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05、荒谬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昭国公主府,刚刚送走了所有宾客的拓跋明珠正在书房里大发雷霆。坐在窗边看着她砸东西的百里轻鸿微微蹙了下眉却始终没有说什么,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一般。另一边,勒叶王子和段云坐在一边冷眼旁观,见到拓跋明珠这副模样两人对视一眼勒叶王子眼底闪过一丝失望。

    勒叶部如今的处境着实有些不太妙,勒叶部本是最早于貊族联姻的部落,然而却并没有因为占得先机而得到太多的好处。相反的,因为早年和貊族的关系,勒叶部确实有一段时间在塞外几乎称雄倒是得罪了不少部落和人。然而无论是北晋先皇还是拓跋梁,对勒叶部的崛起都十分忌讳。勒叶部的公主前后两位皇后在北晋都并不受宠。

    原本还指望着拓跋梁上位之后,大皇后以正宫的身份和两个嫡子的优势占据上方,下一代的北晋皇势必要有勒叶部血脉。谁能想到,大皇后两个弟子一死一废,仅剩下来的昭国公主虽然雄心勃勃,也还算受宠,看来却并不是什么靠谱的人物。如此下去…勒叶王子忍不住怀疑,他们再送一个姑娘入宫到底有没有用?别还没被对手害了就先因为自己人内斗而消耗掉了。

    段云看了一眼不停看向自己的勒叶王子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在塞外生活了将近四年,段云已经不是当初楚凌初见时候那个文弱沉默的书生了。眉宇间也多了几分锋利和沉稳,若不是极其熟悉的人,只怕都未必认得出是一个人。

    勒叶王子皱眉道:“表妹,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拓跋明珠咬牙,深深地吸了口气道:“那个素和明光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勒叶王子道:“你就为了这事生气?素和明光就算真的想要取天启公主,对我们来说也未必就是坏事啊。”素和明光如何娶了天启公主,与拓跋梁的结盟就算不失败也未必能有多么牢固。对他们来说不是好事么?

    拓跋明珠不忿地看向勒叶王子道:“不是坏事?”勒叶王子理所当然地道:“这是自然,难道你希望呼阑部的公主生下皇子被立为太子?如果素和明光立场不坚定,北晋皇考虑太子之位的时候必然会有所忌惮。”

    段云微微挑眉,含笑看了百里轻鸿一眼。昭国公主如此生气,倒未必有多少原因是因为国事。更多的只怕还是因为嫉妒罢了,同样是公主,这差别也太大了一些,也难怪拓跋明珠心中如此不平了。

    百里轻鸿豁然抬头,正好与段云的目光对上。淡然道:“齐公子有何指教?”勒叶王子和拓跋明珠也齐齐住口,扭头看向段云。段云含笑摇了摇头道:“让驸马见笑了,并无。”

    从书房出来,勒叶王子有些奇怪地看向段云道:“齐先生方才可是想要说什么?”

    段云问道:“王子觉得,昭国公主如何?”

    勒叶王子叹了口气,道:“貊族从未出过女主,便是有也不可能是她。咱们只怕还是要另想办法,你说方才好端端的她发得什么脾气?素和明光跟天启人混到一起,对咱们来说难道不是好事么?”更重要的是,即便是他们这些塞外部落,身为上位者也不能情绪如此外露。

    段云笑道:“王子想太多了,以在下之见,昭国公主这番发作倒不是为了正事,更像是私怨。”

    “私怨?”勒叶王子不解,段云道:“同为公主,神佑公主貌美如花,武功高强。先有长离公子夫妻情深,后有南宫国师痴缠不休,如今再有塞外狼主诚心求婚。反观昭国公主……”

    想起拓跋明珠当初和百里轻鸿的传闻,勒叶王子沉默了半晌,方才慢慢吐出一句,“荒谬!”段云低眉笑道:“可不是荒谬么?”女人的嫉妒,从来就是这么不讲理的。哪里管荒不荒谬啊。

    书房里,拓跋明珠的脸色依然十分难看。扭头看着坐在一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百里轻鸿,不知是不是怀孕了的关系,突然就觉得心中的气不打一处来,抬手便掀了桌上的茶杯。百里轻鸿被茶杯落地的声音惊动,扭头看了她一眼,皱眉道:“你还没闹够?”

    拓跋明珠阴沉着脸色瞪着他道:“闹?你说我闹?!”百里轻鸿冷声道:“勒叶察说得没错,就算素和明光真的娶了神佑公主,对你也没有什么坏处?你一下午都在发什么脾气?”

    拓跋明珠一愣,是啊,如果楚卿衣被嫁到漠北那种地方去了,对她能有什么坏处?别的不说,一个天启女人就算素和明光是真心待她,楚卿衣想要在呼阑部立足就需要不少日子了。更不用说,那种穷山恶水的地方,别说是跟平京相比了,就算是跟上京也是万万比不了地。楚卿衣嫁到那里去吃苦,她不是应该高兴才是么?

    但是……想起素和明光望着楚卿衣求亲的模样,拓跋明珠暗暗在心中咬牙,绝不能让楚卿衣嫁给素和明光!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怎么配拥有这么优秀的男人?

    倒不是拓跋明珠突然看上素和明光了,这种怨妒匆纯粹是针对楚凌的。当然,也许还有百里轻鸿。

    拓跋明珠冷声道:“素和明光若是娶了楚卿衣,岂不是要与天启联手对付我们貊族?绝不能让他成事!”百里轻鸿不置可否,素和明光若是不与貊族结盟,想要对付貊族还要先征服塞外各部落才行,毕竟横穿整个关外草原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短时间内是对貊族起不了什么威胁。

    所以,其实即便素和明光亲自向天启请求,天启人也未必就一定会同意。只看神佑公主对天启和永嘉帝到底有多重要。舍出一个神佑公主只是换来一个素和明光的不为敌到底值不值得罢了。不过,这事儿也确实成不了。毕竟,君无欢还没死。

    见他又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拓跋明珠气结,怒道:“你答应我杀了秦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动手?”

    百里轻鸿抬眼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若是着急,今晚就可以。”

    拓跋明珠咬牙道:“很急!”

    百里轻鸿站起身来,淡然道:“好。”转身往外面走去,拓跋明珠一愣连忙问道:“你去哪儿?”百里轻鸿漠然道:“杀了秦殊。”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百里轻鸿愣了愣神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回过神来,又是一阵怒火涌上心头。她扶着桌子,努力平息着心中的熊熊怒火,只觉得鼻子一阵阵发酸。

    先前大夫已经提醒过她了,她年纪已经不小了,如今又有了身孕不能随意动怒。但是…她控制不住!这几年她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不仅仅是朝堂上的事情,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百里轻鸿。每每看到百里轻鸿不咸不淡依然俊美英挺的模样,在看看自己明显苍老的模样,拓跋明珠就忍不住怀疑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到底值不值的?

    如果当年她听从母亲的安排选一个貊族权贵为夫婿…拓跋明珠飞快地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年头抹去。她不会后悔的,她选了这世上最优秀的男子为夫婿,即便是这些年一直郁郁不得志,百里轻鸿的能力依然远超那些当初她能选择的貊族权贵。

    清晨,楚凌梳洗完毕从房间里走出来,差点跟急匆匆而来地玉霓裳撞在了一起。侧身让开了飞奔而来的身影,还顺便伸手扶了她一把,“一大早急急忙忙地,出什么事了?”

    玉霓裳抓着楚凌的衣袖,道:“公主,出事儿了!”

    楚凌一愣,“出事了?什么事?”玉霓裳道:“刚刚传来的消息,秦殊…西秦那位大皇子,死了。”

    “什么?”楚凌心中不由得一震,皱眉道:“怎么回事?怎么死的?”玉霓裳道:“昨晚,听说昨晚秦殊在西秦驿馆陪西秦王,有刺客闯入驿馆,将秦殊给杀了。”楚凌按下了心中的震惊,皱眉道:“刺客闯入西秦驿馆?”玉霓裳连连点头道:“对,据说是以为高手,很厉害的高手。驿馆那些护卫和西秦王的侍卫根本就打不过那人。秦殊好像…身手也不怎么样,就、就是了。”玉霓裳知道,公主跟秦殊是有点交情的,有些担心地看着楚凌。

    楚凌快步朝着外面走去,一边问道:“云行月在哪儿?”

    玉霓裳道:“在书房和表舅说话呢。”楚凌点点头,脚下一转朝着书房而去了。

    书房里,云行月和襄国公也正在说着这件事。按理说,一个西秦质子死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秦殊如今算得上是拓跋梁的心腹,却在西秦驿馆被人刺杀,却不能说是一件小事了。拓跋梁若是追究起来,整个上京肯定是一片鸡飞狗跳。

    见楚凌进来,两人连忙起身见礼,“公主。”楚凌点点头,问道:“云公子,可打探清楚了是怎么回事?”云行月点点头道:“打探清楚了,秦殊昨晚去驿馆陪西秦王叙旧,据说是正在院中饮酒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刺客出现。秦殊为了救西秦王,被一剑刺中胸口,当场就死了。”

    楚凌微微蹙眉,“就一个刺客?”

    云行月点头,“就一个,据说武功非常厉害。”见楚凌蹙眉,不知怎么的补上了一句,“不是君无欢干的。”楚凌无语,他们跟秦殊某种程度上也算有合作。哪怕合作真的闹崩了现在君无欢也不至于直接就杀了秦殊好么?云行月也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奇怪,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鬼知道他为什么要为君无欢解释这么一句?

    楚凌按了按眉心,有些头痛地问道:“现在上京…有多少高手?”

    云行月思索了一下,道:“不少。只是我们知道的高手就不在少数,更不用说可能还有一些隐姓埋名的高手都有可能趁着这次的热闹进入上京。即便是我们,也不可能全部掌握这些人的行踪和底细。”楚凌道:“所以,北晋皇和其他人也不可能?”云行月点了点头,楚凌道:“那还真是一个浑水摸鱼的好时机。不过…想要杀秦殊的人,也没有那么多吧?”

    云行月点头道:“那倒是,目前……最想杀秦殊的应该是拓跋明珠和南宫御月。”

    楚凌摇头,“不可能是南宫御月。”

    “拓跋明珠?””云行月挑眉道,“对了,她有百里轻鸿。以百里轻鸿的实力想要杀秦殊确实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襄国公忍不住皱眉道:“人人都知道拓跋明珠跟秦殊不和,若是拓跋明珠会不会太明显了?”

    云行月含笑摇头道:“国公,秦殊始终也只是一个西秦质子而已,即便是他再受拓跋梁看重,在貊族权贵眼中他也只是一个身份卑微的质子。不说拓跋明珠是公主,就只是她身后的大皇后和勒叶部,也不可能让拓跋梁因为一个西秦质子而怪罪公主。这两年,拓跋明珠跟秦殊几度交手始终占不到便宜不说还吃了不少亏。既然玩不过…那就凭着被拓跋梁责骂索性直接掀了棋盘。”

    “更何况,如果是百里轻鸿出手的话,也未必找得到证据。”楚凌淡淡道。

    想起秦殊死了这件事,楚凌心中总是有一种虚无缥缈十分不真实的感觉。那样一个为了自己的目的和国家,费尽心机能忍人所不能忍,舍人所不能舍的人,就这么死了?真是太荒谬了。

    襄国公叹了口气,道:“这件事跟我们无关,我们还是不要掺和比较好。”楚凌点了点头道:“只怕我们不掺和别人也未必肯放过咱们,让人将府中收拾一下,别让人看见不该看见的人和物。”襄国公脸色微沉,“你说拓跋梁会趁机派人搜查?”楚凌道:“不得不防,就算找不到什么东西也可以给个下马威。毕竟,北晋皇的心腹被杀了,不让查凶手未免不近人情。”

    说完,楚凌想了想道:“我去一趟西秦驿馆,见见西秦王。”

    云行月迟疑道:“现在…只怕没那么容易见到西秦王吧?”

    “未必。”楚凌道,停顿了一下问道:“你觉得,秦殊真的死了么?”

    云行月一愣,也有些迟疑起来,“这个…应该吧?尸体总骗不了的。”

    楚凌点了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西秦驿馆果然已经刚被貊族士兵团团围住,见到从车上下来的楚凌立刻有人上前来拦住了去路,“来者何人?”楚凌淡淡道:“天启神佑公主,听闻西秦大皇子罹难,特来吊唁。”对方有些奇怪地看了楚凌一眼,大约上面并没有说不让人进去,对方倒也没有为难,“原来是武安郡主,请。”

    “……”武安郡主这个名号还是这么响么?这么爽快难道是怕她出手打人?

    楚凌点了点头,谢过了守卫方才带着人走进了驿馆。

    驿馆里一片静悄悄地,秦殊的遗体已经被人带走,这驿馆里自然也不会有灵堂之类的地方供人吊唁。一个西秦官员模样的男子得到消息迎了上来,拱手道:“见过神佑公主。”

    楚凌点头道:“大皇子之事,还请节哀。”

    官员道:“多谢公主,公主驾临不知所为何事?”他们如今被人关在了驿馆里出不去,昨晚负责侍候和守卫的人也被抓走了,这驿馆里顿时变得空空荡荡的。倒是没有想到第一个上门的竟然会是神佑公主。听说当年在上京,陛下与这位公主之间仿佛有些不太愉快啊。

    楚凌道:“我想见一见西秦王,不知是否方便?”

    官员迟疑了一下,正要作答就听到身后一个侍女匆匆而来道:“陛下请神佑公主入内。”

    官员这才松了口气,侧身道:“公主请。”

    楚凌含笑道:“多谢。”

    跟着人一路行去,很快就到了西秦王居住的院子。院子里也如外面一样的冷冷清清,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国之君居住的地方。不得不说,比起西秦,拓跋梁对天启还算是客气了。虽然天启被貊族打败了,但毕竟还占着半壁江山,西秦却完全是貊族的附庸,只能俯首称臣任人鱼肉。

    秦希独自一人坐在大厅里,神色疲惫憔悴,双眸充血,一看就知道必定是一夜未眠。楚凌觉得,四年前看到秦希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但是如今在看,尚未及冠的少年眼眸中竟然已经显出了几分苍老。看到楚凌,也没有入从前一把剑拔弩张的炸毛,而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怎么?来看本王的笑话?”

    “……”说话还是这么讨打!

    楚凌也不指望他有什么待客之道了,径自走到一边坐下看着他也不说话。秦希愣住,有些不解地看着她仿佛是不明白她想要干什么。

    楚凌皱眉,问道:“秦殊…刺客长什么模样,用什么兵器,你看到了么?”

    秦希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楚凌微微蹙眉,“一点儿也不知道?”

    秦希哑声道:“我有些喝醉了,当时就不太清醒。他们说…他是为了救我才死的。”说到此处,熬了一夜的眼眸变得更红了,秦希咬牙道:“谁要他救了?!他这辈子什么都让给我,他替我来北晋,替我在北晋皇面前揽下所有罪责,把王位让给我,现在连命都替我送掉了,是不是我一辈子都要欠他的?!谁稀罕了!”

    楚凌微微凝眉,“所以,你做了什么?”一进来楚凌就觉得不太对,即便是没有被抓走侍卫和侍从,这驿馆也显得太过简陋了一些。虽然说西秦和北晋关系早就不对等,但是拓跋梁难道不需要做给那些他想要征服的人看看么?若是臣服北晋得到的就是这种待遇,谁还不奋起反抗呢?

    秦希的手指紧紧抓住茶杯,半晌方才慢慢吐出几个字,“与你无关。”

    楚凌也不意外,她又不是秦希地谁,就算秦希真的闯了什么祸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告诉她。看着眼前魂不守舍的少年,楚凌轻叹了口气道:“罢了,我也是随便问问,你不方便说就算了。秦殊已经……以后西秦就要靠你自己了,你、保重。”

    秦希抬眼望着她,半晌方才道:“你不是来嘲笑我的么?”

    楚凌道:“嘲笑你对我有什么好处?秦殊的事情,我会尽量去查查看,北晋皇想必也会查的。你自己在上京…一切小心。我先走了。”说罢,楚凌也不多做停留,站起身来往外走去。秦希这里,显然是问不出什么结果了。秦希什么都不知道或许是一件好事,拓跋梁若是不想现在就真的灭了西秦的话,秦希一行人应该能平安离开上京。

    “谢谢你。”身后传来秦希的声音,有些干巴巴地道。

    楚凌没有回头,只是道:“不必,我跟秦殊…也算是朋友。”

    秦希红着眼睛,愣愣地望着楚凌离去没有再开口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