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10、牺牲品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上京深夜的大街上,一群黑衣人正在围攻神佑公主一行人。这些黑衣人原本以为神佑公主只带了少数的护卫,身边还有两个不会武功的拖油瓶应该很好解决,但事实却显然与他们所想相悖。楚凌手中流月刀银光飞舞,冲到她跟前的人无不变色退避。后面的马车旁边也传来了惨叫声,可惜并不是神佑公主的护卫的,而是他们自己人的。楚凌一边穿梭者黑衣人中,听到后面的声音唇边也不由勾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自己跑上门来找肖嫣儿的麻烦,这些人怕不是想不开找死了。

    肖嫣儿站在车厢外面,对着到了一地的黑衣人欢快的拍手,插着腰得意地笑道:“也不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姑奶奶是谁,也是你们能招惹的么?找死!”

    玉霓裳从马车里探了头出来,看了一眼外面立刻又缩了回去,“嫣儿,你小心一点。”肖嫣儿笑道:“放心好了,别怕我会保护你的。”玉霓裳脆声道:“嗯,我不怕。”虽然玉大小姐从小胆子就很大,不过自从跟着公主之后玉霓裳觉得自己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只可惜她的身手实在是不行,配不上她这颗胆子啊。不然她就可以仗剑策马,闯荡天下去了。

    玉霓裳忍不住又偷瞄了一眼正在踩着一个黑衣人的脸玩儿的肖嫣儿,心中羡慕极了。

    楚凌一脚踢飞了一个想要趁着空档去抓襄国公的黑衣人,飞身落回了马车上。居高临下看着跟前已经折损大半的黑衣人冷声道:“回去告诉拓跋赞,有什么事情让他自己来找我!”黑衣人一愣,回过神来连忙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楚凌冷笑一声道:“方才只是陪你们玩玩,毕竟子啊上京皇城里难得能真的动手打架。既然你们不领情,就罢了!”楚凌话音刚落,就见一边房顶上几个人影跃了一下,直接落到人人群中。

    萧艨、冯思北、云行月。

    虽然只有三个人,但是这三个人的加入顿时就让整个形势翻天覆地。本就因为楚凌和肖嫣儿折损不小的黑衣刺客立时被打的溃不成军。楚凌见状,慢条斯理的收回了流月刀皱眉道:“看来,北晋皇也没有给你留下什么好东西啊。”

    街边地角落里,拓跋赞不知道何时站在那里的。听到楚凌的话,方才扭头看向她道:“你是在嘲笑么?”楚凌耸耸肩道:“我嘲笑你做什么?实话实说而已,若这些就是先皇留给你的人,我说…你是不是被先皇给坑了啊。”这孩子是不是太过玻璃心了?

    拓跋赞冷哼一声,快步走向楚凌的马车。楚凌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道:“胆子不小啊,你是真不怕我一刀宰了你?”她当然不会真的一刀宰了拓跋赞,在上京杀一个北晋王爷,正好给拓跋梁一个借口把她扣在上京么?但是,砍上两刀还是可以的。

    拓跋赞不在意地笑了笑,道:“你把拓跋兴业弄到哪儿去了?”楚凌扬眉,“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我会告诉你这种事情?”拓跋赞咬牙,看着楚凌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怨愤,“你知不知道你坏了我多少事情?你知不知道拓跋兴业有多重要!告诉我拓跋兴业在哪儿!”

    楚凌叹了口气,俯身拍拍他的肩膀道:“我不知道。少年,你知不知道什么是远近亲疏?拓跋兴业是我师父,你是我的谁啊?更何况,我是天启公主,你是北晋王爷,咱们好像还是敌人吧?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你一定要跟我作对么?”拓跋赞道。楚凌微笑道:“你如果觉得是的话,那就当是吧。作为前任师姐,再给你一个最后的忠告。不要总是觉得别人对不起你,一直都是你在负了你身边的人。”拓跋赞冷声道:“我负了谁了?”

    楚凌耸耸肩道:“你觉得拓跋罗利用你,拓跋胤看不起你,师父不拿你当弟子,我这个师姐当然也不拿你当师弟。这么说的话…确实都是别人对不起你。”

    拓跋赞盯着楚凌打量了许久,楚凌原本还以为他是不是打算拔刀跟自己拼了。却听到拓跋赞冷声道:“撤!”

    楚凌身体不由得一歪,险些从马车上跌下去。这么气势汹汹的模样,我都要准备同门相残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听到拓跋赞的命令,黑衣人立刻摆脱了萧艨等人飞快地消失在了夜色里。

    “公主。”

    楚凌回头掀开帘子看向坐在里面的襄国公,“舅舅,你没……”话音骤然一顿,楚凌有些惊讶地看着坐在马车里含笑看着自己的君无欢愣住了。君无欢什么时候来的?又是什么时候跑到马车里来的?她竟然都完全没有发现。君无欢含笑道:“阿凌,还不进来,该回去了。”

    楚凌回头看了一眼吩咐萧艨善后,这才弯腰进了马车。

    马车里有一盏小灯,襄国公靠着马车的角落看起来神色还不错。楚凌问候了襄国公确定他没事方才看向君无欢问道:“你怎么来了?”君无欢道:“这么晚了阿凌还没回来,我便想来看看啊。谁知道你们原本来堵在这里了。阿凌,你这个师弟太不懂规矩了。”楚凌耸耸肩,淡然道:“他已经不是我师弟了。”当初在大将军府她确实跟拓跋赞相处的很愉快,但人生际遇变换无常,既然彼此都选择了不一样的路和方向,就没有必要在纠缠下去徒增苦恼。

    君无欢道:“这么说,我若是出手收拾他一顿,阿凌也不会心疼了?”

    楚凌有些好笑地道:“你收拾他我为什么要心疼?只要记得注意分寸别把自己搭进去就行了。若是让人知道沧云城主出现在上京皇城……”君无欢微笑道:“阿凌放心便是,我心里有数。对了,你们入宫之后我刚刚收到了一个消息。”楚凌和襄国公齐齐望向他,能让君无欢在这个时候专门提起的,自然不会是什么无关痛痒的小消息。楚凌问道:“怎么了?”

    君无欢道:“驻扎在边关的貊族兵马在朝西秦方向动作。”

    楚凌一怔,“是想要从后面前后夹击沧云城还是……”君无欢摇头道:“只怕是想要对付西秦,秦希这两年暗地里的举动只怕早就惹怒拓跋梁了。而且,如果拓跋梁真想要与天启或者沧云城开战,还是将西秦完全的收入囊中更放心一些。”襄国公皱眉道:“你能在上京收到消息,那这个消息传出来至少也需要……”

    君无欢叹了口气道:“即便是快马加鞭日夜不停的赶路,至少也需要十五日。所以…至少半个月前,貊族兵马就已经开始调动了。”再加上拓跋梁这边做下决定然后传出消息,一去一回至少需要一个月以上。也就是说…拓跋梁其实在他们来上京之前就已经决定要拿下西秦了。貊族想要拿下西秦并不是什么难事。因为当初西秦战败,虽然保住了国家和王位,但是貊族在西秦境内是停下了不少兵马的。西秦面积不大,再加上边关的北晋兵马,只怕这个时候…西秦全境都已经落入北晋人手中了。

    楚凌蹙眉道:“秦殊是不是因为这个,所以才……”

    君无欢点了点头,从袖中抽出一封信函递给了她。

    楚凌有些疑惑地接过来打开一看,熟悉的笔迹让她不由得一怔。信是秦殊的笔迹,但信的内容却是写给沧云城主的。秦殊在信中请求向沧云城借兵,但是这封信也不是现在写的,而是二十多天前。信的末尾盖着一个印章,西秦王太子印。这是秦殊当年在西秦做太子的时候的印鉴。很显然他即便是来了北晋做质子,这枚印玺也没有被收回。

    君无欢道:“我是收到这封信之后才启程来上京的,所以…秦殊应该也是早就知道拓跋梁的打算了。这个时候脱身虽然有些晚,但也还来得及。”

    “你借兵给秦殊了?”楚凌道。如果有沧云军相助,那么秦殊现在赶回去或许也确实还来得及。

    君无欢笑道:“沧云城和西秦的关系虽然算不上唇亡齿寒,但是北晋人多一个敌人,我们也算多一分助力不是么?秦殊给秦希不一样,他若是回答西秦,想必是足够让拓跋梁头疼的。”楚凌皱眉道:“那秦希怎么办?”一旦拓跋梁知道秦殊没死,秦希只怕是……

    君无欢望着楚凌,不由地轻叹了口气。楚凌神色微微一怔,半晌方才轻声道:“是了,秦希…是用来欺骗拓跋梁,拖延时间的工具。如果秦殊回到西秦,那么秦希这个…不称职的西秦王,有没有都没有什么关系了。”楚凌不由得想起西秦驿馆里那个神情落寞无措的青年,不知怎么的心中有些黯然。秦希…一个不称职的王者,一个不懂事的弟弟,一个不讨喜的少年,他十多年坐享着用兄长的自由和尊严换来的王位,现在是到了该他被牺牲的时候了么?

    君无欢伸手将她揽入怀中,轻声道:“阿凌,这件事…秦希自己也知道。秦殊原本不让他来上京,但是…拓跋梁逼得紧,他不得不来。他心里想必也清楚,他来了很难再平安回去了。”

    楚凌笑了笑道:“我知道,如果秦殊不回去,秦希一个人根本撑不起西秦的局面。”

    襄国公看了看两人,轻叹了口气道:“就算是发现了秦殊还活着,拓跋梁现在也未必会杀秦希。秦殊只有这一个弟弟,必要的时候或许可以拿来做筹码。”楚凌摇了摇头,轻叹道:“拓跋梁只怕不会相信她会有需要秦希作为筹码的第一天。他只会将秦希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

    君无欢和襄国公沉默不语,这世上…有些时候有些人注定了是要被牺牲的。事实上秦希一进上京就已经被冥狱盯上了,所以即便是秦殊也只能选择将他留下来听天由命。君无欢百里轻鸿南宫御月这样的高手拼一拼或许也能从冥狱手里救人。但是却谁也不会那么做,因为得不偿失。这世上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那个好命让别人愿意为他拼尽一切奋不顾身的。

    楚凌靠在君无欢身上闭目养神,一边问道:“我们是不是要尽快离开了。”

    君无欢点头道:“越快越好,一旦西秦的战事传到京城,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而且…我们也该准备了。”楚凌当然知道君无欢说得准备什么,他们不能等北晋准备好了再一步步蚕食西秦,沧云城,靖北军,然后是天启。所以,他们必须主动找到机会出手。如今拓跋兴业离去,北晋皇室人心四散四分五裂,正是最好的机会。一旦等到北晋皇室拓跋梁或者别的什么人分出了胜负,有麻烦的就会是他们了。

    他们不可能期待着拓跋梁和拓跋罗等人能两败俱伤到让天启白捡便宜的地步。且不说这需要多大的运气,可能性又有多小。需要等多长时间就很不好说,而时间久了变数并不仅仅只会发生在北晋,也有可能在天启。永嘉帝身体并不好,一旦皇位上坐着的不再是对神佑公主千依百顺的亲爹,很多事情也都会发生变化。

    楚凌点点头道:“好,明天一早我变让人向拓跋梁辞行。舅舅,表哥那里……”

    虽然没能跟段云说上话让襄国公有些遗憾,但是襄国公也明白正事要紧。更何况能亲眼看到儿子襄国公已经觉得不虚此行了,“无妨,正事要紧。以后…以后有的是时间。”

    君无欢道:“国公倒是不必如此,明天国公便可与段兄见面,我来安排便是。”

    楚凌看了一眼君无欢,微微挑眉。君无欢对她点了点头表示她猜的没错。楚凌莞尔一笑点头道:“也好,舅舅就听他的安排吧。正好,我明天也想要见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