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36、不能惹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等到日上中天的时候,大部分的兵马都已经进入临江城安顿下来了。

    刚刚打过了这么一场仗,全军上下已经没有力气在继续前进了,必须停下了休整一番。楚凌也并不担心他们会遭遇到貊族兵马的反击,除非前面的余泛舟等人挡不住塔克勤了,不然唯一能够威胁到他们的也只有那溃败的不到两千的貊族兵马和逃走的南军了。但是楚凌并不认为那些南军有胆子在这个时候回头来找他们的麻烦,若是他们有这个勇气当时根本就不会逃走。

    楚凌独自一人站在江边,灵苍江江面宽阔,远远望过去还能看到将对面的堡垒上站着的戒备的士兵。阳光洒在江面上,波光粼粼泛起一片淡淡的光芒。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楚凌侧首望过去就看到晚风漫步走了过来。

    晚风这些年也算是历练出来了,就连走路的姿态都与当年那个柔弱的大家闺秀不太一样,倒是有几分雷厉风行地模样,倒是也不愧灵苍江水龙王的称号了。

    楚凌微微挑眉道:“你怎么来了?”

    晚风看了看楚凌,有些担心地问道:“公主心情不好么?”

    楚凌摇摇头笑道:“刚打了胜仗,怎么会心情不好?”

    晚风仔细看了看她道:“我倒是不觉得,公主…是觉得死了这么多人……”晚风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有些遥远的地方依然隐隐约约有人在来回走动。那是还有士兵正在大嫂打扫战场。晚风一路走过来,看到尸横遍野的战场也并非全无感觉,即便是她这些年也鲜少看到这样的尸横遍野的情形。

    楚凌摇摇头道:“打仗哪里有不死人的?我还不至于这么脆弱。只是……”

    晚风看着她,楚凌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声道:“对我们来说,这些死去的士兵只是千千万万个将士中的一个,就算死了一个立刻就能有十个补上去。但是…对于他们的家人、父母、妻子来说…却很有可能是他们的唯一。”

    晚风眨了眨眼睛,半晌沉默无语。对于普通人来说,谁想要打仗呢?太太平平的过自己的小日子不好么?如果没有当年的貊族入主中原,晚风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官宦人家不起眼的庶女罢了。到了年纪就出嫁了,甚至因为血统原因她可能嫁不到很好的人家,但是日子总归是平平淡淡不会有后来那些苦难和折磨。当然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晚风了。

    寻常人无法左右时局变化,但是…每一场仗却也切切实实是一个个这些最普通的人堆砌起来的。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和血肉,成为了上位者的野心或者说雄心之下的奠基。

    晚风眨了眨眼睛道:“公主这是在自责么?”

    楚凌沉默了半晌,摇头淡笑道:“你可以称之为……矫情。无论如何纠结,都还是要做的事情…现在做出这样的模样,可不是矫情么?”

    见晚风还想说什么,楚凌抬手阻止了她道:“不用担心我,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直面这样的战场…总要稍微有点适应的时间,很快就好了地。打仗和单纯的杀人……总归是不太一样地。”就像是平生第一次杀人…她事先做好了无数的心理准备,动手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甚至连手都没有抖一下。虽然事后有将近一个星期食欲不振,但是之后很快就过了。比起蓝狐和青狐两个没出息地抱着她哭得眼泪横流,简直不要太帅了。

    后来青狐问她是怎么几乎毫无障碍的克服这个问题的,毕竟生活在法治社会的她们从小就被固有的法律道德伦理所束缚,主动而清醒地夺取人命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她说:相信自己做得都是正确的事情。

    这话糊弄蓝狐容易,青狐却是个爱抬杠的,她问: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做得事情并不是那么正确,杀的人并不是那么该死呢?

    当时,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在心里暗暗道:“那个时候,你已经不怕杀人了。要么,继续做你自己认为是正确的。要么…为你认为不正确的事情付出代价。”

    “当然啦,我们还是要坚信自己做得事情都是正确的。”楚凌侧首对晚风笑道,“所以,首先要确定,你想要做什么。我知道我要做什么,所以不会迷茫。”

    晚风点头,“公主说的是。”她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追随公主,公主所指地方向,就是她想要前往的方向。

    “回去吧,还有很多是要做呢。”楚凌道。

    “是,公主。”

    两人转身往临江城的方向而去,路过战场的时候空气中依然能够闻到浓郁不散的血腥味。一些士兵正在将地上的尸体抬走,然后清理地面。现在天启虽然已经不热了,却也不能任由尸体随意放置在地上。

    临江城里原本还住着许多南军和貊族士兵的家眷,以及一些负责这些兵马日常生活的一些伙夫和匠人。不过在禁军入城之前,大半都已经逃走了。被留下来的大都是那些伙夫和匠人,楚凌只叫人将他们集中看管起来,却并没有让人为难他们。

    乱世生存不易,这些人原本也都是天启百姓,他们所求的也不过就是活命罢了。

    “公主。”

    “公主!”

    城中将军府的大厅里,萧艨等人早早地等在了那里,看到楚凌进来连忙站起身来行礼。楚凌已经换回了一身女子装扮,毕竟一个少年被人叫着公主还是挺怪异的。晚风跟在楚凌身后,娴静端庄,倒是半点也不像是叱咤灵苍江数年的水龙王了。

    楚凌朝众人点点头道:“大家辛苦了,都坐吧。”众人谢过坐了下来,楚凌看向晚风道:“你也坐下。”

    晚风抿唇一笑,顺从地走到一边的空椅子跟前坐了下来。

    楚凌看了一眼在座的人,萧艨赵伯安吕将军和上官允儒赵季麟等人坐在左手边,桓毓云行月还有晚风等人坐在右手边,倒是有几分泾渭分明的意思了。

    楚凌抿了一口茶,看向众人道:“昨晚的一仗打得很不错,各位可有什么想说的?”

    赵伯安沉吟了片刻道:“公主,昨日大捷,咱们是不是应该派人回去向陛下报个信?”桓毓笑道:“昨晚的战事将对岸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只怕早就有人去快马即便报回朝中了吧?”

    赵伯安严肃地道:“即便是如此,于情于理,公主还是应该主动派人禀告陛下一声才是。也免得落人口实。”看着赵伯安认真的模样,楚凌点了点头道:“这倒是我疏忽了,一会儿就派人回去报捷。”

    楚凌其实明白赵伯安的意思,都说天高皇帝远,其实却不知道驻守外边的将领的难处。远离朝廷中枢,如果朝中无人不能及时的接触到信息。一旦出了什么事,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就向他们这样,如果大了胜仗不派人回去报信,万一被人抓住把柄攻讦,虽然不至于伤了楚凌的筋骨但到底是麻烦。这样的麻烦自然是能避则避。

    桓毓自然也明白赵伯安的意思,只是啧了一声也不再说话。

    萧艨道:“公主,昨日一战我军损失惨重。如果不及时补充兵力,再往后只怕会兵力不足。”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眼下天启和北晋还没有彻底撕破脸。眼下这些兵马就是我能够调动的极限了。无论是枢密院还是朝堂上那些官员,肯定不会同意再往北晋增兵的。毕竟…若是被貊族人抓住了把柄,就真的要全面开战了。”

    坐在后面的黄靖轩有些不满地道:“全面开战就全面开战,难道我们还怕那些貊族人不成?”昨晚一战,他们可没有输。如果是从前,黄靖轩可能还会有些畏惧貊族人,但是经过了昨晚之后他立刻就发现了貊族人也同样是血肉之躯,并没有他们想象中地那么可怕。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若是给我十年时间,或许不能整顿天启禁军与貊族兵马一战。但是……”

    众人齐齐看向楚凌尽是不解,对楚凌还不算了解的吕将军眼中则是多了几分不以为然。身为天启将领,他自然不会不知道天启兵马有什么问题,但是却并不认为楚凌这个公主就能够彻底解决。天启兵马虽多,却战力低下。就是因为军中编制冗杂繁复,多得是尸位素餐之辈。更兼之许多将领兵马之间关系盘根错节,文武不和等等各种问题。陛下和朝中那些大人们这么多年也没能解决地问题,难道一个公主就能够解决?

    楚凌道:“可惜,我没有十年时间。所以,只好剑走偏锋了。”

    云行月挑了挑眉,请教道:“敢问公主,何谓剑走偏锋?”

    楚凌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既然那旧患一时半刻治不好也死不了,那就先放着。等我干掉了最要命的再来解决别的问题。”

    桓毓和萧艨赵伯安等人互相对望了几眼,这才有些明白公主的意思。公主这是打算抛开庞大的北晋禁军自己干了?但若是如此……“枢密院只怕是不会支持公主的。”

    楚凌淡淡一下道:“不用他们出兵担风险,只要应付一下北晋人隔岸观火就可以了,他们有什么不愿意的?就算是想要抢功,也得等我们有功劳了再说吧?”

    众人无言,等他们的功劳大到连那些人都忍不住想要分一杯羹的时候,公主殿下又哪里还是现在手里只有不大三四万兵马的公主殿下呢?不过……先干掉更要命的,看来公主殿下确实是信心十足啊。

    几个年轻人对他们的担心和顾虑丝毫不感兴趣,就连一向沉稳地赵季麟都忍不住问道:“公主,接下来咱们怎么做?是不是要跟上余将军还是往别的地方去?”

    楚凌含笑看了几个年轻人一眼道:“先休整。”

    “休整?”黄靖轩忍不住怪叫道:“我们刚刚打了胜仗,难道不该一鼓作气攻城掠地么?”

    楚凌没好气地道:“跟貊族人交手,每一场都是硬仗,谁给你的勇气一路攻城掠地?先把伤养一养,特别是你…回头破相了回去我可不好跟黄大人交代。”黄靖轩左边脸还肿着一片青紫色呢,幸好没被人直接把下巴给打碎了。黄靖轩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顿时痛的吃呀咧嘴。

    楚凌看向众人道:“现在前面有人帮我们挡着,让大家先好好休整。再往前如果和北晋兵马正式接上了可就找不到这么放心的休整之处了。还有士兵的士气也需要安抚,伤亡的士兵要好好安置,这些事情都要辛苦各位了。”

    众人连忙起身齐声应是。

    等楚凌吩咐了这两天所有人的任务,众人这才从大厅里出来。几个将领都有要事,先一步走了。桓毓等几个跟在后面出来,桓毓看着走在自己身边的晚风神色有片刻的怪异,侧身道:“晚风姑娘先请。”

    晚风偏着头看了他一眼,带着几分妩媚的玲珑眼眸眨了眨眼,笑道:“玉公子客气了,玉公子请。”

    桓毓微微后退了一步,“还是姑娘先请吧。”

    云行月从后面跟上来,有些没好气地瞥了两人一眼道:“你们在这里请来请去的干什么?这么宽的路不能两个人一起走么?”

    晚风没有理会云行月,只是淡淡一笑道:“如此多谢玉公子,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姑娘慢走。”

    看着晚风离去的背影,云行月微微挑眉一脸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桓毓。桓毓没好气地扫了他一眼,“做什么?”

    云行月笑道:“桓毓,这不对啊。你什么情况?”桓毓翻了个白眼,转身往外走去,“什么什么情况?没情况。”

    云行月兴致勃勃地跟了上去,“不是吧,桓毓。先前你教训我还头头是道的,怎么遇到自己的事情就怂了?说真的啊,我觉得这位晚风姑娘很不错啊。不说这相貌,气质,水龙王啊…你要是跟了她,就不用再给君无欢卖命,真的可以当个混吃混喝的小白脸了。还是说,你觉得她有外族血统?你们玉家没这么苛刻吧?玉家又不指望你传宗接代,你不是还有不少兄弟么?”

    桓毓无语,回过头来一脸语重心长的看着云行月道:“云行月,嫣儿来了你知道么?”

    云行月一愣,有些惊讶,“嫣…嫣儿来了?我不知道啊…她……”

    桓毓道:“跟萧艨一起来的,她一向跟公主关系好,你觉得她为什么没有来见公主?”

    云行月眼神有些飘,“我、我怎么知道?”

    “呵呵。”桓毓面无表情地发出两声嘲笑。

    “桓毓!”云行月有些恼羞成怒地叫道。桓毓扫了他一眼道:“我早就跟你说过小心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自己的事情都还搞不定,还有心事管别人?”

    云行月道:“说得好像你自己的事情搞得定一样。”桓毓道:“本公子这是貊族未灭,誓不成家懂么?还有…你既然知道晚风就是水龙王,还开这种玩笑。若是被她听到了……云行月,你是想害本公子么?”

    云行月愣了愣,仔细打量了桓毓一番道:“这个…晚风姑娘好像给你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啊。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要说出来让我高兴一下?”

    “……”桓毓面无表情地往外走去,身后只留下云行月的喋喋不休。

    高兴你大爷!活该你孤家寡人没人要!

    其实也没有发生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只不过是汪厉行死得有点惨罢了。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楚凌身上,那桓毓公子是丝毫不会觉得奇怪的,甚至只会觉得大快人心拍手称好。

    但是你能想象这样一个充满了异域风情,看起来美丽温柔而且没什么武功的女子亲手拿着刀将一个大男人给活剐了么?

    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桓毓公子只觉得不寒而栗,同时再三坚定自己的信念:女人不能惹,神佑公主身边的女人更不能惹!

    所以,云行月这混蛋到底是那根筋不对,觉得他敢去招惹那位晚风姑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