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08、素和金莲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素和金莲再次看向楚凌,甚至还给了她一个和善的笑容。楚凌愣了愣眨了下眼睛,觉得这位公主好像……有些不太一样?正思索着,就听到太后笑道:“公主可是看着孩子陌生?”楚凌抬眼看向太后,见太后正定定地望着自己,便含笑点头道:“呼阑部金莲公主,确实是第一次见,公主有礼了。”素和金莲笑容明媚灿烂,对着楚凌笑道:“神佑公主客气了,能见到公主才是我的荣幸呢。我可是听哥哥提起过公主好几次呢。”楚凌有些无奈,“让公主见笑了。”

    太后点头笑道:“这正是呼阑部的金莲公主,我听说她也是身手了得,神佑公主有空倒是可以与她切磋一番。”楚凌也不拒绝,笑道:“那到时候我便上门打扰金莲公主了。”

    坐在太后旁边的大皇后见状,也淡淡地开口道:“金莲公主武功高强,倒也是咱们拓跋家的福分。”这话一出,作为靠前地一大片地方声音似乎都瞬间低了下去。金莲公主是要入宫做皇后的,虽然不是大皇后,但是在北晋三个皇后的地位相差其实并不算大。所诞下的子嗣也都算是嫡子。甚至宫里已经传出了消息,等到陛下寿辰之后就会择吉日迎金莲公主入宫,拓跋梁还专程给了封号“金莲皇后”。大皇后这话,听着怎么让人觉得有几分不善的意味呢?

    金莲公主竟然也半点不怯场,落落大方地笑道:“多谢皇后夸奖,金莲愧不敢当。”大皇后轻哼了一声,看向金莲公主的神色有些阴郁。太后见状微微皱了下眉头,面上却笑道:“好了,知道你喜欢金莲公主,以后有的是机会夸她。今天神佑公主在呢,莫要怠慢了客人。”

    大皇后心中不悦,却也不敢当面顶撞太后,只得暗暗忍下了心中怒火恭声应道:“是,母后。”太后虽然不是拓跋梁的生母,然而身为两朝太后又是拓跋梁父亲的嫡妻,即便是拓跋梁也不得不对她尊重有加更何况是大皇后?

    说起来,虽然如今大皇后也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崇身份了,但是她却觉得自己这些年没能过上一天的舒心日子。自从两个儿子一死一伤,大皇后伤心之下也怨恨女儿薄情,与拓跋明珠的关系也早不如早年的亲密。

    更何况如今拓跋明珠也早就是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了,自然也不再是那个依偎在母亲怀里撒娇的小女儿了。如今不仅呼阑部送了这么一个公主过来,就连勒叶部也送了一个侄女过来,打的是什么主意大皇后怎么会不知道?

    她有时候甚至忍不住想,如果拓跋梁没有登上皇位是不是要更好一些。毕竟,当年她还是明王妃的时候,日子过的可比现在顺心多了。这皇后之位,除了一个虚空的头衔,还给她带来了什么?拓跋梁一个月都未见得会踏入她的宫门一步!

    如今,看着殿中坐着的这些花朵儿一般鲜嫩的少女,大皇后只觉得心中仿佛淬出了毒一般的痛苦。

    “神佑公主。”太后毕竟年事已高,略作了一会儿便起身去休息了,众人也得了自由可有在宫中的花园里游玩。楚凌正打算去找素和金莲打发时间,却被拓跋明珠先一步拉住了脚步。

    回头看向正漫步走向自己的拓跋明珠,楚凌微微挑眉,大夫说有几个月的身孕了?这慢悠悠地动作还扶着腰什么的,未免太过刻意了一些吧?看向拓跋明珠,楚凌道:“昭国公主,有何指教?”

    拓跋明珠心情似乎不错,笑道:“本宫想跟神佑公主聊聊,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楚凌偏着头打量着她,突然嫣然一笑,然后神色突然变得傲慢起来,“抱歉,本宫没空。”本公主是你说想要聊聊,就可以聊聊的么?

    拓跋明珠也不着急,只是看着楚凌慢悠悠的道:“难道,公主也不想知道秦殊的事情么?”楚凌微微眯眼,看着眼前的拓跋明珠,她算是知道拓跋明珠为什么心情这么好了,因为百里轻鸿替她杀了秦殊么?这女人也未免太好哄了吧?

    耸耸肩,楚凌改变了注意,道:“走吧。”拓跋明珠得意地一笑,显然是觉得自己赢了楚凌,“请。”

    两人走到花园一角一处无人的地方,拓跋明珠小心翼翼地坐下方才挥退了扶着自己的人道:“神佑公主请坐。”

    楚凌看了她一眼,走到她对面坐了下来,“说说吧,昭国公主想要跟本宫聊什么?”拓跋明珠笑道:“我记得,公主当初在上京的时候,跟秦殊的关系不错?”

    楚凌漫不经心地道:“还说得过去,毕竟我们都是出门在外么。”

    拓跋明珠轻笑一声道:“出门在外?我看是寄人篱下吧?”楚凌道:“随便公主怎么说。”

    拓跋明珠见楚凌不为所动,倒是有些迟疑起来了。她就是想要看到楚凌生气,如果楚凌不在意那她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人最讨厌的不就是自以为狠狠的一拳砸过去可以打中对手,结果却砸进了一团棉花里么?现在拓跋明珠就是这种感觉。

    楚凌一只手拖着下巴,有些慵懒地道:“公主到底是想要跟我说什么呢?秦殊…秦殊是百里轻鸿杀的吧?”

    拓跋明珠心中一跳,却并不如何紧张,她只是没想到楚凌会这么轻易就知道真相而已,“公主不要胡说,你有什么证据?”楚凌挥挥手道:“既然不是百里轻鸿杀的,你特意找我说什么?就算我要替秦殊报仇,也找不上你们啊。更何况……”

    楚凌突然靠近了拓跋明珠,微笑道:“我跟秦殊的交情真的很一般,所以…到底是谁杀了他,公主非要找个人聊的话不如去找北晋皇或者西秦王啊。”

    拓跋明珠微微向后仰,与楚凌拉开了距离。打量了楚凌好一会儿,方才慢悠悠地道:“公主可还记得…灵犀公主?”楚凌微微一怔,脸上的笑意渐渐地淡去。见她如此,拓跋明珠终于有些高兴起来了。楚凌是她见过的最难对付的人,倒不是说她有多厉害而是她几乎找不到楚凌的弱点。没有弱点就没有可以下手的地方,即便是有一天她能够杀了楚凌,也只能折磨她的身体而已。

    拓跋明珠也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那么讨厌楚凌,按理说她应该更讨厌楚拂衣才是。但是拓跋明珠知道,即便是楚拂衣活着的时候,她都没有如厌恶楚卿衣一样的迫切地希望看到她痛苦甚至死去。

    楚凌淡淡道:“你想说什么?”拓跋明珠微笑道:“你可知道…楚拂衣当初为什么会被赶出沈王府么?”楚凌神色微冷,拓跋明珠轻笑道:“因为…沈王妃以为楚拂衣怀孕了,而且,只要楚拂衣生下子嗣,拓跋胤就会立她为侧妃。”

    楚凌道:“是你做的?”

    拓跋明珠笑眯眯地看着她并不答话,楚凌冷笑一声道:“怎么?不敢承认?”拓跋明珠轻笑道:“有什么不敢承认的?是我又如何?楚卿衣,你那个姐姐跟你一样讨厌,可惜…跟你比起来她实在是太没用了。那样一个没用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让沈王对她神魂颠倒?让别人对她牵肠挂肚?”

    楚凌眼中闪出凌厉的光芒,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个别人…该不会是百里驸马吧?”

    拓跋明珠脸上的笑容蓦地一僵,咬牙狠狠地瞪着楚凌。楚凌轻蔑地道:“被他惦记,我姐姐只会觉得恶心,公主还是自己好好收着吧。”

    拓跋明珠狠狠地一抓自己的衣摆,突然冷笑道:“楚卿衣,你得意什么?你那个姐姐不过是个被千人骑万人……”

    啪!拓跋明珠跟前的茶杯被人掀翻落到了地上,楚凌一闪身已经到了拓跋明珠跟前一把抓住拓跋明珠的头发按着她的头就往桌面上压去。拓跋明珠本身也是习武之人,自然想要反抗,可惜她的手才刚抬起头就觉得手肘一麻,整条手臂都仿佛麻木了一般。

    隐藏在暗处的护卫连忙想要上去,楚凌手中流月刀贴着拓跋明珠的脸颊钉在了石桌上。拓跋明珠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脸被溅起的石屑打得生疼。

    “神佑公主,你想干什么?!”护卫有些紧张地叫道,谁也没有想到这神佑公主在北晋皇宫里也敢说动手就动手。

    拓跋明珠冷笑道:“楚卿衣,你敢杀我么?”拓跋明珠当然知道自己赢不了楚凌,她之所以敢独自一人挑衅楚凌就是笃定了她不敢在皇宫里动手。甚至她都不敢将这件事闹到明面上来,否则败坏地只能是楚拂衣身后的名声。

    楚凌淡淡扫了不远处的护卫一眼道:“怕什么,你们公主说得对,我又不敢杀她。”

    “……”您这样子着实是不太像不敢的模样。

    “楚卿衣,你放开我!”坐着被人贴脸压在桌面上的感觉着实不太舒服,拓跋明珠忍不住叫道。楚凌冷笑一声,提起流月刀在拓跋明珠的脸颊上轻轻抹了两下,道:“昭国公主,挑衅我是不是让你特别的愉快?”

    拓跋明珠道:“你们天启人都是无能的下等人,只配做我们貊族人的奴隶。楚卿衣,总有一天,你会跟你姐姐一样……”

    “啧。”楚凌轻叹一声道:“不愧是貊族公主,果真是不怕死啊。拓跋明珠,就凭你今天的话,我保证…会让你死得后悔自己这辈子做过人。”

    拓跋明珠嗤笑一声,显然是十分的不以为然。楚凌俯身,一只手轻轻抚上了拓跋明珠尚且平坦的腹部。拓跋明珠身体不由得僵住,“你…你想干什么?”

    楚凌笑道:“你想太多了,我当然什么也不会干了。”贴近她耳边,轻声道:“真是…可怜的孩子。”还在娘胎里就被亲爹下了毒,也不知道能活到几岁。能不可怜么?

    拓跋明珠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背脊升起,“你放开我!楚卿衣!你敢对我的孩子动手…你敢!”

    楚凌这一次爽快地放开了她,不过放在被按向桌面的时候力气太大,拓跋明珠的脸颊红了半边。拓跋明珠恶狠狠地瞪着楚凌一眼,咬牙道:“你给我等着!”便站起身来,匆匆带着护卫走了。楚凌含笑不语,“好呀,我等着。”

    看着拓跋明珠狼狈离去的背影,楚凌嗤笑了一声方才转身看向身后不远处的花丛,“公主,看够了么?”姓素和的都喜欢偷窥么?

    素和金莲从花丛后面走了话来,笑着对楚凌举起大拇指道:“神佑公主果然厉害,佩服。”

    楚凌偏着头打量着素和金莲道:“金莲公主也很厉害。”素和金莲很是自来熟地在楚凌对面坐了下来,道:“你跟那个拓跋明珠有仇么?我看她看你的眼神就跟疯狗似的。”

    楚凌抬手,爱惜地轻抚自己的面容叹道:“我这样的容貌…跟大多数女人都有仇。”

    素和金莲愣了愣,终于忍不住放声笑了起来,好一会儿方才道:“你果然跟我哥哥说的一样有趣。”

    楚凌挑眉道:“你哥哥觉得我有趣?”

    素和金莲连忙摆手道:“不不不,我哥哥是认真的,是我觉得你有趣。我还从来没想到女人会拒绝我哥哥的求亲呢。”楚凌道:“这种事情,多了就习惯了。倒是金莲公主,怎么有功夫来找我玩儿?”

    素和金莲漫不经心地道:“这上京一点意思都没有,闲着也是闲着,我来看看我哥哥看中的未来嫂子啊。”

    楚凌翻了个白眼道:“上京没意思你还来?你以后可是要在上京…不,要在这皇宫里住一辈子的。”后宫女子,想要出宫的机会可不多。更不用说素和金莲是外来的,就算出宫了都没地方去。

    素和金莲道:“拓跋梁说要跟我族联姻,我最大,所以我就来了呗。”

    “啊?”楚凌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素和金莲解释道:“我还有三个妹妹,一个十五岁,一个十三岁,还有一个才十岁。而且她们那么笨,来了这种地方还不被人给吃了?”

    楚凌沉默了半晌,终于道:“你真是个好姐姐。”

    素和金莲笑道:“倒也不能这么说,我哥哥跟我说,要是我肯来上京的话,等以后弄死了勒叶家的人,就把抢到的地盘分我一块儿,很大的一块儿哦。”

    楚凌道:“弄死勒叶部的人?”

    素和金莲道:“你不知道么?我阿爷,两个叔叔,还有我阿娘都是被勒叶部的人杀死的啊。我们当然要为他们报仇啦。”最重要的是,勒叶部的地盘大,而且水草丰美,着实是让人看着有些羡慕啊。

    楚凌道:“你都来上京了,就算你哥哥以后分给你地盘有有什么用处?”

    素和金莲笑吟吟地看着她并不答话,楚凌思索了片刻,有些诧异地看着素和金莲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就不怕我告诉别人么?“素和金莲道:”我觉得你不会告诉别人呀?我想跟你交个朋友嘛,做朋友当然要告诉对方自己的秘密了。”楚凌耸耸肩道:“我要告诉你什么秘密交换呢?”

    “随便。”素和金莲道,“不告诉也可以,反正我认定你这个朋友了。”楚凌想了想,道:“行吧,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了。”素和金莲眨了眨眼睛,一脸期待的望着她,楚凌俯身在素和金莲耳边低语了几句。素和金莲眨了眨眼睛望着楚凌没有说话,楚凌笑眯眯地道:“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不要告诉别人哦。”

    素和金莲想了想,抬起手发誓,“对我族狼神发誓,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楚凌笑道:“没这么严重,交换秘密嘛你也告诉我了呀。不过…你要跟我做朋友,不知道你哥哥打算跟谁做朋友啊?”素和金莲耸耸肩道:“这个我可帮不了你,我哥哥现在…大概还是打算跟拓跋梁做朋友。不然怎么会答应让我嫁给他呢。不过,你要是现在就答应嫁给他,说不定他就改变主意了。”

    楚凌扶额,“我可没那个福气。”

    素和金莲耸耸肩,“所以,我就只好嫁啦。

    “你不考虑一下?”楚凌好奇道。

    素和金莲笑道:“有什么好考虑的?反正我在漠北也玩腻了来上京玩玩也好啊。你嫌拓跋梁又老又丑是么?我觉得还行吧,当然跟哥哥没法比。听说你的丈夫长得很好看?”

    楚凌心中暗道,跟素和金莲比起来,拓跋梁虽然不算丑但是确实有点老了。

    素和金莲叹气道:“谁让我穷呢,等我有钱了害怕没有好看的男人么?”别看她是呼阑部公主,他们呼阑部本来就没有天启和北晋有钱,她这个公主自然也不如天启的公主有钱了。更何况,他们那一年有大半年都是千里冰封的地方,哪个长得好看的男人愿意去啊。

    想到此处,素和金莲有些羡慕嫉妒地望了楚凌一眼。

    楚凌不明所以,不过却深感这位金莲公主非常的有思想,有抱负。点头赞赏道:“言之有理,祝公主心想事成!”

    素和金莲笑道:“我若是心想事成,你说不定就要不好了。”

    楚凌笑道:“公事归公事,私交归私交。就算立场相悖,作为好朋友,我还是要祝你心想事成的。”

    素和金莲举杯笑道:“爽快!那我也祝你心想事成!”

    一声清脆地碰撞声,两个茶杯碰在了一起。

    “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