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31、我会看着你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晚风带着人下了船,并没有去那中年男子准备的营帐休息,而是去了早已经有人在距离江边不远的地方搭起来的帐子。

    晚风走进帐子脚步立刻一顿,原本有些冷淡的眼眸瞬间变得警惕起来,但是下一刻又慢慢地放松了下来。帐篷里燃着一盏灯,静悄悄地只能看到屏风后面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影。晚风定了定神,眼底闪过几分欢喜,快步走了进去,“公主,您怎么来了?”

    坐在里间桌边的人回过神来,含笑看向她,正是楚凌。楚凌对她点了点头笑道:“这么晚,辛苦你了。”

    晚风连连摇头,眼睛有些微红道:“公主言重了,都是我分内之事。若不是有公主,我如今……”

    晚风知道楚凌的身份其实也是两年前了,但是当年她奉命南下之后就直接来了灵苍江。虽然之后两年楚凌一直没有联系过她,但晚风依然兢兢业业地完成楚凌布置的每一项任务。在晚风看来,如果不是有神佑公主出手相救,自己现在还不知道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更重要的是,神佑公主给了她一条完全不同于寻常女子的路,最开始或许有些艰难但是这几年下来晚风却是乐在其中了。

    楚凌拜拜手道:“不说那些,坐下说话。”晚风点点头,走到楚凌对面坐了下来笑道:“公主想要做的事情我,晚风一定会办到的。公主尽管放心便是,一切顺利。”

    楚凌笑道:“水龙王亲自出马,自然是手到擒来。这汪厉行也算是三生修来的福分了。”

    烛光下,晚风的脸色微红,道:“什么水龙王,我不过……”外人只当晚风只是水龙王的宠妾,却不知道真正的水龙王早就死的渣都不剩下了。也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其实是在晚风出现之后水龙王的势力才开始飞速发展的,在此之前,水龙王也不过就是灵苍江上有点势力的水贼头子罢了。

    当年楚凌借用凌霄商行和沧云城的势力,派人将晚风送到灵苍江,便挑了这么一个实力平平的水寨鸠占鹊巢了。这几年下来,认识原本的水龙王的人早就已经都不存在了,水寨之中全部都是楚凌派来的人以及之后自己再发展起来的势力。

    楚凌确实没有看错晚风,原本派晚风来其实只是打算让她帮忙打个下手而已。不想之后晚风自己提出了不少意见让楚凌颇为惊讶,最后才奠定了如今晚风这个隐藏的水龙王身份。

    “你做的很好。”楚凌轻声道。晚风眨了眨眼睛,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有让公主失望就好,公主才是真的厉害呢。公主尽管放心,汪厉行这次想要买的东西十分隐秘,他也不想被人发现,所以这些东西会全程由我们运送到他军中。公主想要带的东西,我们捎带着就能送进去。”

    楚凌微微挑眉道:“汪厉行暗地里背着貊族人买东西?他买了什么?想要做什么?”

    晚风笑道:“倒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就是…兵器,还有一些药材罢了。”

    “兵器?”楚凌挑眉道:“他想要干什么?”

    晚风想了想道:“他看着沧云城和靖北军坐大,有了什么自己的算盘也说不定。以他的实力,若真的和貊族人闹翻了,直接渡江投了天启,天启也未必会跟他计较吧?”

    楚凌轻笑一声,道:“天启会打水战的人确实不多,但是…也不缺他一个。”而且,打水战天启再差也不会比貊族人差。貊族本身几乎没有水军,所以灵苍江的防务几乎都是靠南军完成的。

    晚风点头笑道:“我也这么觉得,公主,我能杀了他吗?”楚凌饶有兴致地看着晚风,“怎么?他得罪你了?”

    晚风嫌恶地点了点头,道:“真想他的眼睛挖下来。”看着这么个娇滴滴的异域美人儿用着无比纯正的天启口音说着如此残忍的话,楚凌竟然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想了想,笑道:“事情办完了,他就归你了。”

    晚风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方才欢喜地点头道:“多谢公主!”

    晚风虽然外表看起来是个异域美人儿,但内里确实是实打实的天启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再加上几年前的那些遭遇,让她极度讨厌有男人对自己流露出不轨的心思。先前也跟汪厉行打过两次交道,没有真的将他眼睛挖下来,已经是晚风多番权衡忍耐的接过了。现在眼看着汪厉行要倒霉了,晚风自然不介意有仇报仇了。

    看着眼前笑容开心得宛如孩子的女子,楚凌也不由得笑了起来,“汪厉行在灵苍江上这么多年想必也不是浪得虚名,一切小心,以自己的安全为重。”

    晚风点点头道:“公主放心便是,我知道的。”楚凌道:“那就好,订下了具体的时间,我再让人通知你。”说罢,楚凌站起身来往外走去。晚风有些不舍,却还是点头道:“公主小心。”

    楚凌回到山上的时候正好冯思北等人也从临江城回来了。看到楚凌的身影出现在夜色中,众人都纷纷松了口气。云行月问道:“你去哪儿了?知不知道大家都很担心?”

    楚凌翻了个白眼,问道:“有什么消息吗?”

    云行月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刚刚收到消息,狄钧已经顺利拿下昌顺了,不过…葛将军那里遇到了一点麻烦。”

    楚凌并不惊讶,道:“塔克勤?”

    云行月有些头疼地点点头,靖北军有一个很大地问题就是所有将领几乎都没有什么实战经验且都是野路子。郑洛狄钧窦央等人是山贼出身,葛丹枫原本是个读书人。而貊族却恰好相反,貊族本身就好战,当年横扫中原更是打过不少的仗。其实这次出兵,云行月当真没有抱着多大地希望。不过君无欢离开之前告诫过他,战场上的事情一切听楚凌的,他不擅长这些就不要胡乱给人出主意了。

    楚凌走进树林深处帐篷中,帐子里挂着一副手绘的地图。看起来倒是寻常军中用的地图要详尽不少。

    楚凌盯着地图看了一会儿,道:“葛丹枫到谷梁县了吧?”

    云行月点点头道:“是啊,被拦住了。我们要支援么?”楚凌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问道:“我们拿什么支援?”

    云行月四下看看,二十出头同样没上过战场的小猫三两只,一百多个神佑军精锐,以及几千乌合之众。确实是没有东西能够支援葛丹枫。

    云行月忍不住有些头皮发麻,“我说…你不会坑葛丹枫吧?”这是要被坑死的节奏啊。这会儿塔克勤还没到,若是塔克勤亲自带兵去围杀葛丹枫,那葛丹枫只有死路一条。

    楚凌道:“你急什么?你回信给葛丹枫,如果拿下了谷梁就死守。如归还没有拿下,就先退进谷梁县外三十里的峡谷,还是死守。会有援兵的。”

    “哪里来的援兵?”不只是云行月,就连冯思北等人也齐齐看向楚凌。因为他们也算不出来靖北军到底哪儿还有援军给葛丹枫。楚凌似笑非笑地看向云行月道:“天机不可泄露。”

    “……”我要是葛丹枫,就算死了也要从地狱里爬起来掐死你再说。

    楚凌伸手拍拍云行月的肩膀道:“行了,知道你担心葛丹枫,我不担心么?放心好了…我安排好了不会有事的。”

    云行月挑眉道:“你保证?”楚凌认真地想了想,道:“不能百分百保证,毕竟战场上语气不好乱箭射到也会死人地。”

    “你还能不能盼他一点好了。”云行月无语。

    楚凌看了一眼帐中众人,一改之前的调笑沉声道:“好了,葛丹枫哪里暂时不需要你们担心,现在…各位要担心的是我们眼前的这一仗。如果我们不能再三天之内拿下灵苍江润州这一段的防线,就算我安排了十万大军去救葛丹枫也没用。到时候大家一起完蛋。”

    众人闻言也连忙收敛了心思,齐声道:“是,公主。”楚凌满意地点点头道:“行,现在听我说一下计划,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提出来。”

    此时,沧云城里依然如往日一般的肃穆宁静。

    城主府中,君无欢正坐在书房里翻阅着手中的卷宗,眉心却不由得微微皱了起来。

    “城主,几位将军来了。”门外,管事恭敬的禀告道。

    君无欢抬头看了他一眼,点头道:“让他们进来。”

    片刻后,几个身披铠甲的将领鱼贯而入。为首的便是青龙营主将白醒和玄武营主将沈淮,眼下白虎营江济时带兵去了西秦,朱雀营余泛舟三年前去了天启,现在朱雀营的主将名唤韩天宁,是一年多以前才被君无欢提拔起来的年轻人,论资历战绩自然不如前辈们,暂时存在感还不大。跟在三人后面地便是军中的几位副将,众人齐齐拱手见过城主。

    君无欢点了下头,道:“都坐下说话吧。”

    众人各自落座,君无欢看向众人道:“我知道你们是为什么来的。”

    这话一出,众人便有些躁动起来了。最年轻的韩天宁忍不住道:“城主,那些貊族人眼看着就要欺到咱们头上来了,咱们真的就让…谢老将军独自一人应付啊?”

    别说谢老将军严格算来到底算不算他们沧云城的人,就说人家老将军都那么一把年纪了,城主竟然就忍心让这么一个老人家独自面对貊族大军,他们却在这里按兵不动?外人…特别是貊族人要怎么想他们沧云军?

    君无欢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谢老将军没你想的那么弱,你想跟他交手只怕也还要再过七八年才行。”

    “……”七八年之后,我真的还能跟他交上手么?

    江济时看向君无欢,有些迟疑地没有开口。君无欢看向他,“有什么话要说?”

    江济时沉吟了片刻,方才道:“城主,谢老将军虽然这几年一直留在沧云城,但是毕竟没有…真的归附沧云城。我们这样让老人家独自一人出战,如果出了什么事…外面只怕会有不少风言风语。”

    自己人跟外人毕竟不同,谢廷泽最多只能算是半个沧云城的人。所有人都明白,谢老将军依然心向天启,这些年留在沧云城一来确实是无处可去而来也是为了报答城主的救命之恩外加可以打击貊族人罢了。自己人出了什么事,有难过,痛惜,但是如果他们这些么多人眼睁睁地看着谢廷泽出了什么事,外人对沧云城的猜测和诽谤只怕不会少。

    君无欢微微点头道:“这些…我都知道。但是,你们的担心没有必要。谢老将军那里我有安排,不会让老将军孤军奋战的。而且,没有完成他想做的事情,谢老将军也不会倒下的。”

    韩天宁皱眉道:“那城主……我们就这么看着,什么都不做?”

    君无欢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着急了?”

    韩天宁干笑道:“听说靖北军都开始动手了,我们若是还按兵不动…不是让夫人看笑话么?而且,我们如果与貊族人开战了,夫人那边的压力也会小很多啊。”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将手边的一份卷宗抛给了韩天宁,示意他看看。韩天宁有些迟疑地接住,正在考虑要不要跟另外两人分享,就听君无欢道:“你自己看。”

    韩天宁连忙缩回了伸出去的手,一目十行地扫过君无欢递过来地卷宗顿时瞠目结舌,“城…城主?那位…咳咳,夫人玩真的?”

    君无欢含笑不语,“去不去?”

    “去!”韩天宁立刻从椅子里一跃而起,引得众人对他侧目而视。韩天宁也不在意,兴致勃勃地道:“城主尽管放心,我现在就出发,保证三天之内一定赶到!绝不会坏了夫人的事儿的!”

    君无欢看了他一眼道:“用不着那么急,也不需要你赶过去帮忙。”

    韩天宁一愣,“那我要做什么?”

    君无欢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并不说话,显然是要他自己考虑自己该干嘛。韩天宁盯着手中的卷宗奋力思索,生怕想不出来这个机会就被别人给抢了。

    旁边江济时和沈淮也不着急,一脸看好戏的模样看着他。他们足够了解君无欢,城主既然已经点了韩天宁自然就是真的打算让他去了。不可能会又出尔反尔,徒惹将领之间不痛快。

    好一会儿,韩天宁脑海中灵光一闪,道:“我明白了!末将带兵去帮夫人牵制住援兵!消灭掉援兵之后再赶去与夫人汇合!”

    这样一来需要赶的路程就缩短了一半,确实不用着急。不过……“城主…你确定,夫人……”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卷宗,有些迟疑地问道:“没问题么?”

    君无欢道:“我相信她。”

    韩天宁点点头。行吧,城主都相信他当然也只能相信了。不过最好还是快一点,“末将告退!”

    看着韩天宁带着卷宗绝尘而去,其他人都忍不住摇了摇头。年轻人就是风风火火的。说来也是有趣,朱雀营从余泛舟到韩天宁都是年轻人。虽然余泛舟看起来要比韩天宁稳重一些,不过也稳重不到哪儿去。

    “城主,难道夫人有什么大动作?”沈淮忍不住问道。

    君无欢微微勾唇道:“过几天你们就知道了。现在…回去准备吧。”众人站起身来,江济时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城主,准备什么?”

    君无欢冷飕飕地看了他一眼道:“随时准备,出兵。不是忍不住了么,等着吧,很快。”

    “是,城主!”众将领齐声道。他们确实忍不住了,谢廷泽带领的兵马明明就在距离沧云城不远的地方与貊族人交战,但城主偏要下令他们都不能轻举妄动。这种友军浴血奋战自己却只能在一边袖手看着的感觉,真的不太好啊。

    众人退了出去,君无欢脸上的神色渐渐淡了几分。眉宇间也多了几分淡淡地担忧。

    虽然他相信阿凌,但是…不得不说阿凌这次的计划还是有些冒险了。身为她的丈夫,伴侣,君无欢想要立刻快马加鞭赶到她身边,必须亲眼看到她平安无事才能放心。但是同样的,他不能去。不仅是因为他需要坐镇沧云城,更重要的是,他不能随意插手她的布局和战事。

    因为神佑公主终有一天是要率领天启兵马征战天下的,这是阿凌自己选择的道路。即便是身为爱人,他也不能随意在她的道路上指手画脚。这不仅会阻拦她前进的道路,更会损害她现在最需要建立的威信。神佑公主需要独立完成一个大胜仗,向所有人证明她真的可以。

    神佑公主永远不可能是只会站在男人身边的弱女子,有朝一日她会是这个时代最耀眼的一颗将星。

    阿凌,我会看着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