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24、临战!(四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胤?又是拓跋胤?北晋皇帝对拓跋胤领兵打仗的能力如此信任么?当然,楚凌并没有贬低拓跋胤的意思,而是拓跋胤之前出征沧云城的战绩并不十分理想。这个时候拓跋梁大规模入侵西秦,沧云城肯定是要插手的。更何况拓跋梁竟然如此信任拓跋胤么?

    同样得到消息的其他人倒是不怎么惊讶,拓跋胤毕竟是北晋亲王,也是北晋皇室中极少数能真正拿得出手领兵打仗的人物。让他带兵出征也说得过去,更何况他在京城手握兵权,也不利于拓跋梁与拓跋罗之间的争斗。很难说这算不算是拓跋梁的调虎离山之计。

    虽然明面上说只有七万兵马,但是谁都知道这些年北晋人的打仗模式。有七万人的貊族精兵,就恨不得能有十四万的南军在前面给他们当炮灰肉盾。因此,此次北晋人出兵西秦,总兵力很有可能在二十万以上。

    沧云城跟靖北军面对的也是同样的问题,地盘有限根本无法大肆扩充兵马。所以这些年下来,沧云城的兵马也一直维持在二十万的规模。当然了,沧云城的兵马战斗力绝对是靖北军无法比拟的。

    “小五,咱们是不是该动手了?”狄钧有些激动地道。

    楚凌翻了个白眼,“动什么手?先忍着吧。等拓跋胤和西秦人打上了再说。”狄钧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又振作起来了。既然北晋已经出兵么,那早晚是要打得吧?

    坐在一边的黎澹问道:“公主,拓跋胤出兵西秦,沧云城真的会出手相救么?”楚凌微微点头道:“若是不救,先前的出兵相助岂不是毫无意义?更何况,现在西秦境内还有沧云城的兵马没撤回来吧?”

    黎澹点了点头,有些困扰地道:“西秦的兵马…不太好用。西秦王这些年…好像没在兵马上费什么心思。”

    楚凌摇摇头道:“不是西秦王不想在兵马上费心,而是他什么都做不了。”西秦境内可是有貊族驻军的,一旦秦希有什么大的举动很可能就会给西秦招来灭顶之灾。偏偏西秦面积就那么大,想要避开貊族人找个适合练兵的地方都不容易。

    叶二娘微微蹙眉,道:“这岂不是变成了沧云城白白替西秦人打仗?对沧云城有什么好处?”

    楚凌笑道:“好处么…自然是沧云城主跟西秦摄政王谈了。更何况,帮忙不一定有好处,不帮忙却肯定是有坏处的。一旦西秦彻底被貊族吞并,沧云城通往天启的路可就只有从江上走了。而且,很可能会陷入腹背受敌的困境之中。”

    狄钧问道:“沧云城…能敌得过貊族人么?”

    楚凌思索了一下,还是诚实地答道:“局部打一打的话,沧云军应该是完全不惧貊族骑兵的。但如果全面开战……胜率确实不大。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沧云军都固守沧云城的原因。”不是君无欢和沧云军无能胆怯,而是双方实力根本就不对等。

    当年还未及弱冠的君无欢能在貊族人几乎碾压天启兵马横扫中原的时候在貊族人手底下抢下沧云城一块地盘还坚守了这么多年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想要再往外打开局面,却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君无欢也正是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才利用凌霄商行和长离公子的身份接触貊族人,想要从貊族人内部找到突破口。

    “那…那怎么办?”狄钧有些惊讶,楚凌笑道:“这本就不是一人一城一军的事情,不然要我们做什么?”

    “哦…对啊。”狄钧点头,忍不住挥拳道:“咱们跟沧云城合作,总有一天会将貊族人赶出中原的!”

    见狄钧这副模样,其他人倒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思简单的人真好啊,想的少,烦恼也少。

    重新布置了各处驻军,郑洛等人都起身领命而去,倒是黎澹留了下来。楚凌一边整理桌上的卷宗一边抬眼看他问道:“还有什么事情要说?”

    黎澹思索了一下,问道:“公主,我们真的要等到拓跋胤进入西秦再动手吗?”

    楚凌微微挑眉道:“自然,不然…万一他回头打我们怎么办?”

    黎澹半晌无语,要跟拓跋胤正面交锋的人是长离公子吧?您这样理直气壮的用长离公子当挡箭牌,是不是不太好?真的不会影响夫妻感情么?

    楚凌看着黎澹脸上变化莫测的神色,有些好笑,“想什么呢?”

    黎澹看了看楚凌,小声道:“其实…我觉得我们可以先拿下润州。然后……”

    楚凌道:“然后引渡神佑军过江。到时候就算拓跋胤掉头或者北晋再有其他兵马过来,我们也能有一战之力?”黎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就是这个意思。

    楚凌叹了口气道:“黎澹啊,你说如果神佑军跟貊族骑兵第一战就一败涂地,会怎么样?”

    黎澹一愣,他根本没有想过神佑军面对貊族兵马第一站会一败涂地这个可能。楚凌望着他道:“或许在你眼中,神佑军已经足够强大。甚至…我也觉得神佑军算得上是精兵。但是…再如何精锐,也无法改变他们从未上过战场这个事实。而且,神佑军本身兵马就不多,一旦要他们直面与他们相当甚至多过他们的貊族骑兵……他们很可能会直接崩溃。”

    黎澹有些惊讶,“公主你…不信任我们吗?”一时间,黎澹忘记了自己已经不再属于神佑军的事情,听到楚凌这么说他多少还是有些沮丧的。

    楚凌笑道:“正是因为我对他们寄予厚望,所以才不能在刀还没有磨锋利之前,就直接把他给折了啊。神佑军渡江绝对瞒不住貊族人,一旦拓跋梁知道天启也插手了这场占据,绝对会立刻调集大量的兵马反扑的。甚至有可能因此放弃入侵西秦的计划。因为在北晋人眼中,他们最大的敌人始终是天启。从前天启人不敢轻举妄动,他们自然乐见其成,等他们先消化掉自己内部的问题再动手解决天启。但是如果他们发现天启开始蠢蠢欲动了,就会立刻扑灭这个势头,警告天启不要轻举妄动。神佑军的失败…不仅会让神佑军一蹶不振,还会让天启朝堂上下从此再也没有勇气与貊族人对抗。”

    黎澹默然,楚凌看着他笑道:“不必想太多,到了合适的适合,神佑军自然会出现的。更何况…你现在是不是更应该做好眼前的事情?”

    黎澹神色一震,连忙拱手道:“末将知错,请公主恕罪。”

    楚凌摆摆手笑道:“行了,带着你的人去做事吧。你刚刚接手那些兵马就遇到这事儿,只怕也不好做,别的就不要想太多了。”

    黎澹面色微红,沉默地点了点头。虽然他一举打败了三个人才空降到军中领兵的。但也不是谁都会因此就服他的。有些将士天生就看他这样突然空降而来,还一副文弱书生模样的人不顺眼。有些人欺他年轻面生,倚老卖老,黎澹这些日子过的确实不太轻松。不过……“公主请放心,我能行的。”

    楚凌点头笑道:“我相信你,去吧。”

    西秦的消息源源不断地传入信州城,貊族兵马越过西秦边境进入西秦。西秦摄政王再次向沧云城和天启求援,天启虽然还没有做出回应但是沧云城却派出了白虎营出兵相助。西秦的战事终于真正的打了起来,整个北方也变得更加躁动不安起来了。楚凌看着手中刚刚收到的消息,唇边掠过一抹笑意,抬手轻弹手中的纸笺笑道:“既然如此,咱们也可以动手了。”

    靖北军的目标是信州旁边的润州,一旦靖北军拿下了润州,就可以与沧云城所在的肃州连成一线,从此真正做到同气连枝互相呼应。不过,润州也不是那么容易拿下来的,作为一个被夹在沧云城和靖北军之间,这么几年却没有被双方给拿下了的地方,润州驻军的实力并不弱。

    靖北军大营里,楚凌坐在主位上听着下面一众将领的议论。

    “自从四年前我们靖北军崛起,润州驻军的首领就换成了北晋名将塔克勤。此人早年跟随拓跋兴业征战沙场,立下过不少战功。之后转投入拓跋梁麾下,跟很多原本拓跋兴业麾下对拓跋梁颇有不满不同,他是自己主动投靠拓跋梁的,而且拓跋梁对他也算得上是信任有加。所以,他是拓跋梁麾下难得的既有实力也有忠心的将领。”葛丹枫沉声道:“两年前,我们与润州边境有过一次不算大的摩擦,和这个人也算是打过交道。这人不仅有勇而且有谋,十分的不好对付。”

    楚凌点点头,并不觉得意外,“好对付拓跋梁不会将他放到润州来。”润州这种地方,若是弄一个能力不足的将领等于是将润州白送给靖北军和沧云城。拓跋梁自然不会做这种事情。

    郑落道:“润州目前驻守的貊族骑兵有两万左右,但是南军有十六万。靖北军虽然也有十万兵马但是我们至少有一半兵马要留守信州,所以…在兵马上我们完全不占优势。”

    一个将领问道:“南军战力低下,而且对貊族人忠心也不够,我们能不能设法策反?”如今的靖北军中有一部分就是原本的南军。

    葛丹枫摇头道:“只怕不行,这一批南军并非润州本地兵马,绝大多数都是从上京附近甚至是关东一带调过来的。一直都在拓跋梁麾下,拓跋梁敢调他们来,至少有七成的把握他们不会反。”

    之前靖北军拿下信州,信州的南军直接就投了靖北军,有了这前车之鉴貊族人对南军越发的不信任了,怎么可能留下这么大的一个漏洞给他们钻?

    楚凌思索了一下道:“也可以试试,不必强求。那些南军…我们也未必能收。”

    闻言,在座的几个将领都微微变了脸色。他们自然知道小将军是什么意思。那些南军如果是一直在拓跋梁麾下的老兵的话,很有可能…手上都沾了不少天启人的血。

    楚凌敲了敲桌面让众人回过神来,吩咐道:“窦央依然驻守思安,防备惠州的貊族驻军。郑将军留守信州,注意梁州方向的兵马动静。葛将军,狄钧,你们各带一路兵马,从两个方向一起朝润州进兵。”葛丹枫微微蹙眉道:“我们兵马本来就不足,若是再分兵,到时候遇到大股的貊族兵马,会不会应付不过来?”

    楚凌对他一笑道:“葛将军不用担心,至少短时间内塔克勤的主力不会用来对付你们的。在这之前…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占更多的地盘。当然了……也要注意给自己留后路,实在是不成了该撤就赶紧撤。”葛丹枫微微一怔很快就明白过来,“沧云城?沧云城可以两面作战么?”

    楚凌道:“若是不能,沧云城也挺不到今天。拿下润州不仅是对我们有好处。只要葛将军能够顺利拿下…同安,我们至少可以顺利占住半个润州。”

    葛丹枫微微眯眼,仿佛在思索着什么,好一会儿方才点头道:“末将定不辱命。”从头到尾竟然也没问,就算他顺利拿下了同安,一旦貊族人反扑他要怎么办。

    楚凌莞尔一笑,她就喜欢跟聪明人说话。

    狄钧欢喜地道:“小…将军,北路军让我领兵么?”楚凌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十天之内,若拿不下昌顺,北路军的主将就不是你了。”

    “我我我…我一定办到!”狄钧信心满满的道。

    楚凌不置可否,看向郑洛和叶二娘道:“郑将军,如果梁州方面的兵马往润州而来……”

    郑洛思索了一下,道:“将军请放心,无论如何我也会拦下梁州兵马的。”

    楚凌飞快地思索了一下,道:“至少一个月内,不能让梁州驻军跨入润州一步。”

    郑洛点头,“是!”

    “辛苦了。”楚凌点头道。郑洛虽然是防守,但是并不会比葛丹枫和狄钧更轻松,甚至反而会更加辛苦。

    郑洛笑道:“将军言重了,都是我等分内之事!”

    这么多年了,终于能够真正的与貊族人上阵交锋了,即便是沉稳如郑洛也不由得有些激动起来。国破家亡,家破人亡,这些年没有一刻或忘。曾经郑洛以为这辈子就是做个山大王,偶尔找机会杀几个貊族人以泄心头之恨了。若不是意外遇到了小五,哪里能有这一天?

    别说是要郑洛守住防线,就算是要他的命他也心甘情愿。

    布置完了任务,楚凌扫了一眼大帐中的众人。沉声道:“诸位,战事一起就不知道何事才能停息了。但是你我都明白,此战必行。只有将貊族人驱逐出中原,天启的百姓才能过回安宁的日子,你我…在座所有人的父母妻儿,才不会永远低人一等任人蹂躏。当然了,这些都是虚话,在我这里…上了战场,就只有一个目标。赢,打败敌人!杀死敌人,自己就能活下来。我希望…在座的各位以及各位麾下的将士们,都能活下来。”

    “是,将军!”众人起身,齐声应道。

    楚凌点点头道:“很好,去吧。”

    众人纷纷告退走出大帐,楚凌也跟着走了出去。站在门口,整个大营里一片喧闹,到处都是来来往往步履匆匆的将士。没有人在她跟前停留,似乎所有人都一下子有了目标,各自奔向自己的征途。

    云行月站在楚凌身后,这几日云行月的情绪有些低落,楚凌也没有去管他。她现在忙得很,也天生不是给人当情感导师的料。

    云行月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楚凌,楚凌迎上他的目光,淡淡问道:“有什么话,直说。”

    云行月摇摇头,有些感慨地道:“没什么,就是觉得你…”

    楚凌翻了个白眼道:“你又想说我不像个女人?云公子,你对女人有什么误会吗?”

    云行月道:“我对女人没有误会,要不然你找两个跟你差不多的女人出来给我看看?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你明明号称平京第一美人儿,这几年却都没人向你表示…那个啥么?”

    上京那些文人雅士就喜好为那些美人儿吟诗作赋,哪怕不是心生爱慕,也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他们这位神佑公主,几年下来,硬是没有听说过有那个文人才子写过什么赞美公主殿下的诗。大约……那些人也不知道该怎么称赞这位神佑公主吧?

    楚凌笑道:“云公子,这还是你见识太少了的缘故啊。先前我们在上京我就认识了一个姑娘,说真的…她若是真想搞事,弄死一大群你这样的男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

    云行月皱眉,有些怀疑,“你在上京认识过这样的女人?我怎么不知道?”

    楚凌笑道:“所以说,你眼瞎啊。以后没事儿少惹女人,就你这样的…还是欣赏一下那些柔弱无害的小白花吧,相信我,她们的存在是这个世界对你们这些愚蠢的男人最大的善意了。”这天下的女人要都是祝摇红,素和金莲那样的,哪里还有这些愚蠢的男人的活路啊?

    云行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话就说话,怎么还兴骂人了?”

    “……”你说我不像女人不是骂人吗?

    “我有正事要办了,你回沧云城吧。”楚凌挥挥手,仿佛赶苍蝇一样。

    云行月没好气地道:“你以为我是留在信州玩儿的么?君无欢不放心你,让我留下看着你好不好?”她以为他喜欢留在一个有事没事嘲讽他的人身边么?

    楚凌蹙眉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云行月没好气地道:“我好歹是个神医吧?你要死了我还可以救你一命!”

    “……”会不会说话?



    ------题外话------

    嗷嗷嗷~四更完毕。要打起来了,修罗场预警……

    么么哒,日常求票求关注~~爱你们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