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21、黎澹归来(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等到祝摇红从素和金莲宫中回到自己宫里已经是一个多时辰以后了,拓跋梁正坐在书房里看书,见她进来便开口问道:“怎么这么久?”祝摇红垂眸,有些无奈地笑道:“那位…皇后娘娘似乎有些无聊,拉着我说了好一会儿话呢。”拓跋梁想起素和金莲地性格,倒也没有觉得意外。只是问道:“你觉得素和金莲怎么样?”

    祝摇红笑道:“皇后娘娘心思单纯正直,并不担心昭国公主的事情。她那样的出身,想必也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说罢便将先前与素和金莲的对话跟拓跋梁说了一遍,拓跋梁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温声道:“辛苦你了。”

    祝摇红浅笑道:“陛下言重了,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拓跋梁一伸手将祝摇红拉入了自己怀中,看向祝摇红的眼神满是自得和满意。自从上次神佑公主的事情之后,虽然祝摇红看起来还是有些冷淡偶尔也跟他闹别扭,但是拓跋梁却能感觉到她的态度其实软和了许多。

    特别是在看到他毒发痛楚的时候,眼底的心疼和愧疚是掩饰不住的。最初拓跋梁还因为算计神佑公主失败很是恼怒,但是这些日子过去,神佑公主下的毒既不致命,每次发作的程度也渐渐开始减轻。拓跋梁倒是觉得这样能换来祝摇红彻底的臣服反倒是值了。

    譬如这次,让她去试探素和金莲若是往常她必然是要冷嘲热讽一番的,而且还未必肯去。这次他不过是稍稍一提,她也只是说了两句风凉话便心甘心愿的去了。

    至于那素和金莲,既然真是个嚣张跋扈的蠢货,那就用不着太过操心了。拓跋梁当然知道素和金莲没有将他放在心上,但是他并不在意。他和呼阑部本来就是结盟联姻,他不需要素和金莲对他倾心爱慕,只要她老老实实地待着就可以了。只要她是呼阑部的公主,至于到底是素和金莲还是银莲都无所谓。

    拓跋梁心中暗暗嘲讽,素和明光那样的人,居然会有一个这么蠢的妹妹,也是有趣。

    “金莲皇后那性子,昭国公主那边陛下还是压一压吧。不然回头只怕要闹翻了天,也让素和狼主难以安心。”祝摇红淡淡地劝说道,“素和狼主留在上京,不就是担心妹妹受人欺负么?”

    拓跋梁轻哼一声道:“素和明光可没有那么深厚的兄妹之情。不过明珠那里却是该压一压了,素和金莲再如何也是皇后,算是她的长辈。她既然说有了身孕不放心百里领兵出征,那就好好在家里养着吧。整天在外面跑倒是不怕孩子出什么意外。”

    祝摇红淡淡一笑并不多话,在家好好养着……昭国公主手里可攥着不少权力呢哪里舍得就这样放手?听到拓跋梁这话,只怕又要气个半死。

    送走了拓跋梁,祝摇红脸上的笑意却变得更深了几分。嫣红的朱唇微微勾起一抹饶有兴致的笑意,拓跋梁只怕还不知道他到底迎了一个什么进宫来吧?

    “娘娘,那位金莲皇后……”跟在祝摇红身边的侍女看了看祝摇红,忍不住低声道。祝摇红抬眼,慵懒地扫了她一眼道:“嗯?金莲皇后怎么了?”

    侍女道:“那位皇后看起来好像也不是省油的灯,娘娘这样说…万一陛下那里……”娘娘只告诉了陛下她和金莲皇后说话的前半段,可没有提起后半段说了什么。那位金莲皇后在外人眼里只是一个脾气暴躁嚣张跋扈的外族公主。但是…论心机只怕也不下于这宫里的任何人。而且她对陛下的那种态度……侍女忍不住看了看自家娘娘,虽然不太一样却总觉得有异曲同工之处。

    祝摇红笑道:“若是让陛下发现了,那可是她自己的问题了。至于我…一时不查被她骗了,有什么奇怪的?”

    侍女想了想,觉得自家娘娘说得似乎也没错。金连皇后是什么样的人,关她们什么事?只是拜访一次而已,被糊弄了过去自然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另一边昭国公主府,拓跋明珠听到拓跋梁派人来传的话之后,都没能忍到传话的人离开就直接砸了东西。奉旨来传话的人都吓了一跳,心中暗道这昭国公主的脾气是越来越差了。他们虽然不算什么,但毕竟是代表陛下来传话的,昭国公主这样不就是毫不掩饰的对陛下的决定不满么?顾不得多想,使者连忙起身告辞离开。

    坐在主位上的拓跋明珠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不由得红了眼睛,腹部隐隐传来的痛处也让她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脸上隐现出一丝痛楚的神色。身边的侍女见状连忙安慰道:“公主息怒,保重身体呀。”

    拓跋明珠抬手抚上自己的腹部咬牙道:“父皇这是什么意思?!”

    侍女犹豫了一下道:“或许…陛下只是担心公主的身体?毕竟公主如今……”不过这话侍女说得也有些心虚,因为前些天陛下知道公主又有了身孕之后也没有表现的多么高兴的样子。毕竟只是外孙而已,不说陛下自己膝下的皇子皇女和孙儿孙女,就只说府中有三位小主子,也没有哪一位让陛下特别喜欢过。陛下又怎么会……

    一个侍女都能想明白的事情,拓跋明珠自然不会想不明白?

    拓跋明珠咬牙道:“什么担心我?分明是想要夺我的权!”拓跋明珠心中明白,父皇这是对她感到不满了。但是拓跋明珠自问,自己得到的这些都是她应得的。这些年,她为父皇做的事情比她那些无能的兄弟更多,她得到这些不是应该的么?父皇凭什么夺走她的权利?

    侍女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道:“公主,毕竟是陛下的命令。如果公主抗旨的话,陛下那边只怕……”

    “我知道!”拓跋明珠咬牙,站起身来道:“我这就进宫去见父皇!我倒要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拓跋明珠并没有如愿见到拓跋梁,因为拓跋梁根本不肯见她。只是让人传话要她回府好好休养,不要到处乱跑。拓跋明珠气得脸色铁青除了徒惹笑话也无可奈何,就算她有胆子强闯皇帝寝宫,也没有那个能耐。宫中的护卫和冥狱暗卫也不是放着当摆设的。

    最后拓跋明珠也只能惨白着一张脸,失魂落魄地转身出宫去了。

    远远路过的南宫御月正好看到这一幕,微微挑眉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跟在南宫御月身边的傅冷蹙眉道:“公子,拓跋梁竟然如此宠爱金莲公主么?”

    只因为昨天昭国公主顶撞了金莲公主几句,北晋皇竟然就直接收了拓跋明珠手里的权力,甚至连面都不肯见了?虽然拓跋明珠这人是挺讨人厌地,但是拓跋梁这样也未免显得有些太过无情了一些。

    南宫御月懒洋洋地轻笑了一声道:“关她什么事?拓跋明珠…难过的日子还在后面呢,且看着吧。不知道我的小阿伊怎么样了,好几天了本座还挺想她的。”

    “……”

    楚凌在信州的日子远比在平京的时候舒服,虽然没有公主府的锦衣玉食,但是却也没有那么多需要操心的事情。秦知节的能力不俗,整个信州的民生事务在他手里都打理的很好。楚凌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军中,每日都会定时去军中看看,参与军中的各种训练计划制定。渐渐地,靖北军中的将士们也开始对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小将军熟悉起来了。

    等到楚凌驻守信州的年轻将领全部挑了一遍之后,信州军终于对这位小将军心服口服了。军中将士确实是比朝中那些老狐狸要好沟通得多的,大多数情况下靠实力说话,打一顿不行就再打一顿。

    不过西秦的消息也开始源源不断地传到了信州,拓跋梁秘密下令驻扎在西秦的貊族兵马夺取西秦的计划并没有完全成功。因为半路上已经在上京被刺身亡的秦殊突然带着从沧云城借来的兵马赶到,将已经快要成功的貊族兵马又打了回去。

    等到秦殊的身份曝光的时候,貊族兵马差一点就要被秦殊彻底赶出西秦了。

    得到消息,拓跋梁自然勃然大怒,大量的貊族兵马和南军开始在西秦边境集结,同样沧云城附近也开始不安定起来。毕竟,在拓跋梁看来这次是秦殊和晏凤霄联手耍了他。拓跋梁直接用被软禁在上京城里的秦希威胁秦殊,不想秦殊压根不理会他的威胁,转身扶持了秦希才三岁的皇长子登基。

    可以说,秦殊这一番操作在拓跋梁的脸上甩了好几个漂亮的耳光。毕竟上京城里所有人都知道,秦殊原本是拓跋梁身边的心腹幕僚。

    跟拓跋梁不合的人毫不犹豫的嘲笑拓跋梁妄自尊大重用一个敌国皇子,自以为自己能收复人心,结果人家是卧薪尝胆回头就毫不犹豫地把拓跋梁的脸都要打烂了。

    拓跋梁如何的怒不可遏楚凌远在信州自然是不知道的,就连秦希最后怎么样了都没有消息传出来。黄老大能够给他们的消息也只是说还没有秦希被杀的消息,至于秦希到底是被秘密杀了还是被关起来了又关在哪儿却是谁也不知道了。

    等楚凌收到拓跋梁正式准备派大军征讨西秦的消息时,已经是八月初了。

    这几个月楚凌一直留在信州寸步不离,靖北军上下终于渐渐地完全掌控在了她这个小将军的手中。即便是偶尔还有不安分的,在楚凌的威慑之下也不敢轻举妄动。如此一来,郑洛却是彻底解放了,每日带着自己的兵马混迹在军中,十分的如鱼得水悠然自在,连脸上的笑容都比往常多了几分。

    “将军,有一位黎公子在府外求见。”这日,楚凌正在书房里看书,门外管事匆匆进来禀告道。楚凌有些惊讶地挑眉,“黎?黎澹?”管事点头,“正是这个名字。”楚凌道:“直接带他来书房吧。”黎澹被君无欢带走之后一去就是几个月,偏偏君无欢又不肯告诉她黎澹干什么去了只说没有危险。楚凌这些日子倒是真的有些担心他了。

    不一会儿功夫,黎澹便跟着人走了进来。楚凌挥手遣退了管事,黎澹拱手道:“见过公主。”

    楚凌摆摆手示意他坐下说话,黎澹领命坐下。楚凌有些好奇地打量着黎澹,虽然说黎澹这两年沉稳了不少,但多少还有几分少年心性的。特别是刚到北方的时候,看着灵苍江两岸截然不同的境况,年轻人的情绪波动还不小。但是这才几个月不见,楚凌却觉得黎澹沉稳了不少。不仅沉稳,而且眉宇间也多了几分锋芒和杀气。楚凌毫不怀疑,黎澹这段时间只怕是杀过不少人。

    倒不是说黎澹以前没有杀过人,只是……剿匪和战场上杀人如麻是不一样的。

    楚凌微微蹙眉道:“君无欢让你跟秦殊一起去了西秦?”黎澹微微一愣,公子说他没有告诉公主啊,公主怎么会知道的?楚凌笑道:“最近上过战场吧?现在除了西秦好像也没有哪儿有战场给你上了。有没有受伤?”

    黎澹有些不好意思,摇了摇头道:“多谢公主关心,没有受伤。”

    楚凌点点头道:“那就好,你是读书人,就算是上战场也没有必要非要去冲锋陷阵。说说吧,君无欢让你干什么去了?”

    黎澹想了想,还是将这几个月的事情跟楚凌一一说了一遍。说这话的时候,年轻人眼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楚凌自然看得出来那里面蕴含的激动、兴奋、骄傲还有疲惫。

    君无欢将黎澹借走并不是他自己要用人,而是秦殊需要用人。秦殊在上京遇刺的事情就是黎澹协助布置完成的。之后黎澹便跟着秦殊去了沧云城,再跟着秦殊回了西秦。可以说,这几个月楚凌待在信州城安稳悠闲,黎澹却已经辗转数地,几乎没有过过一天的安稳日子。

    西秦这些年在秦希的手中确实是弄得不太像样,秦殊突然回到西秦身为西秦王的秦希却被留下了,这在西秦国内也并非没有非议。

    即便秦殊曾经是西秦人人尊崇的王太子,但是离开西秦十几年后再回去,得到的也不可能全部都欢喜热情的迎接。毕竟这世间,除了家国兴衰,更多人关注地还是个人利益。

    也是因为这个,最后秦殊并没有选择自己登上西秦王位,而是将自己不过三岁的侄儿扶持了上去。这勉强算是一种平衡,即便他自己清楚这样做后患不穷,但是如今这个时候西秦内部不能再因为王位乱起来了。黎澹这几个月就一直跟着秦殊,看着他从上京死遁离开,向沧云城借兵暗地里潜回西秦,将被西秦人吞并的土地渐渐收回。身份暴露之后,以西秦皇兄长的身份扶持侄儿上位,掌握了朝堂上的权利。

    黎澹觉得,这几个月过的比他这一辈子都要精彩。同样的他也学到了很多东西。用他离开沧云城来信州之前长离公子的话说,“能帮秦殊多少忙不重要,重要的是,跟在秦殊身边能学到多少东西。这些日子所见所学,你能够领会三成就足够受用终生了。”。对此,黎澹深以为然。

    听了黎澹的话,楚凌也觉得黎澹的运气不错。毕竟这样的事情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遇得到的。看着眼前稳重了许多的少年,楚凌好奇道:“君无欢让你专程来一趟信州,是有什么事么?”

    黎澹点点头,从袖中抽出一封信双手奉上,道:“请公主过目。”

    楚凌接过来一看,信封上印着西秦的王印,显然是秦殊给她的信。打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信函来看了一遍微微挑眉道:“秦殊想要与天启和沧云城结盟?”黎澹点了点头,“是,公主。秦公子…西秦摄政王是这个意思。”

    楚凌莞尔一笑,原来秦殊已经是西秦摄政王了么?

    “君无欢怎么说?”楚凌问道。黎澹想了想道:“长离公子觉得可以考虑,不过得看西秦能拿得出什么筹码。毕竟……”

    楚凌了然,秦希当了十几年西秦王毫无建树,秦殊在上京当了十几年质子,回到西秦连得用的人都没有,西秦的兵马更是从来就没有多么强大过。就连这次,都是靠沧云军暂时解围的。着实是很难想出西秦到底有什么筹码足以与天启和沧云城结盟。

    不过……“这次北晋吞并西秦失败,沧云城功不可没吧。沧云城现在这么样了?”黎澹道:“沧云城附近几处貊族驻军还有南军,都在想沧云城附近调动。长离公子说,不管结不结盟…沧云城和貊族之间只怕都免不了一战。”

    楚凌微微点头,若有所思地道:“这样的话…我知道了。”

    黎澹有些疑惑地看向楚凌,“公主?”公主知道了什么?为什么他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楚凌含笑不语,问道:“你想要先回平京还是去沧云城?或者是……”

    “我自然是留在公主身边。”黎澹道。

    楚凌点了点头道:“正好,信州最近应该也会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