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00、肖嫣儿的毒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所有人都惊呆了,除了楚凌。当然,楚凌也不太好过。毕竟,只要是审美和心理正常个人就绝不会觉得那种长在人脸上一个一个的疱疹模样的东西好看的。事实上,楚凌也不由自主地浑身上下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肖嫣儿,楚凌不着痕迹地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看着那貊族男子手臂上还在不断往上扩散,片刻间就蔓延入袖口的东西,他旁边的两个男子更是忍不住脸色惨白的后退了几步。生怕伙伴身上那可怕的东西传染到了自己的身上。

    那貊族男子开始其实只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等他发现周围的人都用一种恐惧的眼神望着自己的时候方才注意到自己的双手。下一刻,惨叫声越发的高亢起来,几乎让整个茶楼都不由得震动了一下。

    胆子小的看客已经悄悄地起身往楼下溜去了,但是依然有不少人留了下来,只是尽量让自己和楚凌等人拉远离距离。这世上的人,大多数都还是热爱八卦的。

    “你…你这个妖女,你施了什么妖法?!”一个貊族男人壮着胆子颤声问道。突然之间一个身上就长满了这种恶心的东西,在这些人的理解中已经算得上是妖法了。肖嫣儿眨了眨眼睛,扭头看行楚凌有些委屈,“为什么他们总是叫我妖女。”显然,肖姑娘不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称呼了。楚凌看了一眼已经倒在地上还在不停哀嚎的人,心中暗道:其实我也想叫你妖女。面上却很是淡定,“人们对自己不了解的人和事,总是喜欢随意猜度的,不用理会。”

    肖嫣儿点点头,“哦。”再看了一眼地上的人,略带几分得意地道:“阿凌姐姐,你看我的药怎么样?这是我新配的哦。”她虽然这两年跟着阿凌姐姐吃香的喝辣的,但是并没有生疏了师父教的本事。等师父下次来看她,将这个给师父看,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不错。”楚凌面无表情地称赞道。玉霓裳已经溜到了楚凌身后,小声问道:“公主,我是不是惹祸了?”楚凌含笑拍拍她的手背笑道:“不是你惹祸了,是他们有眼无珠,自己找死。”不管玉霓裳是什么态度,这些人财眼开必然是要跟他们为难的。如果一定要说玉霓裳有什么错的话,那就是财不外露的道理她忘了。不过在楚凌眼中,这也算不得什么错。光明正大花钱买个东西,难道还要藏藏掖掖的不成?

    被无视的貊族人越发愤怒了,但是却忌惮肖嫣儿的手段并不敢上前。只好狠狠地甩下一句“你给我等着”,便双双落荒而逃,连自己的同伴都直接抛下了。不是他们无情无义,谁知道那玩意儿还会不会传染?会不会死人?伙伴再重要也没有自己的性命重要啊。

    肖嫣儿有些扫兴地望着空荡荡的楼梯口,“这就走了?无趣!”楼上留下来围观的人中有人忍不住道:“三位姑娘还是快走吧,那两个人只怕去叫人去了。”这里毕竟是上京皇城貊族人的地盘,那两个貊族人真的就这么认怂作罢?不存在的。

    果然,不过半刻钟楼下就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只听声音就知道来的人不少。靠着窗户的玉霓裳惊讶地叫道:“来了好多兵马,我们被包围了。”肖嫣儿眼睛蹭亮,期待地望着楚凌,“阿凌姐姐……”阿凌姐姐总是不让她试毒,但是毒这种东西不试又怎么能知道效果呢?现在可不正是个机会么?反正都是貊族人,试一试也没关系吧?楚凌淡定地放下茶杯,狠心地打破了肖嫣儿的期待,“不行。”

    “……”无视了肖嫣儿郁闷失望的眼神,楚凌站起身来走向窗口。若真让肖嫣儿试药,今儿这事就真的别想善了了。依然还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貊族人眼神怨毒地瞪着她们,“你们死定了!”

    心情不好地肖嫣儿翻了个白眼,毫不犹豫地踩了他一脚,“就算我们完了,你也好过不了。”她小毒仙的毒,这世上能解的没有几个。就算有,也不会一个普通的貊族人能请得到的。这人都惨到要抢劫勒索了,还会是什么有能耐的人么?

    楼梯上传来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一个身着盔甲的貊族将领带着人走了上来,身边跟着的正是方才跑下去的两个人。楚凌跟在拓跋兴业身边两年,自然分得清楚貊族将士的服饰等级区别。这人显然是驻守上京皇城的一个小头领。今天整个上京都加强了戒备和巡逻,这人想必是带着人在附近巡逻才能来的这么快,“什么人在这里闹事!”

    那将领上楼来扫了一眼楼上的众人,然后就将目光落到了楚凌三人这边,最后定在了躺在地上满身脓包的貊族男子身上。眼底不由得闪过了一丝厌恶,显然那人这副尊容,即便是能征善战地貊族将领也是难以忍受的。

    “大人,救命!救我啊!”那貊族男子看到自己人,立刻高声呼救。

    将领微微皱眉,上前了两步沉声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竟敢下毒害人!”这人显然比那几个市井男子要有见识得多。肖嫣儿有些不悦,皱眉道:“明明是他们想抢我们的东西,你怎么不说他们光天化日之下抢劫呢?”将领不悦地扫了那三个男子一眼,有些事情虽然大家斗明白,但是这种大庭广众的闹出来就有些不好看了。若是真抢着了也就罢了,偏偏还没成功反而被人家摆了一道。当着各国还有塞外各部落的人的面,总不能说你抢劫输了被人收拾了朝廷还要替你出头吧?貊族是强大,但是也还没有嚣张到那个份上。

    “大人,我们没有!她们污蔑,分明是这个妖女突然出手袭击我们!一定是她们图谋不轨!”其中一个男子倒是十分机敏,立刻道。

    肖嫣儿鼓着腮帮子狠狠地瞪着那男子,好不要脸!等回头本姑娘找机会再狠狠的收拾你!

    “你们,跟我走一趟!”那将领当机立断,不管是怎么回事,先把人带走再理论。一挥手,身后的几个士兵便上前想要将三人带走。围观的众人见状纷纷在心中同情起楚凌三人,好好的三个姑娘,落到貊族人手里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楚凌靠着桌子,单手拖着下巴悠然问道:“我若是不走呢?”

    “你!”将领微微皱眉,在这上京皇城中,嚣张的人他见过不少,但是这么嚣张的南人却是从来没见过的。不管这女人是什么身份,如此做派已经算是挑衅貊族的威信了。貊族人以少数的人统治者整个北方占绝大多数的天启人遗民,最不能容忍地便是天启人挑衅貊族的权威。因为一个如果不打压到底,就会接连不断的再出现第二个第三个。所以,貊族人对天启人的打压是从来都没有停止过的。

    “来人,将她们带走!”将领厉声道,如果先前还准备着先换个地方在处理这件事的话,现在他就是准备直接将这几个女人扔进大牢里了。

    玉霓裳机灵地躲到了楚凌和肖嫣儿背后,肖嫣儿兴致勃勃地撸起袖子准备打架。虽然阿凌姐姐不让她用毒,但是打架她其实也还是会一点点的。楚凌随手将她拽到一边,笑道:“宁都郡侯,看热闹有趣么?”众人都是一愣,片刻后一个人从另一边厢房的走廊里走了出来,正是宁都郡侯焉陀邑。焉陀家是貊族大族,焉陀邑身为焉陀家家主自然不会有人不认识。焉陀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神佑公主见笑了。”

    旁边的将领闻言,脸都青了。神佑公主是谁?就算不知道武安郡主总是知道的吧?难怪这么大的胆子挑衅貊族人,果然是…来历非凡啊。

    焉陀邑也不问发生了什么事,直接吩咐道:“将这几个人带回去,好好问问。”那将领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拱手道:“是。只是……”有些迟疑地看了一眼地上那倒霉鬼,这人真的能随便碰么?

    焉陀邑含笑看向肖嫣儿道:“他们不懂事得罪了姑娘,还请姑娘勿怪。不知能否见赐解药?”肖嫣儿眨了眨眼睛,在她的影像中貊族人除了南宫御月那种蛇精病,就大都是嚣张又粗鲁的武夫,倒是很少看到这样斯文有礼的人。侧首看了看楚凌,楚凌含笑对她点了点头,肖嫣儿这才有些悻悻地踩了那人一脚,在对方张口想要叫的时候将一颗药丸弹进了他的口中。肖嫣儿的毒发作的快,解药药效也是极快的。吞下解药不过片刻,就见那人脸上的脓包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了下去,虽然依然很是难看,但是却不再痛痒难耐了。肖嫣儿道:“三天后就好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所以人看向肖嫣儿的眼神更加畏惧了,这位肖姑娘看着乖巧可爱,比起那位神佑公主要无害多了。没想到……

    焉陀邑仿佛没看见这些,只是含笑对肖嫣儿点了点头,侧首看向楚凌,“此处人多口杂,公主若是不嫌弃,不如入内坐坐?”楚凌挑眉,“宁都郡侯怎么会在这种地方?”不是她多疑,这茶楼貊族人明显很少踏足的。焉陀邑却出现在这里,还正好碰上她们遇到这种事情?

    焉陀邑摸了摸鼻子,笑道:“在下也是应人之邀,恰好才听了个热闹。那人说不定公主也认识,不如赏脸一起进去喝杯茶?”所以,他真的不是故意在这里看神佑公主热闹的。谁知道,出来见个人竟然也能遇到这种事情?可见上京着实是有些小啊。

    楚凌确实有些好奇焉陀邑在这种地方见的人会是谁?能在茶楼这样的地方见面说明不是见不得人的,但是能约在这种地方也说明了对方跟焉陀邑的关系应该也没有多么的深厚。

    跟着焉陀邑走进厢房,只见里面坐着一个一身布衣的青年男子。对方听到推门声,抬头看向门口正好越过了焉陀邑看到了楚凌,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淡淡地笑意。

    “神佑公主,别来无恙?”男子含笑道。

    楚凌眨了眨眼睛,在焉陀邑的目光落到她身上的一瞬间便回过神来,点头笑道:“齐公子?”

    焉陀邑看了看两人,挑眉道:“看来两位果然认识?没想到,公主竟然会跟段公子相识,想必也是一段有趣的缘分。”那青年不是旁人,正是已经有几年没有见过面了的段云。段云去了塞外之后虽然偶尔有消息传来,但是楚凌能得到他的消息其实并不多,只是知道他化名齐云,花费了不少时间,顺利的接近了勒叶部的首领,这两年在勒叶部也颇受重用。倒是没有想过,竟然会在这里见到他。

    段云看了一眼,淡淡道:“原来焉陀家主一直在怀疑在下?”

    焉陀邑摇头笑道:“哪里,在下只是有些好奇,齐公子远在塞外怎么会认识公主罢了。在下记得公主从未去过塞外吧?”

    段云淡然道:“自然是远走关外前认识的,公主对齐某有救命之恩,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是天启公主罢了。”这话倒不是假的,刚认识楚凌的时候,段云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是天启公主,是自己的表妹。不过现在,段云却觉得这个着实不错。

    焉陀邑笑道:“原来如此,那倒是巧了。既然如此有缘,合该坐下来一起喝一杯。”只是到底有没有相信段云的话,却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楚凌看看两人道:“齐公子与宁都郡侯应该不是只是为了喝茶吧?我会不会耽误了两位的时间?”焉陀邑笑道:“怎么会?时间还早就算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慢慢聊才是。”段云微微点头道:“焉陀家主说得是,我等刚到上京,还有的是时间。”

    两人都如此说,楚凌自然也不好再推拒,只得坐了下来。

    楚凌自问跟焉陀邑其实也不俗,焉陀邑对她大概也不怎么熟悉,最多因为南宫御月多了几分了解罢了。于是三个互相不熟或者假装不熟的人坐在一起,多少还是有些尴尬的。焉陀邑一边说话,一边打量着楚凌。他其实很早就想亲自见见这位神佑公主了,因为他很想知道这位公主殿下到底是哪来的本事让他家那个心狠手辣的弟弟如此痴迷。不过想起这两天暗地里流传的消息,焉陀邑倒是觉得不必多想了。就凭这位公主殿下的胆大妄为,就足以入南宫御月的眼了。

    虽然宫宴那晚的事情被拓跋梁给掩盖住了,但是却瞒不住他们这些消息灵通的人家。皇帝陛下觊觎人家神佑公主的美貌却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没占到半分便宜被人收拾的没脸见人不说,就连关在天牢里的拓跋兴业都被人假扮冥狱的人放跑了。暗中与拓跋梁不对付的人自然在心里笑开了花。就算是拓跋梁自己的人也没有脸面因为这件事去找神佑公主的麻烦。因此,这两天皇帝陛下以下的一帮子人都是格外的低调。

    对于焉陀邑来说,神佑公主就走了拓跋兴业也是一桩好事。他跟拓跋梁不同,他是真的相信拓跋兴业不会有异心也不会参与权势争夺地。或许这也是一种旁观者清?拓跋兴业毕竟是北晋第一名将,不管他还在不在朝堂上,只要他还活着对北晋来说就是价值也有好处的事情。焉陀邑自问,如果他是神佑公主的话,他只怕是绝对不会出手救拓跋兴业的。从这一点说,这位公主殿下倒是难得的重情重义了。

    楚凌自然察觉了焉陀邑打量的目光,也不退避大方地抬头与焉陀邑对视。

    焉陀邑有些歉然地对她一笑,道:“公主若是先来无事,不妨去白塔坐坐。国师想必会很欢迎公主的。”

    楚凌含笑谢过,心中暗道:“我倒是不怕去白塔,只怕是有人要坐立不安了。”

    “北晋皇应当不会希望国师与天启人太多接触才是吧?”楚凌道。

    焉陀邑苦笑道:“上京只怕也没有几个人不知道国师与公主交情匪浅了。刻意避讳,反倒是显得欲盖弥彰。”若非如此,那晚拓跋梁想要对神佑公主下手,为什么要先一步调走南宫御月?若不是南宫御月回来听说拓跋梁在神佑公主手里吃了大亏,只怕这件事还没这么容易了解。想起那日南宫御月听说拓跋梁的遭遇之后那毫无忌惮的狂笑,焉陀邑就觉得一阵头疼。总觉得这个弟弟,为了神佑公主说不定哪天在战场上都能临阵倒戈。

    “……”不,我跟你们家国师真的没什么交情。楚凌心中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