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20、挑拨离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大哥!二姐!小五回来了么?!”外面传来狄钧爽朗的声音和脚步声,不过很快就被人拦在了外面。楚凌听到狄钧的声音也不由莞尔一笑道:“四哥,进来吧。”守在书房门口的人这才放行,狄钧和雅朵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走了进来。雅朵看到楚凌顿时欢喜笑道:“笙笙,你真的来了?”

    楚凌笑道:“怎么?你当我骗你的?”

    雅朵连忙摇头道:“你当然不会骗我,但是你不是很忙么?我还以为你要在上京多待一段时间呢。”楚凌笑道:“就是给拓跋梁祝个寿,还能待多久?上京又不是什么好地方,自然是办完事就赶紧回来看你啦。”雅朵眨了眨眼睛,看了看郑洛等人。楚凌笑道:“有什么话就问吧,大哥他们都是自己人。”

    雅朵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我听说…西秦那位大公子,笙笙,你别难过啊。”在上京的时候,雅朵就知道楚凌跟秦殊关系不错。虽然她没怎么跟这位西秦大皇子打过交道却知道他是笙笙在上京最重要的朋友。如今秦殊突然被人杀了,笙笙一定很难过把?

    楚凌轻叹了口气抬手揉了下雅朵的脑袋没有说话。她现在当然不能告诉雅朵秦殊没有死,相反的当初那个咋咋呼呼的西秦王秦希说不定快要死了。

    雅朵有些担心耳朵看着楚凌,楚凌含笑拉着雅朵走到一边坐下道:“别担心我了,倒是你,你不好好在信州待着,前段时间刚遇到险,怎么又到处跑了。”

    雅朵小声道:“我要做生意啊。”

    楚凌饶有兴致地挑眉道:“哦?跑到蔚县去做生意?我怎么不知道那儿有什么需要你雅朵姑娘亲自出马的生意?”

    狄钧有些不高兴了,“小五,蔚县有什么不好?而且,有我保护阿朵怎么会出事?”

    楚凌笑眯眯地道:“四哥,你着什么急啊?我只是说做生意的话当然还是信州更方便一些了。今早还有人跟我说想找阿朵姑娘说事情找不到人呢。”

    “……”

    叶二娘有些无奈地扶额道:“好了,小五,你别逗他们了。”狄钧和雅朵这才反应过来楚凌是在调侃自己,雅朵倒是大方只是用力地瞪了楚凌一眼,反倒是狄钧红了脸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楚凌心中顿时无语:这特么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反了?

    叶二娘自然也看出来了这两人之间的情况,倒是没有跟着楚凌一起调侃两人。反倒是对楚凌道:“小五,别笑话四弟了,再笑他要恼羞成怒了。”

    对于自家弟弟如此的脸皮薄,叶二娘表示她也很无奈啊。不过,对于雅朵和狄钧的事情,叶二娘倒是乐见其成。

    楚凌挑眉道:“这个可不好说啊,毕竟我不仅叫他四哥,阿朵也是我的家人呢。四哥,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呀?就这么拐了我们家阿朵可不行。”

    狄钧红着脸,吭哧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倒是雅朵看不下去了,“笙笙,你别逗他啦。”

    楚凌挑眉道:“什么意思?阿朵你是看不上么?没关系呀,回头我带你去沧云城逛一圈,听说沧云城……”

    旁边狄钧终于坐不住了,咬牙瞪着楚凌道:“不行!”

    楚凌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补上了一句,“沧云城过的风景很不错,不去看看可惜了。”

    坐在旁边的郑洛和叶二娘再也顾不得自家弟弟了,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郑洛道:“好了,小五,你别逗老四了。既然四弟跟阿朵…也算是两情相悦,不如先把婚事办了?正好小五也在,信州城也可以热闹一番。”

    狄钧跟雅朵虽然都对对方有些意思,不过雅朵表示她并没有想要现在就成婚的打算。对此狄钧也表示赞同,毕竟两人勉强算是两情相悦也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婚姻的问题上,性格还不算十分沉稳的狄钧却表现的十分成熟。一是为了尊重雅朵的意思,二却是狄钧认为他们很快可能会打仗,他担心如果自己在战场上出了什么事会耽误了雅朵。

    楚凌三人虽然觉得狄钧有些杞人忧天了,不过对他难得的敏锐赶到有些惊讶的同事也对他对雅朵的心意表示赞赏。叶二娘更是忍不住感叹道:“四弟总算是长大了。”

    楚凌见两人确实是真心相待的,倒也没有真的为难狄钧,算是同意了狄钧和雅朵之间的交往。至于婚礼的事情,倒也不必那么着急。如今这世道,也没有那么多讲究。既然两个当事人都不急,他们自然也不急了。

    上京皇城里,拓跋梁的寿辰结束之后紧接着又是迎接金莲公主入宫的盛宴。虽然比不得寿宴隆重,但素和金莲毕竟是呼阑部的公主,入宫之后又直接被册封为皇后,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小事。于是上京又热闹了一些日子才渐渐地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是这份平静中,却带着几分许多人都能感觉到的沉闷和压抑。

    素和明光并没有在素和金莲入宫之后立刻离开上京,反倒是安然自在的留了下来。朝堂上下似乎也没有人对此感到奇怪,似乎真的是漠北狼主担心妹妹不能适应上京的环境,特意留下来照看妹妹一段时间一般。

    另一方面,因为呼阑部和拓跋梁的关系拉近,大皇后与拓跋梁的关系却渐渐的紧张起来。因此,拓跋明珠甚至是整个勒叶部与拓跋梁的关系都显得有些僵硬了。虽然拓跋梁也将勒叶部的姑娘也纳入了后宫,但是这对于双方的关系似乎并没有太大的缓解作用。

    “娘娘,瑶妃求见。”皇宫里,素和金莲正漫不经心地趴在软榻上看一本画册,听到侍从进来禀告立刻一个翻身从软榻上跃了起来,双眸闪亮地道:“瑶妃?就是那位传说中的…拓跋梁的宠妃?”身边的侍女吓了一跳,连忙低声提醒道:“公主,要称呼陛下。”

    素和金莲翻了个白眼,道:“我知道啊,这不是没有外人么?”侍女无奈,不仅是怕您叫顺了口,万一在北晋皇帝跟前也叫错了么?

    素和金莲摆摆手道:“别管那么多了,请瑶妃进来吧。”

    侍女有些不解,“公主,她是陛下最宠爱的妃子,先前您去见大皇后也没看到她,说不定……”说不定来者不善呢。

    素和金莲道:“别废话,我心里有数!先前在宴会上见过,我瞧着不像是个坏人。不知道这位宠妃,想要做什么呢?”至少比拓跋梁后宫里那些矫情又笑里藏刀的女人强多了。拗不过自家公主,侍女只得出去将人请进来了。

    祝摇红踏入大殿就看到素和金莲一副没有骨头一般的模样摊在软榻上,看到她进来方才也没有坐起身来反倒是散漫的对她招招手道:“瑶妃?”

    祝摇红莞尔一笑道:“见过皇后。”

    素和金莲懒洋洋地爬起来,偏着头好奇地打量着祝摇红。祝摇红也不闪不避任由她看着,好一会儿才听到素和金莲道:“我好想有点明白,陛下为什么喜欢你了。”

    祝摇红一愣微微挑眉,笑道:“哦?皇后娘娘说笑了。”

    素和金莲道:“没说笑啊,你很漂亮。自从来到上京,除了神佑公主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人了。”

    不是那种容貌精致美丽的漂亮,素和金莲对那种空有一张长相的瓷娃娃也没什么兴趣。就像是南宫御月身边那个宛如,看着倒是个精雕细琢的美人儿,可惜一点儿都不好玩儿。若是跟瑶妃分开看,谁都要说宛如更好看,但真的站在一起的话,不知道要被瑶妃给衬得怎样黯然无关。

    瑶妃当然也没有神佑公主好看,但是却有一种独特的,即便是神佑公主也没有的气质。素和金莲觉得她形容不出来,但就是觉得很好看。

    祝摇红觉得有趣,也听出来了素和金莲对她并没有敌意。嫣然一笑道:“如此,就多谢皇后谬赞了。”

    素和金莲挥挥手示意祝摇红随便坐,一边问道:“你是皇帝的宠妃,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就不怕我给你难看么?”

    虽然素和金莲长刚刚入宫不过几天,但是宫里说素和金莲飞扬跋扈的传闻已经甚嚣尘上了。素和金莲也不在意,拓跋梁压根就不喜欢她这样的,素和金莲自然也对拓跋梁不感兴趣。拓跋梁来她这里多半也是做个样子,眼里的不耐烦素和金莲看的清清楚楚,她还不乐意侍候那个老家伙呢。

    于是,明明应该还算是新婚燕尔的两个人,你无情我无意,在后宫众人的眼中却像是皇帝专宠金莲皇后一般。甚至不少人都在心中暗暗期待着金连皇后什么时候跟瑶妃掐起来才好。

    对于那些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素和金莲接收的心安理得。有个厉害的娘家和哥哥就是了不起啊,她根本不需要皇帝的宠爱。就算皇帝讨厌她,明面上照样还是得宠着她啊。

    祝摇红微笑道:“皇后说笑了,金莲公主洒脱大气,尊贵非常,怎么会为难我这种小角色?”素和金莲轻哼一声,挥手示意殿中的人都退了出去,方才看向祝摇红道:“说罢,瑶妃特意来找本公主所为何事?”

    祝摇红垂眸,轻声道:“倒也不是什么事儿,听说…昨儿昭国公主给皇后难看了?”素和金莲饶有兴致地道:“所以,你是来挑拨离间的?你们中原人是不是都以为我们塞外来的都是笨蛋,可以随便让你们当枪使啊?”

    祝摇红眨了眨眼睛,面带微笑地道:“哦?谁将公主当笨蛋了?竟然如此大胆。想必公主也让他的下场十分好看了吧?我可没有这个胆子。”素和金莲轻哼一声道:“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只是为了替我抱不平?那倒是不用了,昨儿我自己已经出过气了。“素和金莲可从来不是忍气吞声的角色,昨天拓跋明珠给她看来,她当场就直接打回去。

    祝摇红道:“如果我说…因为昨天的事情,昭国公主…动了胎气呢?”

    素和金莲有些不解,“胎气是什么东西?关我什么事?”

    祝摇红无语,却还是很有耐心地解释道:“因为昨天跟公主的冲突,昭国公主肚子里的孩子有些不太好了。今儿大皇后可是派人去跟陛下说了,因为昨天的事情,昭国公主被气得卧床不起了。”

    素和金莲抬眼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地道:“那又怎么样?怀着孩子还凑到本公主面前来找不自在,她不想要孩子就不要呗,昨天本公主可没有动她一个手指头。就算动了……她又能怎样?”

    “确实不能怎样。”祝摇红微笑道,拓跋梁不可能为了一个女儿肚子里还没出生的孩子对他费了不少心思才娶来的皇后怎么样。

    昨天拓跋明珠找素和金莲麻烦着实不是明智之举。不知道怎么回事,瑶妃觉得拓跋明珠的脾气最近越来越暴躁了。之前虽然也算不上好,但是现在这种状态已经很影响拓跋明珠的行事和头脑清楚了。难道怀孕对女人的影响真的这么严重么?

    祝摇红叹了口气道:“看来是我多事了,不过皇后还是小心一些得好。大皇后和昭国公主在宫中势力不弱,皇后初来乍到难免会吃亏。打扰皇后了,我这便告辞。”

    素和金莲笑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自然也是感谢你的,别着急走呀,不如坐下来陪我聊聊天好不好?”

    祝摇红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位新来的皇后,拓跋梁对她的态度祝摇红自然是清楚地。她也不相信素和金莲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但是看她这个态度,至少她是真的不在乎的。

    “皇后相邀,是我的荣幸。”祝摇红笑道。

    素和金莲满意地点头道:“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