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97、今生不再相见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赞已经被关了好几天了,从最初的气急败坏到后来渐渐地安静了下来,倒是有几分认命了的意味。拓跋赞不是没有想过逃出去,他有武功,有属下,有身份,只要能逃出这个地方他们就在别想再抓住他了。但是…他甚至根本就不知道他被关在了什么地方。那日,在和他那位前任师姐不欢而散之后,他就直接被人丢尽了这么一个黑黝黝的房间里。整个房间完全不透光,就连窗户都没有一个。最初拓跋赞怀疑他们是想要闷死他。但是他并没有任何憋气的感觉,每天有人从墙边一处小孔送饭进来。但即便趁着送饭的机会透过那个小孔往外看,他看到的依然是一片幽暗,他怀疑自己是被关在了某处不知名的底下密室里。

    拓跋赞有些愤怒,又有些沮丧,觉得不用说先前费尽了心思的谋划肯定是不成了。过了这么多天,外面不知道已经变成什么模样了。想到自己辛辛苦苦一番谋划被人破坏,还失去了拓跋兴业这颗大树,拓跋赞就暴躁的想要杀人。同时,心中也隐隐有些羡慕嫉妒恨。他以为当初他那师姐拜拓跋兴业为师只是迫于情势或者干脆就是居心叵测,没先到她竟然真的对拓跋兴业那么好!她就不怕天启那些朝臣对她心生不满么?也没见她对他这个师弟有多好!

    外面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楚凌站在牢房门口神色淡然的看着他。拓跋赞咬牙,“你总算是来了!”楚凌微微挑眉,“怎么?很想我?咱俩现在这个身份,你就不怕我是来杀你的么?”拓跋赞冷哼一声道:“你杀啊,反正都落到你手里了,要杀要剐还不是你说了算?”楚凌耸耸肩,懒得跟他说话,“出来。”人都是有亲疏远近的,楚凌心中承认的光明正大。比起拓跋兴业这个师父,拓跋赞这个师弟在她心里却是没有那么重要。就像是,比起天启那些与她一起奋斗的人,貊族那些与她有交情的人也没有那么重要一样。她没有求全之心,也并非无情,只是更明白自己该做的抉择。若是一味的以为自己能够天下大同,靠着所谓的友情爱情亲情就让全天下人化干戈为玉帛,莫不是疯了?

    拓跋赞也不怕她对自己不利,挑了挑眉当真走了出去。

    等到出了房间他才发现,自己原来并不是被关在地下密室里。而是因为在送饭的入口处还有一道墙,自己所住的地方只是一个大宅子里面其中一间不起眼的房间。这是典型的天启人的寨子,重重叠叠,曲折蜿蜒,拓跋赞即便是从小在宫中长大,偶尔在地方都容易迷路。他讨厌这种房子,拓跋赞每年都会出关,所以他这一辈子虽然绝大多数时间都生活在上京,但是他觉得自己其实更喜欢关外。可惜,关外没有中原的锦绣江山,富饶良田。

    楚凌漫步走在前面,穿过一段走廊又穿过了几个房间才来到了一个状似花厅的地方。拓跋赞跟在楚凌身后,往四周望去,有些失望的发现楚凌带着他全程都是走在房间里面。所有的窗户都被紧锁着,别说是看外面的景致他就连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都分不太清楚。

    楚凌在花厅外面占住了脚步,拓跋赞抬头就看到坐在一边的君无欢。眼神不由得一缩,他当然记得这个人,虽然打扮的不太一样但是那日在君无欢手里吃了那么大的亏,他自然不会轻易忘记。原本他以为自己有拓跋兴业和坚昆两大高手教导,武功就算不如楚凌应该也差不到哪儿去,却没有想到在君无欢手下几乎没有半点反抗能力。

    拓跋赞忘了,楚凌有今天的实力并不仅仅是因为拓跋兴业的教导。而是那两年几乎不间断的不断挑战高手磨砺自身的缘故也占了大半。楚凌的实战经验绝对是他这个以尚武著称的貊族皇子望尘莫及的。拓跋赞这几年都只是自己私底下暗暗的练功,自觉进境非凡,实际上如何却不好说了。所以说,闭门造车要不得啊。

    “有人要见你,进去吧。”楚凌指了指花厅里间道。

    拓跋赞有些茫然地皱眉,显然是不太明白这个时候这种地方到底会有谁特意等着要见他。楚凌见他不动,直接伸手将他推了进去,“别怕,死不了的。”

    “……”

    楚凌并没有进去参与这一场曾经的师徒会面,而是走到君无欢身边坐了下来。君无欢目光定定地望着她并没有开口,楚凌却突然觉得有点心虚起来了。抬眼看了君无欢一眼,正好望进了他也正定定望着自己的眼眸不由得一怔。君无欢轻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道:“阿凌可愿意说说,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楚凌在心中哀叹一声,该来的跑不了。便将今晚的事情从头到尾仔细说了一遍,反正不管她说不说君无欢如果想要知道的话,也还是能查得出来的,到时候只怕会更加不高兴。

    虽然如此,楚凌还是记得替祝摇红说几句好话,“她这也是迫不得已的,而且我确实没什么事,你就别生气了。”

    君无欢微微皱眉道:“没事?若是被冥狱的人看出破绽,阿凌可有把握能顺利出宫?”

    楚凌无言,冥狱的人如果单个出手她当然都不怕。但问题是那些人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单打独斗,每一次动手都是一窝蜂的涌上来。若真的识破了,还真是有点麻烦。眨了眨眼睛,楚凌笑道:“应该…可以的吧?”君无欢是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道:“阿凌倒是好心。”楚凌有些无奈,拉着君无欢的手道:“这事儿虽然是她提议的,但是也是我自己答应的,她并没有强迫算计我,更没有瞒着我直接就做了。而且……”

    君无欢摇摇头道:“我明白阿凌的意思,不用担心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楚凌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这次的事情还算顺利,而且我也狠狠的出了一口气!”想起拓跋梁的惨状,楚凌就觉得心中十分舒坦。想必至少在寿宴之前,拓跋梁是不会在亲自出面跟她为难了,甚至连早朝都不一定上得了。毕竟,皇帝都是要脸的。看着她脸上古怪又幸灾乐祸的笑容,君无欢也知道阿凌只怕是对拓跋梁做了一些不太美好的事情。不过他并不在乎拓跋梁怎么样,只要阿凌没事就好。

    拓跋兴业和拓跋赞这一番见面花了不少时间,楚凌和君无欢足足瞪了将近一个时辰方才看到拓跋赞垂头丧气的从里面出来。抬眼看了一眼楚凌和君无欢,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楚凌也能感觉到他的愤怒和沮丧。楚凌微微挑眉,看着他道:“再过一天,你就可以离开了。”到时候,师父也已经离开上京了。只要师父离开上京,楚凌相信无论是谁想要抓住他都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拓跋赞冷笑一声道:“神佑公主果然厉害,什么都不用做就废了北晋一员名将。”

    楚凌有些茫然,不解拓跋赞的怨气是从何而来,“就算我什么都不做,你们也是要毁了他的。别告诉我,就算师父留在上京以后还会有上阵杀敌的机会。既然如此,他走了和被你们害死了,对你们来说有什么区别?阿赞,我不想管你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但是…看在他教导过你一些的份上,做个人吧?”

    拓跋赞愤怒地瞪着楚凌道:“我不是畜生!我没想杀他!”

    楚凌点头道:“是啊,你只想用他与拓跋梁交换利益,最好的结果是他能将手中的兵权交给你。”话音未落,就看到拓跋赞眼底闪过一丝狠意。如果不是他再三试探,拓跋兴业都不愿意将兵权交给他,他又何必跟拓跋梁合作?她以为跟拓跋梁那种老狐狸合作很舒服么?

    如果换了是他的亲传弟子…如果曲笙不是天启公主而是一个普通的貊族人,哪怕是女子只怕拓跋兴业也会毫不犹豫地将兵权交给她吧?说到底,不过是看不上他罢了。拓跋兴业什么时候将他当成徒弟了?想起自己方才在里面再三恳求,拓跋兴业依然不为所动。再想想拓跋兴业先前因为曲笙受了多少风言风语却依然对这个弟子一如既往,拓跋赞半点都不觉得自己如今的作为有什么问题。

    只看他的神色,楚凌就知道拓跋赞在想什么。沉默了半晌却觉得自己无话可说,有些意兴阑珊地摆摆手道:“罢了,既然师父要走了,我也答应了他放了你,以后…你也好自为之的。”他们本就是敌对,甚至楚凌和拓跋赞算起来还有杀父之仇。若是再叙什么师姐弟情谊未免有些可笑,“来人,带他回去。二十四个时辰之后再放他走。”

    两个穿着灰衣的男子从另一边的房间走了出来,一左一右拉着拓跋赞往回走去,“是,公主。”

    拓跋赞被拉着走到门口,突然回头看着楚凌道:“师姐,你是不是根本不相信我能做成什么大事?”楚凌微微蹙眉,问道:“在你心中,什么样的事情才算是大事?”拓跋赞笑道:“大概…像是拓跋梁那样吧?”楚凌沉默,她很想说如果你是想要效仿拓跋梁的话,那么你可能真的做不到。

    “阿赞,权力有时候可能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有趣。你觉得…你现在比从前还是皇子的时候更开心么?”楚凌问道。

    拓跋赞脸色微变,沉默不语。

    楚凌道:“想要获得权力并不是什么错,真正可怕的是,为了权力而将自己变成了孤家寡人。拓跋罗即便是双腿残废了,也依然有个兄弟不离不弃,你可想过,如果有一天你落难了,你有什么?阿赞,我刚京城几天,甚至都不知道你失踪了。因为…没有一个故人跟我说起你。”

    好一会儿,才听到拓跋赞冷笑一声道:“我不稀罕!你休想让我再跟在拓跋罗和拓跋胤身后做个跟班。”

    楚凌不再说话,拓跋赞也不想再说扭头主动走了出去。

    房间里一片寂静,许久不见有人说话的声音。

    拓跋罗多年来一直照顾拓跋赞不能说完全没有私心,但是肯定还是感情得多一些的。毕竟,若不是拓跋赞突然被先帝塞给了拓跋兴业,之后又因缘际会得到了先帝隐藏的势力,拓跋赞对拓跋罗来说真的没有什么用处。至于拓跋胤,哪怕真的有用处想要让他为了那些事情故意对一个人好只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君无欢安慰拍拍楚凌的手背道:“不必多想,既然身在皇室,想往上走也是自然的事情。”只是很多人都没有机会而已,拓跋赞突然有了这天上掉下来的机会难免会做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事情。他还太年轻,身边又没有人提点,走到如今君无欢倒是不觉得奇怪了。

    楚凌点了点头,道:“就这样吧。”

    之后两人便一起送拓跋兴业出城了。出城的时候,拓跋兴业的神色有些黯然,显然心情也不见得好。多年辛劳,鞠躬尽瘁,最后换来的却是黯然归去的结果,无论是谁心情都不会有多好的。唯一只得庆幸的大概就是对拓跋兴业下手的并不是先皇而是拓跋梁。这一对君臣,也算是善始善终了。

    城外一处通向关外方向的小路上,楚凌将一个包裹递给了拓跋兴业,随之一起的还有拓跋兴业惯用的兵器。

    “师父,保重。”楚凌轻声道。

    拓跋兴业接过来,看着楚凌沉声道:“不必如此,我此去关外也算是心想事成了。”他平生的追求从未变过,从少年时起就努力的追求武道巅峰,这段名将生涯反倒是更像个意外。拓跋兴业从来不求名垂青史,这将近二十多年的时间对他来说其实是一种耽误。他最好的年纪,都花费在了战场上。如果用来追求武道,说不定早已经登峰造极别有新天地了。

    “倒是你……”拓跋兴业道:“前路坎坷,只盼你我师徒今生不再相见。”

    听着他低沉的声音,楚凌眼睛不由得一红,一行泪水终于忍不住滑落了眼眶。君无欢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眼神微闪却并没有过来只是沉默的看着。楚凌自然明白,师父说的今生不再相见是什么意思。若是再见…必定是在战场上。而且,他们必然是站在对立面的,她师父终究是个貊族人。

    而拓跋兴业既然许下了不再入关的誓言,必然不会轻易毁诺。若有朝一日拓跋兴业入关,必然是抱着必死之心而来,那时候只怕是貊族真正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了。

    “师父,抱歉。”楚凌垂眸,轻声道。

    拓跋兴业洒脱一笑,坚毅英武却已经带了几分岁月痕迹的中年男人,此时却仿佛多了几分世外之人的洒脱傲然。与曾经在上京的貊族第一名将的威严截然不同。拓跋兴业伸手,轻轻拍了拍楚凌的头顶,仿佛是在安慰一个哭啼撒娇的小女儿,“你虽不能继承我的衣钵,但能收下神佑公主为徒,必定是老夫这一生最大的成就。”

    楚凌忍不住破涕为笑,“能成为拓跋兴业的弟子,也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骄傲。”

    两人对视一笑,原本那些阻隔在师徒之间的一切似乎都在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师父,保重。”楚凌上前一步伸手抱了抱拓跋兴业。

    拓跋兴业抬手拍拍她的背心道:“回去吧,不必再送。”说罢,转身往路边停着的马儿走去。

    只是,刚走了几步拓跋兴业就停了下来。因为不知何时,在小路的尽头山坡上站着一个人。

    来人身形修长挺拔,面容俊美却神情淡漠。黎明前夜色依然幽暗,他手里的剑却依然湛然生光。

    “拓跋大将军,这就要走么?”他淡淡地开口道。

    拓跋兴业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年轻人,让开吧。”拓跋兴业并没有着急,甚至连拔刀的动作都没有。来人虽然是个绝顶高手,但是对拓跋兴业来说还不具备威胁。或者说,若是单打独斗,这世上几乎没有真正能威胁到拓跋兴业性命的人。君无欢或许算一个,但他毕竟还年轻身体也有隐患,胜算并不大。

    对方也并不着急,“我确实不是大将军的对手,不过拖上一时半刻,想必不是问题。”

    拓跋兴业还没说话,之间眼前人影一闪,君无欢已经落到了两人中间。君无欢微微侧首,道:“拓跋前辈,你先走,保重。”

    拓跋兴业看了看君无欢,也没有多说什么竟然当真就往前走去。他走得不快不慢,似乎也不着急赶路。山坡上的人冷哼一声,手中长剑划破了夜色凌厉无匹的朝着拓跋兴业背后刺去。下一刻,只觉身侧冷风袭来,他立刻侧身避开,一把长剑已经刺到了他跟前。两人飞快地过了十来招方才各自推开。而这片刻的功夫,拓跋兴业已经坐上了停在路边的马儿,策马远去只剩下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了。

    楚凌没有去看君无欢和那人,目光平静地望着拓跋兴业远去的背影。

    “师父,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