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07、挑拨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送走了素和明光,楚凌总算是松了口气。只是刚转身就对上了两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即便是自诩胆识过人的神佑公主也被吓了一跳,“你们干嘛?”

    肖嫣儿兴奋地道:“阿凌姐姐,这个就是想你求亲的那位塞外狼主啊?”见她这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楚凌斜了她一眼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肖嫣儿嘿嘿一笑,知道怎么能比得上亲眼见到和阿凌姐姐亲口承认呢。君师兄这下子总算是要有个情敌了,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儿。玉霓裳倒是正常多了,有些忧虑地道:“幸好公主拒绝了,虽然这个素和明光看起来像是还不错。但是…漠北那地方听说冷的很,不是风雪就是沙尘,可不适合公主这样的美人儿生活。”只要一想到公主殿下如雪似玉一般的容颜被风雪所摧残,玉霓裳就觉得心疼不已。公主殿下还是更适合她们平京那样的地方。

    楚凌没好气地道:“你们两个少跟我瞎扯,方才你们在这里干了什么?”两人眨了眨眼睛,两双无辜的大眼睛竟然诡异地有几分相似,“没有呀,我们什么都没做。”两人异口同声地道。楚凌怀疑地看着两人,“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做素和明光和萧艨的神色会那么奇怪?

    楚凌似笑非笑地道:“你们不说,我去问萧艨也是一样的。到时候…后果你们知道的。到时候舅舅追究起来你们可别怪我……”闻言,两人顿时垮下了小脸。对视了一眼,方才有些吞吞吐吐地将方才的事情说了,楚凌听完也是哭笑不得。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当着人家的面吐槽人家黑也就算了,还想要将卖不出去的药丸高价卖给人家。还当着人家的面讨论,被人听了个真着。脸都被这两个货丢尽了!楚凌忍不住捂脸,素和明光不会以为他们天启的人都是这么傻乎乎的吧?

    “阿凌姐姐,你生气啦?”肖嫣儿小声道。楚凌无力地挥挥手道:“没事儿,狼主想必不会跟你们计较地。不过…你们那个药丸也别指望人家买了。”还是高价买!素和明光要是真买了不就坐实了他人傻钱多吗?

    “哦。”两人都很是失望,有些无精打采地模样。楚凌默默翻了个白眼,难得理会这两个活宝转身往后院走去。肖嫣儿和玉霓裳分开的时候,都还算是正常人。但是这两个凑到一起之后总是会办出一些不太正常的傻缺事情。

    素和明光刚走出武安郡主府,族中的侍从就急匆匆地迎了上来,道:“狼主,北晋皇请你入宫议事。”素和明光微微皱眉道:“不是说北晋皇的心腹死了么?怎么还有功夫找我议事?”侍从低声道:“不过是一个西秦质子而已,拓跋梁未必放在心上。”素和明光问道:“说了什么事吗?”侍从摇头道:“没有,想必是为了公主的事。”这次要进宫成为拓跋梁右皇后的是素和明光的嫡亲妹妹,在呼阑部也算是地位尊崇了。素和明光点点头道:“走吧。”

    拓跋梁果然是为了右皇后的事情召见素和明光的。原本双方商议的是等拓跋梁的寿宴结束之后再择日送公主进宫,也让呼阑部的族人多陪伴公主一段时间。不过这两天因为素和明光对楚凌的态度却让拓跋梁改变了主意,想要提前迎接右皇后入宫。

    素和明光自然不会轻易同意,“先前商议好了时间,陛下突然要提前小妹还未曾做好准备,只怕太过仓促了。”拓跋梁以为,呼阑部的姑娘是他说什么时候娶就什么时候娶的么?素和明光当然知道拓跋梁是为了什么,不过却并没有什么歉意。他想要迎娶神佑公主之心是真的,并不会因为拓跋梁而改变。

    拓跋梁显然也很立脚这位塞外狼主,皱眉道:“狼主既然答应与我北晋结盟,却又求娶天启公主,又是什么意思?”素和明光道:“我是真心想要娶神佑公主为妻,与结盟何干?”拓跋梁冷声道:“若天启皇帝要求素和狼主撕毁与北晋的谋远转而与天启结盟呢?”素和明光皱眉道:“我自然不会答应,如今与天启结盟与我呼阑部并无益处。”拓跋梁冷笑一声道:“若天启皇帝非要这个条件呢?素和狼主是娶还是不娶?狼主对着神佑公主大献殷勤,可知道这几日朝野上下对于呼阑部结盟已经议论纷纷?这边是朕为何要呼阑公主提前入宫的原因。”

    素和明光沉声道:“我想迎娶神佑公主是我自己的事情,与呼阑部无关。若是神佑公主愿意嫁给我,我自然要排除万难尽量达成天启皇帝的要求。但我既是呼阑部首领,便不会牺牲族人的利益达成自己的目的。”

    拓跋梁冷笑道:“若神佑公主也如此坚持呢?”

    素和明光这一次沉默了更久,似乎在认真的思索这个问题,良久方才道:“我说过了,我不会为了私利牺牲族人的利益。但是……我愿意为了神佑公主放弃狼主之名。”如果她真的愿意嫁给我的话,素和明光心中暗道。

    “……”真特么的脑子有病!拓跋梁很想破口大骂。这素和明光跟神佑公主相识不过两天的功夫,哪儿来那么深厚的感情?拓跋梁也年轻过,也曾经遇到过十分让自己心动的女人。但平心而论,他一辈子也不可能说出为了哪个女子放弃现在的地位的话来。一个君无欢,一个南宫御月,如今又多了一个素和明光,这个神佑公主当真是妖孽转世不成?!深吸了一口,拓跋梁沉声道:“我听说神佑公主已经很郑重的拒绝了狼主。”

    素和明光大方地点头,半点也没有被拒绝了的难为情道:“不错。”拓跋梁轻哼一声,道:“天启女子讲究从一而终,神佑公主是不可能改变主意的。更何况,君无欢生前名动天下,富甲天下,虽然已经过世三年,但是忠心于他的人依然不少,神佑公主若是背弃当初的誓言,只怕君无欢的手下第一个便要不服。就说神佑公主身边的人,那个姓云的年轻人和姓肖的姑娘,就是君无欢的师弟师妹。所以,狼主还是死心的好。”

    素和明光有些不耐烦地挑眉道:“是否死心是我自己的事,呼阑部既然答应与北晋结盟,就不会随意毁诺。言而无信,不是我族的行事风格。陛下若实在不放心,结盟取消,待陛下寿辰之后我便启程返回漠北。”呼阑部可没有求着跟拓跋梁结盟。

    半个时辰后,素和明光漫步从御书房里走了出来。等候在外面的侍从连忙迎了上来道:“狼主,怎么样了?”素和明光轻哼了一声道:“貊族人入关之后,也变得疑神疑鬼起来了。这拓跋梁,如今看起来倒更像是他们看不起的天启人,还不如神佑公主爽快。”侍从笑道:“这样的事情,怎么能不慎重?若是狼主与乌延人结盟,乌延人却一边去勾搭勒叶部,狼主想必也不会高兴的。”说到底,还是他们家狼主自己惹出来的乱子。

    素和明光瞥了他一眼道:“乌延人若敢毁诺只要我不死,便连他们和勒叶部一起收拾。”侍从想了想,道:“北晋皇坐拥这么大一片土地,大约是要比从前胆小一些。”他们这些人也就是那么一些地盘,而且本来就不是一直不变的。今年被抢走了,明年再夺回来便是,跟北晋这样的可不好比。

    两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宫门口,正好看到南宫御月带着人慢悠悠地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素和明光,南宫御月挑了挑眉露出一个轻蔑地笑容。素和明光倒也没有生气,光明正大的打量着南宫御月。昨日他跟南宫御月交手很快就被百里轻鸿拦住了倒是有些不太尽兴。虽然只是几招却也能感觉到南宫御月的实力不弱。对于强者,即便是对方冒犯了他素和明光也总是愿意忍让几分的。

    “南宫国师。”素和明光点头道。

    可惜,南宫御月却没有他这么好的涵养。身形一闪南宫御月已经欺近了他跟前,素和明光微微后退一步见他没有动手的意思便也没有动手,只是好奇地看着南宫御月。南宫御月低声问道:“听说,笙笙又拒绝了你?”

    “笙笙?你说神佑公主?”素和明光问道,南宫御月轻哼一声没有说话。素和明光点头道:“不错,神佑公主又拒绝了我。”南宫御月道:“她是不是说…她这辈子只喜欢君无欢一个人,不会再喜欢别人?”素和明光点了点头道:“不错。”南宫御月道:“她骗你的。”素和明光有些诧异地挑眉道:“哦?”南宫御月道:“你可听说过沧云城主?”

    素和明光想了想点头道:“自然。”沧云城主晏凤霄不仅是天下有数的高手,更是以一己之力建立沧云城,与江北跟北晋对抗十多年。貊族更是数次派大军围攻沧云城都铩羽而归。素和明光这次来中原,原本是想要领教一番拓跋兴业的武功的,谁知道他来晚了一步拓跋兴业刚刚失踪了。如今整个上京能让素和明光有兴趣地人也只有南宫御月,百里轻鸿等少数几个人了。而沧云城主,自然也要算在其中。只可惜沧云城主行踪莫测,想要找到他着实是太难了。

    南宫御月微微勾唇道:“神佑公主与沧云城主私交甚笃,你若是想要娶笙笙,只怕要先打败晏凤霄才行啊。”

    素和明光看着百里轻鸿,对他的话并不轻信,“这消息似乎没几个人知道,国师又是怎么知道的?”南宫御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并不作答,“信不信随你。”说完便于素和明光擦肩而过,朝宫里走去了。素和明光回头看着他潇洒而去的背影,低笑了一声道:“沧云城主…有意思。”

    旁边的侍从也听到了南宫御月的话,有些担心地道:“狼主,这南宫国师是什么意思?”昨天因为狼主的一声求亲就跟狼主打了起来,今天却告诉狼主这种消息。难道真的如貊族人所说,这南宫国师脑子不太正常?

    素和明光笑道:“你听不出来么?他在挑拨我去跟沧云城主为敌。其实,用不着地……”侍从连忙道:“狼主三思,且不说那沧云城主行踪诡秘,实力莫测,咱们如今本就在别人的地盘上,若再贸然跑去沧云城的地界,只怕是不妥。”

    素和明光淡淡地瞥了侍从一眼道:“不用他挑拨,能与天下英豪交手,是我素和明光的荣幸。早晚有一天,总要与沧云城主遇上的。不过……南宫御月的话,也未必全是假的。”侍从不解,“狼主觉得他说的是真的?神佑公主真的……”素和明光道:“听他的语气就知道他在嫉妒沧云城主,这两人不是有私仇,就是情敌了。”

    “……”这俩人,既有私仇也是情敌。

    秦殊的死似乎并没有在上京城里掀起多大的波浪,除了最初几天有些乱,很快就恢复了原本的平静和热闹。只除了秦希一行人依然还被围困在西秦驿馆里,直到拓跋梁的寿辰当天也没有放不出来。

    拓跋梁寿辰当天,整个上京仿佛的沸腾了起来。一大早,楚凌便准备妥当与襄国公一起带着人进了宫。皇宫里今天更是一反平常的肃穆宁静,显得格外的热闹。就连平时总是隐居不出的太后也难得出现在人前来凑这个热闹,更不用说各国前来祝贺的使者,整个皇宫里都是一副人声鼎沸的热闹模样。

    “这哪儿是皇宫,这是菜市场吧?”跟着楚凌一起进宫的玉霓裳忍不住低声吐槽道。楚凌忍不住失笑,别说还真挺像的,特别热闹人声嘈杂。穿着各种服饰,长着各种样貌,甚至不同肤色的人们来来去去。有些人之间甚至连语言也不通,叽里呱啦连比带划竟然也能玩到一起。

    神佑公主身份不同,进了宫便有人官员亲自引导去见过太后和大皇后。

    只是一进了大殿才发现,原来与外面并没有什么不同。一眼望过去,偌大的大殿中竟然已经坐了七八十人,与天启女眷的娴静端庄截然不同,虽然这种场合人们也尽量保持礼节,却依然显得热闹了许多。

    “天启神佑公主到!”

    大殿里众人朝着门外望去,便看到了带着两名少女从外面走进来的红衣女子。神佑公主这个名字,对在座的宾客除了貊族的女眷以外并没有什么影响力,所以更吸引她们注意的其实是楚凌的容貌。不过在座的人中长得美貌的也有那么几位,所以楚凌能感觉到真正落在她身上的凌厉目光也都还是貊族人的。

    “天启神佑公主见过北晋太后,大皇后。”楚凌含笑拱手道。

    “神佑公主免礼。”出声的是太后,虽然太后鲜少露面,出过楚凌曾经也是见过太后的是以并不陌生。含笑道:“谢过太后,祝太后福寿安康。”

    北晋太后似乎很是高兴,笑道:“公主说话就是让人欢喜,公主千里迢迢远来上京,若有什么失礼怠慢之处,还望勿怪。”

    楚凌自然道一切皆好太后言重了。

    宾主一番寒暄之后,楚凌方才走到一边坐下。肖嫣儿和玉霓裳在在她身后不远处也做了下来。因为天启公主的身份,楚凌的座次在宾客中十分靠前,就在左手边第一个甚至比拓跋明珠还要更前一位。而她对面则坐着一个陌生的五官有些深邃,容貌秀丽的蓝衣少女。

    楚凌一怔,正好看到她望过来的眼眸。少女是一身麦麸色的肌肤,却并不粗糙反而仿佛十分细致。一头微微卷曲地浅黄色长发在这一屋子各种肤色发色的女眷总倒也并不如何怪异。真正让楚凌注意到的是她那双银灰色的眼眸,楚凌一瞬间便明白了少女的身份。

    呼阑部公主,素和明光的妹妹……素和金莲。

    这名字仿佛有些俗气,但是……金莲,乃是呼阑部的族徽。因此,以金莲为名,可见这位公主的受宠程度。只是……这样一位受宠的公主,为何会被送来作为结盟和亲的人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