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09、入赘?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梁的寿宴上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不过楚凌却能从那仿佛四海来朝的热闹中看出几分不和谐来。无论是先皇的那些儿子们,还是拓跋梁的姻亲,或者是其他塞外部落前来道贺的使者。拓跋梁跟这些人的关系并不那么和睦,而也不是所有人都是真心来祝贺臣服于北晋的。

    祝摇红依然跟在拓跋梁身边,只是稍微落后大皇后半步,显然先前算计楚凌失败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她在拓跋梁心中的地位。甚至,因为某些原因可能让拓跋梁更加信任她了一些。

    素和金莲趁着别人不注意,对她抛了个大大的媚眼。楚凌有些好笑地端起酒杯掩盖住了唇边的笑意。招惹了这么一位女中豪杰,她都要忍不住开始为拓跋梁往后的日子默哀了。

    素和金莲坐在素和明光旁边,见兄长皱眉看向自己立刻高兴地低声笑道:“哥哥,你太没用了。你被卿衣拒绝了对不对?”

    “卿衣?”素和明光微微蹙眉,有些不悦。素和金莲得意地道:“我跟神佑公主可是交换了名字和秘密的好朋友了,天启人是怎么说的来着,我们…一见如故。哪像你…我猜你跟卿衣的关系这辈子大概都是妹妹的好朋友了,我永远也不能叫卿衣嫂子了。”真惨!

    素和明光轻哼一声,问道:“你们先前说什么了?”

    素和金莲挑眉道:“想知道?求我啊,求我也不告诉你。”素和明光无语,没好气地看着眼前神采飞扬的妹妹慢条斯理地道:“你是不是忘了,你想要的东西还在我手里呢。”这丫头到底分不分的清楚谁是老大?素和金莲笑眯眯地道:“你要是敢骗我,我就告诉卿衣你欺负我。让她一辈子都不给你好脸色。哥哥,其实吧…你不觉得,让卿衣跟着你去漠北是在坑人家么?做人不能这么缺德。”

    素和明光扬眉,看了一眼对面正侧首与人说话的楚凌,道:“怎么说?”金禾金莲道:“漠北那么冷,什么都没有。人家长得跟仙女儿一样,跟着你去了漠北还不变得跟你一样啊。你见过那么黑黝黝的仙女么?”只要一想到卿衣那如玉一般的肤色不复存在,她就觉得心痛欲碎。素和明光道:“我可以为她修建宫殿,让她永远不必被风吹雨打。”

    素和金莲道:“那你跟养只小鸟有什么差别?人家在中原可以随便到处走也不用担心。哥哥,我给你出个好主意好不好,说不定天启皇帝立刻就会成全你哟。”素和明光怀疑地看着她,“说说看。”

    素和金莲道:“你入赘到天启去当驸马怎么样?天启皇帝只有卿衣一个女儿,你要是肯入赘的话,他说不定就答应了哟。”

    素和明光嗤笑一声道:“我就知道,你一直觊觎我的狼主之位。你这么说……”素和明光话锋一转,“好像也有点道理,咱不嫁拓跋梁了,呼阑部以后就辛苦你了。”

    “哥,我错了!”素和金莲连忙抓住素和明光诚恳认错。她是想要一块土地自己说了算没错,但是她可不想扛着呼阑部的未来。这责任太过重大,她怕把自己压死了。素和明光看了一眼殿上的拓跋梁,微微皱眉道:“你真的不考虑考虑么?我看那拓跋梁不像是个长命的。”素和金莲翻了个白眼,好歹还知道压低了声音道:“他要是个长命的,我还嫁给他干什么?哥,你说他死了我能分到多少财产?到时候你可要站在我这边啊。”

    素和明光轻哼道:“我也没亏待你啊,你怎么这么爱钱?”

    素和金莲摇头,“你不懂,拓跋梁虽然老了一点不过听说他年轻时候也算是个英雄人物。给我儿子找个当过皇帝的爹多威风啊,我来总比那几个傻丫头来强吧?就她们那么傻乎乎的,还不被人给整死了?不过最近…我倒是有点犹豫了,我看拓跋梁的儿子女儿脑子都不太好的样子,你说会不会影响到我儿子的脑子啊?”

    素和明光轻哼一声,道:“我要是你,我就找拓跋兴业。”

    “……”素和明光等着兄长许久,方才叹了口气道:“没想到哥哥你比我更能想啊,你以为我不想么?拓跋兴业是那么容易找的么?就算找到了也不一定能勾得到啊。而且,拓跋大将军看起来不太像有钱的样子,肯定留不下多少财产给我儿子。”

    素和明光无语:你儿子要是有个天下第一高手做爹简直是三辈子修来的福分。他这个妹妹看起来是掉进钱眼里,没救了!

    “咳咳。”坐在两人身后的呼阑部老者闷咳了几声,提醒兄妹俩注意场合。两人对视了一眼,立刻正襟危坐仿佛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拓跋梁坐在大殿之上,看着大殿中满座的宾客很是志得意满。即便是先皇在世的时候,何尝有过这般万国来朝的场面?目光落到座下正低头饮酒的楚凌身上时,拓跋梁目光微闪了一下。然后看向了另一边,靠后地位置拓跋赞神色有些阴鸷的坐着喝闷酒。拓跋梁已经知道,前些日子拓跋赞失踪是被楚凌给绑架了。真是个废物!而且还是个不安分的废物!拓跋梁心中不屑地道。

    “陛下。”大皇后突然开口打断了拓跋梁的沉思,拓跋梁回过神来侧首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何事?”

    拓跋梁现在很是厌烦这个女人,生得儿子又蠢又废物,没有一个像他不说。女儿还野心勃勃。勒叶部这些天跟拓跋明珠之间的事情拓跋梁自然是看在眼里地,虽然面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早就看勒叶部十分不顺眼,同时也加重了拉拢素和明光的心思。

    大皇后眼神微黯,举起酒杯道:“臣妾只是想祝陛下寿辰安康。”

    大庭广众自然不能不给皇后面子,拓跋梁端起酒杯喝了一杯。只听大皇后道:“臣妾娘家的俏儿特别为陛下准备了一支舞,想要为陛下贺寿,不知陛下可否赏脸?”

    这事儿拓跋梁其实知道,勒叶部今年准备送入宫中地庶女。他对什么舞没什么兴趣,若论跳舞,宫中多得是舞姿优美的舞姬甚至是嫔妃,勒叶部那个女儿相貌还算不错,可惜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可。”拓跋梁漫不经心地道,却连目光都懒得往大皇后身上看一眼。祝摇红坐在一边看着大皇后难看的脸色,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楚凌坐在酒席上,有些漫不经心,即便是勒叶部公主的舞蹈也没有拉回她的注意。襄国公见她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样,低声道:“公主,想什么呢?”

    楚凌蹙眉道:“西秦人没有来。”襄国公道:“秦殊刚刚死了,西秦人还被软禁在驿馆里呢。不来也正常。”楚凌皱眉道:“秦殊之死于西秦王无关,况且连北晋皇自己都不如何在意,这样对待西秦人,未免有些过分。”

    襄国公轻叹了口气道:“没办法,西秦如今臣服于北晋,那西秦王也不是个性子强硬的。除了任人作践,还能如此?”想到此处,再想想当年天启的处境,襄国公也忍不住生出几分同病相怜之感。

    楚凌垂眸道:“看来,拓跋梁确实是打算吞并西秦了。”

    襄国公一惊,“你的意思是……”楚凌摆摆手,低声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去再说吧。”

    宴会一直持续到深夜才逐渐散去,楚凌早一步跟着襄国公一起出了宫门,上了马车便往武安郡主府的方向而去了。让晚了一步出来一晚上都没找到机会跟楚凌说话的南宫御月十分郁闷。

    南宫御月站在宫门口,轻哼了一声方才理了理衣袖打算离开。白塔就在皇宫旁边,南宫御月进出皇宫素来都喜欢步行。毕竟有那驾车的功夫,他施展轻功转眼都到了。

    “南宫国师。”身后传来素和明光的声音,南宫御月回头就看到素和兄妹并肩从里面走了出来。微微挑眉,南宫御月打量着素和明光道:“这不是狼主么?有何贵干?”素和明光笑道:“没有,只是看到南宫国师仿佛不高兴的模样,打声招呼。”

    知道本座不高兴,还特意过来打招呼?南宫御月心中冷笑一声,“确实是不太高兴,狼主让本座打一顿,说不定本座就高兴了。”

    素和明光笑道:“哦?国师觉得,你打得过我么?”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南宫御月也不给素和明光拒绝的机会,一闪身已经到了跟前。两人也不管地方,竟然就这么在宫门前打了起来。素和金莲眨了眨眼睛,然后开始为自家哥哥摇旗呐喊,“哥哥威武!哥哥必胜!”

    “……”来来往往面露惊恐急忙奔走的人们。

    一出宫门就遇到三个蛇精病,今晚肯定不是黄道吉日。

    楚凌和襄国公坐在马车上,今晚酒喝得有点多让她也略微有些头晕。襄国公看了看她,倒是也没有多说什么。这种场合,即便是公主喝酒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只是叮嘱道,“公主以后还是少喝一些,对身体不好。”

    楚凌有些无奈地道:“我在上京仇人多。”仇人多,逮着机会自然都一个劲儿的敬酒。人家一番热情,你还不好意思太过拒绝了。

    襄国公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今晚的寿宴当真是热闹,便是当年…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拓跋梁今晚的寿宴确实是堪称难得一见的隆重。

    不说宴会如此,就只是出席的那些人即便是天启还未南迁之前,天启皇帝的寿辰这些身份的人能有一半出席就算是不错了。

    楚凌道:“北晋兵强马壮,大家自然是要给面子的。”

    襄国公正要说话,马车突然猛地一震。襄国公连忙伸手按住了马车的车厢稳住身形,也将方才想要说得话咽了回去,“怎么回事?”

    外面没有人应答,楚凌揭开帘子往外望去,眼前的一条空荡荡的大街,接头站着一群身着黑衣的蒙面人。今晚的宴会结束的太晚,现在已经将近二更天了,街道上自然是空荡荡的。

    不过即便是如此,楚凌也发现此时马车并不是停在他们回武安郡主府的路上。楚凌微微挑眉,低头从车厢里钻了出去,站在马车上居高临下望着不远处的黑衣人,淡笑道:“大晚上的,蒙着脸做什么?大家都是熟人,谁还不认识谁啊?

    “阿凌姐姐!”坐在后面一亮马车里的肖嫣儿飞身一跃落到了楚凌身边。楚凌拍拍她道:“回去,看着霓裳。”玉霓裳就会一点三脚猫功夫。

    肖嫣儿看了一眼前面的黑衣人,这才哦了一声又赶紧回去了。楚凌看着那些黑衣人叹了口气,伸手抽出流月刀道:“行吧,我也知道不打一场你们肯定咽不下这口气。干净的,本公主有点困了,还等着回去休息呢。”

    一直沉默的黑衣人终于不装聋作哑了,冷哼一声道:“神佑公主好大的口气。”

    楚凌道:“比不上你们家皇帝陛下,寿宴办完了就想跟本公主翻脸了是吧?”

    “不知道公主再说什么。”

    楚凌微微挑眉,有些疑惑地看向黑衣人,“咦?你们不是冥狱的人啊。也对…拓跋梁就算再恨我也不能当街就拍冥狱的人出马啊。那还不如光明正大的派大内侍卫来呢。本公主果然喝醉了。”黑衣人似乎忍无可忍,对着身边的人一挥手厉声道:“上!拿下神佑公主!”

    “好大的口气。“楚凌笑道,脚下一点整个人如一朵红云朝着冲过来的黑衣人飘了过去。

    ------题外话------

    亲爱的们,最近几天会比较忙。更新可能会比较少一点哈~么么哒~忙完这段儿就努力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