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33、火烧灵苍江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沿江的各处堡垒在深夜中都变得喧闹起来,冯思北等人带着神佑军的一干精英不停地攻击沿江的堡垒不让他们有机会汇合到一处。只要临江城的兵马不能越过禁军和神佑军的防线前来救援,那么他们需要面对地就只有一个北晋水军和汪厉行了。

    楚凌漫步在江岸眼线的火光之中,眼神却变得更加幽静深远。

    “你就一点儿都不担心?吕将军只怕不是汪厉行的对手。”桓毓出现在他身后不远处问道,面带笑意神态闲适地完全不像是正在参与一场大战的人。

    云行月慢悠悠地跟在桓毓身边,更是一副袖手旁观的模样。反正他对领兵打仗是一窍不通的,这次是真的被楚凌这神来一笔给惊到了,这会儿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楚凌回头看了两人一眼,道:“自然是有人帮他的,跟何况……没打过你怎么知道打不赢呢?”如今这世间,战场上并没有什么炮弹之类远程武器,攻城用的投石机太过笨重同样不适合水军。只是单兵的话,在水上楚凌觉得天启兵马应该要占一些便宜。就算是真的不如汪厉行,她不是还准备了后手么?反正今晚,汪厉行必死!

    桓毓踱步到楚凌跟前,道:“陛下和表舅让我带话给你,千万小心……平京有他们在不用担心。”

    楚凌笑眯眯地道:“指望父皇,我还不如指望上官丞相和朱大人呢。”这不是楚凌吐槽自己的父皇,而是永嘉帝确实是控制不住朝廷局势,所以这几年楚凌才在上官成义和朱大人身上花费了不少心思。甚至早早地将两人家中的子孙拐到了神佑军中。不就是为了有个人质在手大家方便合作么。

    桓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你这样说,陛下知道了可要伤心了。”楚凌摆摆手道:“行了吧,你离开的时候京城局势怎么样?”

    “如你所愿,上官大人和朱大人说只要他们还在,就不用担心这些。神佑军和禁军的粮草会通过凌霄商行运送到北边。能不暴露自然是最好,不过…希望不大。所以他们也做好跟北晋人打嘴仗甚至是翻脸的准备了。”

    楚凌挑眉道:“真要跟貊族人翻脸,朝堂上只怕有不少人会反对吧?”桓毓点点头道:“所以,公主殿下需要一场大胜仗来稳定朝廷内外的人心。必须是……大、胜、仗!明白么?另外,还有一个问题上官大人让我提醒公主。”

    楚凌不解,“还有什么问题?”

    桓毓道:“你的身份,即便是打了大胜仗,天启那些酸儒还有武将能不能接受你的身份都还不好说。毕竟…你明白吧?”

    楚凌冷笑一声道:“当然明白,有什么不明白的?”

    不就是因为她是个女子么?天启一大群大男人被貊族人打得哭爹喊娘仓皇难逃,最后却要靠她这个小女子来收复失地,那些眼高于顶的男人能看得惯才怪了。即便朝堂上基本上没有傻子,但是聪明人和聪明人之间也是要分层次和境界的。并不是每一个聪明人都能像上官成义和朱大人等人那样看得远忍得住。而对有些读书人来说,脸比命还重要。

    桓毓看着楚凌若有所思地道:“两年前你将赵伯安调守江防,三年前将一个余泛舟插入禁军之中,还有结交吕将军,都是为了今天做准备吧?那时候你就在准备反攻北地了?”余泛舟实力出众,但是身为沧云城的朱雀营主帅实在是没有必要留在天启隐藏身份从头再来。如果留在沧云城,余泛舟能做很多事情。但是这三年余泛舟基本上是等于被浪费了的。

    虽然有神佑公主的扶持,但是这些年余泛舟背后并非没有人说话。但是三年时间足够余泛舟完全掌控自己麾下的兵马,也就不存在神佑公主要用兵的时候因为将领不听调遣而出什么意外了。

    楚凌摇摇头道:“怎么可能?只不过…如果天启想要收复北方,总归是要跨过灵苍江才行的。水军总是需要的吧,至于余泛舟和赵伯安,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在军中安插几个能用的人而已啊。谁让我手里没有能用的将才呢,余泛舟是君无欢的人,赵伯安当初与我也有几分交情,也算是信得过了。”

    “呵呵。”桓毓干笑了两声,一脸“我听你胡扯”的模样。

    楚凌耸耸肩,说实话还没人信了。她又不是神算子,哪里能算到三年前就正好要从润州登岸?说不定是信州,惠州甚至直接从出海口绕过去走海路呢。

    “公主。”夜色中,几个人影从远处飞快的本来。为首的是披着一件黑色披风的晚风,几个黑衣人跟在她身后。

    楚凌朝她点点头,关心地问道:“有没有受伤?”

    晚风笑道:“公主放心便是,我们走得快没有人受伤。不过江面上打起来了。我看吕将军似乎不太妙。”楚凌点点头,“看出来了。”他们这里虽然离得远,不过也能看到远处江面上火光冲天杀声四起的架势。

    云行月和桓毓有些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女子,桓毓微微蹙眉道:“这位姑娘…有点眼熟啊。”好像在哪儿见过。

    楚凌含笑道:“介绍一下,大名鼎鼎的水龙王,晚风。这两位是……“晚风笑道:“我知道,桓毓公子,云公子。”

    桓毓一怔,突然想起来道:“是你?你是水龙王?”几年前楚凌送晚风南下用的是凌霄商行的路子,桓毓是曾经见过晚风一面的。不过那时候眼前的女子虽然依然美貌动人,却带着几分羸弱婉约的气质。跟现在这个披着黑色披风,即便是只露出一张未施粉黛的容颜也让人觉得无比耀眼的女子截然不同。

    “灵苍江水龙王?”云行月也有些惊讶,水龙王的名声云行月自然也听说过。

    灵苍江上风头最盛的水贼头子,几乎垄断了灵苍江下游的绝大多数生意。即便是凌霄商行有时候从下游路过也免不了要给一些过路费。传说这水龙王背后有厉害的人物支持,他曾经还跟人猜测过到底是那一方的人在支持他。但是不管是谁,肯定是实力雄厚的。

    却没有想到,传说中的龙王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美丽卓绝的女子。而在背后支持晚风的,自然就是神佑公主了。神佑公主圣宠无双,手握神佑军和凌霄商行,与沧云城靖北军关系密切,她若是想要扶持水龙王自然是轻而易举的。

    晚风落落大方地朝他两人拱手道:“两位见笑了。”桓毓还想要跟晚风交流一下,却被楚凌懒洋洋地声音打断了。楚凌道:“我说三位…现在是聊天的时候么?”

    晚风莞尔一笑,站在楚凌身边道:“公主,都准备妥当了,咱们要不要动手?”楚凌点点头,对她笑道:“那就动手吧。”

    晚风愉快地对身边的人点了点头,身边的人反手取下身后背着的弓箭,毫不犹豫地朝着空中射出了两箭。羽箭带着刺耳的呼啸声冲入了夜空中,片刻后在夜色中炸开,绽放出幽冷的绿光。楚凌一指不远处已经被神佑军占据的堡垒道:“我们过去看看。”

    不等其他人说什么,楚凌已经抓起晚风飞身掠了出去。桓毓和云行月对视了一眼,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双双跟了上去。

    沿江的堡垒原本是貊族人瞭望观察敌情的所在,如今却成了楚凌等人观战的地方。站在瞭望台上,远远地变得能看江面上原本正在交锋的两支水军中的一支突然开始后撤。另一方显然是以为对方怯站了,立刻就想要追上来。只是先前汪厉行鄙视天启水军的船只不济,却知道船只不济也有不济的好处。至少跑起路来,天启的船只要比北晋的快的多。

    云行月有些茫然,回头看向楚凌,“你就给我们看这个?”

    晚风笑道:“云公子急什么?好戏马上就开始了。”话音未落,就见正在江中追着天启水军的大船上突然冒起一道火光,片刻间,许多船只都纷纷串起了火光,而且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开始蔓延。

    一般船上多少都会有一些防火的措施,即便是燃起火来也会很快被人扑灭。但是这样突如其来的大火,显然是有人故意纵火而且还放了不少助燃的东西。云行月惊愕地指着楚凌,道:“你…你真的将那些石脂送上汪厉行的船上去了?”楚凌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道:“不然,我辛辛苦苦运到灵苍江来做什么?你以为晚风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桓毓皱眉道:“他们在加速,如果火一直灭不了,让他们追上了吕将军他们……”

    晚风笑道:“桓毓公子放心,他们追上不吕将军的。你看。”顺着晚风指的方向望去,不知道何时江面上出现了成百支小船。这些小船跟汪厉行的战船比起来自然小的不堪一击,但是数百只就这么铺开在江上却也足够壮观了。这些小船硬生生地将汪厉行的战船和天启水军完全隔开了。桓毓皱眉道:“撞过去便是。”在高大威猛的战船面前,这种小船根本就不值一提。

    晚风笑道:“如果所有的船都被用铁链系在了一起呢?而且……船上堆得全部都是火油。我们将灵苍江沿岸能收集到的火油全部堆到了船上。”这些小船被送到了固定的位置之后,架船的人立刻就跳入了水中游走,然后被不远处的天启水军给捞了上来或者水性极好的自行上岸了。水龙王麾下的人,别的不好水性不可能不好。

    总之,就是铁了心要烧死汪厉行的水军。

    说话的功夫,北晋水军的船队上的火已经越烧越大了。特别是当有两艘船直接撞上了横在江上的小船队伍的时候,火光直接在江面上窜起,一瞬间就将整个江面都烧红了。

    沿江两岸的堡垒和江边出现了许多的弓箭手,南岸甚至还有投石机开始攻击江心的船只,一旦他们有想要靠岸的意图,立刻就有成千上万地箭雨疾射而出。

    晚风有些惋惜,“撞过去的怎么不是汪厉行呢?”

    楚凌道:“汪厉行有不傻,都被你放了一把火了还能被你烧第二次?”

    晚风耸耸肩,算了。就算烧不死汪厉行她也开心了。

    云行月叹了口气,道:“这…船上得有多少人啊。”

    晚风笑道:“不用担心,船上不是所有的水军,至少有大半还在船坞呢。不过他们没有船,翻不起什么大浪。”

    “那也有三千人啊。”云行月道。晚风回头瞥了他一眼,有些奇怪地道:“我们这是在打仗,云公子是没见过死人么?”

    “……”见过,没见过这么多都是被烧死或者淹死的人。

    楚凌拍拍晚风的肩膀道:“自己小心一点,别乱跑。我去会会汪厉行。”

    桓毓道:“我跟你一起去,云公子留下保护晚风姑娘吧。”楚凌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知道只怕是君无欢不放心自己叮嘱过桓毓什么。

    两人从堡垒上一跃而起,直接朝着江心里最高最大地那艘同样燃着烈火的大船而去。晚风看着两人的背影,忍不住有些羡慕地道:“我若也有桓毓公子那么厉害就好了。”就可以跟着公主一起征战沙场,可比当什么水龙王有意思多了。

    云行月看了看身边的姑娘明亮的宛如星辰的眼睛没有说话。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长离公子的地位可能会有那么一点点地不稳当啊。

    楚凌和桓毓还没落到站船上,一股热气就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皱了皱眉。战场上的人此时却顾不得应敌了,纷纷想法设法的扑火,早已经乱成了一团。更有一些直接就弃船跳江了,不过即便是跳江也不是什么好出路。不说有多少人能从江心直接游到岸边,就算是上了岸等待他们的也不是什么好结果。

    桓毓闻着空气中难闻的味道忍不住皱了皱眉,道:“公主殿下,你这一招够狠的啊。”

    楚凌翻个白眼道:“技不如人只能另辟蹊径,我有什么办法。”如果可以,难道她不想光明正大的正面刚么?不过…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兵者,诡道也。所以,她这应该也不算什么吧?

    “那是不是汪厉行?”桓毓一眯眼,指向船尾一个正盯着他们双目喷火的中年男子问道。

    楚凌仔细看了看,点头道:“好像是。”

    桓毓嘿嘿一笑,对着对方做了个十分挑衅的手势。不想对方并没有如他所料的冲过来,反倒是阴狠地瞪了他一眼,一转身消失在了火光后面。

    桓毓顿时一愣,“这是什么意思?北晋水军统领这么怂?难道貊族人就是看中他够怂么?”楚凌道:“我们两个,他一个。而且这船都快要烧坏了,他还理会你的挑衅?他又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现在怎么办?”桓毓问道。

    楚凌道:“追啊,他要是跑到南边去咱们就麻烦了。”

    桓毓顾不得想为什么不是跑到北边而是跑到南边去他们才麻烦,连忙跟上了楚凌向前掠去的身影。两人越过了火场一般的战船,倒了船尾地位置是却看到汪厉行已经跳上了停在战船旁边的一艘小船上。桓毓一看方向道:“不好,他要是往下游逃你有没有人拦截他们?”

    楚凌翻了个白眼道:“我拿来那么多人?追啊!”

    两人双双从战船上一跃而起,朝着下面江水中的船扑了过去。汪厉行也不客气,船上的弓箭手毫不犹豫地乱箭射向了两人。两人都是身份不凡,在空中也没有耽误闪避,几个起落便落到了旁边另一艘比主战船略小一些的战船上。楚凌含笑看着站在小船上地汪厉行笑道:“汪将军,久仰。”

    汪厉行盯着站在船舷上的两个人,最后将目光落到了穿着一袭白衣的少年身上。厉声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楚凌微笑道:“天启,神佑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