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95、被陷害了!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襄国公看着跟前空荡荡的位置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公主出去已经快半个时辰还没有回来。旁边的玉霓裳也觉得有些不对,低声向襄国公道:“国公,公主怎么还没回来?”襄国公不动声色,沉声道:“先别急,再等等。”再等一会儿,如果公主还没有回来,他们就要必须要去找人了,“公主实力非凡,想必是不耐烦殿中喧闹,在外面多坐了一会儿。”

    玉霓裳点了点头,看了看楚凌空着的位置依然有些掩不住的担心。

    对面,南宫御月也在听着楚凌的位置出身。正想要起身,一个人从后面快步上前来,低声道:“国师,太后有请。”

    南宫御月蹙眉,有些不悦地道:“这个时候,太后怎么会召见本座?”那人是太后跟前得力的管事,倒是不至于如寻常人一般畏惧南宫御月如虎,低声道:“有人来报,冥狱的人出现在了城外的庄子,似有不轨。冥狱这两年权力日盛,太后只怕寻常人压不住他们。才命属下前来禀告国师。”

    南宫御月面色微沉,城外的庄子里隐藏着焉陀家的重要力量,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后果严重。想了想,南宫御月站起身来对傅冷道:“去跟焉陀邑说一声,本座先走一步。”傅冷点头称是,转身朝着焉陀邑所在的方向而去。正在跟人说话的焉陀邑闻言微微楞了一下,有些不解,“有事先走便是,跟我说什么?”这个弟弟什么时候这么拿他这个哥哥当一会儿事了?有事要走竟然还能提前禀告他一声?焉陀邑一瞬间觉得受宠若惊。

    傅冷看了一眼对面,低声道:“神佑公主。”

    焉陀邑顿时反应过来,点点头道:“行了,我知道了。这世上,心慕他的女人多得是,他偏偏盯着神佑公主做什么?人家什么时候正眼看他了?我看都是那些姑娘将他给惯坏了。”就是那张脸太惹人了,所以难得遇到一个不正眼看他的女人就觉得新奇了,这种行为俗称为犯贱。傅冷表示不敢非议公子,拱了拱手转身告退了。

    一直到宴会将要结束,楚凌依然没有回来,襄国公再也坐不住了起身走了出去。刚走出大殿不远,就见祝摇红带着人慢悠悠的走了过来。襄国公对祝摇红并不熟悉,也无意多加理会。倒是祝摇红主动叫住了他,“可是襄国公?”襄国公脚下一顿,拱手道:“瑶妃娘娘。”襄国公对祝摇红并没有什么好感,毕竟祝摇红一看就是天启人却成为了拓跋梁的妃子,而且还是宠妃。任何一个天启臣子看到了只怕也会觉得心情有些复杂。

    祝摇红微笑道:“襄国公可是要寻神佑公主?”

    襄国公想起来,方才这瑶妃似乎是跟公主一前一后一起出去的。微微皱眉道:“瑶妃娘娘知道公主去向?”祝摇红道:“方才我与公主在花园里叙了一会儿旧,不过公主突然说想起来有要事要回去找人商谈,便匆匆走了。看方向,似乎是出宫去了。我独自一人也是无趣,就先回来了。”

    “公主出宫了?”襄国公怀疑地看着祝摇红道,按理说今晚是为公主特意举办的接风宴,除非是十万火急的事情否则公主不可能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先一步离开才是。

    祝摇红笑道:“襄国公若是不信,不如去宫门口问问守卫公主是否出宫了。对了,公主还请我向陛下致歉,我这便不耽误时间了,先行一步。”襄国公眉头深锁,却也不好多问,只得拱手目送祝摇红离开了。

    “国公,怎么办?”跟在襄国公身后出来的玉霓裳有些担心地问道。她一眼就觉得那个什么瑶妃不像是好人。襄国公思索了片刻,沉声道:“我先留下,你和是思北先行出宫,顺便问问宫门口的守卫。如果回去之后公主不在府中,立刻将这事告诉云公子或者肖姑娘,他们知道该怎么处理。”玉霓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事情会交给两个大夫来处理,却也没有多问只是郑重地点点头,和襄国公一起转身回大殿里去了。

    两人回到大殿中,却发现拓跋梁已经先一步退席了。不仅拓跋梁走了,就连祝摇红也跟着走了。玉霓裳皱眉,低声道:“北晋皇怎么不见了?”旁边的拓跋明珠轻哼一声道:“不过是个公主的接风宴,父皇亲自出席已经是给了神佑公主面子了。”襄国公默然,确实,无论是什么宴会皇帝都没有从头坐到尾的道理,除非是他自己有这个兴趣。便是在天启,宫中的宴会永嘉帝也多是坐到一半便走了。如今宴会已经过了大半,拓跋梁离开也并不失礼。

    对着玉霓裳使了个眼色,玉霓裳也不跟拓跋明珠争执,拉着冯思北就往外面走去。

    此时的楚凌正悠然地坐在北晋皇宫中某处隐秘的宫殿中,一边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果子,一边听着外面传来的对话声。拓跋梁来的显然比她预料的快,跟着一起来的还有祝摇红。此时拓跋梁正在哄着祝摇红,话里的意思不外乎不管怎么样,我最喜欢的还是你这一类的。楚凌心中嗤笑,别说祝摇红压根不喜欢拓跋梁,就算是真的喜欢了,拓跋梁敢生出这种心思还让祝摇红当拉皮条的,祝摇红不弄死他才怪。

    果然,外面传来祝摇红冷冰冰的声音,“陛下不必跟我说这些,只要记得你的承诺就是了。”

    拓跋梁看着眼前神色淡漠的祝摇红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生性冷酷无情,虽然外表看起来并不冷漠但是自己骗不了自己,除了这高高在上的皇位他没在乎过什么。唯独对眼前的女子,是确实有几分在乎的。这份在乎,或许从当年攻入上京的时候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但是那时候的拓跋梁正是最意气风发的时候,哪里会在乎这点小事情。最多也只是对祝摇红的逃离感到不悦罢了。他养再笼子里的鸟儿,竟然能脱离他的掌控,这让拓跋梁心情格外的不爽,发誓一定要将她抓回来狠狠地折磨。

    但是…即便是他派出了冥狱最精锐的高手,竟然都找不到区区一个只会一点拳脚功夫的弱女子!有的人和事,原本或许并没有那么在意,但是若惦记的时间长了,不在意也变成在意了。

    四年前突然找到祝摇红的踪迹,拓跋梁不是没怀疑过。将祝摇红带回来之后,外人只看到了他对祝摇红的宠爱,但私底下两人却很是折腾了一番。将近十年的时间过去,祝摇红变了很多。曾经只是带着点刺的少女真的变成了一只长着锋利爪牙的野猫,一不小心就要伤人。最初回来的时候,即便是拓跋梁也让她伤了几次。之后祝摇红似乎渐渐地认命了,不再总想着逃走但是对拓跋梁的态度着实称不上热情。即便是拓跋梁成了皇帝,这两年两人的关系看似缓和了但是拓跋梁依然她并不想要留在自己身边。

    这次,其实是他故意让祝摇红听到自己与秦殊商量神佑公主的事情的。却没想到祝摇红竟然主动提出可以帮他得到神佑公主,但是条件是…事成之后,要放她离开上京从此再无瓜葛。

    拓跋梁答应了祝摇红的条件,不过…他并不打算履行约定。既然是他拓跋梁的人,那么便永生永世都是属于他的。他怎么可能会放她走呢?况且,祝摇红如此爽快地答应帮助自己得到神佑公主,拓跋梁心里其实并不高兴。女人只有面对自己不爱的人的时候,才会如此大方。而拓跋梁不能忍受过了这么多年祝摇红依然不爱他这个事实。

    拓跋梁轻叹了口气,道:“阿摇,这么多年了,你应当知道朕对你是真心的。”

    祝摇红嗤笑一声,眼神似笑非笑地看着拓跋梁道:“真心?陛下的真心可真不值钱,臣妾承受不起呢。”拓跋梁眼神微沉,道:“若不是真心待你,你这些年如此待朕…若是寻常嫔妃,朕早就将她们……”祝摇红道:“陛下不高兴,可以杀了我呀。反正陛下杀的人也不少,也不在乎再多少一个。”

    拓跋梁皱眉道:“当年貊族攻入天启乃是国事,并非本王一人能够决定的。你将此事怪罪本王,未免太不公平了。”

    祝摇红不置可否,轻笑一声道:“总之,陛下想要的人我帮陛下带开了。今日事了,希望陛下遵守承诺,明日放我出宫。”

    “朕若是不答应呢?”拓跋梁问道,祝摇红脸色一变,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那我就杀了神佑公主!”话音未落,人就已经一闪身进了里间。正在里面听得津津有味地楚凌见此变故,连忙往身后一仰直接倒在软榻上装死。拓跋梁虽然是皇帝,但也是武将,真打起来未必输给祝摇红。但是论轻功他却远不如祝摇红,所以等他跟在身后进来的时候便看到祝摇红正拿着一把匕首架在楚凌的脖子上。

    拓跋梁皱眉,“你这是做什么?”他只是想要得到神佑公主再毁了她,人若是死了可就没意思了。更何况,神佑公主若是死在宫里,想要找他麻烦的人可不少。单单只是一个南宫御月只怕就能够把皇宫给掀了。祝摇红笑容妩媚,“陛下,言而无信可不是什么好品质。我们天启人都说皇帝一言九鼎,到了您这儿该不会是九言都不值一鼎了吧?”

    拓跋梁顿时有些下不了台,因为他确实是抱着出尔反尔的想法的。只是被祝摇红当面指出来,还是用这样轻蔑的口吻,心中自然是很不舒服的。拓跋梁微微眯眼,道:“杀了她你也出不了皇宫,朕当初说过,这辈子你也休想离开!”祝摇红冷笑道:“那就先杀了再说!陛下既然如此看重臣妾,杀一个天启公主想必也没什么吧?”说罢,当真举起手中匕首毫不犹豫地朝着楚凌的脖子抹去。

    “等等!”拓跋梁连忙道。

    闭着眼睛靠在祝摇红身上的楚凌也吓了一跳,心中暗暗垂泪。祝摇红其实就只是想要一个道具来陪她跟拓跋梁演一出虐恋情深吧?她现在的别名应该叫——炮灰。这一刀要是真的落下来,本公主的脖子还不被割断啊?正想着,就感觉到祝摇红扶着自己的手指轻轻挠了挠她,楚凌微闭地眼皮跳了跳。行吧,你高兴就好。演砸了就把你们俩都杀了算了!

    楚凌突然想到,现在似乎是个刺杀拓跋梁的好时机。

    拓跋梁当了皇帝之后越发的怕死了,特别是先皇本身就是死于刺杀的情况下,寻常时候想要刺杀他还真是不太容易。但是这会儿…房间里只有他们三个,如果要杀拓跋梁的话……楚凌心中有几分遗憾,若是杀了拓跋梁,血狐大神就能达成杀掉两名皇帝的杰出成就了。以后血狐女神就可以改名屠龙女神!呵呵。

    楚凌神游天外的档口,拓跋梁已经劝说祝摇红暂时放弃了杀了神佑公主同归于尽的打算。拓跋梁不知从哪里得来的灵感,突然想明白了祝摇红之所以这样其实是因为吃醋。是想要逼他在神佑公主和自己之间做一个选择。拓跋梁当成各种承诺,将楚凌这个平京第一美人儿贬低到了尘埃里。表示他真的完全没有看上这个空有一张脸的丫头片子,纯粹只是为了利益以及为了牵制永嘉帝和南宫御月云云。

    楚凌只在心中呵呵,祝摇红却似乎有些动摇了的模样,捏着楚凌脖子的手力道都松了几分。幽幽问道:“陛下此言当真?不只是神佑公主,陛下年初可还刚纳了一个月嫔呢。”

    拓跋梁自然要解释,他压根没碰过月嫔,月嫔不过是他用来摆弄拓跋赞的工具罢了。只可惜如今拓跋赞下落不明,八成是落到了神佑公主手里,所以他们还是得先从神佑公主下手云云。

    楚凌忍不住在心中感慨,这年头大家演技都普遍不差啊。

    正想着,腰间被祝摇红轻轻捏了两下。楚凌了然,听八卦听得差不多就行了,该动手。

    拓跋梁见说动了祝摇红,心中大喜。上前了两步道:“听话,将神佑公主给朕。”

    祝摇红迟疑了一下,终于小心翼翼地将楚凌扶了起来。拓跋梁刚要伸手去接过楚凌,就感到一阵风声掠过,身边的祝摇红身体一软往旁边倒去。拓跋梁反射性地要去接,刚伸出手去才反应过来不对,立刻要开口叫人。却被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顶在了喉咙上。原本昏迷着的楚凌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那双明亮的眼睛此时正笑吟吟地看着他。似乎丝毫不怕他出声唤人来。

    看你叫的快还是我的匕首快。只要拓跋梁敢出声,她的匕首就能在同一时间贯穿他的喉咙,楚凌那双含笑的眼眸如是说道。

    拓跋梁看了一眼倒在软榻上的祝摇红,低声道:“你醒着?”

    楚凌笑笑道打了个呵欠,道:“原本没有,不过说让你们太啰嗦了呢。还是说,陛下你不知道…本公主身边跟着名震江湖的医仙和毒仙?”

    拓跋梁轻哼一声,这倒确实是他考虑不周了。楚凌出手飞快地点住了拓跋梁的穴道,然后才转身去看祝摇红,笑得十分不怀好意,“哎呀,刚刚是这位瑶妃娘娘说想要杀了本宫吧?现在…本宫是不是应该回报一二呢?”拓跋梁见她的匕首在祝摇红脸上比划来比划去。眼角不由得抽了抽,低声道:“你想做什么?”

    楚凌回过头打量着他,饶有兴致地道:“想不到,北晋皇竟然也算是个情圣啊。你真的这么喜欢这位瑶妃娘娘么?”拓跋梁不答,楚凌道:“既然陛下和瑶妃落到了本宫手里,不如咱们做个交易如何?”拓跋梁警惕地看着她,“什么交易?”楚凌道:“你让人放了我师父,我放了陛下和瑶妃。”

    拓跋梁冷笑一声,“朕若是不答应呢?”是吃定了楚凌不敢在宫里杀了他。他若是死了,就算没有证据楚凌一行人也是第一怀疑对象。更何况,他身边的人可是知道神佑公主就在这里面的。楚凌有些不悦,“陛下,你这样好像对本宫不太友好啊。你刚刚想对本宫做什么…这个仇本宫还没报呢。”

    拓跋梁淡淡道:“你敢杀了朕么?”

    楚凌笑道:“我还真敢,不过…陛下放心,为了两国的友好和平,我自然是不会杀你的。不过……”锋利地匕首顺着拓跋梁的脖子一路往下,在某处停了下来。楚凌对着拓跋梁笑得意味深长,“我若是一刀刺下去,你敢告诉别人你伤了哪里么?”

    “……”拓跋梁气得脸色铁青,他从来不知道天启竟然有如此放肆狂妄的女子。不,即便是貊族和塞外蛮族只怕也找不出这样胆大妄为的女子。不过,拓跋梁也不是被吓大的,即便是被如此明目张胆的威胁,他依然只是铁青着脸却并没有妥协。

    楚凌啧了一声,对拓跋梁的顽固有些不满。

    拓跋梁冷声道:“就算朕不叫人来,再过两三个时辰如果朕不出去也依然会有人进来的。”

    楚凌当然知道,不仅拓跋梁敢时间她也赶时间啊,如果耽搁的太久了,谁知道宫外的人会闹出什么事情来。楚凌挑了挑眉,对拓跋梁笑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好意思得罪了哈。”一抬手,一个手刀重重地切在拓跋梁的颈后。即便是拓跋梁这样身强体健的练武之人,被楚凌这灌注了内力的一手刀下去,也依然当场昏死了过去。

    确定拓跋梁混过去了,楚凌方才踢了踢旁边的祝摇红,道:“起来,还想睡到什么时候?”下一刻,祝摇红伸了个懒腰慢慢从软榻上坐了起来。低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拓跋梁,眼底没有丝毫感情,“干得不错。”

    楚凌轻笑一声,道:“你想做什么?你觉得这样拓跋梁就会信任你么?我看他不怀疑你和我合谋算计他就算是不错了。”祝摇红站起身来,蹲在拓跋梁跟前仔细打量着他,突然伸手一个耳光狠狠的甩在了拓跋梁脸上。看着那张脸一瞬间起了一个又红又肿的巴掌印,这才舒了口气道:“早就想抽他了,可算是心里舒服一点了。”

    楚凌翻了个白眼道:“你找我玩这么一出,不会只是想要让抽他一顿吧?”祝摇红要是敢说是,她就先抽她一顿。

    祝摇红轻哼一声道:“自然不是了。”从袖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打开,然后捏开拓跋梁的嘴将里面的药水到了一半进去。楚凌看着有些好奇,“这是什么药?”

    祝摇红笑道:“这是能让他生不如死的药。”

    楚凌挑眉,“你今晚做这些就是为了给他下药?平时不行么?”祝摇红道:“一半,你看看这药,平时怎么下?”楚凌凑到她身边闻了闻,立刻捂住了鼻子。倒也不是很难闻,但是味道很独特,只怕无论放在什么里面都不可能不引人怀疑。更何况,皇帝无论是膳食还是酒水,都是有专人试药的。慢性毒药虽然一时半刻发现不了,但是这个味儿实在是很难不被人发现。楚凌表示她可以给祝摇红推荐梦浮生,无色无味,发作周期长,杀人于无形的必备良药。

    还没来得及说话,却见祝摇红一仰头把剩下的半瓶灌进了自己口中。

    “你做什么?!”楚凌吓了一跳。

    祝摇红微微勾唇,道:“记住了,这药…是你喂陛下和我喝的。”

    “……”麻蛋,被陷害了!

    ------题外话------

    今天木有二更哈~有二更的时候会在第一章标明一更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