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17、四海靖安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离开上京之后,楚凌一行人一路上也不耽搁,不过半个月功夫便到了信州。襄国公等人赶着回平京,便直接与楚凌兵分两路绕过了信州城继续南下了。玉霓裳很想留下了跟楚凌一起,可惜被襄国公揪着强行临走了。

    毕竟玉家大小姐跟着跑到北晋来就已经很出格了,若是带出来了却没有带回去,就算是跟着神佑公主一起,襄国公也觉得自己没法跟玉家的人交代了。于是,玉霓裳只得恋恋不舍的与楚凌等人挥手作别,跟着襄国公走了。

    肖嫣儿倒是想要跟着萧艨一起走,却被云行月强行拦了下来。肖嫣儿又想起答应了先前答应了叶二娘去信州帮忙一段时间,只得作罢,倒是也有些闷闷不乐。

    玉霓裳和萧艨跟着襄国公南下回平京,楚凌带着冯思北跟君无欢云行月和肖嫣儿则直接往信州城而去了。三四年时间过,如今整个信州绝大部分地方几乎已经是靖北军的地盘了。虽然中间貊族人也试图反攻过几次,但是靖北军与沧云城关系良好,一旦靖北军告急沧云城多半都会出手相助,因此收效不佳不说反倒像是给靖北军练兵了。

    就这么僵持了两三年,如今北晋人倒是将沧云城和靖北军看作是一体了。只当靖北军背后就是沧云城在支持的,靖北军是沧云城弄出来分散貊族兵马注意力的棋子。这个名声虽然不太好听,但是楚凌和郑洛等人也不在乎这个。毕竟靖北军的实力还不够强大,信州城也不像是沧云城那样易守难攻,能够有沧云城做个挡箭牌,关键时候扯个虎皮也还是很不错的。

    再加上楚凌和君无欢的关系,于是两家就这么心照不宣的一直合作下去倒也十分和谐。

    郑洛等人早就接到了楚凌等人要来的消息,早早地便等着了。如今狄钧带着兵马驻守在蔚县,云翼也跟着去了。窦央驻守在思安,留在信州城的只有郑洛,叶二娘和葛丹枫了。见到楚凌,叶二娘立刻含笑拉着楚凌往府中走去,将君无欢等人丢给了郑洛和葛丹枫招呼。郑洛有些歉意地看向君无欢,“君公子……”

    君无欢大度地笑道:“叶二姐许久没见到阿凌,难免会高兴一些,郑大哥不必在意。”听他如此客气,郑洛倒是有些受宠若惊。明明小五是堂堂公主,但是小五称呼他们大哥二姐,郑洛等人都觉得很自然,倒是这位长离公子跟着小五这么叫的时候,却每每总是听得郑洛心惊胆战,头皮发麻。

    郑洛笑了笑道:“君公子请。”君无欢自然看出了郑洛的不自在,也不在意只是点点头跟着郑洛一起走了进去。

    叶二娘已经拉着楚凌和肖嫣儿走进了府中,肖嫣儿有些好奇地问道:“叶姐姐,阿朵呢?怎么不见阿朵?”

    叶二娘有些无奈地笑道:“阿朵跟着老四去蔚县了,都走了好些日子了。昨天傍晚接到你们要来的消息就派人去通知他们了,这会儿还没到只怕是什么事情大哥了。”

    肖嫣儿有些好奇,“去蔚县了?阿朵去蔚县做什么?”跟信州比起来,蔚县着实是个小地方。雅朵如今手里管着许多生意,跑到那种地方去做什么?”

    叶二娘道:“这个…最近没什么事,好像是老四那边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帮忙吧?”叶二娘如今也忙得很,狄钧和雅朵这两年都沉稳了不少,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人了,自然不会连这些小事都要追问的那么清楚。

    楚凌微微挑眉,道:“二姐,四哥该不会是跟阿朵……”前段时间见到这两人时间太短了,不过看狄钧的模样好像确实挺关心阿朵的。叶二娘瞬间会意,眨了眨眼睛忍不住失笑道:“这个…还真有这个可能。要不等他们回来了咱们问问?说起来,咱们也有好多年没有办过喜事了,若是有一桩喜事也算是好事啊。”

    说到此处,叶二娘倒是有些遗憾地看了看楚凌。小五成婚的时候他们身份不便,事情也多根本无法脱身,倒是没能参见小五的婚礼让人觉得很是遗憾。

    楚凌含笑道:“二姐,你还说别人。我倒是想知道,什么时候能喝到你和大哥……”

    “小五!”叶二娘连忙打断了她的话,脸颊微红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胡说什么?”楚凌眨了眨眼睛,有些无语地道:“二姐,你跟大哥还这么…咳咳,你要不要考虑换一个人?平京和沧云城都有不少合适的人选啊。咱们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说起这个楚凌也是心累,每次来信州她都免不了要打探一番这两人的进展。但是偏偏每次都毫无进展,若说郑洛对叶二娘完全无意的话也就罢了,这两人看着也不像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样子啊。难不成这两位都是打算舍小家为大家,不驱逐貊族誓不成家?

    叶二娘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君无欢等人连忙朝楚凌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说了。楚凌耸耸肩表示明白了,果然不再说这个话题了。

    众人走进大厅落座,郑洛看向楚凌道:“小五这次回来,能待到什么时候?”

    楚凌有些无奈地道:“这次只怕要待上不少日子了,大哥,最近信州附近的貊族人可有什么异动?”

    郑洛认真想了想道:“倒是没有什么大的动静,好像比往常还要安静一些。不过葛将军说貊族人只怕会有大动作。你能留下就好。我们的意思也是希望你能多留一段时间,若是貊族人真的想要做什么,少了你这个小将军可不合适啊。”

    楚凌微微挑眉看向葛丹枫,“葛将军怎么说?”

    葛丹枫皱眉道:“往常信州附近的貊族人总是喜欢时不时地对我们做出一些挑衅的姿态。这次突然这么安静下来本来就有些反常。而且我们收的消息,最近南军调度频繁,北晋人只怕是有什么大动作了。”

    君无欢微微点头道:“葛将军说得不错,我们收到消息,貊族人在半个多月前已经出兵攻打西秦了。”

    葛丹枫一愣,“我们怎么没收到消息?”貊族出兵不是小事,即便是路途遥远通讯不便,但是既然都过了半个多月了,他们也该收到消息了才是。

    君无欢道:“拓跋梁太过自信了,最先动手的只有驻扎在西秦境内的那一部分人,剩下都在西秦边境驻扎待命。并没有直接出兵,信州城路途遥远,晚一些时候收到消息也是有的。”至于那些在西秦边境的兵马到底是为了对付西秦人还是为了对付沧云城,就要另说了。

    郑洛道:“北晋人攻打西秦…这是想要两面围困沧云城么?”

    君无欢有些诧异地看了郑洛一眼,微微点头道:“只怕是的。”

    叶二娘问道:“西秦人只怕不是北晋的对手,沧云城可是有出兵的打算?”楚凌轻声笑道:“二姐,沧云城已经出兵了。”

    闻言,郑洛三人对视一眼。靖北军与沧云城休戚与共,若是沧云城准备出手对付貊族,那么靖北军自然也不可能会袖手旁观。郑洛眼神明亮而热烈,道:“如此,咱们也该整顿兵马了!”

    这些年他们辛苦操练兵马,不就是为了这一天么?郑洛只觉得心口已经开始砰砰地跳了起来,整个人似乎突然之间就几分活力和精神。俨然一副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模样。旁边的葛丹枫虽然没有说什么,看向楚凌和君无欢的眼眸也更亮了几分。

    楚凌忍不住在心中感叹:若论实力靖北军其实是不如天启军的。但是若论士气,天启的兵马真是拍马也赶不上靖北军。

    楚凌点点头道:“我这次留下也是这个意思,虽然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打起来,不过准备着总是对的。”

    因为小将军归来,整个将军府这一晚上都十分的热闹。虽然狄钧和窦央等人赶不回来,郑洛等人还是热热闹闹的为楚凌等人办了个洗尘宴。酒一直喝到了深夜方才散去,楚凌和君无欢的酒量都不差,刚散了酒席一时间倒是有些难以安眠,两人干脆携手出了将军府出门散散步了。

    两人漫步在信州城的城楼上,不远处还有守夜的士兵握着兵器笔直地站立着。远处是夜色下苍茫的群山,天空一轮明月如银盘一般挂在天空,静静地将银色的光芒洒满了整个天地。两人携手站在城墙边上,身后的信州城已经渐渐陷入了宁静的幽暗之中,只有偶尔几处依然火光通明,也给人一种安宁祥和的感觉。

    楚凌靠在君无欢肩头上,忍不住轻笑出声。

    君无欢低头看着她,“笑什么?”

    楚凌道:“信州现在…跟我们一路回来看到的,是不是天壤之别?”

    君无欢点头道:“都是因为阿凌。”这一路回来,他们经过了许多荒凉甚至早已经废弃的村落,也经过了许多貊族人作威作福,天启人猪狗不如的城镇。只是这些情形这十几年来早就看习惯了,有些人甚至都已经看到麻木了。但是信州却不一样,信州地方虽然不大,但是这里的百姓却能够安居乐业,商人也能够安心的做着自己的小买卖。

    这里两年,信州的人口其实增加了很多。许多离得不远的百姓听说了信州的情形,纷纷朝着信州迁徙。从某种程度上说,信州几乎可算得上是第二个沧云城了。不过北晋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最近一年多开始禁止百姓往信州迁徙,若是被发现立刻就会被杀死。

    毕竟,貊族人虽然蔑视践踏天启人,但是那些广阔的土地却还需要天启人来耕种的。因为天启南迁北方人口大量减少,更有许多人死于战乱,北方的土地荒废了许多。信州附近几个地方的百姓早前集体逃走,严重的更是导致一些地方的北晋官员根本收不到粮税,这样的情形自然要杀鸡儆猴以免情况变得更加严重。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往后这样的安宁还能不能保得住啊。”

    君无欢握着她的手,轻声道:“阿凌是担心一旦战乱真的起了,信州会收不住?”

    楚凌道:“原本倒是不用担心,若是打不赢大不了推进山里去。但是如今…若是让貊族人重新占了信州,只怕……”

    君无欢笑道:“那就守住,不要让这里的百姓再次沦入貊族人的魔爪之下。阿凌是对靖北军没有信心么?”

    楚凌望着他温柔而沉静的眼眸,心中突然就平静了下来。莞尔一笑道:“你说得对,我应该对靖北军有信心,也应该对信州的百姓有信心。你明天就回沧云城吧,信州这边我会处理的。”

    君无欢点点头,他确实应该回去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不要想太多。若是有什么事情,立刻派人传信给我,沧云城离信州不远。”

    楚凌含笑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沧云城主能固守沧云城十多年,本公主自然也不能比你差了。更何况,咱们的目标是……”

    君无欢轻声道:“驱除貊族……”

    “四海靖安。”

    两人对视了一眼,双双笑出声来。

    君无欢低头,在她眉心轻点了一下,轻声道:“阿凌放心,你希望的事情,都会实现的。”

    他当然知道阿凌并不喜欢这样一个哀鸿遍野的世界,但是她也不肯躲在天启的锦绣繁华堆中当这一切都不存在。所以她早晚要提起兵器,走上战场,用自己的能力为这世间的百姓做出自己的一份努力。

    在很久很久以前,或许是阿凌还没有建立靖北军之前,君无欢就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

    楚凌点头,“嗯,我相信。”

    我自然相信,终有一天,这个天下将会重新平定下来。所有的人都能够向信州和沧云城的百姓一样安居乐业。

    到时候,我们也才能真正的安心自在的享受这壮丽山河美景如画,袖手红尘,白头偕老。



    ------题外话------

    啦啦啦,亲爱的们请接受单身狗的祝福:七夕快乐~(づ ̄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