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25、润州水军(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真正要打仗了,即便是再怎么觉得这两三年的悠闲日子过的挺舒服,楚凌还是忍不住兴奋起来了。前后两世,她的日子过的都绝对算不上平凡,但是楚凌也不觉得糟糕。

    宁静闲适的日子是很舒服,但那在她的人生中只能算是疲惫的中暂时的休憩,至少在她还没真正老了感到心累之前是这样的。从本质上来讲,狐狸窝的老大必然不会是一个甘于平淡的人。

    “公主,咱们要做什么?”冯思北跟在楚凌身边,眼睛也比平时要明亮得多。云翼,萧艨等人都被楚凌派到了军中,唯独他被留了下来,冯思北有些失望的同时又隐隐有几分期待。这几年的相处已经足够让他认识到,神佑公主绝对不是一个别人在战场上拼命她只是远远地看着的人。跟在公主身边,说不定会更有意思。

    云行月伸了个懒腰,伸手拍了拍冯思北的肩膀道:“小冯啊,你当然是留下来当护卫了。”

    冯思北眨了眨眼睛,“护卫?谁?”公主可不需要他当什么护卫。

    “我啊。”云行月指着自己理所当然地道。冯思北认真地上下打量了云行月一番,方才问道:“云公子你做了什么事情要被公主打么?我可打不过公主,所以你还是找别人吧。”

    云行月半晌无语,看向不远处的楚凌表情痛心疾首:好端端的一个小伙子,看看被你糟蹋成什么样了?

    楚凌漫步走过来,没好气地扫了云行月一眼,对冯思北道:“去准备吧,我们今晚出发。”冯思北眼睛一亮,“公主不需要在军中坐镇?”楚凌笑道:“兵分几路,信州有大哥在一时半会儿出不了什么事,我坐得哪门子的镇?”云行月问道:“那我们做什么去?”楚凌上下打量了云行月一番,有些嫌弃地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们,是我和冯思北。你不行,别跟着了好好在信州待着吧。”

    “……”云行月气结,瞪着楚凌半晌说不出话来,等他回过神来楚凌早就带着冯思北走远了。

    楚凌说只带冯思北并不是开玩笑的,当天晚上就带着冯思北离开了,不说云行月,就连郑洛也不知道他们的行踪。

    润州境内某处山林中,幽暗的夜色中两个人步履轻盈的出现在林中。

    冯思北跟在楚凌身边,淡淡地月色穿过层层树梢的缝隙洒落在林中,勉强能看清楚跟前人的脸。楚凌穿着一身黑衣,发丝也只是随意竖起,腰间挂着那把名扬天下的流月刀。看上去不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天启公主,倒是更像以为英姿飒爽的江湖女侠。察觉到冯思北看向自己的目光,楚凌抬眼看了他一眼道:“思北,怎么了?”

    冯思北连忙摇头道:“没有。只是…公主不担心么?”他们离开信州已经整整三天了,期间一直在赶路只是偶尔收到一些各处传来的消息。靖北军刚要跟貊族人开战,公主一点都不担心么?

    楚凌笑道:“我留下也帮不上什么忙。更何况刚开始…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还不如让他们自己练练手。我们先抽出时间来做一些能做的事情。”冯思北点了点头,看了看前方停下了脚步道:“到了。”

    闻言,楚凌也停下了脚步。

    冯思北朝着夜色深处吹了几声短促的口哨,片刻后不远处想起了轻微的脚步声。几道黑影在夜色中晃动,朝着他们的方向奔了过来。冯思北站在楚凌身前,右手握在剑柄上看着由远而近的人影。不过一会儿工夫,七八个黑衣人已经在跟前站定了,“见过公主。”几人低声道。

    楚凌看了一眼他们微微点头道:“免礼,各位辛苦了。”

    为首的人抬头笑道:“公主言重了,都是我等分内之事。”月色下,露出一张年轻含笑的面孔,正是赵季麟。赵季麟身边的人却不是一向跟他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黄靖轩,而是上官允儒。

    楚凌看了看他们,微微挑眉道:“萧艨怎么让你们两个来了?”

    赵季麟倒也不跟她见外,笑道:“不然公主想要让谁来?黄靖轩倒是想来,不过萧将军说要他留下有事情吩咐。”

    楚凌想了想,虽然这几年神佑军中很有几个实力不错的年轻将领,不过总的来说更加出挑的也还是这几个。点了点头,楚凌问道:“来了多少人,我吩咐的事情办得怎么样?”

    上官允儒道:“加上我们,一共两百人。一共分成七队,已经散入了润州各地。”

    楚凌道:“让他们都小心一些。”

    众人齐声应是。

    半个时辰后,赵季麟带着几个人离开了,上官允儒则带着两个人留了下来。

    一行五人出了山林便朝着不远处的小城而去。这是润州边境距离信州西南不算远的一座小城,并没有貊族兵马驻守,只是在城外驻扎着一支大约五六千人的南军。他们进城的时候正好是第二天一早,城门开了的时候五个人跟着入城的队伍一起走了进去。

    润州和信州虽然只是一线之隔,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截然不同。特别是已经在信州住了好几个月的冯思北的感觉更深刻一些。

    信州看起来跟天启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因为前两年信州附近的天启百姓大量迁入,如今的信州甚至都算不上人口稀少。留在信州这几个月,冯思北几乎都要以为自己还是在天启的土地上了。

    但是一踏入润州,感觉立刻就不一样了。不说有时候即便是一整天都不一定能看到人烟,即便是这种不算太小的城池中,也显得相当萧条。街上来来往往的貊族人和天启人混杂,甚至大多数天启人的衣着也换成了貊族的模样。在他们脸上,几乎看不上什么希望和生气,只有淡淡的麻木和谦卑。

    这让冯思北等人觉得十分的不习惯,当然上官允儒三人也没有好大哪儿去,大家出身都不差,平京又是整个天下最繁华之地,哪里见过这样的情形?

    “公…公子。”上官允儒跟在楚凌身边,看着不远处几个貊族人正从一个天启人的摊子上抢夺西,完全没有准备给钱的模样。那摊主以及旁边的人虽然心有不甘却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楚凌淡淡道:“别管。”

    上官允儒微微皱眉,文人的某种正义感让他有些沉不住气。楚凌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要么你能彻底解决这事儿,要么就别管。否则…你管得了一时能管得了一世么?”

    “允儒,听公子的。”冯思北低声道,他之前一路跟着公主去上京又从上京回来,自然也见过不少这样的事情,当然明白楚凌是什么意思。

    上官允儒也不傻,只是到底心有不甘只得咬牙忍了。还回头看了一眼旁边两个蠢蠢欲动地年轻人低声道:“都别动!”

    楚凌侧首道:“我不是叫你们来行侠仗义的,记清楚你们要做什么。”

    “是,公子。”三人低声应道,扭过头去不在看那街边的情形。

    一行五人进了城中一个不起眼的茶楼,被茶楼的伙计迎了上去楼进了最里间的一个厢房坐下。不一会儿,茶楼的伙计亲自端着茶水进来,“属下见过公主。”楚凌微微点头,笑道:“掌柜不必客气,坐下说话。”

    掌柜又朝楚凌拱了拱手方才在下首做了下来。看着有些目瞪口呆的几个年轻人,掌柜含笑道:“公主,这几位……”

    楚凌含笑指着几人道:“这是殿前司都指挥使冯铮的公子,冯思北。这是……”

    掌柜倒是担心,只是微微挑了挑眉对几人拱手道:“都是少年英才,久仰大名。”

    楚凌对几人笑道:“这位是凌霄商行北晋总管事秋先生。”

    “凌霄商行北晋总管事?”冯思北和上官允儒都有些吃惊,倒不是吃惊这位秋先生的身份,而是他这样的身份竟然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城里做客栈的掌柜。

    只看他们方才进来的时候这位先生跟客人聊天的熟稔模样就知道,肯定不是刚来的。以一己之力掌握着整个北晋境内凌霄商行生意的人,每天手底下可是无数的真金白银流过啊。这样的人,竟然会隐藏在这种地方么?

    秋先生倒是淡定,拱手笑道:“都是为公主做事罢了,让几位见笑了。”

    楚凌道:“别那么惊讶,秋先生是去年年底才到这里来的。既然想要打润州,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准备吧?”

    冯思北很是佩服,“公主,你这么早就知道我们要打润州了?”

    楚凌翻了个白眼,上官允儒反应快些,“是公主早就想要打润州了吧?”所以才提前做准备,这次只是恰好遇上了好时机罢了。

    楚凌笑而不答,反倒是看向秋先生问道:“邱先生,这边的情况如何?”秋先生拱手道:“先前公主的推测不错,这地方并非必争之地,驻守的兵马也不多而且都是南军。自从貊族人进攻西秦的消息传来,沧云城也开始有了不少动作。附近的精兵更是被抽调走了,想必是为了防备沧云城和靖北军。所以…这附近目前,兵力空虚,公主若是想要拿下此地,问题应当不大。而且,即便是我们打下了这里,一时半刻润州兵马应该没有功夫来反攻。”

    因为这地方没有太大的价值,若是别的地方拿不下来,这个地方就算他们占住了早晚也得自己退走。如果别的地方拿下来了,就算他们不打这个地方,这里的敌军自己早晚也会撑不住。

    冯思北微微蹙眉道:“若是如此,公主…我们为何要费心在这个地方?”既然毫无价值,公主为什么会早在一年前就在这个地方布局?冯思北不认为公主只是随便安排的人手,肯定有什么他们没有想到的重要意义。

    楚凌含笑看向秋先生道:“去年秋先生也问过我这个问题,不知现在…秋先生可有答案了?”

    秋先生含笑道:“确实是属下目光短浅,比不得公主深谋远虑。”

    楚凌摇摇头道:“秋先生言重了,我也不过是碰巧罢了。”

    冯思北和上官允儒不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哑谜,有些着急想要知道却又只能眼巴巴地望着两人。看着他们这副模样,秋先生不由失笑摇了摇头道:“两位公子有所不知,这泰和自古以来就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土地贫瘠稀少,又远离官道和润州府城,着实是不起眼得很。但是…这泰和的地底下却藏着不少好东西啊。”

    “好东西?”冯思北和上官允儒对视了一眼,上官允儒有些迟疑地道:“难不成是金矿?”

    若是金矿的话那倒确实是好东西,毕竟无论做什么都离不开钱的。但是那也应该不急于一时吧?秋先生含笑摇摇头道:“自然不是,是石脂。”

    石脂,即石油。

    冯思北和上官允儒也都是有些见识的人,自然知道秋先生说的是什么。却依然不太能理解他的意思,上官允儒皱眉道:“那东西…不是用来生火照明的么?能有什么用处?而且听说弄起来还挺麻烦,我们现在也不缺柴火啊。”

    冯思北眼神微闪,看向楚凌。楚凌含笑看着他问道:“思北,你怎么想?”

    冯思北思索了一下,低声道:“公主…可是想用来,对付灵苍江边上的貊族人和水军么?”想到此处,冯思北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公主想要……烧死那些人?

    灵苍江北岸几乎全线被貊族人占领了,即便是沧云城和靖北军也没能占到什么便宜。因为两军都没有足够的兵力来守着,灵苍江沿线很长,需要大量的兵马驻守。虽然貊族本身没有足够的兵力,但是南军有啊。所以灵苍江沿岸驻守的有七成都是南军。

    北晋人在灵苍江沿岸修建防御堡垒,每一个堡垒之间派重兵驻守,易守难攻。江面上还有一支南军组成的水军随时沿江巡逻,那是原本天启的水军当初整个直接投了貊族人。如此,貊族人可以随时过江达到天启去,但是天启想要过来却是难上加难。

    这些年,天启人也学着貊族人在江边修建防御堡垒。但是南岸的江岸都是一马平川,需要驻守的地方太多,能钻的空子也太多了。其实防御能力远不如北晋这边的强大。

    而那支水军,就驻扎在润州境内!

    楚凌含笑看了一眼冯思北,仿佛没看见他苍白的脸色,道:“不收拾了那些水军,神佑军怎么过江?”神佑军可是两三万人不是两三个?不先把江边收拾干净了,即便是有足够的船只只怕还在江中心就要直接被人打沉下去了。冯思北道:“所以…公主要这些石脂…就是为了对付那些北晋水军么?用…用烧的?”

    楚凌问道:“用火和你用刀剑有什么区别?”

    “……”冯思北沉默,好像是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那个情形他就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似乎比让他亲手拿着兵器去将人给砍了还要让人心头发凉。

    秋先生笑眯眯地抚着胡须看着这一幕,也没有多说什么。楚凌问道:“秋先生这一年,可有什么成果?”

    秋先生道:“这些日子我等已经寻到了几处可以采到石脂的地方,按照公主提供的法子提炼了一些效果十分不错。只是…开采起来有些困难,颇为费时费力,因此并没有多少。”

    楚凌点点头表示理解,全人工开采本来就不是个事儿,要不是她现在手里实在是没什么兵马,她也不会打这种主意取巧。虽然她并不是一个迷信的人,面对冯思北的时候也是云淡风轻的模样。但是不得不说,这样的法子她也不太想多用。用前世的话来说……有违人道主义精神和战争公约,用现在的话来说…有伤天和。不过现在,她也没有别的办法。死敌人总比死自己人好。

    “现在有多少?”楚凌问道。

    秋先生道:“大约积累了六七十桶,距离公主需要的数量还有些差距。另外,这东西运送起来也有些麻烦,泰和距离灵苍江虽然不算远却也有一段距离,咱们的人手只怕是……”不太够。

    楚凌笑眯眯地道:“这城外不是有五六千人么?先把地盘拿下了,然后让人赶一赶,我也不要多了,一百桶应该就差不多了。我又不是打算将整个灵苍江都烧了,只要搞定润州沿线的水军就成了。”

    地势险要也有地势险要的好处,如果是在南岸,就算她打下了润州沿线的守军和水军,不到两天立刻就能有别处的赶过来增援。但是北岸这边,很多沿江的地方别说是驻军就算是过人都不行,想要再派人增援,要么从江面上打过来,要么就从惠州或者肃州直接穿过整个润州从后面围堵上来。相信等她放上一把火之后,北晋剩下的那点水军也未必敢轻易下水了。

    秋先生想了想,道:“若是一切顺利,应该没什么问题。那么,公主是打算什么时候拿下泰和城?”

    楚凌道:“越来越好,最好不要走漏风声。虽然塔克勤现在未必有功夫管这边,但是越少引起注意自然是越好了。”

    秋先生点头道:“属下明白了,属下立刻下去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