,靖北军是肯定讨不到好处的。在山林里多少还能挣扎一下。貊族骑兵习惯了横冲直撞,对山林战没那么擅长。

    韩天宁有些跃跃欲试道:“余将军,我们也上?”

    余泛舟微微蹙眉,思索了一下道:“葛丹枫有什么话要说么?”

    黑衣男子点点头道:“葛将军打算退入山中的一处谷地。那地方易守难攻,如果塔克勤追进去或许还可以伏击。实在是不行也可以固守几日。”韩天宁皱眉道:“山林谷地?如果貊族人放火怎么办?”

    余泛舟摇摇头,道:“天宁,放火哪有那么容易。葛将军想必是看过地形的,更何况…这个季节风向不定,一个不小心就要引火自焚。”火攻有时候也是一门学问,而貊族人并不擅长火攻。

    黑衣男子也道:“余将军说得是,葛将军也说他有把握,不过…还是希望援军能尽管到,塔克勤骁勇善战,性格强势,葛将军那里只怕也拖不了多久。”他就是被葛丹枫拜托来求援的,没想到运气好刚出来就碰到了余泛舟一行人。韩天宁笑道:“放心吧,有我们还怕什么塔克勤?”黑衣男子有些奇怪地看了韩天宁一眼,见他与余泛舟并肩策马身份应该不低,不过他从前好像没见过这位将军。

    余泛舟淡淡道:“这是沧云城朱雀营主将韩将军。”

    “见过韩将军。”公主可真是神通广大,连沧云军都能搬来当救兵?

    韩天宁道:“余将军,咱们走吧。你走哪儿?”

    余泛舟看了一眼方才黑衣男子呈上的地图,道:“我带神佑军从南边的山口进去,你带两万沧云城留在外面拦住援军。以及…看到貊族人从山里出来的话……”

    韩天宁笑道:“明白,合围绞杀!一万人够不够?要不……”

    余泛舟摆摆手道:“你忘了,山里还有两万靖北军。”就算有伤亡,现在应该也还不会太严重吧?

    “明白了,出发!”

    临江城里,清晨楚凌早早地就起身了。如今在打仗,她也没有带着雪鸢等人自然事事都要亲力亲为。洗漱完毕楚凌出了自己暂住的小院往前面走去,才刚走出几步就有一个人影急匆匆的迎面而来。楚凌侧身避开了险些跟自己撞到一起的人,有些无奈地道:“嫣儿,你这是在做什么?”

    “阿凌姐姐!”肖嫣儿站稳了身形,欢喜地道:“恭喜阿凌姐姐打了个大胜仗!”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都来了几天了?现在才想起来恭喜我?是知道云行月今天出城去了吧?”

    肖嫣儿有些窘迫地望着她,“阿凌姐姐!”

    楚凌摆摆手往外走去,一边道:“行了,知道你的难处。再看看吧,云行月说不定就想明白了。如今这世道,哪里来的那么多纠结。”

    肖嫣儿点点头道:“阿凌姐姐说得对。阿凌姐姐,萧艨说要我来帮忙。我可以帮你做什么?”

    楚凌诧异地道:“你倒是听萧艨的话,他不发话你就不打算来帮我了?”

    肖嫣儿立刻表忠心,“怎么会?我不帮谁也要帮阿凌姐姐啊。”

    楚凌点点头道:“行吧,还真是需要你帮大忙。”

    “你说你说。”

    楚凌道:“这军中啊最缺的就是大夫,一场仗打下来大夫永远不够用。之前我以为准备的已经足够了,但是现在看来还根本不够。”

    肖嫣儿眨眨眼睛道:“这个…大夫也不能速成啊。就算是我也学了好多年,而且我医术很一般啊。”楚凌道:“我不医术高明的大夫,只要能够处理外伤的大夫,懂么?”

    “懂!”肖嫣儿点头道。之前她和云行月帮着指点过不少军中大夫的医术,甚至就如楚凌所说地只是单纯处理外伤急救的也不少。但是很显然还是不够用,或者应该说战场上大夫永远不会够用。

    肖嫣儿想了想道:“光有医术也不行啊,阿凌姐姐,你药材尊准备的够了么?”楚凌点头道:“目前来说是够的,这个你放心便是。”

    “那就好,那我去找……呃……”肖嫣儿眨了眨眼睛,望着楚凌。楚凌淡淡笑道:“去找赵伯安吧,把我的意思告诉他他会安排的。”

    “嗯嗯。”

    “公主。”晚风从外面走来,看到肖嫣儿有些惊讶地打量了她一番才道:“这位是…肖姑娘?”

    肖嫣儿有些好奇,“你认识我?那你是谁呀?你好漂亮啊。”在肖嫣儿眼中,这个跟他们长得完全不一样的女子特别好看。雅朵同样也带着异族血统,但是貊族人与天启人的差别远没有晚风这样有着一半西域血统的人能比。

    晚风不由掩唇一笑道:“肖姑娘谬赞了,早就听说公主身边有一位小毒仙,又漂亮又厉害。”

    肖嫣儿对眼前的美丽女子充满了好感,倒是楚凌有些无奈地打断了两人的寒暄。看向晚风道:“这么早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晚风点了点头道:“刚刚收到消息,沿江各处驻军已经知道润州临江城发生的事情了。”说话间将一封信递了过去。楚凌不以为然,挑眉道:“他们打算过来为报仇么?”那晚临江城弄出那么大的阵仗,楚凌压根就没有考虑过能够隐瞒下去。事实上现在才收到消息楚凌觉得貊族人的反应已经比她预料的慢了。

    晚风地道:“大批出动应该不会,可能会派出小股兵马试探。毕竟……貊族人就算不拿南军当一回事,但如果把南军水军折腾光了,他们自己的会有麻烦。”楚凌点点头道:“那就要辛苦吕将军了,那些被俘虏的水军尽快将能用的整编。至于不能用的……”

    晚风道:“不能用的,公主打算如何处置?”

    楚凌微微眯眼,“杀了。难道我还要专门建一处地方专门派人看守他们?”

    至于这个能用和不能用的标准,自然就是他们有没有做过太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楚凌没有动临江城里被留下地那些伙夫和匠人,虽然他们为貊族人服务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助纣为虐。但是那不是楚凌能杀了他们的理由,因为他们大多数也是被迫地,他们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

    人人都想要活下去,对于这些手无寸铁的寻常百姓来说,想要活下去从来都不是错。这些百姓甚至都跟前世她们守护的那些人们不一样。他们只是最普通最底层的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没人教过他们家国天下,他们中绝大多数甚至连字都不认识。对于这些人来说,楚凌认为他们遵纪守法的生活,缴纳粮税,就已经尽到了自己应该尽的所有责任。抛头颅,洒热血,很值得称赞,但不是他们的义务。事实上,没有给他们一个安稳的环境,是天启皇室和禁军对不起他们。

    甚至是那些南军士兵,楚凌也不会大肆杀戮。但是对于那些在非战场的地方对欺凌寻常百姓的人,楚凌也绝不会手软。

    晚风点了点头,正色道:“是,公主!”

    因为临江城的守军溃败的太快,被留在城里的人们一开始很是恐慌。等到天启兵马进城之后,他们被统一关押在了一个原本驻扎南军的小军营中。虽然没有杀他们,甚至也没有人欺压他们,除了头一天几个管事的统领被带走了以外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营中的人心里依然充满了恐慌和焦虑。

    闲来无事,许多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议论自己眼下的处境。可以看得出来,大家都十分的担心。

    “那个…天启、天启的将军应该不会杀我们吧?”有人忍不住问出了所有人都担心却都不敢问的问题。

    一阵沉默之后,一个五十多岁模样的老者迟疑着道:“应该…不会吧。我们……”虽然这么说,但是显然他自己也不太有底气。他们虽然没有上过战场,但是如今在天启的将军看来说不定也早就将他们归为敌人了。

    一个年轻人忍不住抹眼泪,“我…我不想死啊,我是被人抓来的啊。”

    众人又是一阵沉默,如果说南军勉强还能有点军饷糊口的话,他们这些人就存粹是苦力和奴隶了。每日劳作也只是吃不饱饿不死,什么军饷,自由是想都不要想。而且,如果南军没有用了而貊族人需要炮灰的时候,他们这些人也要被迫上战场。这十几年貊族和天启一直相安无事,年轻一些的人对这些并不了解。但是年老的却知道十几年前貊族刚刚攻入中原的时候是个什么情形。

    因此,天启人打过来的时候其实这营中许多人也是暗暗高兴的。但是高兴完了再想想自己如今的身份却又忐忑不安起来了。

    一个中年男子沉默了良久,忍不住道:“要不…咱们跟着天启人吧?他们从对面过来,肯定没有带够工匠和负责杂事的。我们本就是天启人不是么?”

    其他人对视一眼,看起来都有些异动。只是……“人家会要我们么?”

    年轻人低声道:“我跟人打听过来,听说这次…带兵打过来的是一个贵人。”

    “咦?什么贵人?”

    “好像说是…什么公主。”

    众人一阵无语,中年男子有些无奈地看着年轻人道:“你是不是被人糊弄了,公主…可是皇帝的女儿,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带兵打仗?”虽然他们没读过书也没什么见识,却也知道公主是皇帝家的金枝玉叶。别说是公主,就是普通官老爷家的姑娘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真的!”年轻人不服气地道,“我那天偷偷在大营门边上看到了,那些人里面真的有个仙女一样的姑娘。那…那肯定就是公主!”

    “那也不可能就是公主领兵啊。”有人毫不客气地道:“说不定、那公主就是觉得好玩,跑来看看的。”

    “战场上有什么好玩的?”

    “谁知道呢。”

    远处大营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众人连忙站起身来朝着大营外望去。只见被关闭了好几日外面重兵驻守的大门突然从外面被人打开了,一行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远远地,就看到一群人簇拥着两个女子漫步走了进来。那群人大多数身披铠甲,只有两三个穿着布衣,却一个个都气势不凡一看就不是寻常人物。两个女子更是美貌如花,略高一些的红衣女子生得明艳动人,明明面带浅笑却带着一种令人臣服的威仪。另一个女子却明显能看出不是中原人模样,身形纤细窈窕,容貌带着几分妩媚婉约正抬头与那红衣女子说话。

    大营中所有人似乎都被这些人震慑住了,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反应过来应该做些什么。

    晚风站在楚凌身边微微挑眉,朗声问道:“这里谁管事,出来说话。”

    一阵沉默之后,几个人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其中就有先前和人蹲在一起闲聊的老者。

    其中有人壮着胆子,道:“敢问…这位贵人是……”

    楚凌道:“我是楚卿衣,天启神佑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