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29、不想死!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抓到泰和南军正副统领的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楚凌等人也没有耽搁直接拎着两人就离开了李府出了城,他们离开的时候李府依然还在一片寂静之中。也许等这些人明天早上醒来,才会发现整个泰和县已经变天了。

    此时城外的南军大营依然还是一片宁静,楚凌也不着急去管冯思北和上官允儒怎么样,而是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来料理成毅。

    成毅被扔进城外一处不知名的小院子时,原本脸上的有恃无恐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他挣扎着爬起来,定定地盯着眼前的楚凌和云行月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他现在自然看出来了,这两个人绝不会是什么寻常人物。即便是沧云城或者靖北军中,也应当是身份地位相当高的人物了。

    楚凌没有答话,云行月轻笑了一声,挑眉道:“你猜啊。”又回头看了一眼缩在一边看起来十分安分的元吉,笑道:“你要不要也猜一猜?”

    元吉看了看两人,犹豫了一下方才低声道:“你…这位、公子,是不是靖北军的那位…小将军?”

    其实也不是很难猜,这世上恨北晋人的或许很多。但是在润州这地界上敢打南军主意,而是还是想要控制南军兵权的人却并不多。除了沧云城就只剩下靖北军了。楚凌的外表看起来太过年少,完全就是个还未及笄的少年。这样厉害的少年,自然就更不多了。沧云城主虽然名震天下,但是元吉也知道沧云城主成名已经有十多年了。自然不可能会是眼前这个少年了,那么算起来也就是只有那位靖北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小将军了。

    闻言,云行月有些惊讶地看着元吉。都说这元吉平庸无能,现在看起来也还是有几分聪明的啊。

    “你是凌楚?!”成毅脸色难看地道,声音里带着几分古怪的味道。像是仇恨,又像是嫉妒。一时间楚凌都没能看明白他的想法。成毅自然知道靖北军的首领叫什么名字,甚至知道靖北军的发展和由来以及靖北军最初的几位首领都曾经是山贼土匪这个事情。

    楚凌含笑看着她,道:“我是楚凌。”

    成毅一愣,似乎有些不太明白。如果凌楚这个名字也是假的的话,就证明这个少年的身份远不止靖北军首领那么简单。等等…楚?!

    成毅猛然抬头道:“你是天启皇室的人?”成毅在泰和县这种小地方,权力也并不十分大,自然不会知道天启皇室到底有没有楚凌这么一号人物。

    楚凌今晚却似乎十分大方,笑道:“我叫楚凌,小字卿衣,以前还有一个名字叫……曲笙。”

    “你是天启神佑公主?!”成毅厉声道,旁边的元吉都吓了一跳。惊魂未定地看了成毅一眼才将视线落到了楚凌身上。似乎有些疑惑,眼前这个除了好看完全看不出来是个女子的少年,真的是……天启的公主?元吉这几年在泰和县醉生梦死,消息还不如成毅灵通。至少成毅还能知道曲笙是拓跋大将军的亲传弟子武安郡主的名字,而武安郡主又是天启的神佑公主。

    楚凌站在屋檐下,居高临下地看着成毅点了点头。成毅的目光中一瞬间充满了仇恨,咬牙道:“你竟然是天启公主?!”

    楚凌好心情地抬头看了看夜空,点点头道:“我是天启公主,你有什么想说的么?”成毅一怔,突然明白了过来,“你要杀我?”楚凌莞尔一笑,“不傻啊,不杀你我跟你说这么多做什么?让你逃出去到处宣扬我的身份么?”虽然这个身份也没打算隐藏多久了,但是主动公布和被动被人发现还是有差别的。

    成毅冷笑一声,他先前被楚凌抽了一顿浑身上下都是伤痕和血迹,此时一笑起来在有些昏暗的火光映衬下宛如厉鬼一般可怖。成毅阴恻恻地道:“天启皇室的人都该死,你有什么资格杀我?”

    楚凌道:“我比你强,你打不过我。”

    旁边的元吉也忍不住梗了一下,他还以为这位……神佑公主会跟成毅辩论一下什么的,毕竟天启的人都很爱说废话,没想到这位公主竟然是个如此爽快的角色。

    成毅也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只听楚凌道:“我不想知道你有什么痛苦的经历,或者你觉得天启皇室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我对这个不感兴趣,我觉得你应该也没有请恕的执念。毕竟…再你选择变成现在的你的时候,过往的一切应该都被你放弃了吧?如果你一定想要说话的话,不如跟我说说貊族在润州的布兵情况?貊族骑兵你不知道,但是南军你肯定是知道的。你们南军的这些统领,私底下应该互相有些联系吧?”

    成毅冷笑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楚凌微微挑眉道:“试试看吧。”

    成毅道:“你死了这条心,我绝对不会告诉你一丝一毫的消息!”楚凌干脆利落地道:“那你就没用了,云行月,处理掉吧。”

    云行月大为不满,“凭什么是我处理?!”楚凌有些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道:“你不是有化尸粉吗?现在谁有空善后?这房子还是借的,总不能给人家留下一具尸体吧?”

    成毅气得脸色铁青,他没想到这个神佑公主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看着云行月满脸不满的嘟嘟囔囔,脚下却一点儿也不慢地朝着自己走了过来。手里还掏出了一个药瓶,成毅眼睛不由得一缩,紧紧盯着越走越近的云行月。云行月笑道:“别紧张,我不会直接把它撒到你身上的,至少……还是要先给你一刀的。”

    “等等!”成毅高声道,声音里已经有几分紧绷,显然他并不像是他表现出来的那么不怕死。已经转身准备离开的楚凌脚下一顿,回头看向成毅。

    成毅咬牙道:“你想知道什么?”

    楚凌问道:“灵苍江边驻守的南军统领,水军统领都是谁,是什么样的人?最好是,他们有没有什么弱点?”

    成毅垂眸,思索了一下道:“驻守灵苍江的南军统领是……”成毅并没有拖延,十分爽快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了楚凌。

    楚凌重新走回了他跟前,成毅咬牙道:“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楚凌俯身打量着他问道:“这么爽快,不会有诈吧?”成毅道:“自然不会,只要公主饶我一命,我还可以告诉公主一个秘密。”

    楚凌挑眉,似乎对此很有兴趣,“什么样的秘密?”成毅道:“塔克勤的秘密。”

    楚凌这次倒是真的有兴趣了,“你竟然会知道塔克勤的秘密?”成毅道:“我跟塔克勤见过几面,自然能知道他的一切秘密。不然,我是怎么从他的亲侄子手里得到泰和南军统领的职位的。”

    楚凌点点头,若有所思,“好像有点道理。说来听听?”

    成毅道:“我说了,你就放过我?”楚凌道:“自然。我说话虽然算不上一言九鼎,至少……八鼎总还是值得的吧?”

    成毅打量了楚凌好一会儿,似乎终于决定相信楚凌了,点点头道:“我,我告诉你。塔克勤他……”话未说完,成毅的脸色突然一变,一抹鲜血从他唇边溢出。成毅惊愕地看着眼前与自己靠的很近的人,又慢慢低头看向自己的心口。不知何时,他的心口已经插上了一把小巧的匕首。而楚凌的另一只手却轻轻地捏着一支小巧的短箭。

    “这…这不可能……”成毅道,血水不停的从他口中和心口溢出。他原本以为是万无一失的,藏在身上的机关暗器,可以在面对面距离对方极近的情况下消无声息地发出暗器。这个秘密武器他这些年来他用过很多次,百试不爽。却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栽在了一个女子的手中。

    楚凌拎着手中的短箭拔完了一下,方才点评道:“设计的倒是还算精巧,不过力道一般,暗算一下武功不行的寻常人还差不多,对真正的高手…用处不大。”其实还是有些用处的,即便是在厉害的高手这么近的距离也很容易受伤。不过楚凌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过成毅,自然不会被他算计成功。

    “你故意的!”成毅含恨道。

    楚凌笑道:“都跟你说过了,我要杀你啊。你以为,你告诉我一些消息我就会改变主意么?我若是要杀一个,就绝对不会相信他的。”

    成毅躺倒在地上,源源不断地血液流失让他开始觉得浑身发冷。忍不住想要伸手环住自己,但是同时一种更深层的恐惧充盈了他整个人,“不…我不能死!我不能死…该死的是你们!我还要、我还要…我要活下去…我要把所有人都踩在脚下!”

    “都怪你们!要不是你们无能,我怎么会给貊族人做牛做马卑躬屈膝…无能的废物都该去死,死了也是活该……”

    “都要死了话还这么多?”楚凌忍不住翻了白眼,扭头看向云行月。该不会是她下刀不准还是这人的心脏长偏了什么的吧?

    云行月摸摸鼻子干笑,“这个……你可以理解为回光返照。”

    楚凌摆摆手道:“随便吧,你善后,看着这个貊族人。我去看看冯思北他们。”

    说完,楚凌便转身往外走去。身后传来成毅的惨叫和哀求声,“我不想死,救我…救我……”

    这世上,能活着谁都不想死。

    冯思北和上官允儒两个人或许做不了什么,但是再加上一个赵季麟带着两千人马来帮忙,还是很能做些什么的。等到楚凌赶到城外南军军营的时候,整个军营已经灯红通明,不过看起来倒是还算安静并没有打起来的样子。楚凌有些好奇,正打算悄悄潜入其中看看,却看到上官允儒和赵季麟并肩从里面走了出来。想了想,楚凌还是放弃了潜入的打算直接走了过去。

    “公主!”两人见到楚凌都是大喜,连忙迎了上来。

    楚凌点点头,有些好奇的问道:“怎么样了?”

    赵季麟笑道:“不负公主所望,搞定了。”

    “这么厉害?”楚凌有些惊讶,其实她都做好了替他们收拾烂摊子的打算。不过看来这几年这三个人跟各地的山贼土匪斗智斗勇,多少还是锻炼出来了一些本事的。上官允儒温文尔雅地脸上也带着几分愉快地笑意道:“还要多亏了季麟带人来帮忙,不然我和思北只怕还是够呛。”

    冯思北的身手想要拿下南军中的将领自然不难,但是擒贼先擒王也不一定就能完全有效。有时候若是军中乱起来,谁也控制不住。他们两个人是肯定搞不定那好几千的南军的。

    上官允儒甚至考虑过给南军的士兵下毒,但是一来公主还要用这些人,下药重了不行轻了也不行,二来他们也没有能一下子药倒几千人的药啊。

    因此也就只能保险试试,想办法先控制住军中所有的中上层将领了。赵季麟的到来是意外之喜,却帮了他们很大的忙。冯思北和上官允儒这才明白,公主原来真的不是故意刁难他们,还特意给他们找了帮手呢。

    楚凌听完上官允儒的叙述,有些满意地点点头赞道:“干得不错。”

    两个年轻人顿时都有些神采飞扬起来,赵季麟摩拳擦掌地道:“公主,咱们接下来干什么?”

    楚凌道:“先收复了那些南军让他们能乖乖干活,然后再说其他。”

    赵季麟点点头道:“公子尽管放心,通往外面的路我们早就派人守着了,短时间内消息不会走漏的。”

    楚凌点头道:“嗯,塔克勤暂时应该没有功夫关注泰和这边,也没有功夫纳妾了。”有葛丹枫和狄钧两路兵马同时进犯润州,塔克勤若是还有闲工夫关心这么一个不起眼地小地方,那楚凌也只能表示佩服顺便接受自己时运不济这个事实了。

    “……”这关塔克勤纳妾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