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28、借刀杀人?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原本楚凌一个人对上成毅一个人还算是轻松,一下子又多出来好几个人楚凌也难免要稍微认真一些对待了。不过成毅却显然并不是一个讲义气的人,更没有打算跟楚凌血战到底。所以,在元吉身边的护卫冲上来的同时他也飞快地往后撤退,然后利用那些人缠住楚凌的片刻功夫,直接转身就逃了。

    “……”

    比起楚凌,显然元吉还要更加懵逼一些。他自然不会想到自己带着人上前来帮忙,成毅却毫无意义地将自己丢下跑掉了。

    但是他至少知道,成毅平时是什么样的为人和脾气,连他都要跑就表示眼前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还十分漂亮的少年成毅根本对付不了。成毅都对付不了,他自然更对付不了了。元吉想也不想,跟着转身就朝着来的路上跑,甚至没有时间去计较成毅丢下他的事情。

    跑了一个成毅,楚凌自然不能让元吉再给跑了。左手抽空腰间抽出长鞭朝着成毅卷了过去。成毅刚跑出去两步就被长鞭缠住了腿一把拉了回来跌倒在地上。

    楚凌飞快地解决了元吉的护卫,楚凌方才收起了流月刀慢条斯理地走向正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地元吉笑道:“南军统领?元吉?”元吉警惕地看着她,“你是什么人?很快就会有人来的,你要是不像死最好赶快离开。”

    楚凌朝他伸出手来,元吉一愣,“什么?”

    “南军的令牌啊,成毅跟我说在你这里。”楚凌道。

    元吉神色微变,不知道是因为楚凌还是元吉,只是神色更加戒备了起来,“你想做什么?你们想造反不成?”楚凌翻了个白眼,笑道:“说什么造反呢,多难听啊。我又不是北晋人。来…把令牌给我,你好我好大家好,不然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元吉定了定神,道:“成毅骗你的,南军的令符不在我手里。”楚凌微微挑眉,“你当我是傻子么?你是南军统领,令符不在你手里在谁手里,你可别告诉我在成毅手里?”

    元吉点了点头道:“就是在他手里,下个月起…他就是泰和的南军统领了,我、我只是跟他提前交接了而已。”

    楚凌摸摸下巴道:“这么说…留着你也没用了。那就杀人灭口吧。”说着便当真拔出了流月刀朝着元吉走了过来,元吉有些惊恐地看着她手里寒光熠熠的道,“我…你别过来!成毅马上就会带人回来,你、你……”

    楚凌笑道:“不就是成毅把你骗过来当替死的么?你方才若是不过来,而是直接转身去叫人。等我杀了成毅你至少是可以逃出去的。但是现在,你看……”

    “你不怕成毅带人回来?”看到楚凌如此悠然的模样,元吉也明白了眼前的少年似乎并不着急。楚凌笑道:“那得看他能不能跑的出去,又能不能搬到救兵来帮忙。”

    “我、我……”元吉看了一眼流月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毕竟不远处地地上还躺着好些尸体呢,他可不敢认为眼前这个笑盈盈的少年只是在跟他开玩笑而已。吞了口口水,元吉道:“我、我…令符虽然给成毅了,但是还没有正式交接。我、我还是南军统领。”

    楚凌有些惊讶地看着元吉,道:“你好像跟我认识的貊族人不太一样啊?你真的是貊族人么?”

    这自然不是什么好话,不管愿不愿意承认,楚凌遇见过的绝大多数貊族人,特别是军中的人都是相当强硬而且勇敢的。哪怕是色厉内荏,多少也还是能坚持一段时间。这样一上来就软成这样的貊族人,楚凌还真没见过几个?

    元吉不语,他在家族并没有什么地位,自然就从小养成了小心翼翼察言观色的性格。就是如今能够成为泰和南军的统领,也是他废了许多功夫才设法谋来的职位。可惜才刚上任没几年,又要让给成毅了。就因为成毅将自己的闺女送给了他那位叔叔做妾。

    虽然楚凌的话不太好听,元吉却没有生气,反倒是挤出了一个有些僵硬地笑容,“我…只能算半个貊族人吧?”

    其实在泰和县,元吉的名声是要好于成毅的。元吉自己知道自己没什么本事,这个南军统领的位置也是废了不少心思才得到的,也明白自己只怕是没什么升迁的机会了。只想在这里过土皇帝的小日子,并没有打算将泰和弄得名不聊生让人恨到想法设法杀了自己活着被家中那些兄弟抓到把柄抢夺了自己的东西。

    因此,这几年元吉虽然没做什么好事,但是比起性格阴狠暴戾的成毅,他倒是还好些。至少,他不弑杀,而成毅却真的是个魔王。

    即便是元吉自认为自己不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也不怎么喜欢成毅。因为成毅行事太过狠毒而且脾气变幻莫测,这让元吉觉得非常危险。他只想过安定的日子,自然不乐意跟危险的人相处。可惜…相处的不怎么愉快的两个人最后的结果却不是元吉仗着自己的身份将成毅赶走。反倒是成毅先一步攀上了自己的叔叔,要将他给赶走。

    却说,另一边成毅冲出了花园之后便厉声呼喊,想要叫人来。不管元吉活着还是死了,他总是要带人回去将那个少年给灭掉的。当然,经过了方才的事情……元吉必须死!

    虽然元吉只是个本什么本事的废材,但毕竟是塔克勤的侄子,哪怕不受重视今晚的事情也绝对不能传到塔克勤的耳朵里。这世上,当然只有死人才绝对不会泄露秘密。所以,只要那少年杀了元吉,他在杀了那少年,一切就都没有问题了。如果那个少年没有杀元吉,他也可以帮忙补上两刀。

    但是很快,成毅就知道自己高兴的太早了,因为他叫了好几声都没有人来应答。方才在花园里可以说李家的人惧怕他离得远了,但是已经出了花园了,偌大的一个李家怎么会半个人影也没有看见?出了什么事了?那个少年不只是一个人?

    身后传来脚步声,成毅猛然回头就看到云行月正悠然地漫步而来。看到成毅,仿佛有些惊讶又有些嫌弃,“不是说自己能搞定么?怎么还漏掉了这么大一条鱼?”不,这已经不能说是漏网之鱼了,公主殿下这分明就是办事不利嘛。云行月愉快地想着,回头一定要狠狠地嘲笑楚凌一番。

    “你是什么人?”成毅看向云行月,警惕地问道。

    云行月笑道:“你不用知道我是什么人,束手就擒免得本公子动手。如果本公子动手的话,可不会像刚才那位那么温柔了。”只看成毅那一身凌乱的狼狈模样就知道,之前肯定是跟人交过手的。

    成毅冷笑一声,“大言不惭!”提起手中的刀就朝着云行月扑了过来,他一眼就能够看出来,眼前这个人虽然年纪比方才那少年大,但是实力却远不如那少年。

    云行月身形一闪避开了成毅劈过来的一刀,袖口微微一动,一把粉末就撒向了成毅。

    成毅却十分警醒飞快地向后退了七八步才算避开了云行月这一击。

    云行月有些失望地撇嘴,他之所以被人称为神医而不是毒医,是因为他在毒这方面确实不如肖嫣儿。如果说制毒解毒方面还算不错的话,在下毒这方面云行月就跟肖嫣儿差着八条街了。但是第一次出手就失利,云行月也有些不爽,正打算再接再厉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笑声。回头一看果然看到楚凌拎着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楚凌看到成毅也不觉得意外,笑眯眯地道:“这不是成将军么?怎么还在这里?”

    成毅转身就想跑,楚凌一把丢给手里提着的人,手中长鞭一道就朝着成毅挥了过去。成毅听到身后冷风袭来,心知不好连忙就地一滚闪过了这一鞭,楚凌一言不发提起鞭子又一下抽了过去。成毅连连闪避,但是他的实力本来就不如楚凌,躲避了七八次之后终于被一鞭子抽到了背心上。

    长鞭落在身后,背后顿时泛起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楚凌冷笑一声,又是一鞭下去。

    成毅猛哼一声,有些狼狈地连连后退了几步。他左肩到胸口的位置已经多了一条血淋淋的血痕,血痕处的衣服也被撕裂了一条大口子,皮肉翻裂血肉模糊,让站在一边的云行月看了也忍不住皱眉。楚凌的长鞭鞭梢上有一截倒刺,楚凌方才那一鞭子就完全用鞭梢抽上去的,在刻意往回一拉可不是拉得成毅皮开肉绽么?

    楚凌收回了鞭子,含笑看着成毅道:“成将军,何必呢?我们既然敢单枪匹马地来,你就该知道我们也是有完全之策的。除非你有本事现在立刻就让城外的几千南军都出现在这里,否则……你那百十来人、恕我直言真的没什么用处。”

    成毅按住肩头的伤口,咬牙道:“我也说了,我可以让整个泰和县的人跟我一起死!”

    楚凌道:“但是,元吉将军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啊。”

    成毅这才看清楚,先前被楚凌拎着过来的人竟然就是元吉。院子里光线有些暗,楚凌过来就将人扔到了一边,这会儿元吉自己从地上拍起来了成毅才看清楚他的模样。眼神微沉,“你没杀他?”

    元吉惊愕地看向成毅,咬牙恨恨地道:“成毅!”原来成毅不仅仅是让他当替死鬼,还是真的想要让人杀了他。或者应该说是借刀杀人?

    楚凌笑道:“我当然不能杀他啦,杀了他我怎么知道你在泰和到底布置了多少东西?”

    成毅冷笑道:“你觉得他会知道全部么?”

    楚凌耸耸肩道:“我不觉得你在这小地方能不知多少东西?让我猜猜看…泰和县城上方有一个蓄水的湖,上个月刚下过暴雨湖中的水现在相比还不少。你打算让人挖开堤坝,水淹县城?”

    见成毅微微变色,楚凌便知道她猜对了。不过……“这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做到的事情啊?而且,虽然那湖不小,但是想要淹掉整个泰和县还是有些困难的吧?除非……你早就有这个打算了?连胡泊上游的河道也一起挖开了,想要让灵苍江支流的水一起冲进来?这个…工程,不能光明正大的做的话,至少也需要一两年时间吧?成将军,你想做什么?”

    成毅不可能未卜先知知道自己会遇到这种情况,所以这自然不是为了他们而准备的。只能说,成毅原本就有这种打算,只是正巧落到了他们手里罢了。

    听了这话,别说是云行月就是元吉脸色也十分难看。他没想到成毅竟然打着这种注意,岂不是说一个不小心连他也有可能莫名其妙地就被成毅给淹死了?

    成毅有些漫不经心地道:“哦,没什么啊。随便挖挖而已,若是正巧遇到暴雨洪水什么的,洗一洗泰和县不好么?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比如像现在这样…还可以跟我的敌人同归于尽,多方便啊。”成毅愉快地笑道,显然丝毫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同样是完全不讲理地蛇精病,楚凌觉得南宫御月比眼前的人可爱多了。

    这个……大概是因为脸?楚凌心中想着。

    “公…公子?”云行月微微蹙眉,看向楚凌。如果成毅说的是真的,那么还真有点麻烦。

    楚凌轻笑一声,淡淡道:“怕什么?成将军还能将自己也一起淹死不成?”

    成毅眯眼,阴恻恻地道:“你当我不敢?”

    “你敢啊。请吧,我等着看呢。”楚凌抱着胳膊,似笑非笑地看着成毅道。

    成毅眼神阴冷地看着她没说话,楚凌嗤笑一声,道:“真不怕死,你费这么多事儿干嘛?想杀人…城外那几千南军,只要你一声令下能把这小小的县城屠掉好几遍了。也就是欺压欺压寻常百姓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罢了。让本公子猜猜,你在塔克勤跟前…是一副什么卑躬屈膝的模样?”

    成毅仿佛在一瞬间被人按到了什么机关,突然跳了起来厉声道:“你敢侮辱我?!”

    楚凌偏着头,笑容明朗无辜又坦然,“啊,我就是在侮辱你啊。有本事你过来杀我。”

    成毅冷哼一声,当真提刀就冲了过来。云行月立刻往后退,一边退一边还不忘叫道:“好好教训他!放心,这院子里的人都被我放倒了,没有人会听到。狠狠的教训他!”

    楚凌莞尔一笑道:“好啊。”手中长鞭犹如毒蛇一般扑向成毅,空气中接连不断的传来长鞭破空的声音。

    啪!啪!啪!

    站在一边的元吉看着被楚凌抽的犹如陀螺一般的成毅,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小公子看起来斯斯文文,清隽漂亮,没想到竟然这么凶残。天启竟然还有这么凶残的人么?

    夜色中,李府依然是灯火通明,但是整个府邸却半点也没有寿宴应该会有地热闹欢腾。只有其中一个院子里不停地传来拍拍的声音已经让人不寒而栗的哀嚎声。

    即便是府外有人偶然听到了,也只会步履匆匆地离开绝不会想要上门来询问查看地。毕竟成毅的脾气爱好整个泰和县皆知,谁也不想上来触他的眉头自找麻烦。至于李府门口,早就被秋先生的人接管了,这会儿已经是夜晚,一时半刻也不会有什么人发现不对劲。

    云行月看着这一幕也忍不住抱着胳膊抖了抖,可惜君无欢没看到这一幕,不然就会知道他心心念念担心的不行的公主殿下到底有多么凶残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看到被抽的犹如血葫芦一般的成毅,再想想听说过的成毅的事情,云行月心里还是觉得极度的舒适。忍不住助威叫好,“打得好!公子好手段!不知道某人看到这一幕,会是个什么感觉呢?”

    楚凌轻笑一声,“云公子过奖了,若不是你连药都丢不准,哪里轮得到我施展手段?”

    “……”云行月无语,还能不能愉快地交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