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15、雨夜暗袭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一行人在天黑前在一处路边的小店停了下来,虽然大雨停了但天空依然阴沉沉地飘着小雨,如果冒雨赶路的话,只怕晚上一道大雨会非常的麻烦。

    这是一间开在距离官道不远的岔道边上的小店,简单搭建的木头房子,房顶上铺着茅草。但是店主人却是貊族人。虽然这里距离上京不远,远没有别的地方那么乱。这些年貊族人至少明面上也是稍微有些收敛的,但是寻常人家的天启人也是没有胆子在这种地方开店做生意的。

    即便是有本事的江湖中人,也不会在距离上京这么近的地方做什么事情。毕竟若是招来北晋人的注意,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见到进来的一行人都是天启人的模样,店主人立刻就皱了皱眉显然是不太高兴的模样。不过大约是这一行人看起来都不太好惹的样子,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嘟哝了一句:人太多了住不下。

    萧艨看了那人一眼,淡然道:“只要三个房间,我们自己解决。”襄国公住一间,公主和长离公子住一间,玉姑娘和萧姑娘住一间。其余人自然是在小店周围搭帐篷解决。他们这些人,即便是在城里一间客栈也是住不下的。所以队伍都是带着一应行军驻扎需要的东西,帐篷,锅碗,厨具都一应俱全。只是这种雨天,住帐篷显然没有有床的房间干燥舒服。

    小店主人看了看众人还是点点头,让伙计带着人去收拾房间了。此时小店里半个客人都没有,只点了一盏灯昏黄的火光照得整个小店越发的昏暗。金雪和雪鸢带着人去收拾房间了,楚凌等人只得在大堂里坐下来喝茶。云行月靠在角落里有些沉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肖嫣儿的关系,这些日子云行月一直都有些沉闷。直到这会儿,方才开口道:“你们确定要在这儿住?”

    楚凌撑着下巴,懒洋洋地道:“你没看见要下大雨了么?不找个好地方住下难道继续赶路?”

    云行月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道:“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微挑下巴,目光扫向正在不远处的柜台后面盯着他们的那貊族店主,低声道:“这种荒郊野外,一个貊族人在这儿开店做生意,你不觉得奇怪么?”楚凌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人家搭个房子也挺不容易。”云行月四下打量了一番点头道:“是挺不容易的。”就算这屋子相当的简陋,但寻常人家想要搭建起来也要花上好几天的功夫。但是这一家嘛…低头看看脚下,脚底下的土都还没有夯实呢。他敢打赌,这小店开业距离现在还不到两个时辰。虽然弄得挺像那么一回事儿的。

    君无欢低头喝了口茶,低声道:“人家辛辛苦苦为我们弄了这么一个避雨的地方,云行月…做人要感恩。”

    云行月微微挑眉,“得,反正你们俩说了算。”君无欢和楚凌抬手看向对方,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襄国公看了一眼那似乎在低头算账的店主人,低声道:“不像是拓跋梁的人。”如果是拓跋梁的人,应该不至于大费周折。毕竟拓跋梁如今是皇帝,可是能直接调动大量兵马和宫中侍卫的人又有冥狱在手。在上京的时候拓跋梁碍于颜面不好动手,离开上京之后他们的死活可不管拓跋梁的事儿了。

    楚凌微微点头,想了想抬头看向君无欢无声地吐出了几个字……“拓跋明珠”。

    君无欢点了点头,表示楚凌的猜测应该没有错。楚凌有些无语,拓跋明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好端端的怎么就跟他们杠上了?楚凌记得,他们应该也没有怎么得罪拓跋明珠才对啊。

    或许是因为知道他们这一行人之中有云行月和肖嫣儿的存在,那些水里饭菜里下毒的无聊手段倒是并没有出现。于是一行人饱餐了一顿之后还愉快地睡了一觉。

    深夜,外面的大雨依然在哗啦啦地下着。原本躺在床上沉睡着的君无欢却悄无声息地睁开了眼睛慢慢坐起身来。他一起身,身边的楚凌自然也被惊醒跟着坐了起来。楚凌侧耳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侧首看向君无欢,“来了?”君无欢微微点头道:“别出去,我去就行了。”楚凌点点头,这雨天出去淋得一身湿漉漉的回来也不怎么舒服。君无欢既然不想让她出去,她就不出去呗。

    “我去看看嫣儿和霓裳。”楚凌道。

    君无欢想了想点了点头。

    此时的小店外面不远处,已经被一群人围住了。这些人并不是典型的刺客一身黑衣的装扮,而是训练有素的貊族兵马。每一个都身穿甲衣,手持弯刀。还有一群弓箭手在两个将领的带领下静静的将整个小店附近都包围了起来。两个将领骑在马背上,面上有些不屑地笑道:“天启人果真都是废物,听说这神佑公主带来的护卫都是天启精兵,也不过如此。”

    他们都已经到了这么近的地方了,天启人却还没有发现,算什么精兵?若天启的精兵就是如此这般,他们确实可以马上打到灵苍江对岸去,占领那片富饶肥沃的土地。

    另一人不以为然地笑道:“或许天启人的精兵与咱们貊族的精兵标准不同吧,在他们眼中那些废物已经算得上是精兵了。”

    “不管了,准备动手吧。公主交代了…就算不能杀了神佑公主,也不能让她风风光光的离开上京。”

    “是么?”一个淡淡的声音突然从雨中传入两人的耳中,坐在马背上的两人都是一愣忍不住看看四周又看了一眼对方,“方才是谁在说话?”夜色中除了满天的雨幕和哗哗的雨声什么都没有,仿佛刚刚那一声淡淡地是么只是两人的幻觉而已。两个将领此时脸上却已经没有了方才的轻松随意,他们都是上过战场的人,自然不会将方才的事情当成是自己的幻觉。

    突然,一个人眼角扫到了不远处的树上。原本空荡荡的大树上不知何时竟然站着一个人,那人一袭黑衣,在夜色和雨幕的遮掩下看不清面容。看上去不像是站在树顶上,倒像是站在平地上一般。那将领不由抽了口凉气,手中的刀一指那人所在的方向厉声道:“放箭!”

    听到命令的貊族将士毫不犹豫,数十弓箭手纷纷拉开了强弓对准了树上的人放箭。

    “嗖嗖”的羽箭破空声在雨夜中不绝于耳。那将领脸上闪过一丝冷笑,武功再厉害有有什么用?即便是拓跋大将军那样的绝世高手,也要带着千军万马才能征服中原,而不是靠着他自己的就是武功就能够征服天下。

    战场上,绝顶高手能发挥的实力确实是相当有限的。若是一瞬间万箭齐发,就算在厉害的高手也要被射成刺猬。更何况他们早就打听清楚了,神佑公主这一行人除了一个姓萧的和神佑公主自己以外,根本就没有什么高手。

    但是很快,他的笑意就凝固在了脸上。只见那人面对齐射而去的羽箭不仅没有躲避反而迎了上来。羽箭在将要射到了跟前的一瞬间,他抬手拔剑,看似随意的横空一展,数十支羽箭就被斩落在了地上。然后就看到那人从树顶上一跃而起,犹如一支夜色中猎鹰朝着他们掠了过来。

    “放箭!放箭!”

    只是那人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人就已经到了跟前。那人落入弓箭手之中,随手一剑就带走了几条人命。大雨打在了的剑锋上,染血的尖峰一瞬间被冲刷地干干净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但是很快又染上了新的血迹。原本宁静而整齐的兵马队伍瞬间开始乱了起来。

    将领咬牙,“他只有一个人,给我上!”

    “谁说他只有一个人?”一个淡笑的男声出现在他们身后,将领猛然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衣的青年正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们,“大晚上的,大家好好睡个觉不行么?非要选在这个时候偷袭?本公子的衣服都弄湿了。”正是云行月云公子。

    在云行月不远地地方,萧艨和冯思北抱剑而立,冷眼打量着眼前的人。

    “你们……”

    云行月笑道:“想要趁夜偷袭包围我们?你现在看看到底是谁包围谁呢?只带这么一点人就想杀人,看不起谁呢?”

    “……”两个将领这才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就算先前天启人没有发现他们,但是这会儿已经打起来了为什么那些帐篷里的天启士兵还是没有动静?除非…里面根本就没人!

    见他们终于反应过来了,云行月愉快地吹了一声口哨。夜幕中,一群天启士兵从远处围了过来,正是那些他们以为还在帐篷里呼呼大睡毫无警觉的护卫。

    “云行月,闭上你的嘴。动手!”被包围在人群中的君无欢没好气地道。

    云行月有些不满,但是看看身边一副跃跃欲试模样的萧艨和冯思北,只得耸耸肩,“好吧,兄弟们,上吧!”

    一场混战在大雨的遮掩下悄然展开。

    小店里,楚凌和襄国公坐在桌边听着外面的打斗声,不同的是襄国公眉头微皱显然很是担心,楚凌则是一派淡定从容,仿佛毫不担心外面的人一般。肖嫣儿和玉霓裳躲在门边悄悄往外面看,可惜夜色加上大雨即便是离得并不远她们也什么都看不到。

    不远处地地上,躺着这家小店的店主。此时他正无力地躺在地上,一双眼睛却凶狠无比的等着屋里的几个人。

    楚凌看看襄国公坐立不安的模样,安慰道:“舅舅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

    襄国公叹了口气道:“怎么能不担心,那些人可是…貊族……”楚凌不以为然地道:“貊族精兵又如何?且不说拓跋明珠手里到底有没有貊族最精锐的兵马就算真的有……舅舅,你未免对自己人太没有信心呢。”

    襄国公道:“我知道…萧将军他们厉害,但是……”

    楚凌道:“我是说…我们带来的护卫,他们每一个都是我亲手从神佑军中选出来的。”这次楚凌带来的护卫并不多,但是每一个都是神佑军的精锐。论实力,未必输给貊族人。只是他们的经验太少了,总是剿匪对战场上的经验增长并不太明显。真正想要强大起来,还是只能与敌人面对面的交锋磨砺。

    襄国公愣了愣,看向楚凌有些严肃的面容。昏暗的火光下,襄国公却隐隐觉得眼前的女子脸上有着一种让人不敢逼视的锋利和神采。这几年,公主一直在训练神佑军甚至不辞辛劳的拍他们各处剿匪。公主的意图襄国公隐约是明白的,但若说真的有多少信心却是未必。

    实在是当年天启和貊族之间的战争,天启败得太惨也太难看了。谁能相信,有用百万之众的天启大军竟然会败给不过十多万兵马的貊族人?那一场惨白,几乎打断了天启人的脊梁,他们在貊族人面前再也无法真正的挺直腰挺起胸膛说话做事。

    楚凌淡淡一笑道:“舅舅若是不相信,今天不妨先看看吧。其实…就算拓跋明珠今晚不来找事,离开北晋前我也打算给他们找点事儿。”

    楚凌起身,从旁边拿起一把雨伞走了出去。襄国公愣了愣,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貊族人也跟了上去。玉霓裳和肖嫣儿连忙站起身来也想跟上去,被襄国公瞪了一眼,低声道:“看着这人。”

    “哦。”两个姑娘很是沮丧的从新蹲了回去

    两人站在小店外面的屋檐下,远远地隐约能看到远处地厮杀。虽然看不清楚谁占了上方,但是如此激烈的厮杀总不可能是当年他记忆中那种天启士兵几乎毫无还手之力的局面。几个貊族士兵趁机朝着这边过来,楚凌轻笑了一声足下轻轻一点一手撑着雨伞一手提着流月刀便飘了出去。

    朝着楚凌扑来的貊族士兵还没来得及举起刀,脖子上就多了一道淡淡地血痕。睁大了眼睛打在了地上,雨水迅速冲刷了他们脖子上的血迹,血水将身边地上的积水也染上了淡淡的红色。只是这一切都被夜色遮盖住了,看上去竟然没有半点血腥之感。

    襄国公看着一身红衣的少女身姿优美的穿梭在冲过来的人群中,雨幕中红衣翻飞刀光闪烁,就连血腥味都带上了几分淡淡的水汽。等到楚凌停下来的时候,她的脚边已经躺到了七八具尸体。而她的身上却半点也没有被雨水打湿,撑着伞站在雨中的女子宛若仕女画中在雨中漫步而来的名门闺秀。

    楚凌低头看了看,有些湿了的裙摆轻叹了口气,道:“所以说,我讨厌雨天。”她刚到这个世间不久的时候,连续两场在雨中地打斗都十分的悲惨,给她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襄国公终于回过神来,轻咳了一声道:“那就快过来,别着凉了。”楚凌点点头,走到屋檐下收起了雨伞与襄国公并肩眺望远处的战局。轻轻啧了一声道:“思北这两年地进步不小,冯将军将来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襄国公压根看不清楚雨里谁是冯思北,目光倒是一直落在楚凌身上。他倒也不是没有见过楚凌杀人,但似乎直到方才襄国公才真的察觉到自己这个外甥女的不一样。

    不是因为她武功高强,也不是因为她杀人的狠厉。而是…襄国公竟然觉得她出乎意料的适合战场,甚至比他见过的绝大多数的天启将军都要更加适合。杀几个人自然看不出来有没有调兵遣将的将才,但是那种气势,天启人里面…襄国公只在晏凤霄身上见过。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还有就是当年的摄政王楚烈。

    那怪有人私底下说,神佑公主看起来不太像陛下,反倒是更像她的叔祖父。也难怪陛下总是遗憾,如果公主是个男儿那该多好。

    陛下的性格太过软弱,便是守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公主却…有用一个王者必备的一切,只除了……性别和野心。

    “舅舅,你看什么?”楚凌被襄国公盯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问道。襄国公轻叹了口气抬手道:“辛苦你了。”

    楚凌眨了眨眼睛,“不辛苦。”杀几个人而已,只是普通士兵不是什么高手,哪里辛苦了?

    襄国公道:“云儿说的不错,天启的将来,还是应该交给你们年轻人。我们这些……没用的老头子,都老了。”

    楚凌有些惊讶,“表哥跟您说这些?”这两天一直忙着,她都没来得及问襄国公和段云见面到底说了些什么。

    襄国公有些感叹地道:“还是你们年轻人更有勇气一些,他比我这个老头子有出息,他祖母若是知道了想必也会十分欣慰的。”楚凌笑道:“舅舅不用担心,表哥不会有事的。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能一家团聚了。”

    襄国公点点头,笑道:“是啊,舅舅等着哪一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