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13、南宫的过往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当素和明光和君无欢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楚凌也没有闲着。楚凌有些无奈地看着南宫御月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马车外面然后霸道蛮横地将刚刚才坐下没一会儿的肖嫣儿和玉霓裳赶了出去。肖嫣儿和玉霓裳平时也都算得上是小霸王的脾气了,就在上京这最后两天功夫,两人都能挤出空档将拓跋赞折腾了一番。

    更不用说玉霓裳还不怕死地找上了素和明光推销肖嫣儿的美白丸。竟然还真的让她给卖出去了,刚才送别的时候楚凌其实很想问问素和明光,到底是为什么才没有一巴掌拍死玉霓裳。

    但是就这么两个胆大包天的小姑娘,在面对南宫御月的时候却乖得像只小猫一样。肖嫣儿平时还能和南宫御月呛声几句,或者冷嘲热讽一下。但是在南宫御月距离自己这么近的时候,她还是很明白什么事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显然,肖嫣儿也知道如果南宫御月真的要宰了她,这么近的距离楚凌也未必救得了她。

    楚凌有些无奈地看着南宫御月得意地朝自己挑眉的模样,半晌无语。好一会儿方才道:“欺负两个小姑娘,有意思么?”南宫御月不屑地嗤笑一声道:“谁有空欺负她们?”

    那你这么得意做什么?或许是楚凌脸上的表情太过明显,南宫御月笑道:“你以为本座是因为那两个丫头?”楚凌微微眯眼,有些警惕地道:“你又做了什么?”

    南宫御月耸耸肩道:“没做什么啊,就是我方才过来的时候好像看到君无欢和素和明光打起来了。”

    “哦。”楚凌闻言,慢慢靠了回去,有些兴趣缺缺的模样。

    南宫御月不解,“你不担心么?”楚凌问道:“担心什么?”南宫御月没好气地道:“君无欢啊,你就不怕他被素和明光打死?”楚凌不以为然,“你都没被素和明光打死,君无欢怎么会?”

    “……”

    看着南宫御月愤怒地眼睛,楚凌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你特意跑过来总不会是为了跟我说君无欢和素和明光打击了吧?平常遇到这种情况,你不上去火上浇油就不错。有什么事情,国师请说吧。”

    南宫御月傲然道:“你求我啊。”

    楚凌无语,从旁边拿起一本书低头看是翻看起来。南宫御月憋闷地瞪着眼前正在悠闲看书的女人,忍不住暗暗磨牙。

    看了一会儿书,楚凌抬起头来问道:“对了,你是骑马来的么?”

    南宫御月摇摇头,“不是,怎么?”楚凌道:“我们现在离开京城都快二十里了,你是打算自己走回去么?好像快下雨了。”

    抬手揭开车窗的帘子,早晨刚出发的时候明明是晴空万里无云,这会儿天色却看起来有些阴沉的许多。天空也开始累积了不少乌云,看起来有让人觉得有几分沉闷之感。南宫御月并不着急,“那本座就跟笙笙一起啊,你们去哪儿本座就去哪儿。”

    楚凌不以为意,点点头道:“随便你。”

    南宫御月等着楚凌不悦地道:“跟本座说话就让你这么不耐烦么?”

    楚凌有些无奈地看着他道:“国师有什么话要说?”

    “没有。”凭什么一定要本座先说话?

    “……”所以,你到底想怎么样呢?神佑公主很想说,她还没生过孩子,对哄孩子更没有什么兴趣。

    犹豫了一下,楚凌道:“要不,你有什么是等君无欢追上来之后跟他说?”南宫御月翻了个白眼,“本座为什么要跟他说?跟他有什么好说的?”

    楚凌心中暗道,因为我觉得,这么多年他都没打死你,可见忍耐度很高,你们俩说不定能聊得来呢。

    最后一直到大雨哗啦啦地下起来,君无欢都追上来了南宫御月也还是没下马车。外面的雨哗哗地打在马车顶上,整个天地间都仿佛只剩下了一种声音。

    马车前面的帘子突然被人一把解开,几点雨水被风吹了进来但是很快就停下了。因为君无欢已经一闪身从外面钻进了马车。他穿着一身黑衣,此时衣服上带着几分水汽,显然是方才上马车的瞬间被雨水打湿了一些。

    看到坐在里面的南宫御月,君无欢并不惊讶只是淡淡道:“你怎么在这里?”

    南宫御月懒洋洋地道:“雨天留人,本座也没有办法啊。啧,素和明光可真是没用。还敢号称塞北第一高手?他是塞北第一吹牛高手吧?”只看君无欢进来的动作就知道,肯定没有受什么伤了。南宫御月有点淡淡地失望。

    君无欢好脾气地道:“让你失望了,不过我觉得你跟素和明光应该很谈得来,毕竟你们俩都觉得对方浪得虚名。”

    南宫御月微微眯眼,“他敢说本座浪得虚名?本座那是让着他!”

    君无欢轻笑一声,“哦?他觉得自己是让着你的。”

    说罢,不管南宫御月瞬间气得就要原地爆炸的表情,君无欢侧首握着楚凌的手轻声道:“不喜欢可以直接把他赶下去。”

    “……”谢谢,我暂时还打不过他。

    南宫御月冷哼一声道:“君无欢,本座就知道你还是那么卑鄙无耻!你说这些,不就是想挑拨我去跟素和明光打架么?本座不会中你的计的。”

    君无欢无所谓地道:“你可以滚蛋了么?到底要送达到什么时候?”南宫御月眯眼道:”本座有正事,君无欢,今天你若是不求本座宽宏大量,你休想知道你想要的消息。”

    君无欢道:“你想说的消息是拓跋梁又要出兵沧云城还是呼阑部和勒叶部的兵马将要入关?”

    南宫御月一怔,微微眯眼眼神冰冷地盯着君无欢,“你是怎么知道的?”

    君无欢道:“又不是什么特别隐秘的消息,我知道很奇怪么?”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道:“拓跋梁现在主要针对的是西秦,出兵沧云城自然是隐秘。更何况,呼阑部和勒叶部率兵入关的事情,就连北晋朝堂上都还没有人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君无欢淡然道:“西秦不过是拓跋梁的囊中之物,取了西秦他不掉转头围攻沧云城,难道千里迢迢去攻打领土更广大,兵马更多的天启?”天启兵马虽然战力不行,但是蚁多咬死象。对付天启,要么慢慢蚕食,要么一鼓作气举全国之力。贸然攻打天启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南宫御月道:“那素和明光呢?”

    君无欢笑道:“拓跋梁若不是想用呼阑部的骑兵,跟呼阑部联什么姻?若是怕塞外那些部落的人拖他后退,只要设法挑拨呼阑部和勒叶部关系,就能让他们忙得不可开交。呼阑部和勒叶部可是世仇,想要让他们打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现在拓跋梁虽然也想要离间他们,却有竭力避免让他们真的打起来,不就是为了用他们么?”

    南宫御月脸色有些难看,轻哼一声道:“你既然知道…那么,君无欢,你的麻烦大了。”

    君无欢微笑道:“南宫,你说错,是我们的麻烦。沧云城要是没了,拓跋梁正好专心致志来对付焉陀家和白塔。到时候别说你想弄死拓跋梁,就凭你的脑子不被人弄死就不错了。”

    南宫御月抬手就想要挥掌,却被君无欢往后一仰避开了。楚凌有些头痛地道:“两位,现在是大雨,还不知道多久才能到下一个驿站或者落脚的地方。所以,麻烦两位手下留情。”

    南宫御月一想到雨水打在自己身上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感觉,顿时厌恶地皱了皱眉,不甘地收回了手。

    楚凌看向君无欢蹙眉道:“这消息是真的?”

    君无欢有些无奈地笑道:“看来是真的。我也没想到拓跋梁真敢引兵马入关。要是呼阑部和勒叶部联手,只怕就算是兵强马壮的北晋也要够呛。”

    楚凌道:“你不是说了么,呼阑部和勒叶部是世仇。而且,数万兵马进入中原,粮草补给就算不得靠北晋支援。就算是想要生出什么异心,只怕一时半会也办不到。”

    君无欢悠然道:“我只怕拓跋梁请神容易送神难。素和明光虽然志不在中原,但是若不能给足他好处,拓跋梁只怕也别想从他身上占到丝毫的便宜。”

    南宫御月冷笑道:“拓跋梁不傻,素和明光怎么样且不说,勒叶部那些人自以为聪明…到处上蹿下跳,却不知道…只要他们有一点儿异动,拓跋梁就能联合素和明光灭了他们。到时在扶持一个新的首领起来,还有大皇后娘家那几个人什么事儿?如果勒叶部没了,呼阑部一家还没有能力与北晋抗衡,影响自然不回答。如果勒叶部一直都在,两家相互抗衡就更不用担心了。拓跋梁只要盯着别让素和明光和勒叶部的人混到一起去就行了。”

    君无欢有些诧异地打量着南宫御月,“你竟然也会用脑子考虑问题而不是直接下手杀人?”

    南宫御月冷飕飕地扫了他一眼,轻哼一声一副大爷懒得理你的模样。

    君无欢靠在楚凌身边,也不着急,只是看着南宫御月问道:“你大哥知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吗?”

    南宫御月不答,君无欢道:“如果他不知道,我建议你有把握就先说通了他再说。没把握就瞒紧了,千万别让他知道任何消息。另外,如果成功了,最好赶紧赶紧切逃命。焉陀家如果知道你利用他们灭了…咳咳,哦,不对,到时候焉陀家自己只怕都要忙不过来了,哪儿还有功夫来管你。”

    南宫御月神色瞬间阴沉下来,冷声道:“君无欢,你管的太多了。本座的事情本座自有分寸,你只需要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以及…把影的身份告诉我。”

    君无欢轻笑一声道:“不可能,有需要的时候他会联系你。另外,南宫…如果我在北晋的眼线因为你而折损了一个。就别怪我掀你棋盘。”

    南宫御月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马车里有些幽暗的火光照得他脸色阴森,“君无欢,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手里有把柄么?”

    君无欢笑道:“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了,你觉得我怕你揭穿我的身份么?最多就是给我找点麻烦而已。南宫,就算我真的失败了,也只是失败了而已,我尽力了。你呢。”

    南宫御月沉默不语,冷冷地盯着君无欢看了半晌突然起身一跃除了马车,瞬间消失在了茫茫的雨幕之中。

    摇曳的帘子外面吹进来的风将小桌上的拉住吹灭了。楚凌看着外面茫茫的雨幕皱眉道:“他不会有事吧?”君无欢轻声笑道:“他能有什么事?白塔的人就在附近。况且…他淋一会儿雨情形清醒一下也好。”

    楚凌皱眉道:“南宫御月到底跟拓跋王室有什么深仇大恨?”她十分拓跋兴业已经算是跟王室关系比较远的人了,但南宫御月面对他的时候依然是掩不住地敌意。

    很多人觉得南宫御月对所有人都是恶形恶状的,自然看不出来这其中的差别。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发现差别的,南宫御月面对别的人只是寻常的看你不顺眼的恶劣,若是惹到他了可能会更加的凶恶一些。

    但是面对拓跋家的人的时候,那种隐藏在眼中的杀意偶尔被捕捉到即便是楚凌也觉得触目惊心。就像是一只隐藏在暗夜里的狼,随时准备着只要找到机会就扑上去撕裂自己的猎物。

    君无欢思索了一下,道:“阿凌听说过南宫御月小时候的事情吧?”

    楚凌点了点头,君无欢道:“南宫御月长得像当年那位嫁到貊族的天启公主。这本来也没什么,既然有天启女子嫁入貊族,自然就有长得像天启的人。就像是也有天启人娶了貊族女子,生下来的孩子更像貊族人是一样的。只是南宫御月生得不是时候,那时候貊族渐渐崛起天启却渐渐衰落。貊族人早就已经生出了入主中原的野心,对天启的态度自然是越来越恶劣。甚至是三天两头的打仗。偏偏焉陀家是貊族第一大家族,实力雄厚仅次于王室。当时的貊族首领想要集权,自然要针对焉陀家。那时候的焉陀家比现在更加强大,是真正的仅次于王室的大家族。拓跋家的人煽动貊族人,传播谣言。说南宫御月是当时的焉陀夫人和天启使者有了私情之后生下来地私生子。说什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逼迫焉陀家处死南宫御月。”

    楚凌微微蹙眉,“焉陀家自然不愿意了?”这不仅是给焉陀家抹黑,同样焉陀夫人与太后是同族,也是貊族的大族出身。

    君无欢点点头道:“焉陀家自然不同意,但是那时候貊族对天启连续打了好几次胜仗,王室声势j渐隆。焉陀家因为护着南宫御月,也受了不少的损失。焉陀家的长老自然不愿意为了一个孩子牺牲整个家族,联合起来逼迫焉陀家主同意杀掉南宫御月。那时候…南宫御月大概三四岁左右吧。开始焉陀家主还能撑着,但时间久了加上其他各个家族还有王室施压,焉陀家主也撑不住了。同意将南宫御月圈禁起来,不再见任何人。私底下,焉陀家还是让渡了不少好处给拓跋家。”

    “之后南宫御月被圈禁了三年多的时间,直到焉陀夫人强行闯进去将他带了出来。焉陀夫人将他带到了当时还是王后的太后跟前,托付太后照顾他。然后便当着所有人的面,自杀了。之后过了没多久,先王驾崩,先皇登基,没过几年焉陀家主也将家主之位传给了焉陀邑,从此不再见外人,直到郁郁而终。”

    楚凌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道:“那时候,南宫御月才几岁?”

    君无欢道:“七八岁吧。没有人知道他在禁地里过的是什么日子,老头子收他为徒的时候他已经十多岁了。他强练了完全不适合他的武功,险些把自己弄死了被老头子捡回去的。当时是师叔替他调养的,师叔说他小时候养的不好,体质其实不如寻常人好。而且,身上有很多暗伤。不过这些…大概都没有他的心病严重。当初云行月就是觉得他太可怜了,所以一开始就对他特别好。最初云行月是真的将他当真亲弟弟照顾地,可惜云行月不知道,他压根就不需要别人对他好。别人对他越好,他越会恨那个人,讨厌那个人。”

    楚凌许久没有开口说话,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到底该说什么。

    至少…若是哪个姑娘存着想要感动南宫御月的心思去接近他,只怕是这辈子都没有什么希望了。

    因为在南宫御月的记忆中:所有对他最好的人,最后都背叛了他。

    哪怕是他的母亲,哪怕她后来拼尽全力将他从那个可怕的地方救出来。当时她当真南宫御月的面自杀了。

    有时候,死亡……其实也是一种抛弃。



    ------题外话------

    嘤嘤~好阔怜~

    啦啦啦~新的一月啦,求月票~

    看到南宫小可爱这么可怜,不投票吗?

    看到南宫蛇精病这么惨,不投票happy一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