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16、玩玩而已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一场混战到最后也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君无欢提着剑回来的时候雨依然还在下着。看到站在屋檐下的楚凌和襄国公,君无欢微微蹙眉,再扫了一眼躺了一地的尸体微微点了下头道:“进去吧,别着凉了。”

    楚凌看向他身后问道:“怎么样了?”

    君无欢笑道:“阿凌不用担心,萧将军和云行月还在善后。”

    楚凌点点头,她倒不是担心别的,只是有些担心伤亡情况罢了。虽然说上战场没有不死人的,但这些都是神佑军中选出来的精锐,若事第一次对战貊族人,还只是这样的小规模混战就伤亡惨重,绝对会给他们留下不小的心理阴影。不过看君无欢的神色,结果应该还算满意?

    跟在君无欢身后的两个护卫押着一个貊族将领,那将领虽然被捆住了,但看向楚凌的目光依然充满了高傲和桀骜,一副眼高于顶不屑一顾的模样。楚凌倒是没有在意,甚至好脾气地对他笑了笑。

    进了大堂坐下,肖嫣儿和玉霓裳站在楚凌身边好奇地看着那被捆着的貊族将领。那人并没有见过君无欢,所以并不知道眼前这个实力卓绝的黑衣男子是谁。甚至心中还在猜测着对方的身份:天启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这样厉害的高手?

    看这人的年纪模样也不像是冯铮啊。还是说,天启军中当真藏龙卧虎,这样的绝顶高手也是籍籍无名么?

    楚凌看着那将领问道:“是拓跋明珠让你们来杀我的?”将领轻哼一声并不答话,楚凌轻笑一声,慢条斯理地道:“你是觉得,我不会杀人么?”

    将领沉默,方才门口地上那几个人是谁杀的,不言而喻。神佑公主自然不会是不敢杀人的人。但是他也没有打算就此低头,“既然落到了你手里,要杀便杀,何必废话。”

    楚凌点了点头,赞道:“有骨气。”

    将领轻蔑地笑道:“我貊族男儿自然跟你们天启那些软骨头不一样。”

    楚凌道:“行吧,既然问不出来…杀了吧。”

    “……”将领有些惊讶地看着楚凌,显然是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干脆利落。

    楚凌看着他错愕的眼神笑道:“就算我问你,也没什么用处。只要知道是拓跋明珠派你们来的就足够了。以你的身份,也不可能知道拓跋明珠为什么要杀我。”说不定拓跋明珠压根就没有什么原因,就是单纯的看她不顺眼而已。

    君无欢对此也没有什么异议,挥挥手示意压着那将领的人将人带出去。

    肖嫣儿有些垂涎地道:“阿凌姐姐,反正人都要杀了,不如给我……”

    楚凌抬手拍了她一下,道:“对忠义之辈,尊重一些。”

    肖嫣儿瘪瘪小嘴,有些遗憾地低下了头。

    打发了肖嫣儿和玉霓裳将地上的店主也拎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了三人。楚凌看向襄国公道:“舅舅,到了信州之后你自己带人会平京吧。”襄国公一愣,道:“你要去信州?不会平京了?”

    楚凌看了一眼君无欢道:“拓跋梁要进攻西秦,只怕沧云城也平静不了。让萧艨跟你一起回去,这边我只有安排。”

    襄国公原本想要劝她几句,只是看看眼前含笑对视的两个年轻突然想起方才与楚凌的对话,襄国公到了嘴边的话也咽了回去。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不过…还是让萧艨留下吧,他跟在你身边我和你父皇也放心一些。”

    楚凌摇摇头道:“不行,神佑军不能没人管,而且我也还有事情要萧艨去办。”

    襄国公叹了口气道:“也罢,听你的。”

    楚凌含笑点点头侧身看向君无欢,君无欢微笑道:“我先陪阿凌去信州一趟。”

    “沧云城那边……”楚凌微微蹙眉,有些担心地道。君无欢道:“一时半刻还牵连不到沧云城,况且若是离了我就什么都做不了,我还要他们做什么?”

    楚凌叹了口气,只得点头道:“好吧,先去信州。”信州距离沧云城也不算远,就算真的出了什么事,快马加鞭也赶得及回去。至于拓跋明珠……

    “拓跋明珠怀着孕还不肯消停,我也该送她一份大礼才对。”

    君无欢淡然一笑道:“你放心,拓跋明珠以后消停不了了。至于大礼…还是我帮阿凌一起送吧。”楚凌有些好奇地看着君无欢,君无欢含笑不语。

    确实是应该给拓跋明珠送一份大礼的,若不是顾忌百里轻鸿,拓跋明珠也该消失了。拓跋梁想必也不会心疼一个已经不那么听话不得他心的女儿了吧?

    第二天一早,天启便已经放晴了。昨晚的一番厮杀和血腥早已经看不见任何痕迹,若不是有些地方还残留着无法抹去的兵器砍过的痕迹,几乎要让人以为昨晚那一场厮杀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简单的用过了早膳,楚凌一行人便飞快地启程朝着南方奔去。

    拓跋明珠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当天傍晚了,听到手下的人传来的消息拓跋明珠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那么多人,竟然对付不了一群天启的废物?”拓跋明珠咬牙厉声道:“到底你们是废物还是那些天启人是废物!”站在书房里的人连忙单膝跪地,“公主息怒!”

    拓跋明珠冷哼一声道:“现在那楚卿衣还不知道在怎么嘲笑本公主呢,息怒?!”

    男子连忙低下了头,不管怎么说他们派出了几乎与天启人相同数量的人马,一对一的情况下被天启人全歼,天启人却仿佛并没有多少伤亡,这件事确实是太难堪了。

    拓跋明珠深吸了一口,伸手轻抚了一下自己平坦的腹部。在心中告诉自己她有了身孕不能动怒。但事实却是拓跋明珠最近越发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看着跪在自己跟前的人,拓跋明珠终于还是忍不住抓起桌上的东西砸了过去。

    啪!

    瓷器砸在地上瞬间摔成了碎片,一片碎片溅到了门口正好落在一个人的脚边。百里轻鸿负手走了进来,看了一眼低声跪着的人淡淡道:“下去。”那人暗暗松了口气,不敢多说什么连忙退了出去。

    拓跋明珠看着百里轻鸿淡漠的神色,轻哼了一声也不说话。百里轻鸿道:“不日我将会随军出征。”

    “什么?”拓跋明珠一愣,回过神来连忙道:“不行!”百里轻鸿微微蹙眉,问道:“为何?”

    拓跋明珠眼神闪了闪,道:“我…我有了身孕,你这个时候出征让我怎么办?”百里轻鸿看着她,道:“出征西秦,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来。”

    “不行!”拓跋明珠坚决地道:“我去跟父皇说,让他派别人去!”百里轻鸿道:“你不是希望我多立下一些战功么?这次攻打西秦正是机会。”

    拓跋明珠有些烦躁地道:“父皇如今早就不将母后和我们看在眼里了。呼阑部那个金莲公主拿上就要入宫了。素和明光却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万一到时候……”

    百里轻鸿脸色微沉,道:“你想让我帮你对付素和明光?”

    拓跋明珠眼神躲闪了一下,很快却又理直气壮了起来,道:“难道你不应该帮我么?现在这个时候,你不留下帮我,保护我们的孩子,你跟我说你要上战场?!百里轻鸿,你到底有没有把我们放在心上!”

    百里轻鸿道:“这是陛下的意思,难道我要跟陛下说,我不想去请他派别人去?”

    拓跋明珠道:“所以我说了,我去跟父皇说!”

    “随便你!”百里轻鸿冷冷的道,转身走了出去。看着他毫不犹豫离去的背影,拓跋明珠差点就要被气哭了。忍不住抓起跟前能够拿得到的东西又砸了起来,知道她隐隐有些累了才终于停了下来,原本的书房也已经被砸的不成样子了。

    一个少年悄悄出现在门口,望着一片狼藉的书房和书房里的拓跋明珠,有些担心的皱起了眉头。

    另一边,素和金莲正悠然地拍在院子里的桌边翻看着手中的画册。一边翻着嘴里还不时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站在一边的几个呼阑部的侍女见状有些无奈却也习以为常的苦笑。

    “公主。”一个侍女小声叫道。素和金莲抬眼看了她一眼,很快目光又回到了画册上,只是嘴里漫不经心地道:“什么事儿?”侍女无奈地道:“公主,宫里将礼服送来了,还等着公主试礼服他们好回去禀告呢。”素和金莲摆摆手道:“有什么好试地,你们自己去看看,跟我平时穿的衣服差不多大小就行了。直接告诉他们我试过了不就完了么?”

    侍女道:“公主,宫里专门派了人来,不看着公主试好了礼服她们哪里敢走?若是出了什么纰漏,他们要受罚的。”

    素和金莲也不是喜欢刁难人的人,闻言只得恋恋不舍的放下了手中的画册道:“好吧,这就去。我的画册放在这里谁也不许动,我回来还要继续看。”

    侍女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她们虽然看不懂天启文字,但是那上面画着什么却还是能看得懂的。公主殿下都要入宫做皇后了,还在光天化日之下看这种东西,真的没有问题么?

    素和金莲行动如风,放下了画册立刻就带着人去试衣服了。等到试完衣服回来,却见到原本她做的地方正坐着一个人,手里拿着的正是那本让她爱不释手的《南风雅集》。

    素和金莲连忙一闪身到了那人跟前,一把抓过了自己的画册。虽然她是有些百无忌禁,但是被个外人看到自己看这种东西,对她金莲公主的形象还是有些损伤地。

    那人也不生气,抬头对她一笑,道:“阿萨伊娅玛,好品味。”

    素和金莲轻咳了一声,抬手将画册扔给身后的侍女,摸了摸鼻子在他对面坐下道:“国师不用那么客气,叫我金莲或者阿萨伊就可以了。”

    南宫御月莞尔一笑,轻声唤道:“阿伊。”

    “……”素和金莲双手捧着下巴,小脸微红。不得不说,南宫国师这张脸,不笑的时候仙风道骨高冷出尘,一笑起来确实勾人心魄令人小心肝儿噗噗乱跳。

    素和金莲问道:“国师这个时候来找我,有什么是吗?”南宫御月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是有点小事,想要请阿伊帮个忙,不知道会不会太麻烦你呢?”

    素和金莲连连摇头道:“没有没有,只要我能帮得上的,国师尽管说就是了。”

    南宫御月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过些日子便是太后的寿辰了,我一时却想不到送太后什么礼物好。不知道阿伊能不能帮我参谋一下?”

    素和金莲笑道:“小事一桩呀,我最喜欢挑礼物了。国师是想要我提意见呢还是我帮你一起挑呀。”

    南宫御月道:“若是阿伊能够帮忙那是最好了,正好咱们认识我还没有送过你礼物呢,不如到时候阿伊也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

    “你真好。”素和金莲欢快地道,“就这么说定了,什么时候去?”

    南宫御月垂眸道:“自然是看阿伊什么时候方便了,本座什么时候……都是有空的。”

    素和金莲想了想道,“要不明天怎么样?现在已经晚了,我大哥肯定不会让我出门的。”

    南宫御月点点头道:”也好,狼主很关心阿伊啊。有个好哥哥真不错。”素和金莲嫌弃地道:“好什么呀?整天管东管西的,我听说焉陀家主对国师也很好啊。”

    南宫御月眼神微冷,脸上的笑容却丝毫没有改变,“我们既然也算是朋友了,阿伊还国师国师的叫我多生疏啊。”

    素和金莲点点头道:“有道理,你叫我阿伊,不如…我就叫你阿月好了。”

    南宫御月脸上的笑容终于僵硬了几分,素和金莲却似乎全然不知,兴致勃勃地问道:“你觉得怎么样?”南宫御月微微眯眼,轻声道:“阿伊觉得好就好。”素和金莲满意地点点头道:“那就好,以后我就叫你阿月啦。咱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南宫御月笑道:“是,以后我与阿伊…便是朋友了。”

    他笑声中带着几分旖旎的味道,听得旁边的几个侍女也忍不住微红了脸颊。

    两人一直聊了小半个时辰,南宫御月方才和她约好了明天的时间起身告辞。送走了南宫御月,侍女看着自家公主捧着脸颊痴痴发笑的模样顿觉不好。连忙小声劝道,“公主,您可别忘了,你马上就要嫁入皇宫做皇后了。”

    公主可千万别说在这个关头看上了南宫国师。临了悔婚的事情,他们家公主不是做不出来。但是这次公主要嫁的可是北晋皇,悔婚只怕就不是那么容易收场的了。

    素和金莲慢慢收起笑容,道:“我当然知道了,瞎担心什么呢。”

    “可是您……”侍女担忧地道,公主方才的表现可不像是要成婚的新嫁娘的模样。

    素和金莲笑眯眯地道:“你觉得,南宫御月不好看么?”

    “……好看。”就算是再讨厌南宫御月的人,也不能说他不好看。如今整个上京,只说容貌气质能胜过南宫国师的人只怕还真的找不太出来。但是……“就算国师长得再好看,您也不能……若是让北晋皇知道了,只怕以后您在宫里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啊。”

    素和金莲轻哼一声,懒洋洋地道:“有南宫御月这样的极品美男子,我还要拓跋梁做什么?况且,这么好看的一个美男子主动来跟我献殷勤,本公主怎么舍得拒绝呀。这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我会被天神责罚的。”

    另一个侍女低声道:“那国师明知道公主就要嫁入宫中了,还故意跑来……公主还是小心一些,奴婢只怕他不怀好意呢。”

    素和金莲偏着头打量着一边枝头的妖娆鲜艳的花朵,道:“我心里有数呢,你们也不必想多了。他就是想跟我玩玩,反正这上京也很无聊,大家一起玩玩也没什么嘛。他那种人,怎么会相信一个刚认识的人。就算是想要利用我,也得先有利用价价值才行啊。我就是一个和亲的公主,他找我,还不如直接去找素和明光呢。”

    侍女看着她漫不经心的模样,对视了一眼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们家公主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太大了,什么都敢玩儿。这些日子,她们可是打听过这位国师在上京的名声。那简直不能用坏人这种词来形容。听上去根本就是个不正常的人,说翻脸就翻脸。若真的翻脸不认人,她们公主那点武功可不是人家的对手。

    素和金莲看了她们一眼笑道:“你们还真相信那些传言了,一个人若真的不能自控,说发疯就发疯,那早就是个疯子了。一个疯子,是不可能稳坐国师宝座的。行了,去准备吧,明天本公主要跟阿月出去玩儿。”

    “是,公主。”侍女微微俯身,恭敬地退了下去。

    素和金莲趴在桌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唉…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好看的男人主动勾搭本公主啊。让我怎么舍得拒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