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23、了断(三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公子!”不远处雪鸢快步而来,恍若流星一般不过片刻就到了跟前。楚凌有些不解,“出什么事了这么着急?”

    雪鸢和金雪一向留在将军府里帮着叶二娘打理将军府的事物。金雪是女官出身,雪鸢的存在除了作为随身护卫以外,本来也是为了成为沧云城城主夫人的贴身助手的,有她们帮忙叶二娘自然轻松许多。有冯思北和神佑军的护卫跟在楚凌身边,雪鸢自然也不用时时跟着她进出军营了。

    雪鸢叹了口气,道:“云公子跟肖姑娘打起来了。”

    楚凌一愣,有点头疼地扶额道:“这回又是为了什么?”

    雪鸢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低声道:“好像是因为肖姑娘教一位年轻的大夫医术的时候云公子刚好过去找她,然后就……”

    楚凌脸色微沉,冷声道:“告诉云行月,他要是再不知道自己该干嘛,就滚回沧云城去!”

    楚凌觉得自己对云行月的容忍已经足够了。她都快要忘记了这是来到信州之后第几次解决云行月和肖嫣儿之间的纷争了。原本还以为萧艨回平京去了云行月应该能消停一点了,没想到竟然还越来越过分了。

    雪鸢有些为难地看着楚凌道:“云公子和肖姑娘那边……”云行月和肖嫣儿毕竟是君无欢的师弟师妹,他们这些人的身份真的不好介入这两位之间的事情上。整个信州,也只有楚凌能够处理了。

    楚凌咬牙道:“我去!”

    匆匆回到将军府,就看到鼻青脸肿的云行月和正怒目圆瞪的肖嫣儿。已经旁边无辜被牵连,满脸懵逼和愤怒的年轻大夫。

    看到楚凌快步走进来,众人连忙都起身见礼,“小将军。”

    楚凌轻哼一声,目光如利刃一般地在云行月身上扫过。云行月一时间有些心虚,但是很快有理直气壮起来。只是顶着那样一张脸,着实是有些滑稽。

    楚凌看了一眼众人,对站在一边的金雪和雪鸢道:“送这位大夫先去,看看有没有受伤。”金雪两人起身应声,上前请哪位年轻大夫出去。那年轻大夫本来就是被殃及的池鱼,虽然愤怒却也知道自己惹不起云行月本来也没打算追究。何况比起他自己只是受了一点惊吓,云行月的伤明显要更重一些,倒也不算吃亏了。

    楚凌道:“大夫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那年轻大夫连忙拱手谢过,跟着金雪走了出去。

    楚凌坐进椅子里,半靠着一边扶手微微眯眼看着了两人,淡淡道:“说说吧,怎么回事?”

    云行月眼神有些飘,“什么怎么回事?”

    楚凌眼眸微沉,手指轻轻在扶手上叩了两下。云行月顿时觉得头皮一紧,他也算是跟楚凌认识了好几年了。自然知道这个动作代表着楚凌真的是动气了。

    肖嫣儿走到楚凌身边,小声道:“阿凌姐姐,我要回平京。”楚凌抬头看着她,温声道:“回平京?公主府现在没有人,你回去的话……”

    肖嫣儿道:“我去神佑军,我去给神佑军做军医成么?”

    “不行!”没等楚凌回答,云行月就率先开口道。

    楚凌淡淡地扫了云行月一眼,问道:“云公子,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云行月一愣,咬牙道:“我…我是她师兄!”

    楚凌面无表情地道:“她已经二十多岁了,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该怎么做决定她自己明白,用不着你替他考虑。”

    云行月也跟着沉下了脸道:“总之不行!”

    肖嫣儿抬头,冷声道:“阿凌姐姐说的没错,要怎么做是我自己的事情。就连师父都没有干涉我,关你什么事?”

    云行月一愣,怔怔地望着肖嫣儿,眼底不由得露出了几分受伤的神色。显然肖嫣儿这番话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虽然这两三年肖嫣儿对他早就不复从前的热情,这几个月更是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样,但是肖嫣儿也从来没有说过这样伤人的话。

    楚凌叹了口气,道:“既然话说到这儿了,你们之间的事情,还是今天在这里说清楚吧。毕竟……年纪都不小了。”就不要在耽误彼此的时间了。楚凌看得清楚,如果不是云行月在中间捣乱,这三年萧艨和肖嫣儿至少有六成的可能已经修成正果了的。

    云行月有些迟疑地看向楚凌,肖嫣儿倒是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阿凌姐姐说得对。”

    楚凌伸手捏捏她的小脸,道:“你有什么想法,直接告诉云公子吧。”

    肖嫣儿深吸了一口气,抬眼看向云行月道:“云师兄,以前的事情是我不懂事,但是我现在真的已经想明白了。以后也绝不会再改变主意,请你…请你也忘掉以前我那些荒唐的行径吧。以后大家就做师兄妹成么?就像是君师兄一样的。”

    云行月盯着她,沉声道:“你觉得我跟君无欢一样么?”

    肖嫣儿偏着头想了想道:“不太一样,君师兄…就算不是师兄,也还是姐夫。”

    “那我呢?”云行月问道。

    肖嫣儿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就算不是师兄妹,也算是兄妹吧。当然,如果云师兄觉得不能再当我是妹妹,也没关系的。但是…云师兄,你最近做的事情真的让我很困扰。我希望云师兄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不管以前我们发生过什么事情,我都已经忘掉了。”

    云行月只觉得心中一痛,道:“忘记了,就可以当成没有发生过么?那么没忘记的人怎么办?”肖嫣儿愣了愣,一时没能接上话。楚凌倒是有些不耐烦了,翻了个白眼道:“云公子,你也没有失过忆,这些年不也活得好好的么?你跟嫣儿和君无欢师出同门,跟嫣儿更算是青梅竹马,这两年嫣儿没说什么我也就懒得说了。但是…你不觉得你现在这样,很无聊么?”

    “无聊?”云行月有些不悦地看向楚凌,显然是对楚凌对自己的评价感到不忿。

    楚凌毫不留情,冷声道:“你这么缠着嫣儿,处处管着她是为了什么?”

    云行月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被楚凌打断了,“因为你喜欢她?你早干什么去了?”

    楚凌目光锋利如刀,冷声道:“从前你不喜欢她,所以无论她怎么追在你身后,你都可以不屑一顾。现在就因为你改变注意了,所以你就可以不顾她的意愿,处处管着她,甚至破坏她正常的与人交往么?你凭什么?你这种人,幸好不是落到我手里,不然你可以试试我会怎么对你。”

    “我只是……”云行月脸色有些难堪,低声喃喃道。

    楚凌道:“负责。有人求你负责了么?你问问她,她要不要你负责?当年的事情,她可能确实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但是…她追着你的那些年你没打没骂没管她,只是一味的躲在。现在她放弃了,你才来追究当年是她先起得头么?嫣儿,你打算为了当年对他的追求负责么?”

    肖嫣儿连连摇头,退到楚凌身边俨然一副怕云行月冲过来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样。她不想负责,她也不是一个负责人的人。

    云行月只觉得心头仿佛被人用锤子狠狠地砸了几下一般的难过。楚凌却将肖嫣儿推了出来,温声道:“好好跟他说清楚吧,拖久了对谁都不好。”

    肖嫣儿很是头痛,她不是一个会想很多的人。从她第一次拒绝云行月开始就是很认真的在拒绝并不是在赌气或者开玩笑,但是很显然云行月并不这么认为。

    她也并没有办法享受自己曾经喜欢过的人反过来追求自己的感觉,在确定放弃了云行月之后,她只希望他们能够立刻恢复原本的师兄妹关系。这本该很顺利的,因为云行月本来就不喜欢她处处躲着她。她以为知道她想开了云行月应该很高兴,然后像小时候一样将她当成亲妹妹一般才对,谁知道云行月又突然改变了态度。

    在不知自己失忆的真相之前,肖嫣儿对云行月还是有些愧疚的。如果不是自己一意孤行的追求云师兄,然后又放弃是不是就不会这样?

    知道了真相之后,愧疚倒是渐渐淡去了,同样的她对云行月原本剩下的一些感情也完全消失无踪了。肖嫣儿有时候甚至觉得,就连师兄妹的感情都无法维持了,她不想见到云行月。但是云行月并不能理解她的感觉……

    云行月道:“你真的不愿意原谅我么?”

    肖嫣儿忍着心中的烦躁道:“这不是原谅不原谅的问题!”

    “那到底是什么问题?”云行月道。

    肖嫣儿烦躁不已,她没有读过很多文章诗词,平时也不是心思多么细腻的人,一时之间根本无法准确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她见到云行月就觉得烦躁,不想云行月干涉自己的生活。以后大家桥归桥路归路,当一对感情普通的师兄妹,难道这样不行吗?为什么一定要讲什么感情,说什么负责?她到底为什么一定要云行月负责?没有云行月负责的这些年她不是也过得很好吗?

    咬了咬牙,肖嫣儿道:“我想跟萧艨一起玩儿,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捣乱?”

    “你喜欢萧艨?!”云行月脸色大变。什么一起玩儿?肖嫣儿又不是才几岁的孩子!说到底就是她更喜欢萧艨罢了。

    肖嫣儿皱眉想了想,道:“我想跟他一起,云师兄,我是认真的。跟萧艨一起,我觉得很高兴。”

    “但是你……”云行月道。肖嫣儿不等他将话说完,道:“我也不知道萧艨会不会跟我在一起,不过没关系的。我会去问他,如果他喜欢别人,我也不会缠着他的。”她绝不会再像从前那样死缠着别人了,至少她现在知道这样做真的会给别人造成困扰。

    但是她觉得自己还是要问一问萧艨愿不愿意跟她在一起的。要不是答应了叶二姐在信州帮忙,阿凌姐姐又在这里,她早就想回去了。信州一点儿都不好玩。

    坐在旁边看戏的楚凌开口道:“好了,嫣儿,你可以回去休息了。想去平京的话…收拾一下回头我让人送你回去吧。”

    肖嫣儿眼睛一亮,“真的?”楚凌点头笑道:“这几个月你已经帮了很多忙了,当然是真的。”

    “好,那我先走了。”肖嫣儿飞快地看了云行月一眼,毫不留恋的转身走了。

    偌大的花厅里瞬间只剩下两个人了,楚凌看着云行月失魂落魄的模样淡然道:“现在你听明白了吧?云公子,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死缠烂打,对有些人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像嫣儿这种人…其实是很难被人感动的。更何况,我也不认为你这些日子的行为能够感动任何人。”

    肖嫣儿看似小孩子脾气不懂事,但是要知道小孩子有的时候才是最无情的。他们不会像成人那么容易被感动,只会喜欢自己喜欢的,讨厌自己讨厌的。被感动进而接受对方的感情这种事情,根本就不会存在。

    所以,当肖嫣儿说她不喜欢云行月了的时候,楚凌就知道她是真的不会喜欢云行月了。哪怕萧艨最后拒绝了她,她也只可能再去寻找下一个喜欢人的,而不是回头来找云行月。

    云行月坐在椅子里有些无精打采的模样。楚凌撑着下巴打量着他,有些奇怪地道:“你当真对嫣儿有那么深厚的感情?看不出来啊。”

    云行月苦笑,“你以为这世上只有君无欢对你的感情才是真的么?”

    楚凌摇摇头道:“那倒不是,只是……”只是在云行月身上,她真的看不出来。

    云行月抬眼,问道:“难道错过了就真的再也不能回头了么?”楚凌想了想道:“看情况,这世上确实有很多破镜重圆的故事。但是…也没有谁规定你回头别人就一定要在原地等你啊,至少嫣儿就不是这种人。而且,当一份感情已经给对方造成了困扰的时候,云公子……该放手了。或许是因为嫣儿总是小孩子脾气,让你觉得她说的那些话都是有欠考虑而且不认真的。但是你不觉得,正是因为她这种脾气,所以她表达出来的才是最真实的么?”

    云行月道:“公主是不是……很看不起我?”

    楚凌淡淡道:“是啊。”

    云行月不由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道:“你能不能客气一点,我还带为了你相公的命费了这么多年的心思。”

    楚凌笑道:“一码归一码,君无欢是君无欢,嫣儿是嫣儿。”

    云行月咬牙道:“我若是说我不放手呢?”楚凌微笑道:“那我就只好把你绑起来,派人送回沧云城去了。云公子,我不是在开玩笑。”

    看着楚凌脸上淡淡地笑意,云行月却觉得心头发凉。苦笑道:“我知道了。”

    楚凌自然看到了云行月笑容中的苦涩,但是心中却没有什么歉疚的意思。三年过去了,云行月和肖嫣儿之间没有任何改变。再拖下去,不仅仅是让他们自己感到困扰,同样也让别人困扰。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在这么拖下去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肖嫣儿果然说到做到,第二天就收拾了包袱跟着楚凌派去送她的人走了。连个招呼都没有跟云行月打一声,云行月知道之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在信州城的城楼上吹了一下午的冷风,一直到深夜才默默地回到了将军府中。

    不过很快,所有人就都不再有功夫纠结这些事情了,因为他们收到消息,拓跋梁拍拓跋胤率领七万貊族兵马进攻西秦。乱世之中,私人感情有时候其实是最微不足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