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14、一见如故?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从前就知道南宫御月小时候肯定过的不太好,除非是天生的反社会人格,否则寻常人也不会随随便便就扭曲成南宫御月的模样。

    说起来,君无欢的经历也不比南宫御月幸福多少,但是君无欢除了偶尔有些小恶劣,其实可算得上是楚凌见过的少数心性不错的人了。该心狠的时候心狠,但是心中却依然存着对绝大多数人的善意和怜悯。

    这其中除了自身的性格原因,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君无欢家里遭逢巨变之前其实是很幸福的,而君家遭遇聚变的时候君无欢已经九岁了。这个年纪在古代,特别是在将门之家已经不算是纯粹的小孩子了。之后又有忠仆冒死将他救走,送到西秦为他重新安排了身份。在然后,君无欢拜老头儿为师吃了很多苦,甚至直接导致了他如今的身体状况。但是老头儿其实对他并不是对他心怀恶意的,君无欢可以恨老头儿,但是这件事却不会让他恨到影响心性。

    更不用说,之后害了君家的罪魁祸首天启摄政王自尽殉国,当初跟着楚烈一起陷害君家的人大半下场也不见得多好。没能保住为自己效忠的臣子的永嘉帝仓皇难逃,落得个妻离子散。

    可以说,君无欢的人生虽然痛苦,但是也从来都不缺善意和友爱。而南宫御月却不同,他刚被圈禁的时候才不过三四岁,谁也不知道他被圈禁那几年受了些什么苦,但既然能让焉陀夫人宁死也要闯进去将他带出来,肯定不会仅仅只是关起来粗茶淡饭那么简单。

    以南宫御月的聪明和小心眼,只怕当年的事情一点儿也没有忘记。他的人生中充满了背叛,遗弃和痛苦,而这些…全都是在他还不懂事的时候发生的。肯定没有人在他小时候像君无欢小时候一般,有一个温柔的母亲疼爱照顾,有一个高大健壮,英雄一般的父亲教他读书写字,强身练武,教他忠孝节义。楚凌几乎都可以想象,这样长大的南宫御月心中还能剩下一些什么。

    难怪君无欢说南宫御月不需要别人爱他,他不是不需要而是根本就不相信,也不愿意接受。因为在他的人生中,伴随在爱之后的就是抛弃、背叛、利用和血腥。

    楚凌靠在君无欢怀里,忍不住轻叹了口气道:“这么说起来他……”她说不出来南宫御月可怜的话,那样的一个人…已经很难让人用可怜这种词来形容他了。

    君无欢拍拍她的背心道:“不必想那么多,另外…不要让他知道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楚凌微微蹙眉,抬眼看着君无欢,君无欢道:“还是从前的态度对他就好,这是…最好的距离。”楚凌思索了一下,道:“所以,你也一直用这种态度对他?”并不是他们的关系真的有多么恶劣,而是这是君无欢找到的南宫御月最能接受的态度和距离么?

    君无欢淡然一笑道:“我若是跟云行月一般对他掏心掏肺,他若不想方设法杀了我,大概就是知道杀不了知道我在哪儿就绕着走了。有些人,很希望别人对他好,却又害怕别人对他好。寻常人害怕只会拒绝,但是南宫害怕…是会杀人的。”当然了,他也不可能对南宫御月掏心掏肺。君无欢从小经历的太多,他看到南宫御月第一眼就知道眼前这个被老头子带回来的瘦弱少年是什么样的人。当时对老头子心存怨怼的中二少年甚至暗地里幸灾乐祸过,等着哪一天老头子被南宫御月给弄死。

    不过君无欢的中二期很短,天启南迁的消息让他瞬间成长起来,之后不久就发生了南宫御月差点弄死了云行月的事情。君无欢心中或许对南宫御月有几分同情和师兄弟的情谊,但是这份情谊绝对没有深厚到让君无欢愿意花费大量的心力精神冒着生命危险去感化他的地步。君无欢是沧云城主长离公子,他是个将领,是个商人,但不是圣人。

    君无欢搂着楚凌轻声道:“或许有人能够让他改变,但是那个人不会是我也不会是你。所以…阿凌,保持现在这个距离正好。”他自然能看得出来南宫御月对阿凌的感情,但正是因此阿凌才不能回应。哪怕只是一点点甚至是南宫御月自己误会的回应,结果都很有可能会让南宫御月陷入疯狂。君无欢也想过,到底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够真正和南宫御月相守一生?可惜始终没有结果。面对南宫御月这样的人,如果不能全心全意无怨无悔的对他付出,那么最好就不要让他觉得你对他好过。

    楚凌点了点头道:“我明白的,我只希望那个人能快一些出现。不然……”不然总有一天,南宫御月真的会把自己作死。

    君无欢的担心楚凌自然也明白,南宫御月看似很随性,就像他自己说得:他不在乎楚凌曾经跟君无欢再一次过。但那个前提是,君无欢死了。南宫御月绝不能容忍任何人染指属于他的东西。如果今天楚凌嫁的不是君无欢,而是一个寻常的权贵子弟,只怕那人早就死的渣都不剩了。

    因为南宫御月自己也明白,楚凌不爱他,也不属于他。所以他能够自控,他会想要抢夺却也会权衡利弊。甚至可能因为楚凌对他冷淡或者几年不见一面而毫不耽误他转身寻找别的玩具。但如果楚凌给了他任何一点错误的暗示,那么就很难想象南宫御月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了。最重要的是,即便是没有君无欢,楚凌和南宫御月也是不可能。三观不合怎么谈恋爱?楚凌也不是好脾气可以包容一切的心性,她若是和南宫御月相处,意见不合必然只能是一个字……打!暴力镇压,跟君无欢一模一样的处理方式。偏偏她还打不过南宫御月,所以她还不如君无欢能掌控南宫御月。

    君无欢道:“不必担心,老头子会看着他的。”南宫御月变得如此扭曲,老头子也是只上面添砖加瓦过的。楚凌有些就惊讶,“云老先生?这次来京城没有看到过他啊。”君无欢道:“他不在上京,不过应该离得不远。如果南宫御月出了什么问题,他自然会出现的。若实在不行,将人绑到深山老林里面关山三年五载,看他怎么作妖。”

    “……”这样的师门,早晚有一天会毁灭于同门自相残杀的吧?

    另一边回京的路上,素和明光和素和金莲坐在一处小小的路边凉亭里避雨。大风刮起的雨丝飞入凉亭落在身上,素和金莲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没好气地瞪了自家兄长一眼,“都怪你大哥,要不是你跟那个什么沧云城主打这么久,我们也不会被困在这里。”素和明光丝毫不给妹妹面子,“你可以先走,谁让你等着了?”

    素和金莲没好气地翻白眼道:“我不是担心你么!”

    “十个你加起来也不够晏凤霄一把捏的,多谢关心,但是不必。”素和明光淡定地道。

    “……”这种哥哥,要来到底有什么用啊。

    素和金莲一手撑着桌面,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那个沧云城主,真的喜欢卿衣吗?”素和明光侧首看向她,微微皱眉道:“你想做什么?”素和金莲连忙摇摇头道:’没有,没有,我只是突然觉得…他们俩其实还挺般配的。”

    “……”这是一个妹妹应该说的话么?素和金莲全然不顾自家兄长一脸无语的表情,兴致勃勃地道:“真的啊,大哥。你难道不觉得么?我觉得沧云城主跟卿衣站在一起,比你跟卿衣站在一起好看。”素和明光面无表情地道:“是啊,就像是神佑公主跟他站在一起,比你跟他站在一起好看一样。”

    兄妹俩对视一眼半晌无语,最后嫌弃的看了对方一眼默默扭过头去。

    雨幕中,一个人影从远处掠来,朝着他们的方向越来越近。

    站在一边的侍从立刻警惕起来,对方明显是个高手。

    “南宫御月。”素和明光抬手示意身边的人不要轻举妄动沉声道。片刻后,南宫御月一袭白衣落在了凉亭外面。此时他身上的白衣早就被雨水淋湿,再也没有了往日里的飘逸出尘之气。就连一头黑发也被因为雨水贴在了身上。鬓角上的几缕发丝贴在了脸侧,雨水顺着发丝不不停的滑落。

    南宫御月神色冷漠,眼神幽冷的扫了一眼凉亭里的人。也不管里面已经站了几个人明显有些拥挤,漫步走了进去。他一进去,原本就有些拥挤的凉亭瞬间让人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两个靠边的侍卫悄悄后退了几步,直接站在了雨中也毫不在意。

    素和金莲看着雨水缓缓在他脚边滴落,片刻间便将他站着的地方浸湿了大片。雨水在他脚下汇聚成一滩,缓缓流了出去。不知怎么地,素和金莲竟然觉得这人这会儿身上留下来的不是雨水而是血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往素和明光身边靠了靠。

    素和明光打量着南宫御月微微蹙眉,“好浓的杀气,国师方才杀人了?”

    南宫御月抬眼看了他一眼,慢慢伸出了双手。南宫御月打量着自己的双手,手指修长白皙,只有手指上有点点细微的薄茧。若是寻常人只怕还要以为这是一双写字弹琴的手,绝不会以为这是一双拿刀杀人的手。而此时,这双手上也是干干净净的没有半点血迹,谁也不会想到这双手就在不久前刚刚捏断了几个人的脖子。

    “几个不知死活的废物了吧,怎么?你想要打抱不平?”南宫御月冷冷地道。不久前他遇到了几个拦路的黑衣人,南宫御月甚至没有去追究到底是拓跋梁还是别的什么人派来的。反正都是要死了,谁派来的有什么区别?

    素和明光淡然一笑道:“国师说笑了,不过是随意问一句罢了,舍妹胆小,请不要吓到她。”虽然这么说着,素和明光的手却已经按在了腰间的刀柄上。倒不是素和明光小人之心,而是南宫御月此时身上的杀气真的相当浓烈。如果是萍水相逢,素和明光真的毫不怀疑眼前的人下一刻就要拔刀了。

    南宫御月微微挑眉,打量着眼前的素和金莲好一会儿方才低笑了一声道:“漠北金莲,原来竟然是胆小之人。”

    素和金莲有些惊讶,从素和明光身边探出个头来道:“国师知道我?”她还以为南宫御月这样的人是不会在意她这样一个小小的公主呢。

    南宫御月微微勾唇一笑道:“自然,阿萨伊娅玛,久仰大名。”这一句是呼阑部的话,正是金莲的意思。即便是塞外,寻常人的外族人也是不会呼阑部的语言的,没想到南宫御月竟然会知道,而且听起来说得还不错。素和金莲饶有兴致地道:“你会呼阑部的话?你还会什么?”南宫御月微微勾唇笑道:“我还会一点西域和南蛮的话。”

    “西域我知道,不过…你连南蛮都去过?”对于她们漠北人来说,南蛮那是在遥远地天边,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地方。就像是她,这一次来上京已经是她走过最远的地方了。南宫御月摇头道:“没去过,只是跟别人学的。”

    “你真聪明。”素和金莲道,“我连貊族话都说的不太好。”

    南宫御月微笑道:“公主不用担心,我也不过是…时间比较多才学了一些而已。公主如此聪慧,想必过不了多久就能学的很好了。”

    见南宫御月身上的杀气渐渐收敛起来,素和明光并没有感觉到放心,反倒是更加警惕了起来。一个人能在一瞬间从杀气腾腾转化到笑意盈盈看不出丝毫破绽,难道还不够让人警惕么?只可惜他这个妹妹……看着一边双眼亮晶晶地跟南宫御月聊得开心的素和金莲,素和明光默默抽了抽嘴角。幸好没有真打算把呼阑部交给这丫头,不然…稍微来个平头正脸的男人就能把她骗的倾家荡产啊。不就是长得稍微白了一些,好看了一些么?还没有晏凤霄看着顺眼呢。

    这场雨又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素和明光在一边默默自闭,素和金莲倒是跟南宫御月仿佛马上就要一见如故了一般。直到大雨停了下来,目送南宫御月远去素和明光方才没好气地拽着素和金莲的小辫子拉了一把,拉得素和金莲龇牙咧嘴,“哥哥,你做什么?!你竟然拉女孩子辫子!你还是不是男子汉了!”

    素和明光没好气地道:“你是不是忘了,前两天我还跟他打了一架?”

    素和金莲不解地看着他,“你不是没受伤么?”

    素和明光吸了口气站起身来,旁边的侍从连忙上前拉住他,“狼主息怒!息怒!”素和明光没好气地道:“放开我!我要把这丫头按进水里让她清醒清醒!让她知道什么叫敌我!”素和金莲连忙跳开,警惕地道:“你到底在发什么疯?我哪里招你惹你了?”她不就是跟南宫御月多说了几句话么?

    素和明光轻哼一声道:“南宫御月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他是你能招惹的么?前几天我也没见你这么花痴啊。”

    素和金莲伸手拍开素和明光伸到自己跟前的手道:“我当然知道他是什么人,这不是下雨无聊么。我不跟国师聊聊,难道跟你大眼瞪小眼?不管他人怎么样,至少人家那张脸长得挺好的吧?看看又不吃亏。”

    “……”素和明光半晌无语,叹了口气道:“你想在上京安安稳稳地待着,就别招惹南宫御月。”

    素和金莲翻了个白眼道:“我知道啊,这么爱撩人肯定没什么节操。不过…其实大家玩玩好聚好散也没什么,拓跋梁应该不会介意我给他带绿帽子吧?”

    “……”素和明光觉得有点心累,半晌才挥挥手道:“随便你,你那武功…你要是有神佑公主的实力,就算真想给拓跋梁带绿帽子我也不管你了。”就怕你没那本是,被人给一掌劈死了或者被一刀砍死了。

    到时候我是帮你报仇什么不帮你报仇啊?



    ------题外话------

    目测:大月月将遭遇渣女~

    ps:日常求票票求关注~么么哒(づ ̄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