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04、执迷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一处幽静雅致的院落中,君无欢正坐在院子里跟人说话。站在他跟前的灰衣人脸上带着一张面具,只露出一阵沉静的眼眸。君无欢抬头看着他道:“拓跋梁想要拉拢素和明光对付焉陀家?”灰衣男子点头道:“是,公子。勒叶部如今不堪用,焉陀家本就是貊族第一世家,虽然焉陀邑为人低调但……”君无欢了然,“南宫御月是吧?”

    灰衣人点头,似乎有些无奈,“南宫御月虽然与焉陀家不算和睦,但毕竟是焉陀家嫡子,与焉陀邑同父同母。焉陀邑对这个弟弟又十分看重,南宫御月此人肆意妄为,野心勃勃,拓跋梁早就容不下他了。”君无欢冷笑一声,道:“毕竟是焉陀家,还有太后,再加上白塔,三方联手俨然便是一个庞然大物,即便是拓跋梁,也轻易招惹不起吧。”

    对于拓跋梁来说,这种情况早不知道在心中恨不出多少毒血。

    灰衣人点头道:“公子说的是。”君无欢点点头,问道:“素和明光什么态度?”灰衣人想了想,道:“素和明光既然将亲妹嫁予拓跋梁,必然是有这个意思的。而且,拓跋梁许多给素和明光的条件也十分丰厚,双方可谓都很有诚意了。”

    君无欢凝眉思索了片刻道:“呼阑部人丁不多,地处漠北极寒之地,想必也还没有南下入主中原的意思。拓跋梁想要与素和明光重新瓜分塞外地盘?”

    灰衣人点点头,“属下得到的消息,出了貊族的龙兴之地不可动以外,拓跋梁对素和明光十分大方,打算将这几年征服的几个靠近呼阑部的地盘都划给素和明光。另外…拓跋梁有心对乌延部动手,只要素和明光出手,想要灭了乌延部只怕也是轻而易举,到时候乌延部地地盘七成归素和明光。呼阑部有骑兵五万,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在关外有狼军之称。乌延部…只怕不是对手。”

    乌延部的公主嫁给了拓跋罗,乌延部又素来不爱听北晋的调遣,可不是撞到枪口上了么?

    君无欢轻笑一声,“有点意思。”灰衣人垂眸不语,心中暗道,这到底有什么意思?素和明光和拓跋梁结盟,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君无欢自然不会回答他的疑惑,只是道:“还有什么事?”灰衣人迟疑了一下,方才道:“宫里…咳咳,祝姑娘说,上次的事情是她鲁莽了,还请公子恕罪。”君无欢抬眼,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道:“你在替她求情?”灰衣人连忙道:“属下不敢,只是…替她传个话。”祝摇红着实不敢主动来见君无欢,除了如今身在宫中十分不方便,最重要的是她很怕一见面公子就直接一掌拍死她。但是也知道,这事儿肯定没那么容易过去,早晚还是要面对的。只好请人先替她探探口风。

    君无欢淡淡道:“阿凌已经替她求过情了,三年之内,不要让我看到她。”

    “是,公子。”灰衣人暗暗松了口气,连忙道。

    君无欢点头道:“行了,你去忙吧。”

    “属下告退。”灰衣人连忙拱手告退,转身足下一点飞身离开了院子。君无欢低头看着手边的茶杯,轻轻转了一下方才道:“看够了么?出来吧。”院外传来一声轻哼,只见一道白影闪过南宫御月已经出现在了他跟前。南宫御月微微眯眼,道:“这么多年了,本座还是没搞明白这个人到底是谁。”君无欢淡淡道:“他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南宫御月嗤笑道:“自然有关系,京城里还藏着这么一号人物,谁知道什么时候会不会被他捅上一刀?”君无欢伸手拿过桌上的茶壶和茶杯替他到了一杯茶推过去道:“你想太多了,我也没有问你在沧云城安插了什么眼线。”

    南宫御月嗤笑一声走到旁边桌下,打量着君无欢好一会儿突然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道,“你可知道本座从什么地方过来的?”君无欢神色淡然,“昭国公主府。”南宫御月笑容一僵,咬了咬牙继续笑道:“你可知道昭国公主府刚刚发生了一件大事儿,我估计拓跋梁这会儿都派人去过问了。”闻言,君无欢微微蹙眉,“什么事?”他还真没有听到这个消息。

    南宫御月低笑一声,不怀好意地道:“有人,向神佑公主求婚了。”君无欢淡定地看着他并不答话,见他不为所动南宫御月有些气急败坏,“你以为我在骗你?”君无欢摇摇头道:“没有,只是…阿凌这般优秀出色,有人倾慕她不是很自然的事情么?有何奇怪的?”南宫御月道:“你就不想知道,求亲的人是谁?”君无欢微微挑眉,看着南宫御月,南宫御月冷笑一声道:“素和明光。”

    闻言,君无欢微微一怔,显然他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个人。素和明光…这个名字最近出现在他面前的频率有些高啊。

    南宫御月低笑一声,兴致勃勃地打量着君无欢道:“如今在世人眼中,神佑公主的驸马可是早就过世了啊。素和明光说了,他不在乎笙笙曾经成过亲,是真心想要让神佑公主做呼阑部的主母的。让本座想想,永嘉帝大概是舍不得女儿去呼阑部喝风沙,但是天启那些大臣大概就不会这么想了。如果嫁一个公主就能引得呼阑部和拓跋梁反目……君无欢,你怎么看啊?”

    君无欢放下茶杯,平静地问道:“南宫,你是不是打不过素和明光?”

    咔嚓!握在南宫御月手中价值不菲的茶杯顿时成了碎片,南宫御月眼神森冷地盯着君无欢道:“谁告诉你本座打不过素和明光那个黑乎乎的丑鬼的?”君无欢轻笑一声道:“你若是打得过,早就先将他打得鼻青脸肿再来找我炫耀了。怎么会先跑来挑拨?”南宫御月平静地放下手中的碎片,冷笑道:“本座跟素和明光打得两败俱伤,让你来占便宜?你当本座傻么?”

    君无欢道:“你想多了。”你可不是傻么?君无欢在心中悠悠想着,“我用不着占你们的便宜,你忘了么,我是神佑公主驸马。”南宫御月阴恻恻地道:“你已经死了!”君无欢早就死了!君无欢也不在意,耸耸肩道:“阿凌是沧云城主夫人。”南宫御月冷笑道:“哦?你敢告诉全天下人么?天启皇室认沧云城主这个驸马么?”

    君无欢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只要阿凌认就不好,你又被阿凌拒绝了吧?南宫,不要在缠着阿凌了,我的脾气不会一直都这么好的。”南宫御月笑容恶劣,眼眸暗红,“你管得着么?君无欢,别以为本座跟着死老头子学了几天功夫,你就可以在我面前充师兄。小心本座弄死你!”

    君无欢心中暗道:这么想的人绝对不止你一个。暗暗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不要跟这个蛇精病一般计较。方才道:“作为阿凌的丈夫,我不希望有不相干的男人缠着她。作为合作者,南宫我不得不提醒你,色令智昏不是什么值得称赞的品质。别忘了,你的目标。以及,我不得不告诉你…阿凌有洁癖,就算没我也没你什么事。”

    “还有什么?”南宫御月磨着牙道,只是看向君无欢的眼神更像在说,你再敢废话我就扑上来咬死你!

    君无欢当然敢,他继续道:“你知道阿凌为什么一直不拿你当回事儿么?”南宫御月面露不屑,但是耳朵却不由自主地竖起来,显然是对君无欢的答案十分有兴趣。他也郁闷很不解,他对笙笙那般好,笙笙为什么总是不领情?

    君无欢悠悠道:“即便是天启和北晋男子都习惯三妻四妾,并不大拿忠贞当成是一回事。但是,一边追求女子,一边跟别的女子纠缠不清,也不是什么值得夸奖的事情。你去问问素和明光,他恐怕也不会这么干。”哪怕是一段时间的专注呢,至少也算个态度。不是君无欢想要吐槽自己的师弟,也不是他想要炫耀。而是他着实没见过南宫御月这种:一边觉得自己掏心掏肺十足十的真心诚意,恨不得觉得全天下就他对阿凌最好。一边却又在女色上毫无顾忌。

    其实这话君无欢也不是第一次提点南宫御月了,但是他显然不当一回事儿。君无欢当然也没有什么毛病,却提点自己的情敌追求自己的心上人。只是,眼看着南宫御月越来越执迷,君无欢不得不开口了。南宫御月这样的人,若是执迷不悟以至走火入魔,杀伤力绝对超乎想象的可怕。

    南宫御月从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从动人事开始身边的女子就没有少过。早年还时常以此嘲笑君无欢,不过这些女子在南宫御月的眼中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存在感只怕还没有身边时常侍候的侍女高。即便是几年前她就宣称“非笙笙不娶”,也从来没见消停过。

    南宫御月皱眉,“这是两回事。”

    “两回事?”君无欢微微挑眉,南宫御月傲然道:“本座也不在意笙笙跟你在一起过啊。”回头找机会杀掉君无欢,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想象了一下杀掉君无欢的愉悦感,南宫御月摸着下巴思索着,难道要杀掉那些女人笙笙才会高兴?

    只看南宫御月那神色,君无欢就知道他不知道又想歪到哪儿去了。要不是不想他再去烦笙笙,他才懒得费这些口舌呢?或者…还是打一顿比较管用?

    君无欢叹了口气问道:“别总是想用杀人解决问题,滥杀无辜只会让阿凌更讨厌你。你明知道没有结果,这么多年如一日的缠着阿凌,到底有什么意义?”

    南宫御月幽幽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

    “我确实不懂。”他确实不懂疯子的想法,南宫御月大约是真心喜欢阿凌的,只是他这样的喜欢一般人也消受不起。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南宫御月竟然罕见地没有再反唇相讥,而是坐在一边发呆。君无欢也不理他,随手从身边拿起一本书开始看。这些年下来,他已经放弃了劝说南宫御月这件事。反正,他也从来没有真正劝说成功过。这对于长离公子来说不啻为一种失败的打击。

    等到楚凌踏入院子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分了。原本坐着南宫御月的地方已经空了,只留下一只被捏碎了的茶杯。楚凌有些惊讶,“谁来过了?”

    君无欢抬眼含笑看向她伸出手来,“阿凌,来。”楚凌漫步走过去,伸手让他握住。君无欢拉着她在自己身边坐下,笑道:“听说,阿凌今天遇到了一枝塞外的桃花?”这个说话是君无欢跟着楚凌学得。楚凌有些惊讶,“长离公子足不出户,消息也是一般灵通…南宫御月来过?”

    君无欢微微点头,只是面带微笑看着她。

    楚凌有些无奈,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我跟那位…应该是第一次见吧?”她以前肯定没有见过素和明光,素和明光据说也是刚来上京的,以前应该也没有见过他。难不成,还真是一见钟情不成?楚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顿觉自己老了。若是放在前世,有人对她一见钟情少不得要回狐狸窝吹嘘一番,如今竟然已经觉得不习惯了。

    君无欢抬手轻抚她额边的发丝,轻声笑道:“阿凌风姿卓绝,让人一见钟情也是自然。”

    楚凌斜了他一眼,“当年长离公子可没有对我一见钟情。”

    君无欢无语,半晌方才道:“阿凌,我不是禽兽。”他遇到阿凌的时候,阿凌看起来还是个孩子好么。

    楚凌摸了摸鼻子,好吧,说这个有些无聊。想起素和明光,有些头疼地道:“素和明光不是要跟拓跋梁结盟么?今天的事情传到拓跋梁的耳朵里,拓跋梁得气死吧?”君无欢思索了片刻,道:“那也未必,我若是拓跋梁,就劝他助自己攻下天启,如此一来不管是天启公主还是别的什么…自然是他想要谁就要谁。”

    楚凌问道:“素和明光会被说动么?”

    君无欢道:“不会,在他发现无论如何阿凌都不会答应他之前不会。之后么…或许用不着拓跋梁劝说。”

    楚凌有些喃喃,“这么说,本公主真的要成祸水了?”

    君无欢低笑一声,摇头道:“塞外民风彪悍,只要抢得到,守得住,便是自己的。素和明光…还算是客气的,至少知道先礼后兵。不过他原本就是要跟拓跋梁合作的,阿凌也不必放在心上。”楚凌摆摆手道:“行吧,反正我对和亲也没有兴趣。”君无欢无奈,“阿凌,你夫君我还活着。”

    楚凌笑吟吟道:“但是别人不知道啊,这两年不少人劝我改嫁呢。”神佑公主不仅地位尊贵,手握兵权。还掌握着凌霄商行的巨额财富,可以说是这天下最有权势的女子了。即便是在天启那样对女子苛刻的地方,垂涎神佑公主手中权势钱财的人也不在少数。

    君无欢作势恼怒,道:“谁这么大胆子?回头我派人杀了他们!”

    楚凌不由笑倒在他怀里,“要不你先帮我解决掉素和明光吧?”

    “好。”君无欢毫不犹豫地答道。

    楚凌吓了一跳,连忙道:“你别乱来,我开玩笑的。他也没做什么,就算真的闹大了,朝中那些老学究我也能弹压下来。”虽然知道如今君无欢的身体并不碍事,但是楚凌还是希望尽量避免跟决定高手交手,毕竟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君无欢握着她的手笑道:“担心我?”

    楚凌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你说呢?”

    君无欢叹息道:“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至于素和明光,此人还算是个君子,不会用什么阴谋诡计的。”不过,有的事情,该做还是要做的。

    楚凌有些惊讶,“你对这人评价竟然还不低?”

    君无欢笑道:“我若是恶意贬低他,岂不是跟南宫一样了?”想起南宫御月嘴里,几乎就没有听到他说过人好话,楚凌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君无欢道:“素和明光能力不凡,呼阑部虽然兵力不足但势力强悍不容小觑。原本我估计,若无意外十年之内素和明光当可一统漠北。不过如今他既然跟拓跋梁结盟,只怕…这个时间还要再往前推一些。拓跋梁这人野心勃勃,就是不知道最后是他占了素和明光的便宜,还是素和明光借了他的势了。”

    楚凌叹了口气,“看来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君无欢微微点头,“此人若是不出意外,必成一代雄主。”

    “……”想起那个捧着指环向自己求情的男子,楚凌眨了眨眼睛,没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