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01、小心眼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一回到府中,便遇到了迎面而来的襄国公。襄国公看着楚凌挑眉笑道:“公主果真是走到哪里,哪里都要热闹起来啊。”楚凌心知今天在茶楼的事情只怕已经传到了襄国公耳中,眨了眨眼睛给了他一个无辜的笑容,“舅舅,今天真不关我的事儿。”

    玉霓裳也连忙道:“是啊,表舅。都是因为我不好,不关公主的事。”说起这个玉霓裳还是有些愧疚,他们在上京处境本就不易,若不是她太不小心惹来贼人觊觎,也不会闹出今天的事情来。看着玉霓裳一脸诚恳的模样,襄国公险些被气乐了。

    这丫头莫不是以为,公主真的不想惹事儿,今天的事情还能闹得起来?不过,起因毕竟还是在玉霓裳,说是她的错倒也没错。小姑娘跟着公主混了两年性子都野了,是该受点教训。当下便沉着脸扫了玉霓裳一眼,“既然知道错了,还不回房思过?将你们玉家的家规,抄写十遍来给我。”玉霓裳可怜巴巴地望着襄国公一眼,见他一副铁面无私的模样,只得蔫哒哒地哦了一声,拎着自己的战利品走了。

    楚凌含笑看着襄国公,笑道:“舅舅,不过一点小事你何必吓她?”襄国公没好气地瞪了楚凌一眼,道:“对你来说是小事,对她来说却未必。我这是在教她,有多大本事惹多大的事儿。胡乱惹事自己解决不了会有杀身之祸的。”楚凌耸耸肩,拉着襄国公道:“舅舅跟我来,有件事情跟你说。”襄国公看了一眼趁着她们不注意溜去找玉霓裳的肖嫣儿,到底没说什么。只是拉回了自己的衣袖,轻咳了一声道:“有什么事情,好好说话。”楚凌心中暗笑,靠近襄国公耳边低语了几句。

    襄国公原本还想后退与楚凌拉开距离,虽然是舅甥但毕竟男女有别身份不同,这样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却不想楚凌一句话,就让他愣在了当场。

    “表哥也来上京了。”楚凌在他耳边低声道。襄国公半晌会不过神来,表哥?哪个表哥?这世上,真正能让神佑公主喊一声表哥的人其实并不多。唯有襄国公府的嫡长子段云,只是他十几年前在南下的途中失踪,所有人都以为一个小少年在这兵慌乱马的世道肯定是活不下去的,就连襄国公自己都是这么以为的。知道几年前神佑公主带给了他段云的消息,虽然也曾经接到过一封儿子写来问安的信,但襄国公总是有一种如在梦中的不确定感。这会儿听到楚凌的话,一时间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舅舅?”楚凌看着神色木然的襄国公,有些不解地道。段云回来了,舅舅难道不高兴么?难道还在生气当初段云离家出走的任性行为?不至于吧,这都过了这么多年了。

    襄国公这才回过神来却已经泪流满面,只是他是个很要面子的人,连忙背过身去道:“君公子回来了,你去见他吧,我还有事。”说着就转身要走。楚凌顿时懵了,连忙一把抓住转身就走地襄国公,“舅舅,你到底见不见他啊?”儿子回来了就这反映?这些年舅舅想念段云表哥什么的都是假的吧?该不会段云一见面就被舅舅打断腿吧?

    襄国公终于听明白楚凌的话了,头也不回道:“叫他滚回来,难不成还要我去见他。”楚凌偏着头打量着他仿佛落荒而逃的背影耸了耸肩。哭就哭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行吧,老人家要脸,理解!

    回到书房,果然看到君无欢已经坐在里面正在翻看着一本书。听到推门声,君无欢抬头笑看着她,“听说阿凌今天带着人大闹茶楼了?”楚凌一脸黑线,能不能不提这茬了?看她不高兴的模样,君无欢放下书卷起身,拉着她走到窗边坐下,柔声道:“这是怎么了?不高兴?”楚凌摇摇头,靠着他肩头笑道:“没有,很高兴。段云回来了。”

    “……”君无欢低头,看着她半晌不语。楚凌有些奇怪,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正对上长离公子幽深的眼眸。突然想起来,当初父皇还遗憾段云失踪不然就能将他招为驸马的事情。忍不住扑哧一笑,靠在他肩头闷笑道:“小心眼。”

    “嗯。”君无欢淡淡应道,半点也不觉得自己小心眼有什么不对。握着楚凌纤细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一边问道:“段云如今在勒叶部?”楚凌点点头,将遇到焉陀邑的事情说了一边。君无欢垂眸思索了半晌,方才道:“倒也不奇怪,如今大皇后俨然成了弃子,拓跋梁拉拢呼阑部,不仅是想要警告和打压大皇后的娘家,更是为了制衡。勒叶部原本就出了一位先皇的右皇后,如今又有一位大皇后,因为这个勒叶部这些年在关外隐隐有傲视各部之意。奈何前后两位皇后都不太争气,勒叶部怎么甘心等到别人上位之后,被被人踩在头上?”楚凌皱眉,“勒叶部不会打算跟拓跋梁做对吧?”那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的处境只怕就要尴尬了。

    君无欢摇摇头道:“那倒不会,这次勒叶部不是打算再送一个姑娘入宫么?虽然身份不如素和明光的亲妹子,但是有大皇后做靠山也未必就差呼阑部地公主什么。若是能先一步生下皇子,或者让呼阑部那位公主生不了皇子……”

    楚凌了然,“勒叶部这是想要拉拢焉陀家?毕竟比起焉陀家这样的北晋大族,勒叶部总归是外来的,只怕手段远不如焉陀家能用。他们想要焉陀家的支持?”君无欢道:“焉陀家若是不想谋逆,总要选一位皇子支持的。”楚凌叹了口气,喃喃道:“若事如此,拓跋梁立刻就会厌弃那位勒叶部的姑娘吧?”拓跋梁最讨厌的就是自己身边的人和敌人勾勾搭搭。而背靠着南宫御月的焉陀家自然就是他的敌人了。

    君无欢轻笑一声,“厌弃又能如何?他是能出兵灭了勒叶部还是将焉陀家满门抄斩?”若是再给拓跋梁二三十年时间,拓跋梁说不定真的能做到。但是现在,他还真没这个能力。拓跋梁能对拓跋兴业出手,是因为拓跋兴业一向不参与朝堂事,也没有什么利益相关的盟友身后更没有什么家族势力。但是焉陀家在北晋却是一个庞然大物。勒叶部就更不用说了,名义上说关外各部都臣服于北晋,但拓跋梁这个皇帝的话在关外各部到底好不好使,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甚至为了不让勒叶部太过不满,拓跋梁都不能把厌恶勒叶部女儿的态度表现的太明显了。

    “真惨。”楚凌啧了一声,淡淡道。君无欢低头看她,含笑道:“你父皇不也不遑多让。”所以,皇帝这个位置不是那么好做的。真正能够一言九鼎肆意妄为的皇帝有没有,肯定是有的。但是绝对不多,而且绝大多数的下场也不见得多好。楚凌闻言,不由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说拓跋梁呢,没让你吐槽我父皇。”虽然,作为一个皇帝,她那位父皇做实事有些…不太行就是了。君无欢笑道:“有感而发而已,我怎么会…咳咳,说岳父大人的坏话。”

    楚凌心中暗道,你嘴上是不会吐槽父皇,但是心里只怕也没有真当他是一回事儿。

    襄国公想要见段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段云如今虽然深受勒叶部首领重用,但他的外貌毕竟是个天启人。俗话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外族人来说也是一样的。只要段云稍有风吹草动,只怕就会引起勒叶部人的怀疑。

    这日,昭国公主府送来了请帖,说是昭国公主设宴招待远道而来的勒叶部使者,邀请神佑公主和襄国公一起去热闹热闹。如今勒叶部的首领是大皇后嫡亲弟弟,不过这次前来为拓跋梁贺寿的并不是首领,而是首领的嫡子也就是大皇后的侄子,拓跋明珠的表弟。跟他一起的自然就是将要被送入宫中的那位勒叶部的小公主,虽然是庶女,但是勒叶部首领派了嫡子亲自护送也说明了勒叶部对此事的重视。

    楚凌自然不会推拒,第二天中午便于襄国公一道带着人往昭国公主府去了。

    两人到了的时候昭国公主府早就已经宾客盈门热闹非凡。拓跋明珠特意装点了一番,整个人也显得神采奕奕半点也没有之前昏迷过去的苍白和虚弱。百里轻鸿跟她一起,带着三个孩子一起迎接客人。百里轻鸿性子素来冷淡,熟悉的人自然早就习惯了。不熟悉的人也不怎么将这位天启降将驸马放在眼里,倒也两厢安好。

    “天启神佑公主到!”

    公主府大门前,原本忙碌的人们齐齐看向大门口。果然看到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已经迎了上去。天启公主一袭红衣,妆容简单并没有珠翠环绕锦衣华服裹身,却依然给人一种高贵不可逼视的傲然气度。

    “那就是天启神佑公主?”刚要进门的一个挺拔男子听到声音也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楚凌,饶有兴致地问身边的人。身边的人连忙上前低声道:“回狼主,那正是天启那位公主殿下。”

    男子摸了摸英挺的下巴,道:“你说,她是不是比雪山上的红莲还美?”

    侍从忍不住看了看不远处正跟拓跋明珠夫妇说话的红衣女子一眼,心中暗道,听说这位公主已经成婚了,难不成狼主…正有些尴尬地想着该怎么回话,却听男子低笑了一声已经转身走进了公主府中。

    拓跋明珠今天装扮的格外华贵雍容,整个人看起来似乎也平和了许多。即便是面对着楚凌这样刚刚才发生过一些摩擦的绝色女子也表现出了主人应该有的待客之道。楚凌看多了拓跋明珠各种负面情绪爆棚地表情,骤然受到如此礼遇竟隐约有几分受宠若惊之感。只得感慨,看来拓跋明珠今天的心情确实是不错。

    正说话间,楚凌敏锐地察觉到门口方向一道锋利的视线落到了她的身上。待她抬头去看的时候,那地方却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楚凌微微蹙眉,旁边拓跋明珠已经开口道:“神佑公主,里面请吧。”楚凌收回了视线,微微点头道:“多谢,今天公主府似乎宾客不少,难道公主将来为陛下贺寿的宾客都请来了?”

    拓跋明珠道:“那倒没有,西秦王昨晚方才到上京,想必也是旅途劳顿便没有来。不过,乌延部的贺兰王子和呼阑部的狼主倒是都来了。”楚凌低眉浅笑道:“能见一见关外雄主,倒也是缘分。”

    一直没有开口的百里轻鸿突然道:“素和明光有塞外第一高手之称,素有与拓跋大将军一战之心,这次只怕要失望了。”

    楚凌挑了挑眉,含笑道:“那倒是不巧了。”

    拓跋明珠有些迟疑地看了百里轻鸿一眼,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吩咐管事引楚凌一行人入府。

    先前楚凌虽然也来过一次昭国公主府,但毕竟是有事也是来去匆匆。这一次倒是有了空闲,公主府中管事带着他们一路往里面走去,时不时出声介绍一些府中的景观。上京这些权贵的府邸多是当年天启权贵遗留下来的府邸,虽然许多被不懂风雅的人糟蹋了不少,但也有不少保留的不错的。昭国公主府就是其中之一,几乎完整的保留下来了当初府邸的风貌,只是细节处多了一些貊族人的风格,也很是有一番观赏的价值。

    襄国公走在楚凌身边,却有些神思不属。

    楚凌暗中扶住襄国公个手臂轻轻拍了拍,示意他不要着急。襄国公回过神来,也跟着点了点头。

    貊族人并不如天启那般总是男女只防,更何况他们也大都知道襄国公是这位公主殿下的亲舅舅,倒也没有人觉得楚凌这个动作有什么奇怪。管事领着一行人走到一处园子入口,方才道:“公主,各位宾客还请随意。先到的宾客此时都在园中了,公主若是…不喜欢与外族来往,可往左边走。上京许多南人夫人小姐们都在那边。”

    楚凌也不在意他话中的刻意区分,淡淡点头笑道:“多谢。”

    今天公主府人来人往,管事事情也不少自然不敢久留。朝楚凌一行人拱了拱手便转身离开了。襄国公扭头看了那人的背影一眼,轻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楚凌浅笑道:“不过人之常情,舅舅何必生气?”

    襄国公想了想,也只得黯然叹了口气道:“进去吧。”

    上京权贵之间的宴会自然没有天启的风雅,不过楚凌倒是觉得更有意思一些。一进去,果然变看到穿着各异的男男女女各自在园中玩耍,有摔跤切磋的,有比射箭地,还有干脆一群人坐在一起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总之是一片喧嚣热闹,半点也没有天启宴会上的拘束和规矩。要找到段云并不难,毕竟今天是昭国公主为自己亲表哥家设宴,勒叶部的客人自然就是绝对的主角。段云虽然只能算是勒叶部的家臣,但他算得上是勒叶部首领的看重的心腹,即便是拓跋明珠也要给他几分面子。

    襄国公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正在与人说话的段云,他虽然是天启人的模样却穿着一身关外部落的服饰,在人群中侃侃而谈半点也没有格格不入的感觉。仿佛他天生就是生在塞外的人一般。听他说话的是一个衣着华贵的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神色认真似乎对段云颇为倚重,并没有因为他是天启人而轻视他。

    “舅舅。”楚凌低声提醒襄国公不要冲动。

    襄国公飞快地眨了眨眼睛,微微点头道:“我知道。”他自然不会冲动,能亲眼看到儿子一眼他就觉得十分满足欢喜了。虽然十几年过去,但是只看到段云一眼,他就确定了这确实是他那走失了嫡长子。喉头动了动,襄国公觉得嗓子有点痛,低声道:“我有些不适,先找个地方歇歇吧。”再看下去,他真怕会露出马脚被人注意到。

    楚凌点头道:“那边比较安静,我陪舅舅过去。”

    人群中的段云突然顿了一下,回头看向楚凌和襄国公所在的地方。

    她身边的青年有些不解,顺着他的目光望过来道:“齐云说昨日见过神佑公主了,难道那位就是神佑公主?”

    段云垂眸,淡淡笑道:“不错,那位就是天启神佑公主。”

    青年不由赞叹,“果真是难得一见的绝色美人儿,更难得的是…不知道跟这位公主切磋一下到底谁胜胜负?”

    段云笑道:“王子若真是好奇,倒是可以试一试。”

    青年摇头,“还是罢了,若是赢了…没什么光彩的。若是输了……”若是输了,丢脸可就丢大了。

    段云道:“若是输给这位公主,倒也没什么丢脸地。”

    青年想了想,“也是,她毕竟是拓跋兴业的亲传弟子。输了,也不算丢人。”但是…多少还是有点没面子吧?所以,他还是不去找事儿了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