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19、军法无情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书房里一片哗然,原本几个作壁上观的将领也有些坐不住了。只是看到坐在前面的人都没有开口方才勉强忍住了,但是看表情也知道显然也不同意楚凌的处置结果。那陈文杰更是一副立刻就要爆发了的模样,他显然是完全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因此对楚凌的处置愤怒的理所当然,“小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楚凌微微蹙眉,有些不悦地侧首看了一眼下首的葛丹枫,道:“葛将军,你的人你说怎么处置?”

    葛丹枫垂眸,恭敬地道:“自然是听将军的。陈文杰贪墨军饷,隐瞒军情导致上千将士无辜枉死,当斩。”葛丹枫是早就见过这位靖北军小将军天启神佑公主的魄力和杀气的,若是有人看他年纪小就欺她,简直是自寻死路。

    “葛丹枫!你这个小人!你故意陷害我!”陈文杰怒吼道:“小将军,我不服!”

    楚凌偏着头打量着他,仿佛听到什么有趣的话一般,慢慢悠悠地道:“不服?你有什么可不服的?”陈文杰道:“我陈文杰当初领头带人投靠靖北军,这些年兢兢业业,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小将军只是听信葛丹枫和郑洛的谗言就要杀了我,让我如何服气?还有在座的各位,小将军不妨问问他们,对你的处置他们是不是服气?”

    楚凌目光慢悠悠地扫向在座的众人,众位将领脸上的神色各异。有人不闪不避任由楚凌打量,有人低下头不敢与她对视,也有人眼睛转的飞快一看便知道心里不知打着什么主意。

    楚凌往身后依靠,有些慵懒地靠进了椅子里道:“哦?不服么?有什么意见说出来让我听听。”书房里一片宁静并没有人说话,楚凌轻笑一声道:“看来大家对陈将军的处置都没有意见了,既然如此……”

    “小将军。”终于有人忍不住站起身来,拱手道:“启禀小将军,陈将军虽然犯了些错,但他与靖北军毕竟是有功的。还请小将军看在这份上,从轻发落。”

    有了人打头阵后面就容易多了,对面也有人站起身来,道:“陈将军当初率先带人投效靖北军,在信州颇有威望。若是小将军将他……未免让信州百姓和将士们心寒,还请小将军三思。”陆续又有两个人起身附和,楚凌看了一眼有资格坐在书房里议事的将领总共也不过十来人,竟然就有将近三分之一站在了陈文杰那边,也就难怪陈文杰如此有底气,笃定了楚凌不敢杀他了。

    看着陈文杰眼底隐藏的得意楚凌在心中冷笑一声,这靖北军成立才不过三四年,什么都还没干呢拉帮结派倒是已经颇具规模了。

    见楚凌没有动怒也没有反驳他们的话,几个将领以为这是小将军退让了的表现顿时说得更加起劲了。话里话外都是劝楚凌三思,不要听信谗言误杀忠良云云,听得坐在前面的郑洛和葛丹枫叶二娘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起来。听信谗言枉杀忠良?那他们就是进谗言的佞臣了?

    “啪!”楚凌手中把玩着的镇纸落在了书案上发出一声沉重的响声,也成功打断了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话的陈文杰。陈文杰突然被打断有些不悦,不过目光落到了主位上的楚凌身上到底还是顿了一下停了下来。只听楚凌淡淡道:“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了,叶管事。”

    坐在一边的叶二娘应声起身,“将军。”

    楚凌指了指那几个站起来为陈文杰说话的人道:“一起查查吧,查完了按规矩办。至于这位…陈文杰,拖出去,斩了!将罪名昭告整个靖北军,我倒要看看到底有谁会不服。若真的有,让他来找我便是。”

    陈文杰顿时呆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根本不吃他的那一套。什么名声威望,什么军中将领求情的压力她竟然根本不放在眼里。甚至自己方才那一番慷慨陈词,很有可能她压根就没有听进去。到底是太年轻了无知所以无畏?还是她真的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

    楚凌声音微冷,道:“我不喜欢将同样的话说上几遍。”

    众人一愣,还是葛丹枫反应及时连忙道:“来人,还不快将陈文杰拿下!”

    门外立刻有人进来,走向站在书房中间的陈文杰。陈文杰面上终于露出几分惊恐之色,愤怒地挣扎着,“小将军,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楚凌有些慵懒地扫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我能。”陈文杰道:“我对靖北军有功!你这是卸磨杀驴!别人不会服你的!”楚凌轻笑一声,道:“想拿名声压我啊,就你这点小算盘,都是别人玩剩下的了。我若是顾忌名声留你一条命,回头你只怕是能上天了吧?”说到此处,楚凌目光森冷地扫了一眼书房里的众将领道:“靖北军不是为了让你们中饱私囊拉帮结派的。如今这才那到哪儿,就能给我搞出这么多事情来。我若再不管一管,只怕等不到杀貊族人那一天,靖北军就要先毁在自己手里吧?”

    众人纷纷低头不敢言语,楚凌侧身居高临下地望着被押着跪倒在地上陈文杰。陈文杰再如何是个将领,本质上也是个商人。即便是这几年开始领兵也上过几次战场,实力却着实一般得很。被两个神佑军的精英押着,哪里挣脱得了?

    陈文杰见方才帮自己说话的人都开始退缩,终于真正开始慌神了。

    他们这些人平时欺负郑洛重情义,脾气好,不善谋略,葛丹枫行事低调,鲜少理会别人的事情。看起来仿佛声势非同凡响,但若是放在平京那种地方,只怕随便来一个老头子就能阴得他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会儿发现楚凌真要杀自己,顿时就撑不住了,“小将军!我知道错了!求你绕我一命吧!”

    楚凌垂眸不语,书房里众人纷纷看向坐在诸位上的少年,想要知道她准备怎么处置这个人。书房里只有陈文杰连哭带求慌乱无序的声音在回荡。良久,方才见到楚凌慢慢抬眼,看着陈文杰轻声道:“军法无情,军令如山,斩。”

    压着陈文杰的两个护卫不再犹豫,拖着陈文杰便往外面走去。陈文杰哀嚎的声音响了一路,最后甚至开始口不择言的怒骂起来,楚凌面上却是纹丝不动仿佛完全没有听见这些一般。

    书房里一片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葛丹枫方才起身道:“陈文杰之事,是末将用人不当,监察不利,末将失职还请将军降罪。”楚凌侧首平静地打量着葛丹枫,淡淡道:“用人不当,监察不利…倒是不至于,不过,身为一军主将,失职倒是不错。发俸一年,杖责三十,可服?”葛丹枫恭敬地拱手道:“末将心服口服,多谢将军宽厚。”楚凌道:“葛将军是聪明人,这种事情……想必不会再发生了?”

    “是。”葛丹枫道。众人有些奇怪地看向楚凌和葛丹枫,若真论起来确实是葛丹枫用人不当兼没能及时洞察情况,小将军为何说不至于?若是不至于,这个失职又是从何而来?但是看葛丹枫领了这么重的责罚却眼睛眨也不眨,显然是甘心认罚的模样,难道还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楚凌看了一眼一脸茫然的众人有些心中有些无奈地苦笑。这就是军中将领素质不高的后果,这种事情如果余泛舟和萧艨在这里的话,不用听她和葛丹枫对话也能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扫了一眼众人,冷声道:“今天的事情,算是给各位一个忠告。若只是自己私心里打小算盘,要么……别被我发现,要么,陈文杰就是前车之鉴。现在各位想必知道了,我不仅敢杀人,而且会杀人。”

    这话并没有多少怒气,甚至平淡的可怕。但越是平淡反而越是让人心中生寒。众人纷纷低头起身应是。

    从书房出来告辞离开将军府,将军府的大门外此时除了门口的守卫没有半个人影。只有大门一侧的石狮下面的石座旁一摊尚未干涸,依然散发着淡淡地血腥味,让路过的人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将军府的另一边,秦知节刚从外面回来就有人迎了上来低声道:“大人,小将军让人把陈文杰给砍了。”秦知节微微挑眉,一边负手往前走去,悠然道:“哦?死了啊。”

    身边的人有些不解,连忙跟了上去,“大人,这事儿……”

    秦知节停下了脚步,看着跟前的人淡淡道:“陈文杰死有余辜,郑将军手软,葛将军不愿意管事,他撞到小将军手里是迟早的事儿。没事儿别掺和。”

    其实如果陈文杰刚开始冒头的时候郑洛和葛丹枫能将他压下来,或许不至于有这种多的事情。出身草莽性格不拘小节的郑洛或许想不到这么多,但是出身名门的葛丹枫不可能想不到。

    不过秦知节自己是文官,管不了军中的事情,自然也不会贸然掺和进去了。

    回头看了一眼书房的方向,秦知节淡淡笑道:“这样也好,杀鸡儆猴下面的人也能老实一点。这才那到哪儿就这么闹腾,若是没人管以后靖北军只怕也好不了。”说到此处,秦知节淡淡地扫了一眼跟前的管事一眼。管事只觉得心头一凉,连忙将心中乱七八糟的心思都给压了回去。

    书房里只剩下郑洛叶二娘和楚凌三人了。郑洛有些歉疚地看着楚凌,“小五,我……”郑洛确实很愧疚,他曾经是黑龙寨的大寨主,整个黑龙寨的存亡都在他的肩上,他也习惯了扛起所有的责任。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上战场冲锋陷阵还好,但是让他管着这么大一个靖北军十来万兵马,即便是有叶二娘和葛丹枫相助也依然显得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次陈文杰的事情就很好的给他提了一个醒,在小五手里似乎很简单的一个事情他却仿佛很难办到一般。更不用说,陈文杰的事情半年前小五就曾经给他提过醒了,当时他看在陈文杰对靖北军有功劳而且平时也没什么出格的表现上,并没有在意。却没有想过才不过几个月,就弄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想起那些枉死的将士,郑洛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

    楚凌道:“大哥,这不是你们的错,你不用放在心上。”

    郑洛苦笑了一声,道:“小五,大哥知道自己的能力。让我带兵打仗还好,但是让我执掌这靖北军,着实是……我看葛将军倒是个可用之才,这次的事情他不能全怪他,你就不用放在心上了。要不让他……”

    楚凌挑眉一笑,道:“大哥没看出来我今天为何罚他么?”

    郑洛皱眉,他确实有些不解。但是只要不过分,他不会在众人面前质疑小五的决定。小五时常不在军中,本身就有些威信不足。如果他再随意质疑小五的话,军中上下的人心只怕会更乱。好歹当过一寨之主,这一点郑洛还是明白的。

    楚凌道:“若不是他,只怕还没有这次的事情。你当他真不知道陈文杰暗地里干了些什么?大哥,葛丹枫出身名门,官场上那一套他比谁都懂。”

    叶二娘一怔,道:“小五,你的意思是,葛将军…他是故意的?”

    楚凌道:“二姐不用担心,他倒未必有什么坏心。只是如果由他早早的处置陈文杰的话,肯定只能稍加责罚敲打,最多让陈文杰收敛一些。以陈文杰的性格不仅不会洗心革面只怕还要记恨葛丹枫给自己将来留下后患。”

    郑洛也不傻,“他故意养大了陈文杰的野心,好让你有借口杀了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虽然郑洛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葛丹枫的用意,但是想到那无辜枉死的上千士兵……见郑洛皱眉,楚凌道:“那件事他倒未必是故意的,否则不会心甘情愿的领罚,应当是个意外。”如果葛丹枫真的为了对付陈文杰眼睁睁送上千士兵去死,楚凌也绝不会放过他。

    葛丹枫轻哼了一声,算是接受了楚凌的说法。但还是决定私底下要找葛丹枫聊聊。

    叶二娘微微蹙眉道:“葛将军这性子……”叶二娘也算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倒是比郑洛看得明白一些。不过却也有些明白楚凌为何不将靖北军交付给葛丹枫了,葛丹枫这人虽然是读书人出身,但是对付敌人的手段未免有些激烈。这样的手段用在朝堂上没什么,但是用在军中,自己同袍的身上却难免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

    楚凌看着两人眉头深锁的模样笑道:“大哥二姐,不用担心。我应该会在信州留上一段时间,有什么事情也不是一两天就能解决的。慢慢来吧。”

    闻言,郑洛倒是松了口气,“虽然天启那边是很重要,但是靖北军这边你也不该离开太久了。下面新上来的将领都快要不认识你这个将军了。”

    楚凌自然明白这个道理,郑洛威慑力不足,也心不在此。楚凌这个靖北军真正的统帅有神龙见首不见尾,很容易给人一种靖北军群龙无首的感觉。

    “我知道了,这两年辛苦大哥了。”楚凌点头,认真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