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02、塞外狼主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和襄国公坐在一处安静一些的地方歇息,楚凌也没有说话,等到襄国公自己情绪平息了一些方才道:“舅舅,怎么样?”襄国公有些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不如晚辈稳得住,襄国公着实是有些不好意思。

    楚凌摇摇头含笑不语,襄国公侧首望了一眼不远处,这个方向正好可以看到段云等人所在的地方,“一会儿我还是先回去吧。”楚凌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道:“舅舅,您这是……”襄国公笑道:“这种场合,不方便。我留在这里反倒是不好。”

    楚凌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她原本也没有打算让段云和襄国公在昭国公主府父子相认,只是看着舅舅有些着急先带他来看一眼罢了。至少让舅舅确定那真的是段云,他才能放心。果然,襄国公见到段云,除了最初的时候有些难以自控,整个人都显得沉稳了许多,原本隐藏着的那几分焦躁也渐渐的平息了下来。楚凌点头道:“也好,您回去帮我看着嫣儿和霓裳几个,她们年纪小不懂事,您多费心。”襄国公叹了口气,摇头道:“你也不比他们大几岁。”

    说到此处,襄国公倒是有些愧疚了。这三年楚凌做什么几乎都没有瞒着他这个舅舅,甚至有些永嘉帝不知道的事情他都是知道的。只是这个外甥女表现的太过厉害,反倒是让人忽略了她其实还是个不满二十的姑娘而已。即便是男子在这个年纪也要被人说一声毛头小子,做什么也不能让人放心,更何况还是个姑娘。只是习惯了她的厉害强势,倒是忘了她会不会觉得辛苦,会不会累。

    楚凌笑道:“这怎么一样。”襄国公道:“有什么不一样?罢了,我会好好看着他们,不让他们在上京给你惹事地。”回去还要好好鞭策家里那些不成器的,所幸云儿虽然十几年不在家却是个成器的,总算是能帮着公主一些。

    “国师到!”一声高亢中带着几分惊慌的声音传来,引得众人都朝着院子门口侧目而视。楚凌不用看也知道,必然是南宫国师又在外面做了什么惊人之举。无论是上京的权贵,还是从外地来的宾客都有些好奇的看向正带着人漫步而来地南宫御月。脸上的神色倒是各不相同。上京的权贵们脸上不时戒备忌惮就是敬畏排斥,也有极少数女子露出几分迷恋之色,不过色相再迷人也还是自己的性命重要,身在上京的贵女们长年累月沐浴在南宫国师穷凶极恶的传闻中,早就生出了几分对美色的抗力。至于外族的宾客对南宫御月倒是没有那么畏惧,更多的是纯粹地好奇。

    南宫国师一袭白衣,冷若冰霜的卖相还是很能吸引人好感的。只是这副一看就像是天启人的容貌,在貊族这样普遍看低天启人的环境里未免有些奇怪。南宫御月扫了一眼花园中突然停下来听着自己的人,不紧不慢的轻哼了一声。所有人不由得一震,那明明并不响亮的哼声就仿佛是惊雷在自己耳边炸响一般。一些离得近的人脸色不由得一白,纷纷后退恨不得离南宫御月远远地。

    南宫御月也不看这些人,目标明确的朝着楚凌所在的方向而来。襄国公看了一眼楚凌,站起身来道:“公主,我先回去了。”楚凌点点头笑道:“舅舅去吧。”南宫御月走过来正好跟襄国公擦肩而过,满意地道:“不错,还是襄国公识趣。”

    楚凌无语,有些无奈地道:“国师无论到哪儿都是如此的引人注意。”南宫御月大摇大摆地在楚凌身边坐下,道:“笙笙这是不欢迎本座?”楚凌摇头,“不敢,国师有何指教?”南宫御月轻笑一声,道:“好几日没有见到本座,笙笙可有想念于我?”楚凌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以表情告诉他:你想太多了。

    南宫御月也不觉得生气,叹了口气道:“亏得本座还为笙笙担心,笙笙倒真是…一出手就是做大事的人啊。”

    楚凌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低眉喝着茶一边淡淡道:“我不明白国师说的是什么。”南宫御月笑道:“你可知道,拓跋梁刚派了冥狱追杀拓跋兴业。”

    “哦。”楚凌淡淡应道。南宫御月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你不担心么?”楚凌慢吞吞地道:“恕我直言,就算…国师亲自出手,想要追杀师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南宫御月倒也不逞强,大方地点头道:“不错,只要拓跋兴业离开上京,想要杀他难如登天。甚至就连想要找到他都不太可能,不过…如果他自己跑出来自投罗网呢?”楚凌轻笑一声道:“总得先找到师父再说吧?而且…师父他号称天下第一名将,也不是叫假的吧?”拓跋兴业并不是普通的武夫,他只是不愿意用那些阴谋诡计而已并不是不会。

    有些人看似愚忠,其实只是不愿意让那些阴暗的东西毁了自己的道而已。

    南宫御月道:“看来,笙笙是不看好冥狱了。”

    楚凌但笑不语,南宫御月懒洋洋地趴在桌上,笑看着楚凌问道:“那不知道笙笙还关不关心你那小师弟?”

    楚凌垂眸,轻叹了口气,道:“我没有师弟了。”拓跋赞早已经被放了,不过这两天倒是没有来找她的麻烦,甚至连个人影都没看到。有些好奇地抬眼看南宫御月,“今天,拓跋赞也来了?”南宫御月笑道:“拓跋赞虽然没有能耐,但是偏偏他手里捏着不少东西。这次算计拓跋兴业失败,拓跋梁怕是没什么耐心了。就看,他手里的那些东西,最后落到谁手里了。”

    “拓跋明珠感兴趣?”楚凌瞬间明白过来。南宫御月道:“拓跋梁在拉拢素和明光,拓跋明珠不会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她再怎么野心勃勃,终究是个女子,拓跋梁绝不会将皇位传给她的。况且,拓跋梁还年轻,只怕没打算这么早死给人让位。”楚凌点点头,“所以,呼阑部出现的正是适合。如果未来的素和皇后生下皇子,等皇子长大拓跋梁正好年事已高。不像现在这些年长的皇子…很容易让拓跋梁忌惮。”

    “笙笙见过素和明光么?他今天也来了。”南宫御月突然换了个话题问道。楚凌眨了下眼睛,摇头道:“没有,怎么?”南宫御月道:“笙笙最好小心点,素和明光号称塞外狼主,可不是省油的灯。”

    楚凌点头笑道:“多谢提醒。”

    “公子。”不远处,傅冷匆匆而来在南宫御月耳边低声道:“勒叶王子请见国师。”

    南宫御月微微蹙眉,楚凌道:“国师有事先请吧。”南宫御月有些遗憾地耸耸肩,“也罢,待本座见完了那小子在回来陪笙笙。”

    “……”

    送走了南宫御月,楚凌也不耐烦跟那些貊族权贵打交道,干脆坐在这里躲一个清静。只是这园子不大,今天人却不少,显然是清静不了。不一会儿功夫,便听到有人朝着这边过来吵吵嚷嚷地声音让楚凌微微皱眉。片刻后,就看到几个摇摇晃晃地声音走了过来。这几个人都长得人高马大,此时却满脸通红,眼神迷离,浑身散发着一股浓郁的酒味,显然都是喝醉了。

    见竹林边上坐着一个红衣女子,这几个人大约根本没看清楚人的模样或者根本不认识楚凌,就想要上前调戏。

    “咦?这是个南人姑娘?”一个青年男子努力睁大了眼睛想要辨认眼前的姑娘的模样。另一个稍微清晰一些笑道:“可不是么?不是说昭国公主讨厌南人么?怎么还有南人姑娘?”

    “呵呵,昭国公主那驸马还是个南人呢,这是哪门子的讨厌?”有人嘿嘿笑道,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东西,“你们说,昭国公主那般凶悍,怎么就非要找个南人做丈夫?那些软脚虾,哪里有我们塞外男儿威风?”

    “还能为什么…脸呗。”有人醉醺醺地道,“小美人儿,来,陪咱们喝杯酒。”

    楚凌微微皱眉,不想跟这些醉鬼纠缠,转身要走。

    那些人见她要走,立刻都围了上来。其中一人更是伸出手来要抓她,楚凌反手抓住那人的胳膊一拧,那人立刻发出一阵杀猪一般的嚎叫。旁边的人见状,不但不上前帮忙,反倒是笑做了一团。

    “你行不行啊?一个小娘子都对付不了。你若是对付不了,放着咱们来啊。”

    被楚凌抓住的人有苦说不出,只觉得一阵钻心地疼痛,连酒都醒了大半。这才看清楚了眼前的红衣女子,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武…武安、郡、郡主?!”

    楚凌放开他,淡淡道:“走吧。”

    那人连忙后退了几步,“多、多谢。”连忙就拉着同伴要走。貊族人确实看不起天启人,但是貊族人也尊敬强者,他们绝不是武安郡主的对手。只是,他醒了,跟他一起的人可没有醒,醉得最厉害的一个推开同伴就朝着楚凌扑了过去。楚凌身形一转临空抓住了那人,一百多斤的人竟然让她就这么抓在手中抡了一拳,砰的一声砸进了地里。

    那清醒一些的人抖了抖想要说话,却见楚凌抬眼对他笑了笑。他不由地抖了抖,一左一右拽起另外两个人就跑了。先跑出去找人比他自己带着几个醉鬼跟神佑公主磕要好一些。

    “嗷嗷嗷……”被砸在地上的人嗷嗷直叫。

    楚凌叹了口气,“真的不想在昭国公主府惹事啊。”拓跋明珠本来就看他不顺眼,在她家惹事她肯定拉偏架啊。随手扯下那人腰间的酒囊晃了晃,里面竟然装的满满的。楚凌满意地点点头,捏开那人的嘴直接将酒往他口中倒。那人险些被酒给呛死,迫不得已只能努力的吞咽着,不过片刻间满满得一酒囊酒就喝光了。整个人也就更晕了,连叫痛都忘了只能躺在地上眼神迷糊地望着眼前的人影。

    “好喝吗?”楚凌轻声问道。

    “喝…好、好喝……”

    楚凌点点头,“那你等着,我再给你拿点过来。”

    此处自然是没有酒的,倒是方才没喝完的茶还有大半壶。北晋的茶具不像天启做的十分精细小巧,楚凌走过去拎过桌上那半壶茶继续往那人嘴里倒。

    咕噜咕噜……

    “不…不、要了……”

    “呵呵。”一声轻笑从身后的竹林里出来,楚凌手下却没有听,继续慢悠悠地灌水,一边淡淡道:“素和首领看戏看够了。”

    一个高大的声音漫步从竹林里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银灰色短打劲装,却与中原的风格截然不同,带着一种粗犷豪迈之感。男子有一双银灰色的眼眸,面容英挺深邃,古铜色的肤色越发显得他面容锋利如刀刻。塞外部落无论男女多爱佩戴珠宝饰品,但这人除了脖子上挂着一串似是狼牙的项链,左手上带着一只金莲指环就什么都没有了。楚凌的目光落到了他的腰间,他的右手正扶着一柄挂在腰间的黑色的刀上。有些似雁翎刀,只是刀身略宽,黑色的刀身没有刀鞘,上面铭刻着复杂的花,让人不忍侧目。

    “好刀。”楚凌赞道。

    男子有些得意地抬起自己的刀笑道:“自然是好刀,听说神佑公主的流月刀也是一把好刀。”他的天启话说得十分不错,若不是那异于常人的从容只听声音说不定要以为他是个中原人。就算是在上京住了将近二十年的貊族人,大半天启话也没他说得好。而这位…据说是塞外距离中原最远地部落的首领。

    楚凌随手将手中茶壶抛开,也不去管地上那倒霉鬼,“狼主谬赞了。”

    男子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楚凌,“公主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楚凌笑道:“听闻狼主乃是塞外第一高手,今日公主府虽然群英聚集,但有狼主这般实力的人,想必也没有几个。”

    “好眼光。”男子道:“我素闻天启女子软弱无用,今日见到公主才知道传言误我。明光有一请求,还望公主成全。”最后一句说的十分斯文有礼,只是跟他这样豪迈霸气的外表略有些不符。楚凌眼皮一跳:莫不是真要跟她切磋?她现在的实力倒也不是不能跟他切磋,只是胜算实在是不大。

    “狼主请说。”

    只见男子身形一闪已经到了跟前,手里捧着他先前带在手上的指环到楚凌跟前,“我心慕公主,愿迎公主为我族狼妃。”

    “……”

    一道冷风呼啸而至,素和明光立刻侧身闪开同时右手一振那柄黑刀已经挡在了身前,稳稳地挡住了朝自己袭来的劲力。下一刻,就见一道白影朝着他扑了过去,素和明光眼睛一亮,“来得好!”手中黑刀飞转,两人便打成了一团。南宫御月神色冷厉,“素和明光,你找死!”

    素和明光也不示弱,“我向公主求亲,与你何干?”

    “……”南宫御月一言不发只是招式越发凌厉起来。素和明光也不是弱者,两人当下在竹林边打得天翻地覆。楚凌总算是回过神来,有些无语地扶额。这都是什么事儿?

    “公主可真是厉害啊。”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素和狼主刚到上京,不过一面之缘便对公主一见倾心。”拓跋明珠的脸色有些难看,呼阑部战力卓绝,素和明光更是实力深不可测。若事因为神佑公主而倒向了天启,后果不堪设想。

    跟在拓跋明珠身边的百里轻鸿看着楚凌微微蹙眉,却没有说话。

    楚凌淡然一笑道:“昭国公主谬赞了,世人总爱将错都怪到女子身上,除了什么事便说红颜祸水。只是…这祸水,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成的啊,您说是不是?”

    “你!”拓跋明珠咬牙,恨不得抓花楚凌那张年轻美丽的脸。冷笑一声,拓跋明珠道:“听说公主对长离公子一往情深,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应付狼主吧,素和明光和不是南宫御月,不是那么容易让你耍着玩的。”

    “……”我特么什么时候耍着南宫御月玩儿了?

    嫉妒的嘴脸真难看!



    ------题外话------

    嘤嘤,昨天似乎木有人对新人感兴趣~本文最后一个重要角色出场~嗷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