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35、一将功成万骨枯!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江上的水战打的很轻松,但是陆地上攻打临江城却没有那么容易。临江城距离江边还有一段距离,又因为沿江的堡垒的原因,几乎没有任何可能能够悄无声息地在驻守临江的兵马不发现的情况下摸到城门外。

    貊族人并不喜欢守城战,所以一开始双方就是拉开了阵势在临江城外面对面的打硬仗。

    当楚凌返回战场的时候,临江城外的战斗依然还没有结束。虽然南军废材,但是那驻守的一万貊族兵马却不是吃素的,两万禁军和一万多神佑军将近四万兵马与貊族骑兵硬碰硬,也没能占到多少便宜。

    “公主。”看到楚凌过来,在大军后面坐镇的赵伯安连忙拱手行礼。楚凌点点头,问道:“萧艨呢?”

    赵伯安指了指前方混乱地战场,远远地楚凌便看到一个矫健的人影在乱军之中来去纵横。然而,即便是如此他依然被七八个貊族士兵包围着,即便是有人死了立刻就会有人补上。看到这个情形,楚凌方才能真切的感觉到绝世武功在战场上用处真的不大,“他想做什么?斩将?”

    赵伯安点点头沉声道:“擒贼先擒王。”楚凌摇摇头道:“用处不大,貊族骑兵规矩森严,训练有素。但是中低层的将领在将士中威信和权势不会很高。不存在主将一死军心就溃散的情况。即便是主帅死了,立刻就会有副帅接替指挥的。”

    赵伯安点点头,他当然也知道貊族人的习性。貊族人才入主中原不过十几年,并没有完全洗去游牧民族身上的彪悍特性。没有人控制和指挥的貊族士兵一旦失控,说不定会更加危险嗜血。

    “貊族人竟然真的这么强。”赵伯安忍不住道。难怪当年天启百万兵马却不是貊族十几万骑兵的对手。这些年,貊族兵马扩充厉害,早就已经超过了数十万之众……想到此处,赵伯安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楚凌笑道:“不用担心,我们的人也没有那么弱。只是…不太习惯战场而已。”无论是神佑军还是赵伯安领的禁军,其中绝大多数人其实都是没有上过战场的。当年曾经从北方南迁过去禁军如今绝大多数年纪都已经不小了。而且让他们面对貊族人,楚凌觉得还不如选择这些对貊族人没有什么太多的认识和经历的年轻人。毕竟,初生之犊不畏虎不是么?若是让那些有心理阴影的老弱病残上阵,说不定还没打就先败了。

    楚凌抽出流月刀往前走去,赵伯安连忙叫道:“公主,你怎么什么?”楚凌道:“去帮萧艨一把啊。”

    “你不是说……”没用么?

    楚凌笑道:“我是说用处不大,而且…对貊族人没用不代表对南军和我们自己人也没用啊。”

    话音未落,就看到白衣少年已经如一道利箭射向了前方的乱军之中。赵伯安还想要加她,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混入乱军之中。

    后面跟上来的云行月懒洋洋地道:“老赵,别担心。祸害遗千年,她能出什么事儿?”赵伯安无奈地叹了口气,忍不住苦笑。这些年天启从皇室到朝堂懦弱到了家了,谁能想到竟然出了这么一个身先士卒的公主殿下?如果公主出了什么事……赵伯安摇摇头,简直不敢想象这个后果。

    楚凌以冲入乱军之中,立刻就遭到了貊族人非同一般的待遇。毕竟不是自己人,手里还拿着那么一把刀,一看就是杀伤力不小的自然要抢先解决。不过片刻间就被四五个貊族士兵围住了。楚凌也不在意,流月刀在跟前划出了一个完美地银弧,围着她的貊族士兵立刻倒了一圈。

    这一刀固然漂亮,却立刻引来了更多貊族士兵的注意和仇恨。更多的士兵毫不犹豫地朝着他扑了过来。楚凌且战且退,不着痕迹地朝着萧艨的方向移去。

    萧艨此时整被一群貊族士兵围着脱不开身。他并没有用平时的佩剑而是不知道何时换了另一把剑。比寻常的剑长一些也厚重了不少,是一把重剑。但是这把剑在萧艨手中却仿佛轻如无物,与平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区别。长剑在手,虽然被一群貊族士兵围着却始终没有人能够近身,反倒是他手中长剑染了不少血。

    “嗖嗖!”两支羽箭夹着劲风射向了人群中的萧艨。这并不是乱军之中的乱箭,两支箭同时笔直的射向萧艨,显然是貊族人神射手在乱军之中发现了萧艨这样一个异常的人物。想要远程绞杀以帮助己方的士兵。萧艨被一群貊族士兵缠着,一时间腾不出手来对付这两支羽箭。却也没有太过在意,虽然被围着但是两支箭他也不是避不过去。只是迟迟不能摆脱这些人,让萧艨一时间有些烦躁。

    一道白影闪过,只听当当两声羽箭射来的风声骤停。两支分明是从不同地方射来的箭几乎在用一时间被斩落到地上。楚凌随手回身便是两刀将围着萧艨的圈子破开了一条口子。

    “公主!”萧艨看到楚凌也是一喜,这几年公主进步神速,论实力已经可算得上是一流高手了,有她相助,自然是要方便多少了。

    楚凌点点头道:“走!”

    萧艨点点头,两人同时从乱军中一跃而起朝着同一个方向扑去。

    “放箭!”貊族军中有人厉声道,立刻有无数的羽箭朝着他们射了过来。不过下一刻,又有羽箭从另一个方向射了过来,但是目标却是那些朝着楚凌和萧艨放箭的貊族人。

    “兄弟们,掩护公主和萧将军!”有人一声高呼,身在空中刚刚避开了一轮羽箭的楚凌听出这好像是上官允儒的声音。一瞬间不由得有些好笑,三年前那个文质彬彬还有些刻板的年轻人,竟然也会如**子一般的高呼兄弟了。很快,原本乱军之中地一些人极有默契的慢慢朝着一个方向汇合,当楚凌和萧艨落地地时候正好在他们的正后方。

    上官允儒对两人笑道:“公主,放心!后面有我们呢!”

    楚凌不由一笑,与萧艨对视了一眼不再顾忌身后飞快地朝着前方而去。

    此时,貊族大军后方一个三十七八的中年男子一身戎装手提长刀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他身边是一个天启男子,那人看了看前方有些乱了阵脚的貊族兵马道:“将军,天启人想要杀你!咱们换一个地方!”

    那中年将领却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将手中的刀换了一只手握住,目光紧紧地盯着人群中的两个身影,道:“没想到,天启竟然还有这样厉害的人物?那些士兵也不错。”

    “将军!”天启男子有些着急,道:“那好像是天启前禁军副指挥使萧艨,他现在是神佑军统领。那个少年模样的人,很有可能是…神佑公主。”

    “武安郡主?”将领挑眉道。

    “是。神佑公主是拓跋大将军的亲传弟子,将军……还是避其锋芒比较好!”

    将领冷笑一声,看了那天启男子一眼,眼神轻蔑地道:“貊族没有不战而逃的懦夫!便是战死,本将军也不会逃走!”

    天启男子自然看到了将领眼底地不屑,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紫,半晌说不出话来。

    那将领也没有再理会他,让人牵过自己的战马翻身上马沉声道:“就让本将军看看,这神佑公主到底何德何能被大将军看中。”

    说罢,一提缰绳提着长刀冲向了战场。被抛下的天启男子脸色铁青,好一会儿才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有勇无谋的莽夫!就凭貊族骑兵的战力,未必就会输给这些天启人。偏要自己逞英雄跑上去跟人逞凶斗狠,活该被神佑公主打死!

    “军师,咱们怎么办?”旁边,一个南军将领低声问道。

    那天启男子冷笑一声,同样压低了声音道:“咱们撤,他自己要找死,咱们犯不着跟他一起赔上性命。”

    楚凌和萧艨自然早就看到了那朝着自己冲来的貊族将领,两人连忙后退了几步避开了疾驰而来的马蹄。那将领骑术显然极好,一拉缰绳瞬间便掉过头来,手中长刀一指楚凌道:“武安郡主,来战!”

    萧艨提剑就要上前,楚凌却已经明白了那将领地意思,对萧艨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停手。萧艨皱了皱眉却还是停了下来,楚凌看向那将领,扬声道:“天启神佑公主,楚卿衣。”

    “北晋临江镇守将军……札木合。”

    楚凌看着高居马背上的将领,“你应该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札木合道:“这一战我非打不可,除非我战死否则你不能入临江城。”说完,就不再理会楚凌直接纵马冲了过来。

    楚凌一跃而起,在札木合的马到了她跟前流月刀已经挥了过去。札木合提起长刀迎了上来,双刀相撞札木合往后一仰却依然稳稳地坐在马背上。楚凌后退了几步在一个士兵的肩膀上一借力再次扑了上去。

    骑兵对于普通士兵来说杀伤力极大,但是对楚凌这样的高手却没什么用处。札木合虽然高踞马背上,但是楚凌全程脚也没有落地,并没有比他矮多少。而坐在马背上却极大地限制了札木合身体的灵活性,纵然骑术再如何厉害又怎么比得上人自身的灵活性。

    即便是楚凌觉得札木合的马十分不错,没舍得下狠手最后札木合也自己放弃了马两人重新落入了乱军之中。

    札木合握着刀的手颤了颤,一缕血水顺着刀柄滑落了下来。

    楚凌站在不远处,流月刀素雅精致银光熠熠。

    两人对视了一眼,再一次朝着对方冲了上去。札木合双手握刀,不停地朝着楚凌挥动,楚凌也不闪不避,流月刀毫不避让的一道道挥出,双刀相撞火星四溅,兵器撞击声不绝于耳。札木合怒吼一声,终于挥出了竭尽全力的一刀,楚凌微微侧身避开了这一刀同时流月刀也递了出去。刀锋轻巧地划过了他握刀的手,长刀怦然落地的同时流月刀也送入了他的心口。

    鲜血不停地从札木合的口中溢出,札木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血线,目光落到了插在他心口地流月刀上。

    “好…好刀。”

    楚凌微微蹙眉,道:“我不懂,你原本不必死的。”如果札木合不主动挑战他而是提前避开的话,有很大的可能他们今天即便是打败了貊族人也是杀不了札木合的。

    札木合有些艰难地扯了一下嘴角,道:“临江、第一战…不能、不战而逃……”

    楚凌瞬间领悟了札木合的意思,今晚是北晋和天启相隔了十几年之后的第一次交锋。貊族将领不可以避而不战甚至是不战而逃。这种想法,其实楚凌并不太能理解。避敌锋芒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只要以后能够赢回来就够了。明知道没有胜算还非要正面硬刚本就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但是…楚凌心中却没有半点嘲讽的意思。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本身就是一种勇气和令人敬畏的品质。即便是他们坚持的东西可能不是所有人都所能够理解的,但是他们依然值得让人尊敬。

    “札木合将军,走好。”楚凌淡淡道,后退了两步抽出了流月刀。

    一股鲜血喷了出来,洒在了跟前的地上。

    札木合望着眼前的白衣少女,慢慢仰面倒了下去。下一刻,混乱的大军瞬间占据了这一方土地,混战中,双方士兵甚至都没有认出倒在地上那个人的身份。楚凌和不远处地萧艨点了点头,两人转身朝着赵伯安地方向掠去。

    这一场混战一直打到了第二天早上才渐渐平息下来。

    刚刚经过一场血战的战场上尸横遍野,血腥冲天。天边的朝阳都仿佛染上了血色一般,带着几分凌凌的冷意。这一战虽然打得有些艰难,不过他们到底还是赢了。在札木合倒下的那一瞬间,南军的兵马就跑得差不多了。禁军和神佑军倒是在听到札木合死了的消息之后士气大作,又硬生生和貊族骑兵厮杀了将近一个时辰。最后貊族人撤退的时候一万人只剩下不到两千人。

    虽然赢了,禁军和神佑军的折损也同样不少。

    楚凌独自一人跨过一具具毫无声息的尸体,走向不远处正在休息的士兵们。上官允儒等人正坐在地上休息,所有人都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身上脸上满是灰尘和血迹,甚至还有不少伤痕。看到楚凌过来,上官允儒连忙带着几个年轻人站了起来,“公主。”

    楚凌摆摆手,示意他们不必动了。

    这些士兵都是刚刚从战场上爬回来的,实在是没有力气倒也顾不得这些礼数纷纷又坐了回去。

    “你们的人伤亡怎么样?”楚凌问道。

    上官允儒一怔,有些黯然地低下了头道:“战死了十三个兄弟,还有二十多个伤了。”

    楚凌身上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上官允儒说得是神佑军的精锐,这些人无一不是百里挑一,精心训练出来的。平时即便是伤了死了一个都要心疼半天,但是昨晚却……然而即便是如此,他们也已经是所有兵马中伤亡率最低的了。上官允儒勉强笑了笑,好一会儿方才道:“公主不用担心,我们撑得住。上战场…哪有不死人地?我们、我们不是赢了么?”

    楚凌淡淡一笑道:“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上官允儒点点头,目送楚凌往前方走去。

    萧艨和赵伯安迎面走来,两人都受了一些轻伤。不过相比起上官允儒地无精打采,赵伯安却显得要激动和兴奋得多。眼底的火仿佛从昨晚开始就一直燃烧不尽一般,“公主。”

    楚凌点点头,问道:“士兵伤亡如何?”

    赵伯安和萧艨对视一眼,萧艨道:“神佑军伤亡近三千人,禁军伤亡六千多人。”

    总共算下来等于是昨晚一战就折损了一万人,四分之一的兵马。但是对此楚凌并不感到意外,与貊族骑兵正面硬碰硬,伤亡只是比对方略多一些,简直都可以称之为奇迹了。

    但即便是早有心理准备,楚凌还是忍不住心中有些发寒。

    她突然真正的明白了那句古诗——一将功成…万、骨、枯!

    一阵江风拂过,楚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好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