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92、流月刀给我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一行人从公主府出来,贺兰真便被匆匆来找的府中管事叫走了。贺兰真还惦记着肖嫣儿说她身体的问题,只好跟楚凌约好了改日带着肖嫣儿一起去府中玩耍。

    上了马车,楚凌看向两人问道:“拓跋明珠到底怎么了?”

    肖嫣儿哼哼了两声,一副气鼓鼓的模样偏过头去不看云行月。楚凌有些不解,挑眉看向云行月。云行月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看向楚凌压低了声音道:“拓跋明珠好像是中毒了。”楚凌有些意外,诧异地看着云行月,“什么毒?”云行月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以眼神示意楚凌看肖嫣儿。

    “嫣儿?”楚凌柔声道。

    肖嫣儿垂眸,思索了一下还是小声道:“梦浮生。”

    楚凌有些不解,“那是什么毒?”名字挺好听的,好听的不像是毒药。不过楚凌也明白,往往越好看的东西越是剧毒。名字好听的东西也未必就是好东西。

    肖嫣儿道:“是一种慢性毒药,拓跋明珠中毒至少有三四年了。若不是这次怀孕激发了毒性,又被南宫御月气得气血逆行,就算是我们也未必能发现。说不定再过三四年拓跋明珠就日渐虚弱自己无声无息的死掉了。”

    “这么厉害?”楚凌有些惊讶,连云行月和肖嫣儿都查不出来的毒,这世上只怕绝大多数大夫都不会看出来。

    肖嫣儿叹气道:“这种毒…本来就是用来害人的呀,发作时间又长,中间还有多少大夫接触?若是让大夫发现了还怎么害人?中了这种毒的人,平时并没有什么症状,就算到了作用显现出来,也只会觉得身体日渐衰弱,有很多病症都会如此根本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是…其实还是有一些征兆可以发现的。只是…如果发现的那个人就是想要害她的人,那么…永远也不会再有别人发现了。”

    楚凌问道:“什么征兆?”

    肖嫣儿道:“中了这种毒的人,心口处会出现一片淡紫色无法消去。我刚刚趁着你们不注意悄悄看了一下,拓跋明珠的心口……”肖嫣儿皱了皱眉,道:“拓跋明珠的心口,有一片巴掌大的纹身。”

    楚凌明了,就算拓跋明珠心口原本有淡紫色的印记,在被纹上了一大块的纹身之后,也看不见了。而拓跋明珠身为女子,除了她自己,谁最有可能让她同意纹上纹身不言而喻。

    楚凌叹了口气,问道:“以后拓跋明珠会如何?”

    肖嫣儿有些闷闷不乐地道:“生孩子会消耗她许多精力,所以才会加速毒性发作。如果她真的要将这个孩子生下了的话,她的身体会越来越差,等孩子生下来,她只怕也没有多久可活了。最重要的是……”肖嫣儿皱着眉头不肯说话。

    云行月轻叹了一声,接口道:“那孩子在母胎之中被毒性侵蚀,可能…会身体虚弱,只怕是活不到成年。”下毒的人也算是狠毒了,不仅害了母亲也害了孩子。就是不知道,下毒的人当初有没有考虑过拓跋明珠可能会再怀孕的事情。

    “……”马车里一片宁静,肖嫣儿似乎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小声道:“我出去驾车。”肖嫣儿是不在乎拓跋明珠的死活的,但是想起拓跋明珠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

    她自然不会驾车,外面是萧朦在驾车,她出去坐在了马车外面与萧朦并肩。云行月皱了皱眉,也想要起身出去却被楚凌拉住了,“她心情不好你别去招她。”云行月沉默了片刻,还是默默地坐了下来。

    马车里,楚凌和云行月面面相觑。他们都隐约明白,对拓跋明珠下毒的人是谁。

    半晌,楚凌方才道:“这件事…不要再告诉别人了。”云行月挑眉道:“君无欢也不能说?”楚凌看了他一眼道:“他自然例外,别的人…你要是不怕被灭口的话就到处宣扬吧。让嫣儿最近跟紧萧朦,回头我会交代萧朦的。”

    “你觉得百里轻鸿会来杀人灭口?”云行月有些不以为然,就算百里轻鸿知道他们隐瞒了事情,但是既然放他们走了就不会再打算杀人灭口了。毕竟,那需要灭的口就太多了一些。

    楚凌淡淡道:“条件自然是可以谈的,我们也拓跋明珠的爹娘亲友,她死不死跟我们关系也不大。但是,百里轻鸿若是觉得你嘴巴不牢靠,也不排除会先将威胁消弭了再来跟我们谈条件。君无欢连百里轻鸿险些害死他都认了,大概也不会为了你跟他翻脸吧?”

    云行月啧了一声道:“君无欢未免太信任姓百里的了,凌姑娘,我跟你说这种丈夫不可靠啊。说不定哪天连你受了伤他也要忍下来了。”情路不顺的云公子,最近对棒打鸳鸯很有兴趣。看到这两口子每天卿卿我我就觉得烦!

    楚凌淡淡道:“这话…云公子不如亲自去与君无欢说?”

    “……”云行月无语,亲自去跟君无欢说这种话?他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百里轻鸿给拓跋明珠下毒?”君无欢摩挲着手中的棋子,饶有兴致地道。衣冠楚楚的沧云城主依然是一派从容淡定,与先前楚凌出门前相比连一片衣角也没有皱起来。浑然看不出来此人下午刚刚与南宫国师在花厅里上演了一出全武行。

    楚凌手里也捏着一枚白子,却全然没有下棋的兴趣。顶着君无欢道:“我怎么觉得你一点都不惊讶?”君无欢淡定的落子,笑道:“百里轻鸿那种人,无论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不会觉得惊讶的。”

    楚凌道:“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真相呢。”

    君无欢手下一顿,犹豫了一下才道:“这样说…也不算错,梦浮生并不是什么常见的毒。百里轻鸿就算是要找人买或者配置,也需要绝对安全的人选。而且,这世上能配置梦浮生的人并不算多。”说起来,君无欢身边或许什么都不多,但是名医却真的不少。而且还都是能够名震一方的那种。

    楚凌挑眉道:“所以,这个药到底是出自谁的手?”

    君无欢道:“阿凌猜猜看?”

    楚凌觉得不用猜,“云行月。”云行月先前的神情就很奇怪,既然说了这梦浮生很难被人看出来,肖嫣儿还能通过查看拓跋明珠心口猜测,云行月是怎么确定的?除非是他自己配的药,还有什么别人不知道的特点。毕竟,人总不能让自己配的药给放倒了吧?多少还是要了解一下药的特性的。

    君无欢道:“六年前,百里轻鸿找我拿的,我当时也不知道他打算拿来做什么的,所以云行月也不知道那是给百里轻鸿的。”当然,现在肯定知道了。

    楚凌微微蹙眉,六年前?比她预计的还要早。

    君无欢看着她,似笑非笑地道:”就是灵犀公主过世之后,百里轻鸿去信州的时候。当时,你也在信州。”他们就是在那个时候遇到的。

    “你们当时在信州还私底下联系过?”楚凌道。想起自己被拓跋胤追杀的经过,楚凌就觉得郁闷。

    君无欢淡笑道:“当时我身体确实不太好,一个拓跋胤,一个百里轻鸿同在信州,就算两人素有嫌隙,却还抓不住一个谢老将军,阿凌不觉得奇怪么?”

    楚凌微微眯眼道:“百里轻鸿放水了。”是有点奇怪,她当时只当君无欢和晏翎确实很厉害,而且古代通信不畅,拓跋胤和百里轻鸿直接沟通不良配合不到位也是有的。倒是没想到,百里轻鸿真的压根一点没想配合,说不定还暗中扯了后腿。

    君无欢道:“谢老将军若是被抓回去,必死无疑。百里轻鸿虽然不是好人,但也不是什么丧心病狂的人,谢老将军毕竟是他的老师,能放谢老将军一马他没有道理不肯。当然了,现在他是不是丧心病狂,我也不确定了。”人总是会变得,这几年百里轻鸿变得确实有点多。

    “你确定你当时不知道百里轻鸿拿梦浮生想要做什么?”楚凌问道。这种药,针对性很强的。君无欢真的不知道百里轻鸿是拿来做什么的么?

    君无欢悠闲地落下一子,道:“我不确定,拓跋明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她怎么样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他跟百里轻鸿只是交易而已,就算他不给百里轻鸿,百里轻鸿也能从别的渠道弄到药。这世上慢性毒药又不是只有梦浮生。只不过,梦浮生是云家人配出来的,比较冷门少见不容易被大夫发现而已。

    楚凌想了想,点头,“你说的对。”拓跋明珠当年不择手段也要得到百里轻鸿,如今就算被反噬了也只能算是因果报应,确实是不关他们的事。

    北晋皇亲自设宴为天启公主接风,也算是相当给楚凌面子和天启面子了。虽然貊族人十分看不起天启人,但现实就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天启即便是只剩下半壁江山了,也依然还是个并不比如今的貊族小的国家。而且,还是一个很富庶的国家,可以说除了打仗打不过北晋,天启如今并没有什么地方比北晋弱地。然而,就是这个打仗打不过,奠定了貊族人永远可以眼高于顶的昵视天启的底气。这毕竟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打仗打不赢别的再强也没用。索性还有灵苍江天堑阻隔,而北晋自己内部也不算安宁,才能维持着如今的和平。

    几年前,楚凌是跟着拓跋兴业参加过几次宫宴的,对北晋的皇宫自然也很是熟悉。这次的接风宴虽然规格并不十分的高,但是却是空前的盛大,原因自然是在楚凌身上。所有人都想看看,曾经名动上京的武安郡主,如今的天启神佑公主到底是什么模样。因此只要有资格参加宴会的人几乎都涌进了宫中。

    楚凌只带了襄国公冯思北和玉霓裳入宫,萧艨被留在了武安郡主坐镇。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上,自己住的地方还是要留下一个可靠的人看着才好。君无欢虽然也在,但他如今不方便路面。

    三人在北晋官员的引导下踏入宴会的大殿,原本还有些喧闹的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扭头看向门外。楚凌放眼望去,微微挑了挑秀眉。这可比早朝的时候热闹多了,许多不用参加早朝的勋贵,不能参加早朝的贵族子弟和女眷,今晚都纷纷到场。楚凌突然被几百双眼睛盯着,倒也没有觉得不自在,甚至还有心情对众人含笑点了点头。

    看到坐在靠前面位置上百里轻鸿和拓跋明珠,楚凌有些意外。拓跋明珠刚醒过来还没有两个时辰吧,竟然就跑来参加宴会了,也算是够拼了。坐在两人身边的三个少年少女,百里渊礼貌地对楚凌点了点头,倒是拓跋承和拓跋若雅,一个阴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个狠狠地瞪了楚凌一眼,仿佛想要靠眼神就在她身上瞪出一个窟窿来一般。

    楚凌飞快地与坐在拓跋罗身边的贺兰真交换了一个眼神,贺兰真显然也明白她的意思,举起酒杯对她笑了笑。

    “神佑公主,襄国公,请入座。”一个样貌英挺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楚凌跟前,含笑道。楚凌微微侧首看了那男子一眼,笑道:“原来是宁都郡侯,多年不见,郡侯风采依旧。”焉陀邑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多谢公主吉言,四年不见公主才是越发耀眼了。在下……”想起自己那糟心的弟弟,宁都郡侯着实是为自己鞠了一把同情之泪。如果他没有一个叫焉陀弥月的弟弟的话,他相信自己真的会风采依旧。但是现在…这两年急的头发都要掉光了好吗?

    楚凌似乎在一瞬间领悟到了焉陀邑的辛酸,低声笑道:“郡侯辛苦了。”

    焉陀邑倍感欣慰的同时又有些深深地遗憾,这神佑公主为什么就会是天启的公主呢?如果她真的只是一个孤女该多好。如果她没有嫁给长离公子而是成了他们焉陀家的媳妇该多好?但凡有一个人肯要焉陀弥月,那个混账弟弟也轮不到他来操心啊。

    “弥月有些事情耽搁了,要晚一些才能到。先前还特意嘱咐我不可怠慢公主呢。”焉陀邑道。楚凌笑道:“让国师费心了,有劳宁都郡侯。”

    说话间,焉陀邑已经将一行人请到了前方落座。楚凌一行人是客人,既然是专程为他们准备的宴会座位自然会安排在最前面。对面的第一个位置还空着,楚凌估计大概应该是属于南宫国师的位置。好巧不巧地,坐在自己下首边的正是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因为襄国公和冯思北的座位略微靠后了一些,楚凌发现自己竟然算是挨着拓跋明珠的。

    两人对视一眼,双双侧过了脸去。

    相看两厌!

    倒是坐在拓跋明珠身后的百里渊有些好奇地看了楚凌好几眼,楚凌对他笑了笑,少年呆了一下立刻低下了头去有些苍白的小脸泛起一抹红霞。楚凌也不在意,靠在桌边有些百无聊赖。此时大殿中的人,十之八九目光都是落在她身上的。楚凌虽然不喜欢被人这么虎视眈眈的盯着,但素来也不是个怕被人看的。既然不能捂住别人的眼睛,爱看就看吧,她也不能因此少一块肉啊。

    “武安郡主。”一个衣着华丽的貊族少年端着一杯就走了过来,道:“郡主多年不回上京,我敬郡主一杯。”虽然说是敬酒,但是脸上的神色却有那么几分不善。

    楚凌把玩着手中的就被却并不着急很久,而是笑吟吟地问道:“不知这位公子是……”

    少年瞪了他一眼,傲然道:“我是哲鹰,我爹是建威将军桑泊。”

    楚凌眨了眨眼睛:不认识。

    “原来是建威将军的公子啊,幸会。”楚凌笑吟吟地道。叫哲鹰的少年并没有被楚凌如此敷衍的态度糊弄过去,瞪着楚凌道:“我要向你挑战。”楚凌有些不解,偏着头问道:“你为什么要向我挑战?我们有仇么?”哲鹰傲然道:“你假冒别人的名字,骗大将军教你武功。我要向所有人证明,就算你骗得大将军收你为弟子,你们天启人也是打不过我们貊族人的。”

    楚凌不由笑出声来,这样明显的挑衅却没有让她动怒反倒是觉得有些好笑。或许是这少年太过认真了的缘故,整日在那些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中间打滚,突然遇到一个如此天真执着的少年倒也是有趣。

    楚凌将酒杯放在一边,撑着下巴道:“你打不过我啊。”

    少年道:“还没打过你怎么知道打不过?”

    楚凌侧首看向旁边道:“不信你问问昭国公主和驸马,看你能不能打赢我?”

    拓跋明珠冷冷地看了楚凌一眼,并不理会。

    少年轻哼一声道:“我就是我自己,我能不能打赢你为什么要问别人?而且…而且……”楚凌好脾气地替他接口道:“而且驸马也是天启人,说不定他会偏袒我是不是?”少年飞快地点了点头,全然没有看到拓跋明珠瞬间阴沉下来的脸色。楚凌悠然笑道:“那我为什么一定要答应你的挑战呢?”少年道:“你若是不答应,你就是胆小鬼。你就是认了你们天启人打不过我们貊族人!”大殿中众人虽然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但是目光却都暗暗往这边瞟,却谁都没有上前制止这少年的意思。貊族尚武,即便是这样的少年也是有资格挑战自己想要挑战的人的。更何况,能看看神佑公主的热闹何乐而不为呢?

    楚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坐直了身体看着那少年。少年被她突然变得严肃的模样吓得不由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盯着楚凌。

    楚凌想了想,道:“行吧,本宫不欺负小孩子。只要你能够从本宫手里夺下这只酒杯,就算你赢了。”

    少年低头看了一眼楚凌手中的酒杯,北晋的酒杯比天启要大不少,而且极少瓷器,宫中多用金银器。楚凌手中就是一只雕刻着兽纹的金杯。那金杯被纤细如玉的手指轻轻握着,竟越发衬得那只手完美无瑕。少年愣了愣,不由得有些呆住了。楚凌见他不说话,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你觉得怎么样?”

    “次话当真?”少年回过神来,有些恼羞地问道。

    楚凌勾唇一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难道本宫还会出尔反尔?”

    “好!”少年高声道,“我若是抢下了酒杯又当如何?”

    楚凌不解,“抢下了你就赢了啊,你还想如何?”少年道:“我若是赢了,你要将你的流月刀给我!”

    大殿上顿时一片哗然,武安郡主的流月刀在上京可是跟她本人一样的出名。毕竟是难得一见的极品名刀,只要是习武之人没有人会不喜欢的。楚凌微微挑眉,笑道:“一言为定,若是你输了又该如何?”

    少年顿了一下,道:“你说。”

    楚凌道:“你若是输了,本宫在上京期间你要任我差遣。”

    “好!”少年道。

    楚凌莞尔一笑,“可以开始了。”

    少年轻哼一声,一言不发朝着楚凌扑了过去。