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32、夜战!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留给楚凌击溃北晋水军的时间并不多,楚凌也不是遇事犹豫不定的人。因此因此很快便定下了拿下北晋水军的行事策略。

    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最麻烦地还是沿江那些驻扎着貊族兵马和南军的堡垒,以及临江城里地那些驻军。至于江面上的水军虽然也能登陆打仗,但是楚凌相信汪厉行不会那样做的。因为如果舍弃了战船,水军也就不存在了。貊族人确实无法取代由天启降将率领的水军,但是他们也不是真的非要水军不可。

    至少在他们还没打算攻打天启之前,水军并不是貊族必不可少的兵种。

    深夜,灵苍江边依然一如往日的宁静,驻守在船上已经江边的士兵们并不知道此时已经有人对他们虎视眈眈了。

    一处防御的堡垒中,几个南军士兵正站在楼上守夜。四个人,四面站立正好可以眺望四个方向一方有敌人偷袭。一旦有什么动静,只要又一处发出了讯号,整个江边的地堡就会延绵不断的响应。这跟貊族人在各地修建的路亭,有异曲同工之妙。

    堡垒就建在距离江边不到五丈的距离,站在楼上正好可以看到滔滔江水从脚下流过。

    哗哗流动的江水中,突然泛起一阵不寻常的涟漪。片刻后,几个黑影从水中露出一个头来。警惕地看了一眼前方地堡垒,互相对视了几眼黑影爬上了岸边飞快地朝着堡垒下方奔去。

    这种沿江的防御堡垒一般都是平均五里一处,每处有五个貊族人与二十多个南军驻守。一天十二个时辰不间断的,楼上四个方向都必然有四个人负责看守眺望四周。这些人平时驻扎在临江城中,每十日轮换一次。也就是说,想要不引起任何人注意地拿下一座堡垒,就必须一次性拿下里面将近三十个人。

    这个时候正是人睡得最沉的时候,五个黑衣人悄无声息地接近堡垒。放倒了守在门口地人,侵入室内。几乎没有花费多少功夫就摆平了里面的人。再上楼去,将楼上的人换成了自己的人。

    一个年轻人低声道:“也不是很厉害啊。”所以说,他们到底是怕貊族人什么地方了?另一个人低声道:“只有五个貊族人,别的都是南军。别忘了,咱们可都是公主特意训练出来的精兵,别得意忘形了。”

    神佑军两三万人,但是真正能被公主称之为精锐中的精锐的其实还不足五百人。哪怕不算神佑军本身就是禁军中的精锐,他们这些人也算得上是千里挑一了。他们这几年的训练不仅自己辛苦,更是不知道花费了公主多少功夫,找了多少高手来教导以及与他们对练。他们方才也是偷袭才杀掉了五个貊族士兵,着实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成绩。

    至于南军……南军战斗力低下,本身就是几乎作为炮灰的存在,有什么可说地?

    被他提醒的年轻人点了点头,立刻端正了姿态站在值夜的位置。若没有全程关注着着小小的堡垒的人,只怕根本不会知道不过片刻的功夫这地方已经换人了。

    与此处同样地事情也在别的地方陆续发生着,在貊族人还不知道的时候,灵苍江上很长一段地方的堡垒中早已经悄悄地换了人了。

    此时,灵苍江对岸。一群黑衣人悄无声息地站在夜色中望着跟前波光粼粼的江面。一个年轻的将领忍不住低声问道:“将军,我们真的要渡江啊?”

    “怎么?怕了?”赵伯安回头看了他一眼,淡淡道。

    年轻将领连连摇头道:“不是怕了,只是…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合规矩?而且……公主那里,真的没问题么?”

    赵伯安轻哼一声,随手从自己的袖中抽出一封信函道:“枢密院的印信,哪里不和规矩了?别废话,准备好!看到信号,立刻就动手!”

    “是,将军!”

    不知过了多久,对岸不知何时缓缓地升起了一盏灯笼。片刻后又再次升起了两盏。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看起来朴素无华的三盏孔明灯慢慢地越飘越高,在这样的深夜其实几乎引不起什么人的注意。但是一直盯着它的人眼睛却变得越来越亮,眼中闪动着激动的光芒。

    不远处,一个人影匆匆而来,沉声道:“赵将军,吕将军说神佑军先行渡河,我们随后。之后他们水军会直接往北岸北晋水军的船坞附近会一会汪厉行。”赵伯安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告诉吕将军我们准备好了。”

    “是!”

    此时的北晋水军大营,汪厉行正坐在战船船舱外面的甲板上,靠在椅子里懒洋洋地喝着酒。晚风带着人坐在他对面,看着他微微皱眉道:“汪将军,你要的东西我们按时送到了,汪将军要不要派人验验货?”汪厉行笑道:“在下跟晚风姑娘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还有什么信不过的?劳烦姑娘辛苦这一趟,姑娘还请稍坐,等我手下的人清点好了银两便于姑娘结清货款。如何?”话虽然这么说,汪厉行还是对着站在不远处的一个人使了个颜色,那人会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往外面走去。

    晚风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蹙眉,轻咳了两声道:“这个季节,江风也有些凉了。将军不如还是进舱里坐吧。”

    汪厉行望着晚风美丽地容颜,眼底闪过了几分遗憾和不甘。他确实是很想得到这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即便她已经是别人的宠妾了。但是目前他还不想得罪水龙王,毕竟,以后说不定还要跟他做生意。哪怕是不做生意,随便得罪了纵横灵苍江上的水贼头子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可惜了…或许以后可以跟水龙王打个商量,将这位晚风姑娘要过来呢。

    面对着汪厉行越发露骨的眼神,晚风眼眸微垂掩去了眼中的杀意。

    “那是什么?”汪厉行抬头无意间看到了天空飘着的一盏灯笼皱眉道。晚风抬头看了一眼,神色淡然地道:“好像是灯笼,听说天启女子许愿或者祈求老人身体康健的时候会放灯笼,不知道是不是从对岸飘过来的。”汪厉行微微蹙眉,有些疑惑地道:“祈愿不是应该放河灯么?”晚风仿佛混不在意,道:“谁知道呢。”汪厉行盯着那慢悠悠飘在宫中的灯笼皱了一会儿眉,终究是不太放心道:“派人去看看,是从哪儿飘过来的。”

    “是,将军。”很快便有人领命道。

    晚风垂眸,抬头用衣袖掩去了唇边的一抹笑意。现在才发现……只怕是快要来不及了。晚风站起身来,拢了拢身上的披风道:“汪将军,这里有些冷,我就先下船去了。至于银两,将军的人算好了之后我再让人上船来取便是。横竖今晚也是走不了了,便先回去歇息吧。”

    汪厉行笑道:“哦?晚风姑娘不怕我赖账么?”

    晚风对他莞尔一笑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转身就往战船往下的楼梯口走去。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还伸手抹了抹船身,这么打的战船就这么毁了,当真是有些可惜啊。

    晚风很快便下了船,一艘略小一些的船停在汪厉行的战船旁边。船上有人等在那里,见晚风下来连忙伸手扶着她将她接到自己的船上。

    “姑娘。”

    晚风笑了笑,道:“开船,离这船远一点。”

    “是。”

    只是晚风的船才刚驶出去没多远,就听到一声尖锐的啸声骤然响起,下一刻一道红光划破了天际消失在了夜色地深处。晚风眼眸微沉,吩咐身边的人道:“让人快划船!”

    同时,他们身后的水军大营里也乱了起来。原本还在喝酒地汪厉行猛地从椅子里站了起来。

    “将军!前方江边堡垒的讯号!”

    汪厉行沉声道:“多远?”

    士兵道:“最多二十里!”

    汪厉行微微眯眼,沉声道:“派人去探查!”目光扫到了不远处晚风的船,汪厉行道:“派人拦下那艘船,就说…现在江上不安全,请晚风姑娘先到站船上休息。”

    “是,将军。”接到命令的士兵立刻下船驾着小舟去追晚风的船,晚风的船在驶出去一段之后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有人在追他们竟然也停了下来。

    等到士兵追了上去,却发现整艘船静悄悄的,船上的灯依然亮着却没有半点声音。迟疑了一下,士兵还是登上了船,却发现船舱内外空荡荡的,别说是晚风了,就连划船的工人都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怎么回事?怎么没人?”士兵觉得情况不太对,连忙转身就要回去禀告。只是他刚一转身就与一个黑衣人迎面撞上,下一刻他只觉得心口一痛人便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等到汪厉行发现不对开将战船开出船坞准备前往出事的地方支援的时候已经过了小半个时辰了。这其中有一半是因为汪厉行谨慎小心,也有一半是他故意的。

    虽然掌握着水军,但是汪厉行在貊族人眼中地位并没有替身多少。跟大多数南军将领其实是差不多的。虽然北晋人为了显示出对他的信任,并没有派一个正职的统领压在他头上,但是驻守临江城的貊族主将还是会三天两头的前来水军大营走动。汪厉行心中不耐烦,表面上却还是要将人奉承地妥妥帖帖的。水军中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人被貊族人收买了,成了貊族人监视他的眼线。

    汪厉行并不觉得会出什么大事,总不可能是天启人突然吃了熊心豹子胆打过来了吧?既然如此,让那些眼高于顶的貊族人吃点苦头也没什么不好。

    只是,汪厉行没想到的是,天启人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也是真的打过来了。

    所以,当他的战船出了船坞之后才发现,前方的江面上不知何时出现了许多大大小小爱哦的战船挡住了他的去路。

    “怎么回事!”汪厉行站在船舷边上,厉声问道。

    跟在身边的将领也吓了一跳,有些吞吞吐吐地道:“将…将军,好像是、好像是天启人?”

    汪厉行冷笑一声道:“天启人?怕什么?给我打过去!”

    汪厉行确实不太怕天启人,当年天启水军大半降了貊族人,还有一小半当时天启朝廷被貊族人打怕了为了表示没有反攻北地之心,自己将大部分的战船给凿沉了,这些年也没有再重新造过战船。

    虽然天启还有一些水军,但无论是兵马还是船只其实都是不如北晋的。

    “是,将军!”

    江面上打起来的同时,江边也没有闲着。在第一个防御堡垒发现异状放出信号的时候,神佑军和两万天启禁军就已经有大半已经被运送到了北岸。这就要庆幸有凌霄商行和晚风的鼎力相助了。以天启现在的水军,想要悄无声息地迅速将四五万兵马运送到对岸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船不够大也不够多。是桓毓和晚风各自调动了凌霄商行和水龙王所有的商船货船,这才能够顺利完成地。

    不过即便是如此,也还是被人发现了。并不能顺利达到楚凌悄无声息完成偷袭的完美设想。

    对此,楚凌也不强求,毕竟完全悄无声息的瞒过敌人,这只是最美好的设想。她并不是天真的人,貊族人也不是瞎子,自然不会真的认为十拿九稳一定能办到。当机立断地分出一部分人马迎上从临江城来的援军,等待剩下的人继续渡江。

    “末将见过公主!”赵伯安拱手道。

    “公主!”

    “公主!”

    夜色中,楚凌扫了一眼站在自己跟前的几个将领。赵伯安,萧艨,余泛舟,还有年轻一些的黄靖轩等人。每一个都睁大眼眼睛望着自己,眼中仿佛有火光在跳动。楚凌站在江风中,含笑点头道:“辛苦各位了。现在,听令。”

    “是,公主!”众人齐声道。

    楚凌沉声道:“余泛舟,你带一万神佑军,即刻背上前往谷梁县支援靖北军葛丹枫部。”余泛舟毫不含糊地拱手道:“是,公主!”楚凌顿了顿,道:“沧云城应该也会派人前来支援,你现在出发与沧云军汇合之后一起前往谷梁县。告诉他们不必担心这边。”

    余泛舟没有多少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干脆利落地点头走了。

    “赵伯安,萧艨,你二人带两万禁军和神佑军,当初从临江城来的援军。天亮之前,一个都不要放过来。”

    赵伯安和萧艨对望了一点,双双拱手,“是,公主!”

    “公主,我们做什么?”旁边黄靖轩等年轻人有些按耐不住地道。

    楚凌看了他们一眼,淡淡一笑道:“你们去拿下沿江的防御堡垒,支援水军的吕将军。”

    “是,公主!”黄靖轩欢快地应道,对着身后的同伴一挥手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

    一瞬间,楚凌跟前又走了个空。望着跟前空荡荡地地方和渐渐远去的兵马,楚凌不由得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转身也走向了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