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93、因祸得福(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在宴会上跟客人大打出手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但是因为拓跋梁还没有到,在场的貊族人大多想看神佑公主的笑话自然无心阻拦。而有心阻拦的人见神佑公主全程笑吟吟的半点没有不悦的模样,便也只得忍了下来静观事态发展。

    楚凌含笑看着朝自己扑来的少年,身子微微一侧便避开了他抓过来的手。甚至为了避免少年因为一时收不住力撞翻了桌子,楚凌另一只手还好心地抬了一下少年的手肘,让他前倾的身体直接停在了桌前。哲鹰一爪抓空又被阻拦了冲力,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与楚凌之间的差距,只当是个意外。轻哼了一声,手臂一抖挣脱了楚凌的手换了一个方向再一次朝着楚凌手里的就被抓去。他并不想要伤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楚凌手中的那只金杯上。

    楚凌轻笑一声,随手将空杯往上空一抛,空出手来与哲鹰交手数招。这少年虽然才十五六岁的模样,身手却已经不弱了。当然,这是说跟他统领的人比起来,若是想要与楚凌这样的高手相比的话还远远不够。楚凌轻飘飘一掌将他疾退,抬手接住了从空中落下了的酒杯放在了桌上,微笑道:“怎么样?还打么?”少年捏起了双拳,咬牙道:“打!”说罢,又朝着楚凌冲了过去。

    两人就这么在大殿之中交起手来,众人只看哲鹰打的虎虎生风神佑公主全程仿佛只是在躲闪一般只是偶尔还上两招,不由纷纷叫好。却忘了,从头到尾楚凌都坐在桌案后面半点都没有移动过,倒是哲鹰围着楚凌团团打转累得不轻。

    坐在对面的拓跋罗看着这一幕不由失笑,“桑泊家的这个小子有点意思啊,四弟,你看他能赢么?”

    一直沉默着喝酒的拓跋胤淡淡地看了一眼兄长,那眼神仿佛是再说“你在开玩笑么”?拓跋罗摸摸鼻子,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我就是开个玩笑罢了。”哲鹰在同龄的少年总算是厉害的了,但是神佑公主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比他厉害多了。拓跋胤皱眉打量着正憋红了脸跟楚凌过招的少年道:“神佑公主在跟他玩儿。”拓跋罗一怔,仔细看了看不由有些感慨,“神佑公主倒是好脾气。”他若是在这种场合被人挑衅,只怕是没有心情跟少年人玩儿了。

    拓跋胤不置可否,问道:“桑泊是你的人?”拓跋罗沉默地点了点头,脸色有些阴沉。神佑公主的实力稍微有些眼力和脑子的人都是知道的,哲鹰在这种场合跑出来挑衅神佑公主肯定不会只是他自己想的。这傻小子怕是被人给利用了还不自知,不然怎么不见别人出面来挑衅神佑公主?在场的人,恨神佑公主入骨的人可不在少数。还不是因为这种场合若是挑衅不成就变成了自己丢脸。哲鹰若是丢了脸,桑泊脸上难道能好看?

    拓跋胤道:“回头让他来找我。”闻言,拓跋罗有些意外的扭头看向拓跋胤道:“怎么?”难不成是哲鹰挑衅神佑公主让四弟不高兴了?四弟迷恋已经死了的灵犀公主也就罢了,总不至于爱屋及乌连灵犀公主的妹妹也要护着吧?

    “那小子只是不懂事,他阿爹毕竟……”拓跋罗琢磨着还是替属下求求情。

    拓跋胤冷飕飕地看了兄长一眼,“资质不错,可惜教导他的人实力不济,耽误了。”

    拓跋罗这才恍然大悟,“四弟你是打算……”如果四弟肯指点哲鹰,自然是这小子的福分。如此一来,即便是今晚这小子再丢脸也不算亏了。就算是桑泊知道了只怕也只有高兴的份儿。拓跋罗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道:“行,回头我让桑泊将他送到你那儿去。”若是四弟教导有方,哲鹰将来肯定比他爹强。想到手下还能出一员年轻的猛将,拓跋罗的心情也好起来了。

    贺兰真坐在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笑吟吟地提醒道:“那小鬼快要不行了,四弟不去为你未来的弟子解围么?”拓跋罗回头一看,果然就在他们几句话的功夫,哲鹰的脚步明显已经有些乱了。毕竟楚凌坐着不动不费什么力气,他却要围着楚凌打转四处寻找可以攻击的位置。但是很遗憾,他每次找到的攻击点都只能证明是无效的。不仅如此,一不小心被楚凌碰到更是一阵钻心的疼。哲鹰心中暗暗咬牙,这神佑公主看着笑吟吟地,出手也轻柔的很。但是真打在身上可是疼的很。

    最后,楚凌伸手扣住了哲鹰的手腕,微笑道:“还打么?”

    哲鹰咬牙,怒瞪着她。不是他不想打了,而是被那只手扣住的手腕仿佛被铁钳夹住了一般,即便是他使劲了全力也无法撼动分毫。看看浑身上下纹丝不乱笑意盈盈的神佑公主,在看看气喘吁吁的自己,哲鹰原本被热血冲昏的头脑总算是冷静下来了。四年前楚凌在上京擂台大战的时候哲鹰才刚过十岁还是个孩子。虽然知道这回事,但是却并没有十分放在心上。小孩子总是觉得别人都是废物,自己最厉害的。就算楚凌打败了诸多高手,在哲鹰心中也只会觉得是那些所谓的高手废物而不是楚凌厉害。如今真是的感受了一下神佑公主的实力,少年人也总算是对自己的实力有了一个清楚的认识。

    “还打么?”楚凌慢悠悠的又问了一句,哲鹰咬牙,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不打了。”

    楚凌好心情地放下了另一只手的酒杯,伸手拍拍他的脸蛋道:“乖。”这才放开了捏着哲鹰手腕的手,只见哲鹰飞快地后退了五六步,还有些稚嫩的小脸涨得通红一脸惊恐地瞪着楚凌。仿佛她不是大名鼎鼎的神佑公主而是一个刚刚轻薄了他的风流浪子。楚凌被他这反应弄得一愣,回头看向另一边的襄国公笑了起来。襄国公忍不住掩面扶额,他们天启的女子真的都是端庄贤淑的。再看看一边跟冯思北交头接耳,盯着哲鹰笑得十分诡异的玉霓裳,襄国公突然觉得这个说法仿佛也不太能让人信服。

    哲鹰如见鬼一般的看了楚凌一眼,满脸沮丧地回到自己父亲身边了。建威将军方才已经得到了拓跋罗的传信,倒是没有责怪儿子只是往他头顶拍了一下,哲鹰灰溜溜地坐回了父亲身后,只是红着一张脸怎么样也不敢往前面看了。

    “陛下驾到!”一声洪亮地通传之后,众人连忙站起身来恭迎圣驾。只见拓跋梁一身皇帝礼服带着人从外面漫步走了进来。楚凌的注意却并没有在拓跋梁身上,而是落在了拓跋梁身边的人身上。那个位置,本该是拓跋梁的嫡妻大皇后所在的位置,只是据说这几年大皇后身体不适,一向很少出席正式的宴会。那个位置跟着的是一名妖娆妩媚的红衣女子。

    那女子容貌其实并不十分美丽,甚至年龄都有些大了。穿着一身桃红色的貊族女子礼服,那鲜艳的颜色华丽的衣衫却丝毫没能压住她的容貌,反而想的更加的娇艳妩媚。而这样的妩媚之中又带着一股这个时代女子身上稍有的别样野性和妖娆。貊族贵族男子除了正妻是貊族贵女或塞外强族的贵女以外,身边多数会有几个天启或外族的侍妾。拓跋梁做了皇帝之后,后宫之中更是各国各族的美女多不胜数。其中不乏名动一方的绝色美女,但是很显然有时候容貌并不意味着宠爱,至少在拓跋梁的后宫之中,最受宠却不是最美貌的。

    摇红姐姐还是这么好看,楚凌在心中漫不经心地想着。

    平心而论祝摇红的容貌不是楚凌见过的女子中最美貌的,甚至还排不上前五。但是祝摇红却是楚凌见过的女子中最令人心动的,这一点…楚凌觉得她自己也比不过。至于原本号称平京第一美人儿的杨宛吟,在祝摇红面前就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女人还是年纪大一些更有风情,楚凌在心中默默想着。

    仿佛察觉到了楚凌打量的目光,祝摇红抬头看向她也是嫣然一笑。楚凌眨了眨眼睛,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祝摇红就跟在拓跋梁身边,拓跋梁自然察觉到了她的目光看向何处,低声问道:“看什么?”

    祝摇红坦然笑道:“神佑公主,当初还是武安郡主的时候说过几句话,很有趣的人。”拓跋梁也抬头看了过去,只见站在大殿最前方的女子红衣烈烈明眸善睐美丽不可方物,“确实很有趣。”就是太有趣了,让人忍不住想要…毁掉。

    “见过陛下!”众人齐声道。

    拓跋梁在主位上落座,目光扫到另一边还空着的位置眼底闪过一丝不悦。面上却淡淡道:“今晚是为天启神佑公主接风,不必多礼。”

    “谢陛下。”众人齐声谢过重新落座。拓跋梁刚要说话就听到外面再一次传来高声通禀,“国师到!”

    刚刚才座下的人中,又有不少重新站了起来。

    南宫国师依然是一身白衣,俊美的容颜淡漠无情,站在大殿门口淡淡地一眼扫过去,被他目光扫到的人只觉得头皮一紧,仿佛那扫过来的不是目光而是刀锋一般。跟在南宫御月身后的是两个白衣人,正好楚凌也都认识……傅冷和宛吟。这主仆三个从外面走进来,男子俊美,女子清丽婉约,可说是十分的养眼了。只可惜,座上宴会的主人心情十分的不好。坐在拓跋梁身侧的祝摇红看了一眼拓跋梁阴沉的神色,微微垂眸借着低头饮酒的动作遮去了微微勾起的唇角。

    “今晚为神佑公主接风,国师可是来迟了。”拓跋梁沉声道。

    南宫御月轻抚衣袖,看向楚凌悠然道:“太后相召,本座这才晚了一些。想必笙笙不会怪罪本座?”

    楚凌心中暗道:你们君臣打擂台,拉外人来挡枪算是怎么回事?面上却微笑道:“国师言重了,自然凡事以太后为重。”南宫御月既然搬出了太后,别人便是心中再不悦也不好说什么了。北晋的太后跟天启可不一样,太后手里掌握着的权利并不太小。当年先帝在位的时候,太后主动退避先帝尚且对太后礼遇有加,更不用说如今太后乃是拓跋梁的嫡母了。只可惜,太后明摆着要站在南宫御月这边,让拓跋梁心中愤怒不已却又无可奈何。想翻脸要顾忌着太后的身份和身后的势力。要敬着太后吧心里又愤然不平。这几年,拓跋梁与太后的关系就是这样生硬又别扭的存在着。

    有人忍不住扭头去偷看拓跋梁,果然见拓跋梁阴沉着连轻哼了一声道:“既然神佑公主不怪罪,那就罢了。国师入座吧。”

    “……”楚凌无语,难道本公主怪罪,你就真的能降罪南宫御月了?



    ------题外话------

    啦啦啦~下午再加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