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12、朋友夫不可戏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一行人要走自然要去想拓跋梁辞行,拓跋梁倒也没有为难他们很爽快地将放她们走了。就连邀请他们留下参加迎金莲公主入宫过的宴会的话,楚凌听着都像是客套。显然是一副恨不得他们赶紧走的模样。

    倒也不是拓跋梁不想留下他们,如果可以拓跋梁恨得不直接杀了楚凌。但是拓跋梁同样也清楚,他若是现在杀了神佑公主,天启会怎么样他不知道,但南宫御月只怕就要跟他过不去。还有一个刚刚向神佑公主求过婚的素和明光,很难说会不会与他生出嫌隙。

    如果楚凌是什么能够影响大局的重要人物,就是拼着以上的这些后果拓跋梁说不定也要冒险杀了她。但是偏偏,楚凌只是一个公主而已。就算永嘉帝特别宠爱这个公主,就算这个公主武功特别厉害,但是难不成拓跋梁还能相信这个公主真的能够手握大军反攻北晋不成?

    这当然不可能,既然如此…他也没有必要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杀神佑公主了。就是看她不顺眼么,忍着不看就是了!至少…明面上他不能是杀了神佑公主的那个人。既然如此,自然是越早就人送走越好,也免得她再在上京皇城里搞事。

    之前明知道是楚凌就走了拓跋兴业却拿她无可奈何,很是让拓跋梁瞥了一口气。

    听说楚凌要走,素和明光和素和金莲都来送行了。素和金莲更是舍不得楚凌离开,兄妹俩一路将众人送出了城外。素和金莲坐在马车里搂着楚凌的胳膊道:“卿衣,你不走嘛。留在上京陪我啊。”

    楚凌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不如你跟我去天启啊。”

    素和金莲兴致勃勃地道:“好啊好啊。”

    楚凌挑眉道:“真的?”素和金莲想了想,有些沮丧地垮下了肩膀,道:“你等着我,等我去天启看你啊。”

    楚凌笑道:“好啊,我等你。”素和金莲看看楚凌,有些遗憾地道:“你要是真的做了我嫂子就好了。”

    楚凌可不觉得她是对素和明光兄妹之爱突然变得强烈了,淡淡道:“我就算真的……也不会待在上京陪你的。”

    “……”对哦,要是做了她嫂子就跟她哥回北晋去了。

    外面,有人抬手敲了敲马车,素和金莲没好气地解开车窗的帘子却看到走在马车边上的竟然是素和明光。

    素和金莲没好气地道:“你做什么呀?”素和明光淡淡道:“你到底要送到什么时候?都快离开上京十里地了,再走拓跋梁都要怀疑你是打算逃婚了。”

    素和金莲翻了个白眼,转身对楚凌恋恋不舍的道:“卿衣,我要走了。”

    楚凌点点头,“保重。”素和金莲有些伤心,“我们也许很久都见不到面了,你不想说点什么吗?”楚凌想了想道:“保重。”

    “……”素和金莲看向楚凌的眼神宛如看一个负心汉。幽幽地望了她一眼,起身钻出了马车。从马车上一跃落到了旁边的马背上。

    楚凌也跟着出来,看向并肩策马的兄妹俩笑道:“多谢两位特来相送,告辞。”素和明光望着楚凌,道:“公主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么?”楚凌不解,“考虑什么?”素和明光道:“答应我的求亲,跟我去漠北啊。”

    “公主应该知道北晋皇的野心,但是天启…虽然我没有去过,但是恕我直言,只怕还抵挡不了北晋的大军。到时候公主的处境难免会太过艰难。我听说公主是三年前才回到平京的,公主何必趟这趟浑水?”素和明光一脸正色地道:“呼阑部虽小,却也能保护自己的妻儿子女,绝不会让公主受半分委屈。公主能力不凡,我愿与公主共同执掌呼阑部。公主意下如何?”不得不说,素和明光这番话可谓是十足的真心诚意了,可惜楚凌却不会动心。微微摇头,楚凌叹了口气,道:“多谢狼主好意,但是…有些事情即便是明知不可为也不得不为。更何况,在我看来天启也未必就到了狼主所说的那个地步。即便是真的到了那一天……”

    素和明光道:“若真的到了那一天,公主打算如何?”

    楚凌道:“我既是天启公主,享天启百姓供奉,自当以天启共存亡。若有朝一日,当真国破宫倾,哀鸿遍野,楚卿衣当为天启流尽最后一滴血。”

    闻言,素和明光兄妹都沉默了。半晌素和明光方才拱手道:“保重。”

    楚凌嫣然一笑对两人点点头转身进了马车。

    马车重新往前走去,两人策马让道了路边看着长长地队伍越走越远。素和金莲蹙眉道:“大哥,或许咱们先前的判断错了。”素和明光侧身看向她,挑眉道:“怎么说?”

    素和金莲道:“我总觉得…有这样的一个公主,天启不像是要灭国的。”素和明光道:“跟天启要不要灭国没有关系,我们现在只能选北晋做盟友。或许有一天天启真的能强盛起来,甚至是打败北晋,但那也是以后的事情。”

    素和金莲皱眉道:“但是如果这样的话…说不定就真的要跟卿衣做敌人了。你不是喜欢她么?该不会是骗我的吧?”

    素和明光望着马车离去地方向笑道:“我现在也还是喜欢她啊。”而且,更加喜欢了。

    “那……”

    素和明光调转了马头沉声道:“如果我只是素和明光,现在就可以跟着她回天启。但是……我还是呼阑狼主。我答应过阿爹,要为祖父报仇,带着族人过上好日子,”

    素和金莲同情地看着素和明光道:“哥哥,你真可怜。”连自己喜欢的人走不能自由自在地追求。

    素和明光没好气地一掌拍在她的脑门上,“可怜你个头!我再可怜也比你脑子不正常强。走,回去了。”

    素和金莲瞪了她哥一眼,兄妹俩打着马儿往京城过地方向而去。

    刚走了没多远,远远地就看到官道边上站着一个人。素和金莲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道:“哥,你看。”

    素和明光垂眸想着事情,被打算了有些不悦地斜了她一眼道:“看什么?”素和金莲激动地道:“你看你个人!好像很奇怪啊。”素和明光抬眼望去,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个黑衣人。

    一袭黑衣,身形修长挺拔,脸上却带着一张面具,只能看到一个英挺的下巴。这样一身装束,却完全不会让人将他和冥狱的人弄混淆。素和明光很讨厌冥狱的人,远远地一眼都觉得烦。在他眼中,那些人不管武功多么高强,手段多么厉害都是鬼蜮小人,不足与谋。但是眼前的人却不一样,只是站在那里即便是不会说,甚至连正脸都没有看到却凭空便给人一种渊渟岳峙,气势森然的感觉。

    素和明光拉住缰绳,抬手拉住了想要上前的素和金莲。

    那人也正好侧首望过来,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战意。

    素和明光微微挑眉,“来者何人?”

    那人垂眸淡淡一笑道:“沧云晏翎。”

    素和明光一愣,晏翎这个名字他自然不陌生,而且就在不久前还有人特意向他提起过。晏翎,晏凤霄,沧云城主。

    但是…晏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拓跋梁知道他视如眼中钉肉中刺的沧云城主竟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上京城外么?素和明光唇边不由得勾出了一抹笑意,有意思。

    身体微微前倾,素和明光道:“不知沧云城主在此,所谓何事?”

    晏翎…君无欢微微眯眼道:“听闻塞外狼主武功盖世,高手难得,特来领教。”

    素和明光扬眉,显然是不信,“哦?我竟然这么有名,让堂堂沧云城主千里迢迢而来,只为了与我切戳?”君无欢道:“本来是想找拓跋兴业,可惜他不见了。狼主也是难得一见的高手,自然不可错过。”

    虽然这话听着像是恭维,但是却更像是嫌弃。素和明光也不生气,他们这样的高手想要遇到旗鼓相当的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既然遇到了,即便是晏翎不向他讨教,他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更何况……“听说,晏城主对神佑公主有倾慕之心?”素和明光问道。

    君无欢微微眯眼,淡淡道:“是又如何?”

    素和明光笑道:“那就更要打一场了!”

    君无欢冷笑一声道:“正合我意。”话音未落两人同时一跃而起,素和明光抽出腰间的黑刀毫不犹豫地斩向君无欢。君无欢手中银枪一提,挽出了一个炫目的银花,看似随意却恰到好处的将素和明光迎面而来地一刀挑开。

    两人身在半空便颤抖在了一起,只听到兵器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下方坐在马背上的素和金莲看得睁大了眼睛,眼睛里仿佛要冒出金光了。如果不是实力有限,说不定她也提起刀冲上去了。

    素和明光虽然是关外异族,但是内力修为却出奇的高。塞外第一高手的名头并不是虚的,两人转眼间交手数百招也不分胜负。各自后退十来步,看向对方的目光里也多了几分钦佩和慎重。

    素和明光轻笑一声,握了握手中的黑刀在一起飞身扑向对面,手中的刀橫斩而出。素和明光走的是刚烈狂暴的路子,跟他的外表和身份看起来并不十分想象。这样的打打法似乎很耗费气力,但是同样的他地对手也要承受很大的压力。一旦被先声夺人占住了先机,除非有一定的实力差距或者找到极好的机会否则很难反败为胜。因此,很多跟素和明光动手的人往往会在他的气势压迫之下,未尽全力就先一败涂地了。

    显然,先前他跟南宫御月过招的时候并没有尽全力。

    但是,君无欢并不是别的什么人。无论素和明光的招式如何暴烈,如何气势逼人,他的银枪依然是一副从容不迫游刃有余的模样。堂皇正道,一看就像是将门之后教导出来的天才。与他作为长离公子的时候截然不同。

    素和金莲早就被两人激烈的交手看得眼花缭乱,忍不住低头趴在马背上喃喃道:“再看我就要晕过去了,这个…什么沧云城主到底是哪儿来的啊,竟然这么厉害?”旁边素和明光的侍从低声道:“公主你不知道么?沧云城主是北晋敌人,沧云城主拥兵自重,驻守在灵苍江畔已经有十几年了。北晋几次出兵征讨都铩羽而归。”

    “这么厉害?”素和金莲眼冒金星,“为什么本公主竟然不知道呢?有了他还要拓跋梁干什么?”那家伙虽然是皇帝,但是又老有丑女人还多。明明看不上她,还非要装出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当她看不出来呢。

    侍从只觉得一头黑线,公主,这位现在正在和狼主大打出手呢。您到底站在哪边啊。

    “公主,你没听见么?这位……倾慕神佑公主。”

    素和金莲有些失望,“他喜欢卿衣啊,那还算有眼光。朋友夫不可戏,那就算了吧。”虽然这个沧云城主还不是楚卿衣的夫,但是朋友的追求者也不可戏!她素和金莲是很讲义气的。不过…如果哪天她哥取到了卿衣,她是不是就可以下手了?嘿嘿。

    不得不说,金莲公主竟然在不自知的时候真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