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26、成毅(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秋先生以堂堂北晋总管事的身份潜伏在这小小的县城将近一年时间,自然不会只是为了帮楚凌挖一点石油那么简单。这一年,秋先生已经的眼线和势力已经遍布了整个泰和县,否则也无法悄无声息地在貊族人和南军的眼皮子底下开采提炼石脂。

    楚凌想要悄无声息兵不血刃的拿下泰和城外的南军,自然免不了动用这方面的关系。

    “泰和驻守的南军将领是个貊族人,名叫元吉。他是润州镇守将军塔克勤的侄子,不过他不是纯粹的貊族血统,生母好像是西域人,因此不太受重视。”貊族人原本其实并不是一个十分讲究血统的族群,早年跟塞外各族甚至是跟天启也多有通婚。但自从入主中原之后,反倒是更加注重起自身的血统来了。天启和貊族人的混血,在他们眼中只是比奴隶高贵一点点。

    至于其他外族也没有好打哪儿去,至少地位绝对比不上纯粹貊族血统所生的。之前的北晋先皇和拓跋梁吃吃不肯立下太子,未尝不是有这方面的原因。当然,他们更多考虑的还是外戚和外族对未来太子的影响。但普通貊族人考虑的却真的是血统的纯粹问题了。

    “这人实力如何?”楚凌问道。

    秋先生摇摇头道:“这人在家中不受重视,差不多是被养废了。公主要注意的不是这个元吉,而是南军的副统领成毅。”

    楚凌微微蹙眉,“听起来是个天启人,他怎么样了?”

    秋先生轻叹了口气道:“这个人…有些本事,最重要的是,他非常讨厌天启人。”

    旁听的上官允儒忍不住道:“他自己就是天启人吧?”

    秋先生摇摇头道:“我跟这人打过两次交道,非常的不好接近。他不信任任何人,所以我也没有再往他跟前凑了,免得惹他怀疑。这人脾气非常暴戾而且狡猾,但是实力确实不弱。而且……”秋先生看了楚凌一眼,犹豫了一下方才道:“我觉得,比起貊族人,他更讨厌天启人。所以,公主如果遇到这个人的话,最好不要考虑劝降的事情。”

    楚凌微微点头,笑道:“若是如此,我倒是…有些好奇起这个人了。”

    秋先生一怔,“公主想要看看这人么?”

    楚凌摇头,“还是正事要紧,至于这个人……有机会再说吧。”秋先生点头称是,他也怕公主一定要先见见这人,万一打草惊蛇就麻烦了。

    “既然如此,就有属下来安排。公主请放心,属下和城中一些人还是颇有交情。收到公主的消息属下就开始暗中谋划,明晚便是一个机会。”楚凌微微扬眉,“说说看。”

    秋先生笑道:“明晚是城中李员外的五十寿辰,这位李员外很会做人,堪称八面玲珑长袖善舞,他最小的女儿是元吉最宠爱的爱妾,早些年又将自己继室妻子的嫡妹嫁给了成毅做继室。跟成毅和元吉的关系都不错,所以他的五十大寿这两个人是一定会去的。”

    楚凌好奇,“秋先生跟这位李员外的关系如何?”

    秋先生笑道:“还算不错,这位李员外交游广阔,喜欢结交朋友。虽然相识不久,属下也得他邀请参加过几次李府的宴请。”

    楚凌有些感叹,“那这一次……就要对不住秋先生的这位朋友了。”秋先生神色淡定,倒是没什么对不住朋友的感觉,“形势所迫,想必李员外也能够理解的。”

    “……”

    楚凌轻笑一声,道;“就这么办吧,有劳秋先生也给我弄两张帖子吧。”

    “这是自然。”

    等到秋先生退了出去,上官允儒方才问道:“公主,你这是打算擒贼先擒王么?”

    楚凌微微点头,“有什么问题?”

    冯思北道:“就算是拿下了元吉和成毅,只靠我们这点人也控制不住城外那几千兵马啊。”楚凌点头道:“这确实是个问题,所以…这事儿还要靠你们啊。”

    冯思北和上官允儒对视一眼,齐刷刷地看向楚凌,“靠我们?”

    楚凌理所当然地点头,“不然,我带你们来干嘛?”

    两人不由面面相觑,冯思北有些茫然,“公主…就算是我再加上允儒他们三个,也不行啊。”高手是可以以一敌十,厉害点的或许可以以一敌百,但是可没有听说过可以以一敌千甚至敌两千三千啊。

    楚凌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他们,“这就要你们自己想办法了。我的安排呢就是我和秋先生帮你们牵制住元吉和成毅,剩下的就靠你们啦。”

    “……”不,我们只是两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楚凌可不管他们知不知道该怎么办,干脆利落地直接将人给轰了出去。

    “你就不怕他们把事情给你搞砸了啊。”云行月的声音在窗外响起,楚凌侧首看去正好看到云行月一闪身从外面进来。

    楚凌微微蹙眉,有些嫌弃地道:“你怎么来了?”

    云行月轻哼一声,大摇大摆地走到一边坐下来道:“你刚才让秋先生帮你准备两张帖子,又不打算带那两个小子去,不就是给本公子准备的么?需要本公子帮忙尽管开口就是了,不用不好意思啊。”

    楚凌打量了他一眼,“看来你的情伤已经好了啊。”

    闻言,云行月的俊脸顿时难看起来,不悦地瞪向楚凌。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这人说话专门往人痛处戳,果然不愧是跟君无欢是两口子!

    楚凌也不管他脸色多难看,问道:“人带来了么?”

    云行月轻哼一声道:“带来了,城外十里,两千人。赵季麟亲自带着的。我真不明白,有训练有素的兵马不用,偏要一群乌合之众。就算靖北军兵马再少,两千人也不至于抽不出来吧?”

    楚凌微笑道:“说话客气点,什么叫乌合之众?两千人确实能抽出来,但是你以为两千人很少么?专程带着这么多人往这种毫不起眼的地方跑,不是告诉别人这地方有古怪么?”

    云行月嗤之以鼻,“等你打下泰和的消息传出去,你以为别人就不会知道了?”

    楚凌微笑道:“等到那时候,一切顺利的话我应该已经干掉灵苍江上的水军了。”

    “行吧。”云行月有些意兴阑珊地挥挥手,“反正做主的人是你,你爱干嘛干嘛。”

    第二天,楚凌和云行月果然收到了秋先生亲自送过来的两张邀请参加寿宴的帖子。不过她们并没有跟着秋先生一起去城中的李府,而是自己混在普通祝寿的人群中进去的。两人都是形容出类拔萃的人物,再怎么遮掩也依然有几分鹤立鸡群的感觉。

    去参加寿宴总也不能弄得粗服乱头,一身狼藉的模样。于是两人干脆穿了一身中规中矩的衣衫前往,楚凌依然穿着男装只当两人是刚从外地来的兄弟。因为李府跟南军的关系,设法找了两张帖子想要来攀关系的。这样的人多得是,李家迎客的管事也没有没有在意,看了帖子就收下贺礼将两人放进去了。

    李府的院子在楚凌和云行月眼中虽然不算什么,但是在泰和这样的小地方却已经算是数一数二的。今天府里很是热闹,府中上下都忙碌的很,他们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客人李家的人自然不会过多关注。只有一个下人将他们带到了宾客休息的地方便离开了。

    两人进了大堂找到一个偏僻一些的地方坐下来喝茶,看着不远处秋先生正在跟人寒暄,云行月低笑了一声,在楚凌耳边低语道:“看来老秋还是有些本事的,这才多久看起来人缘竟然还不错了。”

    楚凌挑眉,同样压低了声音道:“若不是人缘不错,咱们是怎么进来的?”

    “这倒也是。”云行月点点头。

    不远处,秋先生正在跟一个一身富泰模样,衣着华贵的老者说话。谈笑间也能看出来两人的关系也确实不错。就是不知道,秋先生这样一个客栈的掌柜,是怎么跟李家这样的地头蛇攀上关系的?

    “这位就是李老爷啊?”楚凌淡淡地问了一句,又像是自言自语。

    旁边却有人道:“可不是李老爷么?这位公子不认识他?”

    楚凌回头,看到坐在他们不远处的一个有些消瘦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也穿着一身锦衣,手上还带着一只碧玉扳指,一双眼睛闪烁着精明的光芒,看起来也是一位商人。

    楚凌对他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们兄弟路过泰和,想在此处盘桓一些时日。正好听说今儿城里李老爷的寿辰,所以才……”

    那中年男子打量着他们,“两位的路子也挺广的啊,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楚凌眼皮也不眨地答道:“做些药材生意。”

    “那倒是好买卖。”中年人笑道,“这世道,药材生意可不好做。”

    楚凌有些苦恼地道:“可不是么?过些日子我们有一些药材要路过此地,所以才想要……呃,不知兄台是?”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云行月,笑道:“在下做一些布匹生意,小本买**不得两位公子……”

    云行月一边喝着茶,一边悠然地听着楚凌跟那中年男子胡扯。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两人已经从天南地北的胡扯了一通又绕回了泰和县城来了。

    楚凌这样的人,见多识广无论说什么都能接上话,哪怕是她不知道的瞎编也能编的比真的还真。没一会儿功夫,就跟那中年男子推杯换盏称兄道弟起来。

    云行月忍不住咋舌,这位公主殿下真要玩起来还有他们这些男人什么事?他突然觉得先前楚凌的话说得没错。那些柔弱无害的小白花的存在真的是这世间对他们这些愚蠢的男人最大的善意了。

    呸!他才不蠢呢。

    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众人连忙往外面望去,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人快步走了过来。

    楚凌有些好奇地打量着那人,那人看上去仿佛三十七八的模样,身形修长消瘦,长相算不得俊美但是也绝对不难看。但是在这样一个寿宴上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僵硬的让人忍不住要怀疑他脸上的肌肉到底是不是真的。

    楚凌曾经吐槽过南宫御月面瘫,其实看到这个人就知道,南宫御月真的不是面瘫。哦…这个也不叫面瘫,楚凌觉得这应该是传说中的僵尸脸。

    这人的脸虽然是僵尸脸,但是目光却不是。他一进来整个大堂里都仿佛一瞬间安静了下来,这人眼睛仿佛是暗沉的灰色,却又跟素和明光那种灰色完全不一样,目光阴狠冷厉仿佛随时随地都带着对所有活物的厌恨一般。阴戾,怨毒,狠辣……楚凌真的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够随时随地都保持着以上这些情绪。哪怕是个心狠手辣的恶人,也总有正常或者高兴的时候。

    “这位就是成将军。”刚刚结交的朋友在她身后低声提醒道。

    楚凌只看了两眼,就跟别人一样移开了目光。

    原本喧闹喜庆的大厅突然变得安静下来,就连刚刚还在跟人谈笑风生的李老爷的笑容都有一瞬间的停滞。成毅身后跟着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妇人,也是垂着头一副恭谨温良的模样。这应该就是成毅那位继室夫人了,据说这位年纪虽然不大,却是李夫人的嫡亲妹妹。

    自己亲姐夫的寿辰,来祝寿的她却毫无存在感。若不是穿着华丽,只怕别人还要以为是跟在成毅身边的丫头了。

    那边李老爷正在和成毅寒暄,只是脸上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勉强。楚凌打量了成毅两眼之后便转开了目光,回头继续跟那中年商人说话。之后便趁着没什么人注意,拉着云行月出去了。

    李家的花园没什么看头,楚凌和云行月走在人少的地方,云行月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问道:“你觉得那个成毅怎么样?”

    楚凌偏着头思索了好一会儿方才吐出了两个字,“饿狼。”

    云行月眨了眨眼睛,回头指了指大堂的方向,面带疑惑。楚凌肯定地点了点头,表示他没有听错,自己就是在说成毅。

    云行月耸耸肩道:“反正我只能感觉到,这人…绝对不是好人。你打算怎么办?”楚凌含笑看着云行月不说话,云行月抬手指了指自己,“哦?”

    楚凌笑道:“这种情况,当然只能劳烦云公子了。不然…你让我去把这些人全部给打晕么?”

    云行月轻哼一声道:“你若是不送嫣儿离开,就用不着那么麻烦了。我可不是专门做这个的。”

    楚凌淡定地道:“医毒不分家,云公子你就别客气了。还是说,你是在告诉我,你其实是不如嫣儿的?”

    “怎么可能!”云行月咬牙道,“你等着!”

    “我等着。”楚凌微笑点头道。

    感觉自己又被套路了,云行月十分郁闷。但是再怎么郁闷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难道他还能看着楚凌自己去打倒整个李家的人?万一出了什么事,君无欢还不捏死他?

    狠狠地瞪了楚凌一眼,云行月一转身消失在了花园后面。楚凌耸了耸肩,忍不住轻笑一声转身往回走去。快要走到花园出口处却听到前面传来两个有些凌乱的脚步声。楚凌微微眯眼,略一思索一闪身便躲到了路边的假山后面。

    片刻后,两个人便已经到了跟前。

    “相…相公……”女子有些颤抖的声音十分陌生,楚凌微微侧首看到了来人的模样。正是先前在大堂里见过的成毅和她的夫人。

    成毅走在前面,他身高腿长,成夫人在后面便追的十分辛苦。但是他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等一等她的意思,任由妻子在身后跌跌撞撞的跟着,“相公!相公……”

    成毅突然转身,冷声道:“你想说什么?”

    成夫人犹豫了一下,道:“燕…燕儿还小,能不能……”

    成毅突然冷笑了一声,成夫人显然对这个丈夫十分畏惧,见他一笑甚至忍不住有些颤抖起来,“能不能什么?”

    成夫人小声道:“我还想留她两年,这…婚事能不能先放一放?”

    成毅道:“既然已经说定了,还留什么?过了今天就让她收拾收拾,送到润州去。嫁进将军府,还委屈了她不成?”成夫人面色不忍,低声道:“但是…燕儿还没及笄,那…那个将军听说已经快五十岁了。而且、而且送进将军府的姑娘,都没有活过三个月的。这……”

    “她又不是你亲生的,你还心疼不成?”成毅讥诮地道。

    成夫人颤抖着,她才嫁给成毅没几年自然生不出来十多岁的女儿。

    “但是…燕儿她总归是你的女儿啊。”

    成毅嗤笑一声,声音里带着令人不寒而栗地恶毒,“你既然知道她是我的女儿,还多管什么闲事?我都不心疼,你心疼什么?再多管闲事…要不,你替她去?”

    成夫人身子一歪,跌倒在了地上。成毅却看也不看她一眼,转身往前面走去。花园的小径上只留下了成夫人呜咽的哭泣声。

    ------题外话------

    万更完毕~么么哒。下午网站同步出了问题,有读者反应才发现赶紧联系编辑恢复了。亲们见谅,不是没有按时更新哈。

    这两天更新太不顺了,昨天一早更掉了两万,今天网站同步又出问题。是不是码字没看黄历?

    pss:日常求票求关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