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22、扬短避长?(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黎澹的到来彻底打破了楚凌先前养老一般的生活状态,楚凌一下子就变得忙碌起来了。沧云城那边不安稳,信州这边虽然暂时不会有什么事,但是靖北军也不可能因为没事就干看着别人忙碌。不说两家的关系,单说如果沧云城出了什么事,下一个倒霉的就是靖北军了。

    既然如此,还不如趁着貊族人忙得不得闲,先趁机捅他几刀。就算要不了他的命,也要他们元气大伤才是。

    不仅是郑洛等人跟着忙起来,就连在外面的云翼冯思北狄钧等人都被叫了回来。窦央还要守着与惠州接壤的思安若沧一带,只得继续留守。如此一来,整个将军府倒是顿时变得热闹了很多。

    云翼这两年也长大了很多,冯思北去了窦央那里两人竟然相处的还不错,楚凌看在眼里也很是满意。

    “小五,你说咱们要打哪儿?”狄钧兴致勃勃地道。此话一出,大厅里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了楚凌。楚凌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道:“打个鬼啊。咱们现在能打谁?”

    狄钧有些失望,“不打啊?那把咱们叫回来干嘛?”这两年信州周边的貊族人也轻易不会招惹他们,拓跋梁也不愿意为了小小的靖北军特意派大军围剿。因为貊族大军一动,沧云城也要跟着动。拓跋梁一心一意想要先收复塞外各部和朝堂中的势力,自然也就不会来招惹他们了。于是狄钧觉得特别是最近一年多,日子过的十分无聊。

    楚凌笑眯眯地道:“现在不打,不代表以后也不打啊。想要打仗,先把你手下那些人给我训练好。南军战斗力是不强,但就是再不强人马也比你们多好几倍。”

    狄钧小声道:“当年天启兵马还比貊族多好几倍呢。”楚凌凉凉地斜了他一眼,问道:“靖北军有貊族骑兵的战力么?”

    狄钧顿时颓了,“莫有。”说到底他们就是占了貊族兵力不足的缺点。如果貊族人不是那么忌惮天启人,派人好好整治南军的话,他们的麻烦就大多了。不过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貊族人内部的矛盾早晚会解决的,到时候等貊族的统治稳了一些,早晚是要解决南军的问题的。所以,一直拖下去对他们真的没有多少好处。

    楚凌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道:“既然知道没有,就努力加油。可不要到了战场上才被人打得哭爹喊娘多不好看啊。”

    狄钧轻哼一声,“怎么可能?”虽然这么说,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发虚,狄钧心中暗暗决定回头一定要好好操练手下的兵马。

    赶走了一群添乱的,书房里只留下了葛丹枫黎澹和郑洛。葛丹枫看向楚凌若有所思地道:“公主是打算…趁着北晋人出兵沧云城的时候再抢占一点地盘么?”

    几个月前的那次责罚并没有在葛丹枫心里有些什么芥蒂,相反的他反倒是更加自在了一些。葛丹枫虽然是文人出身,但是却做了许多年的武将。比起那些勾心斗角小心翼翼的应付上司,他还是更喜欢神佑公主这样的脾气。错了就罚了,罚过之后便罢了。不会特意给你小鞋穿或者暗地里提防不肯再信任你之类的。

    楚凌撑着下巴笑道:“不是抢地盘,是…干脆一点,断北晋人的后路。”在桌上的地图上面画了一个圈儿,正好将靖北军和沧云城全部圈了进去。就连两边中间相隔的润州也一起圈了进去。葛丹枫微微蹙眉道:“若是如此,咱们可就变成外面直面貊族兵马的第一线了。”

    楚凌淡淡道:“直面貊族人是迟早的事情,只要有足够的底气,有何不可?”

    “……”葛丹枫想问,请问我们的底气在哪儿?

    靖北军欺负欺负南军没什么问题,但要说能够跟貊族骑兵正面抗衡就有些言过其实了。

    几年前那一战葛丹枫认真的研究过战报和卷宗。确实很精彩,但是只能说可遇而不可求。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至少这几年,靖北军都没有再跟貊族精锐有过大规模的交战,自然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说的战绩。

    坐在另一边的黎澹抬起头来道:“公主是打算将神佑公主调来信州么?”

    楚凌莞尔一笑道:“只要我们能拿下润州,神佑军为何不能渡江过来?至于来不来信州,还要再说。”

    葛丹枫看向楚凌道:“如果神佑军到了北方,还有一个问题……公主不可能在一心二用,同时以两个身份统领两支兵马。不仅容易出麻烦,更重要的是,两支兵马也很容易产生摩擦。”

    这个问题楚凌自然也想到了,淡然一笑道:“到了那个时候,凌楚这个身份自然也就不需要了。”

    “天启朝廷会同意么?”葛丹枫有些不放心地道。天启朝堂上下的状态,即便是他远在北晋也看得明白,根本就不想跟貊族正面抗衡。一旦神佑公主的身份暴露,天启就毫无避免的必须与貊族对立了。到时候,未必不会有一些一心想要求和的人暗地里拖后腿。

    楚凌对葛丹枫笑道:“葛将军考虑的确实周全,不过…偶尔还是可以对朝廷有些信心的。”

    “公主如此有信心么?”

    楚凌想了想道:“至少…目前还是有一些信心的。我这几年,在天启也不是为了混日子的。”只要段时间永嘉帝没事,上官成义几个老家伙还在,天启朝堂上不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大变故,楚凌自问还是能够掌控住局势的。

    黎澹看向葛丹枫道:“葛将军,如果天启…真的毫无想法,陛下怎么会真的让公主组建神佑军?难道你觉得只是因为陛下宠爱公主么?”

    三千亲卫可以算是亲王应有的待遇,陛下对公主格外的宠爱。但是如今的神佑军可远不止三千人,而且这些人都是已经过了明路的。陛下还有那些重臣若是真的不知道公主的打算,会同意一个公主手握那么多精兵么?只不过,在天启和北晋还没有彻底撕破脸之前,朝廷的态度总不会过分强硬就是了。

    葛丹枫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两人,点了点头却没有再多说什么。仿佛是被两人说服了一般。

    想要趁着貊族兵马和沧云城交战抄他们后路,抢地盘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北晋人面对一个小小的沧云城几次三番的吃败仗,对沧云城的警惕和戒备早就已经不下于对天启了。一旦双方真的打起来,北晋肯定不可能派毫无战斗力的南军,到时候出动的必然会是精锐强悍的貊族骑兵。因为有了这个目标,靖北军上下都开始疯狂的训练起来。从楚凌到郑洛狄钧等人,一个个都忙得不可开交。

    信州城外的靖北军大营里,楚凌正带着黎澹和云翼在大营中查看将士们的训练情况。这些日子,楚凌时常出现在军中,军中将士多半都对这位从前经常不露面的小将军感到眼熟了,路过身边的时候也都纷纷停下来行礼。黎澹和云翼跟在楚凌身边,云翼倒是习以为常了,黎澹却依然还是有些好奇。

    黎澹从前是读书人,后来虽然加入了神佑军但是依然更侧重文的一方面。另外,神佑军走的是精兵路线。他们这些最先被神佑公主拐进军中的人不仅有公主专门指定的训练计划,更有人一对一单独为他们指点功夫。即便是黎澹这样资质一般,年纪偏大的人,几年下来多少也还是有了几分自保之力。

    靖北军却跟神佑军截然不同,他们的训练虽然也有楚凌的计划,但楚凌毕竟不能亲自参与,而且靖北军条件也有限。训练只能说比寻常的天启禁军要多一些,但是战力却还不好说。至少天启大多数禁军的装备兵器是要比他们精良一些的。

    养军队自古以来就是个烧钱的活儿,信州这几年虽然经营的不错,但毕竟地方就这么大,土地和能容纳的人口就这么多。也是因此,这几年靖北军的兵马只能稳定维持在十万人左右。

    不是靖北军招不到更多的兵马,而是信州这块地和信州的百姓最多就只能养得起这么多兵马。若是再多一些,就只能沦为南军一样,毫无战力只能充数地局面了。楚凌和葛丹枫等人自然不会做这种事情,只能在能够保证战力的情况下尽可能的扩充兵马。但是如今这个数字也还是到极限了。

    靖北军兵马最多的时候其实达到过十五万,但是很快就发现了问题。因此楚凌才做主渐渐将兵马缩减为十万,剩下的一部分转为了类似民兵和后备役的存在。平时依然如寻常百姓一般种田度日,偶尔训练。有点战场上需要兵马的时候,又可以尽快投入其中。不至于像真正的百姓一样束手无措。

    这也是楚凌为什么想要扩充地盘的原因。没有地盘,怎么养兵马?没有兵马怎么跟貊族人打?

    黎澹看向不远处正在校场上训练的靖北军士兵,忍不住又看了看楚凌没说话。楚凌自然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微微挑眉笑道:“怎么?有什么想说的?”

    黎澹指了指远处,道:“我能去…跟他们切磋一下么?”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仿佛有些不解,“你跟他们,有什么好切磋的?”

    黎澹难得的有些窘迫,摸了摸额头道:“不行么?”

    楚凌道:“倒不是不行,只是没有必要。”闻言,黎澹有些失望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旁边云翼有些惊讶地看向楚凌,他可是知道楚凌的性格的。黎澹主动说要跟人切磋就算是没有任何原因只是突然心血来潮,楚凌都没有不答应的道理。这会儿却拒绝了黎澹,是为什么?而且在云翼看来,黎澹的请求是很正当的。

    黎澹既然身在军中,又是这么一副温文尔雅君子风度的模样,是很有必要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虽然……他很怀疑这个据说出身书香门第的公子哥儿到底能有多少实力。

    黎澹跟冯思北不一样,冯思北在军中无论是哪个军中都能够很快的融入其中。至于黎澹,基本上是到哪儿都要被人排挤的存在。这两天他们俩跟着楚凌在军中行走,云翼自然也看出来了军中的像是对黎澹的态度。说不上排挤,但是绝对是不怎么友善的。

    这种事情云翼自己曾经也经历过,不过他离家的早,早早地就被教过怎么做人,倒是没多为难。但是看眼前的少年人……虽然身上配这剑,但是一身长衫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模样,让人很难相信那把剑不是用来装饰而是用来杀人的。

    “凌…公、呃……”云翼有些困扰地摇了摇头,才找准了称呼道:“将军,其实…让黎公子试试也没什么啊。”重要的不是能不能赢,而是敢不敢上。

    楚凌停下脚步,侧首看了一眼黎澹笑道:“我不让你去不是觉得你不是他们的对手,而是真的没有必要。黎澹,你以后的路跟他们不一样。”

    黎澹皱眉道:“将军,我也说过,我想要上战场!”事实上,这段时间之后他反而更坚定了自己原本的想法。

    楚凌挑眉道:“别人都是扬长避短,你是非要扬短避长么?”冲锋陷阵,真的不是黎澹应该做的事情。论武功,黎澹并不会比跟他同期的人出色,论统领的能力,将领的个人魅力,黎澹更不会比冯思北或者狄钧他们强。但是黎澹的能力如果用在别处的话,将会相当不错。这也是先前君无欢让黎澹跟着秦殊的原因。跟着秦殊,黎澹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看着黎澹紧盯着自己的眼神,楚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罢了,打败那三个人,我让你领兵。前两个月我砍了陈文杰,正好还差一个人。不过你可要考虑清楚…如果你留在靖北军,以后神佑军那边……”

    黎澹坚定地道:“我知道,如果我回神佑军,最多也只能做个军师。但是留在靖北军,我能带兵上战场打仗。我会赢的。”黎澹看向校场上楚凌所指的那三个人从,目光明亮而坚定。楚凌更加无奈了,只得拍拍黎澹的肩膀道:“去吧。”

    看着黎澹握着剑快步往校场而去,楚凌和云翼也漫步跟了过去。云翼道:“你是故意的么?”

    楚凌侧首笑道:“故意什么?”

    “故意让他留在靖北军。”云翼道:“他看起来真不像是能领兵的将领。”楚凌笑道:“你云家三公子不是也在靖北军中混了好几年了么?”

    云翼脸色顿时有些黑,道:“我跟他不一样,我是从小就不怎么读书,而且早早的就出来了。他一看就像是规规矩矩的大家公子……”

    楚凌笑道:“这个你可猜错了,他好歹也在神佑军混了好几年了。没你想的那么弱不禁风。至少…云翼,你不一定打得过他。而且……靖北军也需要他这样的人。”

    云翼皱眉,他不是很能理解什么叫靖北军需要他这样的人。

    楚凌轻叹了口,目光悠远,“他确实很年轻,但是…他也确实很聪明,而且大局观很好。若是能给他足够的时间,绝对能够独当一面。如今他缺的只是阅历和经验而已。我说他不适合军中,是因为他如果选另一条路的话,或许可以达到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达到的高度。而若是选择领兵,他大概能成为一个不错的将领,但也仅此而已。他既然一心一意想要上战场,试试也无妨反正他还年轻。不过他说的没错,神佑军中天赋卓越的天之骄子不说一抓一大把,但是绝对不少。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当家做主的。在神佑军,他做多也只能做一个出色的军师,而做不了左右大局的那个人。”

    “难道在靖北军就可以?”云翼斜眼看她。楚凌笑道:“如果他有那个能力,确实可以。”

    神佑军是精锐中的精锐,没有绝对卓越强横的实力是压不住他们的。将来,神佑军将会成为她手中最锋利的刀,而刀…是不需要第二个声音来指挥的。所以,黎澹不仅在神佑军无法找到合适自己的位置,甚至对他的才能是一种浪费。

    但是黎澹选择靖北军同样也是一条危险而艰辛的路。不过……楚凌对他的选择倒是有几分赞赏的。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

    两人说话间,黎澹已经走过去和那几个人交谈起来了,显然是在约战。黎澹的约战俨然触怒了那三个正带着士兵训练的将领。他们虽然职位不高,但是能被楚凌指出来的身手都不会差。这个整天跟在小将军身后的小白脸,竟然敢向他们挑战,而且一开口就是向他们三个人挑战,怎么能不触怒这些骄傲的将士?

    楚凌和云翼还没走过去,黎澹不知道又说了一句什么就见那三个将领脸色顿变。然后就朝着黎澹围了过去,然后提起自己手中的兵器朝着黎澹冲了过去。

    “你不阻止么?”云翼问道。

    楚凌笑道:“他没你想象的那么弱,看着吧。”楚凌话音未落,就见黎澹已经避开了最先扑倒自己跟前的将领,同时也抽出了一直配在腰间的剑。

    虽然大多数人都认为那只是文人的装饰,但那也确确实实是一把真剑——一把杀过人的剑。

    黎澹提起手中剑迎上了扑向自己的对手,四人很快便在校场上打了起来。原本还在操练的士兵们也纷纷停了下来围观这场突如其来的较量。黎澹的表现也让不少人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毕竟先前他们都以为这个小白脸是个跟在小将军身边弱不禁风的弱鸡呢。虽然看起来小将军其实比他更加瘦弱,但是这些年楚凌或多或少还是在军中展露过不少伸手的,自然没有人敢质疑她。

    黎澹的实力在与他同期的一众人中确实不算出色,不说跟冯思北比,就算是黄靖轩和赵季麟甚至是上官允儒他都是比不了的。但毕竟也是经过了几年训练,又有名师教导出来的。小心应付对付三个没有正式学过什么武艺的小头领还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的。四人缠斗了将近两刻钟,最后以四个人全部受伤算是同归于尽结束。

    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那三个人躺着黎澹还站着。

    黎澹用剑撑着地面,回头看向楚凌,脸上的伤几乎要掩盖住了他原本还算英俊的面容。黎澹眨了下眼睛道:“将军,我赢了。”

    楚凌仔细看了看他伤痕累累的面容,微微点头道:“你赢了,以后…他们都归你了。”指了指校场上正在围观的士兵包括地上躺着的三个人。黎澹愣了愣,重伤似乎让他的反应有些迟钝了。片刻后方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道:“谢将军……”话音刚落,就见他眼睛一闭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云翼半晌没有说话,好一会儿方才上前查看了一下躺在地上的黎澹忍不住道:“你是故意的吧?”楚凌含笑看着他问道:“故意什么?”

    云翼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忍不住道:“这小子也是个狠人。”

    楚凌挥挥手道:“行了,让人把他带下去休息吧。躺上两天就好了,伤得也没多重。”

    云翼默默地离楚凌远了一些,认识这么多年他现在才算是知道了,这个家伙是真的心狠手黑啊。瞧瞧这黎公子,好端端的一个世家公子被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题外话------

    啦啦啦~今天更新是不是很肥?日常求月票,求关注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