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06、男人的野心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哦?秦希真的这么说?”皇宫御书房里,拓跋梁放下手中的奏折看向站在殿下的黑衣人问道。黑衣人点头道:“回陛下,正是。听闻西秦王跟秦殊的关系不太好,四年前跟神佑公主也闹出了一些毛病。神佑公主上门虽然是好意,不过…他未必领情。对神佑公主十分冷淡,两人并没有说几句神佑公主便起身走人了。”拓跋梁冷笑了一声道:“秦殊这个弟弟啊…当初将他留在西秦,将秦殊送来上京做质子倒真是做对了。”言语间,显然是对秦希十分的不以为然。

    “仵作那边有结果了么?”拓跋梁问道。黑衣人道:“确实是高手所为,一箭穿心死的十分干净利落。”拓跋梁抬眼,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朕问的是,死的人到底是不是秦殊?”

    黑衣人心中微寒,连忙垂首恭敬地道:“回陛下,确实是秦公子。”

    拓跋梁沉默了片刻,方才淡淡道:“可惜了,罢了。”

    黑衣人有些为难,“陛下,秦公子的身后事……”秦殊虽然是拓跋梁的心腹,却不是北晋朝廷官员,只能算是拓跋梁私人的幕僚。所以,身后事朝廷自然也是不管的。秦殊虽然有个弟弟是西秦王,但是秦希眼下显然是做不了主。

    拓跋梁想了想道:“既然人已经死了,便让西秦王带回西秦去吧,也算是让他落叶归根了。”黑衣人连忙应是,心中却知道分明是拓跋梁觉得秦殊没有利用价值了,连吩咐人去办他的丧事都懒得吩咐。不过,落叶归根对秦殊来说或许也算是一件好事?

    挥退了黑衣人,拓跋梁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里思索起这两天的事情。秦殊的突然死亡确实让拓跋梁有些意外,不过拓跋梁却并不感到十分的惋惜和愤怒。秦殊确实很有能力,这几年也帮他办了不少事情。可惜他始终对西秦放不下,如此一来他想要将西秦收入囊中,就势必要先除掉秦殊。

    这两年西秦王一直就有些不老实,私底下小动作不断。秦殊一而再再而三的替弟弟求情,早就已经触了拓跋梁的逆鳞,现在自己死掉了虽然有些可惜却也算是正中下怀,免得他自己派人动手了。真正让拓跋梁愤怒的是,有人敢动手杀秦殊这件事。秦殊是皇帝的心腹,有人刺杀秦殊而且还真的杀死了,这分明就是在跟他这个皇帝作对。

    “来人。”拓跋梁轻哼一声,随手将手中的奏折扔回了桌上沉声道。

    “陛下。”一个侍从模样的男子悄声上前,恭敬地道。拓跋梁问道:“昨天百里轻鸿和南宫御月在何处?”侍从显然是早有准备,连忙道:“回陛下,昨日昭国公主府设宴,驸马自然在府中,国师也去了。不过国师中途离开……”南宫御月的去向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跟踪的。拓跋梁冷声道:“朕问的是昨晚。”

    侍从道:“昨晚南宫国师…一直都在白塔,没有出门。至于驸马…想来也没有出门。”拓跋梁其实也知道,以南宫御月和百里轻鸿的实力,就算是出门了也未必有人能看得见。有些烦躁的地皱了皱,“让冥狱给朕仔细查,一定要找到刺客!”在上京皇城里,隐藏着这样一个随时可以闯入驿馆取人性命的人,着实是让拓跋梁不安。他还记得,先皇…不就是在宫中被刺杀的么?

    “是,陛下。”

    秦殊的突然被刺让楚凌的心情十分低落,当初在上京那两年多,秦殊确实是她最重要的朋友,因为有他的陪伴才让她刚到上京这样一个天启人处处被人看不起的地方没那么孤单寂寞。这样一个习惯于隐藏在幕后操控一切的人突然就被人杀了,除了让楚凌觉得有些不真实以外,也难免生出一种世事无常的感觉。

    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楚凌回头便看出君无欢漫步走了进来。君无欢走到她身边站定,抬手轻抚她有些苍白的面容,道:“心情不好?”楚凌苦笑了一声,道:“是不太好。”君无欢轻叹了口气,拉着她靠着自己轻声道:“别难过。”楚凌轻叹了一声,道:“就是觉得一时有些难以接受。你觉得,是谁下的手?”君无欢道:“上京城里能杀得了秦殊的人不少,但是会去杀他的人却不多。最有可能对秦殊下手的,自然只有一个人了。”

    “百里轻鸿?”楚凌道。君无欢纠正道:“应该说是拓跋明珠,百里轻鸿只能算是杀人的刀。”

    楚凌道:“若是这把刀自己不愿意,拓跋明珠也没有办法吧?”拓跋明珠若是真的能试试为百里轻鸿做主,两个人的关系也不会是现在这样了。君无欢轻声道:“只怕…拓跋明珠也未必知道到底是她自己想杀秦殊还是百里轻鸿想杀秦殊吧。”

    楚凌一怔,抬头看向君无欢道:“什么意思?”君无欢道:“若是拓跋明珠有阿凌这般聪慧,也不至于被人耍着玩儿了。”不过拓跋明珠这也是自作孽。百里轻鸿虽然是武将,却是百年世家中长大,被当做未来继承人培养的嫡长孙。这样的人,不玩心计便罢了,若真要玩起心计来,拓跋明珠这样这样的被他坑死了还要替他数钱。

    楚凌蹙眉道:“百里轻鸿为什么突然要杀秦殊?”君无欢道:“大概是因为,秦殊在拓跋梁面前快要待不下去了吧。”

    “嗯?”楚凌不解,君无欢道:“西秦王这两年动作频频,都是秦殊在拓跋梁面前替他扛下来的。拓跋梁的忍耐只怕是到了极限了。而且,拓跋梁若想要出兵沧云城和天启,势必要先将西秦收入囊中才行。西秦称臣,哪里比得上真正让西秦成为北晋的一部分来的方便?”楚凌半晌说不出话来,想起西秦驿馆那个眼睛红红的少年西秦王,这货当真是实力坑哥啊!

    楚凌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灵光,猛然抬头看向君无欢道:“秦殊和百里轻鸿……”君无欢含笑微微点头,楚凌心中猛跳,深吸了一口气方才渐渐平稳下来,“看来,是我白操心了。”

    君无欢笑道:“阿凌确实不必替他们操心。秦殊若是要死,这些年都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楚凌皱眉看向君无欢道:“秦殊知道你……”君无欢但笑不语,楚凌一瞬间脑海里转的飞快,良久方才道:“我明白了。”君无欢有些诧异,问道:“阿凌明白什么了?”

    楚凌道:“你、南宫御月、百里轻鸿、秦殊。”

    君无欢笑道:“我就说,阿凌果然是最聪明的,什么都瞒不过阿凌。”楚凌淡淡道:“男人都这么野心勃勃么?为了争夺天下机关算尽,不择手段的嘴脸真难看。”君无欢笑道:“我可不是为了天下。”楚凌偏着头打量着他,笑道:“乱世亦是大争之世,你真的不心动?”

    君无欢摇头,“太累,没意思。其实…南宫倒也不全是为了权力。”即便是百里轻鸿和秦殊,也未必全是为了野心。只能说境遇必然会影响人生,进而影响人的心性。

    楚凌点头表示赞同,“我倒是相信,南宫国师不是为了权力。”权力在南宫御月的心中只怕也只是一件玩具而已。偏执的心性注定了他心里不可能放着太多的东西,权力天下在他心中肯定不是占着最重要的地位。

    “公主,有客人求见。”门外,雪鸢恭声禀告道。

    楚凌侧首问道:“什么人?”雪鸢道:“说是呼阑部素和明光。”名字倒是十分的正派,只是那模样看起来倒是跟名字仿佛不太搭。雪鸢心中暗暗道。

    “素和明光?”君无欢的声音突然响起,雪鸢只觉得浑身一冷,连忙低下了头来去,低声道:“是,公子。”楚凌问道:“他可有说什么事?”雪鸢飞快地扫了一眼里间,硬着头皮答道,“他说特来拜访公主,还送上了厚礼。”用比平时快了一倍的语速说完,雪鸢都觉得温度瞬间降了不少。

    楚凌想了想道:“知道了,这就去。”

    “是,公主。属下告退。”说完,雪鸢转身飞一般地溜走了。

    素和明光坐在花厅里喝茶,同时接受众人一致的围观。昨天素和明光向楚凌求婚的事情早就已经传回了府中,没能围观到现场的众人深感遗憾。玉霓裳和肖嫣儿更是对这位塞外狼主充满了好奇心。听说素和明光来访,纷纷丢下了自己手里的事情跑来围观。

    素和明光喝了一口茶,有些不习惯地皱了皱眉,放下茶杯开始打量起花厅里的陈设。听说这府邸原本就是神佑公主当年在上京的居所,一景一物都维持原状没有丝毫变化。素和明光想要了解楚凌,自然对她住的地方也赶到好奇。

    肖嫣儿和玉霓裳挤在角落里小声嘀咕着。

    “没有我君师兄好看。”肖嫣儿低声道。玉霓裳看了几眼,有些迟疑地道:“好像…也挺好看的啊。”玉霓裳在神佑军中混久了,审美也跟天启的大家闺秀们不太一样了。驸马自然是十分的俊美不凡,但是这位塞外狼主似乎也是一派英雄气概。肖嫣儿闻言,扭头看了看也有些迟疑起来,“好像…是还不错,就是黑了一点,不知道我卖美白丸给他他要不要?”她研究出来的压箱底药,效果还可以,就是太贵了没人买。

    玉霓裳立刻鼓起了包子脸瞪着肖嫣儿,“你有美白丸竟然不先卖给我!”肖嫣儿无语,“你又不黑。再白就要白成鬼了。”天启的大家闺秀,鲜少有肌肤不白皙的。玉霓裳也算是平京城里有名的小美人儿。实在用不着浪费她珍贵的药丸。

    玉霓裳傲然道:“你哪里知道,马上就要夏天了,我经常在外面走动总是带着帷帽十分的不方便。公主说了,一白遮三丑,一黑毁所有。”

    “我这是美白丸,不是防嗮丸。”肖嫣儿没好气地道。

    “晒黑了再吃。”玉霓裳美滋滋地道,“我帮你卖给他卖个高价,多出来的钱你折了药给我好不好?”这黑乎乎的大高个儿,一看就不缺钱,而且很好骗。

    肖嫣儿无语,“你一个大家闺秀,这么吝啬做什么。”

    玉霓裳傲然道:“答不答应?”

    “成交!”玉霓裳比她会做生意,交给她的东西总是可以卖出高价,这几年帮肖嫣儿赚了不少钱。

    “……”沉默喝茶的素和明光。

    “……”陪着喝茶十分尴尬无地自容的萧艨。

    楚凌踏入大厅的时候觉得气氛有些古怪,莫名地看了萧艨一眼,萧艨却暗暗松了口气连忙站起身来道:“公主,属下告退。”

    “……”楚凌无语地看着拔腿就往外跑的萧艨,目光落到了还蹲在角落里嘀嘀咕咕的两只身上,朝着两人招招手道:“客人坐在这里,你们在哪儿做什么呢?幸好舅舅不在,不然……”提起襄国公,玉霓裳不由得抖了抖连忙跟着肖嫣儿站起身来凑到楚凌身边,“公主。”

    “阿凌姐姐。”

    楚凌无奈地看看两人,有些歉意地看向素和明光道:“小孩子顽皮,让狼主见笑了。”

    素和明光笑道:“公主言重了,两位姑娘…很、会做生意。”

    楚凌有些不解,肖嫣儿和玉霓裳却瞬间明白了。玉霓裳顿时大囧,原来她们的盘算都让人家听到了啊。回头看看他们方才蹲地地方,这么远都能听见?肖嫣儿勾了勾玉霓裳地手心,对她示意:高手。

    完了!两人对视一眼,十分地沮丧。

    宾主落座,楚凌看向素和明光道:“狼主此来,不知所为何事?”

    素和明光笑道:“昨天我莽撞失礼了,今天特意前来向公主赔礼。”

    楚凌倒是松了口气,笑道:“狼主言重了。”想通了就好,楚凌表示她虽然偶有自恋,但是作为一个已婚女子,着实不想卷入什么爱恨纠葛之中了。却听素和明光继续道:“昨天是我太过鲁莽无礼,我已经问过族中老人,提亲应当十分郑重其事才显得对公主的尊重。”楚凌唇边的笑容渐渐僵硬,果然听到素和明光继续道:“因此,今天特意备下礼物上门,向公主请罪。二来也是为了郑重的向公主提亲。”

    哇哦。

    蹲在一边当蘑菇的肖嫣儿和玉霓裳眼睛一亮,打量素和明光的目光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楚凌放下手中茶杯,看着素和明光送到自己跟前的锦盒。里面放着好几件饰品,不必细看就知道每一件都是价值不菲。只听素和明光继续道:“因为不知道会遇到公主,是以这些礼物都是在上京匆忙准备的只能堪当一份见面薄礼,我已经让人快马族中,届时自会有人将聘礼送来。定不会委屈了公主。”

    楚凌有些无奈,“狼主,昨天我说的话你还记得么?”

    素和明光点头道:“自然。”

    楚凌将手边的盒子推开,道:“承蒙狼主厚爱,我实在承受不起。狼主一代英豪,堪配一位真心你与携手的女子,实在不必在我身上费心。”素和明光道:“公主可是对已故的那位长离公子念念不忘?”楚凌大方地点头道:“不错,我早已发誓今生绝无二心。他不负我,我亦绝不负他。”

    素和明光皱眉,道:“他已经不在了,自然绝不会再负你。”

    楚凌点头,素和明光望着楚凌打量了许久,方才叹了口气道:“那位长离公子当真是好福气,能让公主如此相待。我族虽然不在意女子贞节,但也十分佩服。我等公主哪一日改变主意。”

    楚凌道:“我若改了主意,那岂不是让狼主白佩服一场?”

    素和明光笑道,“怎会?公主若是改了主意,自然是被我所感动才改了心意。我只会高兴。”

    无法理解,你高兴就好。

    “如此,这些请狼主收回。”

    素和明光摇头道:“这是给公主赔礼的,公主若能原谅我昨日失礼,还请收下。”

    楚凌思索了片刻,“如此,就多谢狼主了。”心中暗道:回头找舅舅给素和明光回一份礼就行了。总比继续跟他扯原不原谅还有求亲的话题要好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