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03、弱水三千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眼看两人越打越厉害,楚凌扭头看向百里轻鸿道:“驸马,还是有劳你把那两位分开吧。”别打出个好歹来。这原本就是昭国公主府,两个客人打起来了也应该是身为主人的百里轻鸿出面料理。百里轻鸿也不多说什么,飞身上前直接插入了两个缠斗的人中间,手中长剑豁然出手一剑逼开了两人。可惜,那两人显然还没有打过瘾,虽然个子退了两三步但对视一眼之后立刻在一起迎向了对方,不约而同的将百里轻鸿抛到了一边。百里轻鸿一言不发,皱着眉头也加入了战团。

    楚凌有些头疼地扶额,拓跋明珠更是气得脸色铁青。斜了楚凌一眼道:“神佑公主觉得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因为公主毁了本宫好好的宴会吧。”这三人要真的打的天翻地覆,今天的宴会就不用举行了。楚凌倒是没什么歉意,心中暗道:“是那素和明光和南宫御月发疯,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过人家主人的面子还是要给一点的,楚凌随手拔出流月刀身形一跃毫不犹豫地朝着南宫御月而去。

    “笙笙,你做什么?!”南宫御月有些不高兴地道,他替笙笙出头呢,笙笙为什么还要打他?楚凌无语,心中暗道,难道你更想跟百里轻鸿打?

    楚凌带走了南宫御月,素和明光却被百里轻鸿拦了下来。两人见没得打了,倒也懒得挣扎双双停下了手来。南宫御月拍了拍自己如雪的一闪,睥睨地眼神扫过素和明光轻哼一声道:“笙笙,咱们走吧。”

    楚凌点点头,比起素和明光,南宫御月当然要算自己人了。更重要的是,楚凌着实是有些搞不清楚素和明光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跟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求婚,这位塞外狼主未免也太随性了一些。

    “公主留步。”身后,素和明光连忙道。楚凌回头看向他没有说话,南宫御月微微眯眼,“塞外狼主是吧?还是回关外去跟那些狼女玩儿吧。我们笙笙不是你可以肖想的。”素和明光也不生气,笑道:“南宫国师,公主似乎跟你也没有什么关系?你处处强出头是什么意思?愿不愿意,总该先听听公主怎么说。”南宫御月嗤笑一声,显然是在嘲笑素和明光不自量力,“笙笙,你说。”他当然知道,楚凌是绝对不会看中素和明光的。即便是现在明面上所有人都以为神佑公主驸马已经过世了,但是…君无欢那货怎么不真的过世呢?干掉素和明光肯定比干掉君无欢容易多了。南宫御月很是遗憾地在心中想着。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楚凌,其中拓跋明珠的眼神尤为紧张。在她看来,楚凌答应素和明光的求婚绝对是利大于弊。但是对于他们貊族来说却不是一个好消息。素和明光说是愿意归顺北晋,但他手中的数万铁骑貊族可是连根毛都摸不着。他若是想要反悔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一个妹妹着实是对他没有多大的牵制能力。

    楚凌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多谢狼主垂青,狼主乃是塞外雄主,一代天骄,本宫一介未亡人,实在是愧不敢当。”

    素和明光越过百里轻鸿走向楚凌,刚走了两步却又不百里轻鸿拦住了。素和明光皱了皱眉,倒也不勉强道:“我知道公主成过婚,不过我们塞上男儿并不在乎这个。只要公主愿意嫁给我,便是我族主母,绝不会有人敢因为公主的过往对你不敬的。”楚凌抬眼看向素和明光,发现那一双银灰色地眼眸中写满了诚恳和郑重,他竟然是认真的?

    “请容我拒绝。”这一次楚凌拒绝地干脆利落。

    素和明光微微皱眉,显然是对楚凌的决定十分不解,“为何?公主可是觉得我有什么地方不好?”南宫御月嗤笑一声,道:“你看看你一身黑乎乎的,笙笙这般美丽你哪里配得上了?也不怕将笙笙给吓到,本座若是你,就连面都不好意思在笙笙面前露出来。”看着南宫御月高傲的模样,楚凌心中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平心而论,素和明光绝对称不上是黑黝黝,只是肤色比不得天启人白皙罢了。相貌也是英挺深邃,别有一种豪迈和野性。总之是一个很有男人味的俊朗男人,虽然楚凌本身并不偏好这种模样的男子,但人审美多少还是共同的。即便是昧着良心,楚凌也说不出来素和明光丑这种话。

    楚凌淡然道:“并非狼主有什么不好,只是……”楚凌想了想,都:“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素和明光一愣,他的天启话虽然说得很不错,但是要理解这样一句显然不太白话的诗词却着实是为难他了。楚凌也不解释,只是他摇了摇头转身走了。素和明光被百里轻鸿拦着,自然也不可能立刻追上去,南宫御月对着他露出一个恶劣地笑容,转身悠悠然地跟了上去。不一会儿两人就消失在了竹林后面。

    素和明光还在思索着楚凌方才的话,他自然明白神佑公主是拒绝了他,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沮丧之色,反倒是问身边的百里轻鸿,“驸马是天启人?神佑公主方才说的是什么意思?”非常的不耻下问。

    百里轻鸿淡淡看了他一眼,神色有些复杂地道:“她说这辈子她只喜欢她的丈夫一个人,别人再好都没用。”

    “原来是这样啊。”素和明光若有所思,好一会儿方才道:“你们天启人真奇怪,说个话也要拐弯抹角地。不过,神佑公主念的句子真好听,我喜欢。”百里轻鸿心中暗道,“让一个女子当着这么多外人的表白才是奇怪吧?更何况,神佑公主说得已经很直白了,是你自己听不懂而已。”

    素和明光挑眉道:“公主真是个痴心的好女子,不愧是我看中的我族主母。”

    “狼主还不放弃?”拓跋明珠道。

    素和明光道:“公主只是拒绝我一次就放弃,岂不是显得我很没诚意。好相信,神佑公主会被我的诚心打动的。”

    拓跋明珠抽了抽嘴角,冷笑一声道:“希望狼主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呼阑部会尊一个天启女人为主母么?”呼阑部身处漠北,是比乌延部和勒叶部环境更加艰难的地方。尊狼为神,彪悍尚武。就算是别的部落女子也很难得到他们的认可,更何况是一个天启女人。在被貊族驱逐之后,天启在所有人的行踪就只有软弱无能这个印象了。

    素和明光毫不在意,打量了拓跋明珠一眼道:“神佑公主显然比昭国公主更厉害一些。而且,她的名字也很有趣。神佑、天神庇佑……她一定是狼神赐予我族的神女。”

    “……”这什么塞外狼主莫不是有病吧?

    另一边,南宫御月神色阴郁地打量着楚凌,楚凌有些不解地瞥了他一眼,“国师不是去见勒叶部王子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南宫御月不理会她的问题,道:“你当真那么喜欢君无欢?”楚凌挑眉,不解地道:“那是自然,不然我嫁给他做什么?”

    南宫御月冷哼一声道:“他有什么好?”

    楚凌道:“他什么都好啊。”除了身体不太好,楚凌是真挑不出来君无欢有哪儿不好的。不过南宫御月肯定不是这么看的,“病秧子,虚伪,奸诈,你眼睛是被什么东西糊住了么?!”楚凌无语,反正南宫御月看君无欢不顺眼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她早就习惯了。南宫御月却还没有完,语气讥讽地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肉麻!矫情!”

    楚凌道,“要不我换一句?”

    “你还想说什么?”南宫御月神色不善地道。

    楚凌笑眯眯地道:“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你……”南宫御月怒指着她咬牙道:“你是不是想气死我?!”楚凌没好气地道:“气死你我也继承不了你的白塔啊。南宫,你别总是拿这种事情闹腾,你知道没什么意义的。还不如好好想想你自己以后要怎么过,你总是这样…谁能放心得下?”

    南宫御月眼睛有些红,“你说我闹腾?!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认真的?”

    楚凌道:“你是不是认真的都没用啊,我既然选了君无欢就不会再考虑别的事情了。更不可能因为你是认真的,就跟你牵扯不清。那样对大家都不好,你觉得呢?”南宫御月眯眼道:“若是我杀了君无欢呢?”楚凌笑道:“那你就是我的杀夫仇人,你说呢?”

    南宫御月咬牙道:“总之,你就是不将我看在眼里是不是?我对你这么好!对你这么好!你……”

    刚跟人吹自己是红颜祸水的神佑公主几欲崩溃,我特么难道真是个红颜祸水?

    “算了,这事儿以后再说吧。”反正她跟南宫御月以后一个上京一个平京,几年也未必见得了一次。南宫御月幽幽地望了楚凌一眼,转身一纵身飞身离开了院子里。

    被抛下的楚凌:“……”

    昭国公主府的宴会十分热闹,比起宫里多少有些拘束地宫宴,公主府自然更加自由自在一些。宴会上,自然有不少人慕名前来跟她寒暄。不过大部分慕得并不是神佑公主这个名,而是拓跋兴业的亲传弟子,武安郡主这个名。目的自然是为了跟她切磋一二,楚凌也不拒绝。四五场打下来,在座的宾客看向她的神色倒是都亲热了许多。一些跟着父兄从关外来的少女更是对楚凌十分亲近。他们不参合上京的纷争,与天启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更多的是崇拜楚凌的实力,一起玩耍起来自然更加愉快一些。

    楚凌刚刚与关外某个部落的勇士比武结束,道了声承让便转身往人群的方向走去。坐在段云前面的勒叶部王子端起酒杯对楚凌笑道:“神佑公主果然英姿不凡,在下佩服。来,敬你一杯!”楚凌微微挑眉,也不推辞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周围的人纷纷喝彩叫好。

    勒叶王子也很是高兴,连道了几声好又自己干了一杯。

    不远处的人群之外,素和明光兴致勃勃地看着人群中的红衣女子道:“真好看,就想天上的太阳一样耀眼,对不对?”

    身边的侍从看了一眼,忍不住道:“狼主,那位公主…不是已经拒绝您了么?”所以,您老能不能别再折腾了?就这一会儿,连北晋皇都派人来探口风了。素和明光不以为然,“优秀的女子眼光总是要高一些的。被拒绝一次有什么打紧的?神佑公主的前夫的消息查到了么?”

    “查到了。”是从连忙道,“那位姓君,据说身前曾经是中原最有钱的富商。他过世之后,所有的遗产都留给了神佑公主,所以,神佑公主也非常的有钱。”人家公主有钱又有身份,天启更是富饶舒适的地方,为什么要嫁到他们呼阑部那种地方去吃苦?闻言,素和明光微微皱眉,“商人?公主喜欢像天启人那样弱小的男子?”

    是从道:“听说那位长离公子还是一位绝顶高手,便是昭国公主驸马和南宫国师,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只是身体有些不好,才英年早逝了。”天启男子也不见得都是弱者,那位百里驸马不就挺厉害地么?还有勒叶部那个…他们去年还在他手里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呢。

    素和明光不以为意,百里轻鸿和南宫御月是不错,不过他也未必就打不赢。摸着下巴,望着远处那红衣如火的女子,素和明光道:“既然如此,聘礼可要多准备一些,不能被人给比过去了啊。”

    “……”狼主您是认真的么?神佑公主的那位可是中原首富啊。您是打算将整个呼阑部都掏空了准备聘礼么?关键是,您这聘礼也不一定能送的出去啊。



    ------题外话------

    今天更新略少~么么哒~

    可怜的南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